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八十三章 救治合作,我要安好
    下午,君天傲也出现了发热情况,体温逐渐上升,持续不降。他的下属,得知军营这边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,就赶来军营这边看了看。

    过来的时候,正好遇上百里千城拿药回来救治军营里的士兵,看了会儿,见士兵们的体温下降正常后,就同百里千城说了下靖安王的情况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想了想拿上药,跟着君天傲的下属一起进了宫,确定情况是一样的后,这才给他用了药。

    晚饭前,百里千城来了容安王府。来的时候,高阳公主正在厨房跟安好学做菜。

    听百里星辰说高阳公主在厨房,百里千城连忙向着厨房走了去。

    晚饭,安好教高阳公主做了一道鱼香肉丝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进厨房的时候,安好已经在教着高阳公主炒菜了。

    开始是安好在炒,高阳公主在看,后面她就说着要上手炒。安好想了想,给她重新准备了菜,让她试着炒一份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的记性还算不错,刚刚也学得认真,安好说的她都听了进去,眼下就照着安好之前说的炒起了菜。有什么不明白的,又问了安好一下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一进来,就闻到了菜香。

    安好在百里千城进来的时候,就看到了他,高阳公主正学得起劲,一心都扑在了炒得菜上,自然就没注意到百里千城进来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进来后,就大步向着高阳公主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在安好想着,他会不会一下把高阳公主抱走的时候,他却停下了脚步,站在高阳公主身后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察觉到后面有人后,就立马转过了身。她本以为,是百里星辰的,却不想是百里千城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怎么来了…。”高阳公主说着,用手在她脸上抹了下。

    她的脸原本干净白皙的,可这一抹,脸顿时就花了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来了,只是你没发现我,家里有做饭的,你还是别学了,你看你跟个花猫似的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千城说着,拿出帕子在高阳公主的脸上擦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我,你自己还不是,你看看你衣服上…。”

    好在衣服上的血迹是别人的,若是百里千城的她还不得担心死了。

    “安好,这菜炒熟了吧,我可以盛起来了吗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说能,高阳公主正想动手,百里千城就拿过了她手里的锅铲,将菜给盛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相公,这可是我炒的,你尝尝…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拿起筷子,从盘子里夹起一筷子的菜,喂给了百里千城吃。

    “好吃吗。”

    “好吃。”百里千城看着高阳公主笑着说道,吃了几次高阳公主做的东西,这一次做得无疑是最好吃的。

    听百里千城说好吃,高阳公主很是高兴,自己也尝了一筷子,无疑是满意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去洗手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千城说着,就拉着高阳公主去洗手了。

    还好厨房里,不止她一个,不然安好肯定立马出去了。这两人,简直就是公然的在秀恩爱呢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安好就开始接着做菜了。

    出去后,百里千城见君深他们在石桌那边坐着,就和高阳公主一起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过去坐下后,百里千城就说起了君天傲的情况,说宫里没人敢治疗他的腿,皇上已经派人快马去请鬼谷子了。

    放暗箭的事,百里千城是知道的,但是并不知道是谁放的。

    君深想了想,还是将这件事告诉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什么,是他干的,你咋早不说,说了我肯定让我爹别给他药…。”百里星辰听了很是激动。

    “军营的人,可是有君天傲的人。军营里的人都治好了,却不给他药,怎么也说不过去。这事是小白它们看到的,当时又无人证…。”

    尹修听完百里星辰的话,想了想开口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件事就算是安好看到的,也不能够定罪,毕竟安好可是君深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“尹修,你丫的,站在哪一边的呢。”百里星辰闻言,没好气的打断了尹修的话。

    “尹修说得没错,今天君天傲的人,同我讨药。我若不给可不就是看着他去死,皇上那也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若说药没了,他们肯定会让他带去找制药的大夫的,到时候不就把安好给扯出来了吗。

    君临虽然不是很在意靖安王,可到底也是他的儿子,他不可能看着他去死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,就这么算了吗。说不定前几次,也是他派人做的呢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想了想,开口说道,越想越觉得是那样。

    “不会就这么算了。”君深喝了口茶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到时候,有什么要我帮忙的,就找我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的话音刚落,这边安好就叫着他们吃饭了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待了会儿,尹修,百里星辰他们就各自回了家。

    他们走了后,安好和君深在院子里散了会儿步,说了会儿话,就去洗漱睡觉了。

    睡觉前,安好给君深重新包扎了下伤口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她跟君深在一起,可是没少给他包扎伤口,手法比以前可是熟练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安好,今天突然出现的那只鸟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的手停顿了下,想了想开口道:“它是我以前救过的一只鸟…。”

    朱雀啊,主人对不起你啊。好好的一只凤凰,被人说成了鸟。

    “今天多亏了它,以后再见它,你替我谢谢它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没有多说,君深也没在多问。这件事,他不会告诉别人的。

    睡觉的时候,安好许久都没睡着。

    经过这次凶兽事件,君深的王府又加派了不少的人保护,但还是被夜子月和夜子寒给潜入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次来,他们自然是为了带走安好的。

    传承,他们还没弄明白,自然要问了之后,才杀她。

    可是王府这么大,他们一时间也不知道安好住在哪。一连找了好多间,都没找到安好他们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看对面的那个,是不是她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…。”

    他们刚过来,安好就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从茅房出来的时候,他们已经在外面等着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…。”

    “带你回家的人…。”夜子月打量了下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灯笼照出的光,不是很亮,但她也能看清安好的脸。不得不说,她真的很美,就跟她娘一样美。看着比自己美的,夜子月就莫名的嫉妒。

    安好的娘夜倾雪,夜子月并不记得,但是族里有夜倾雪的画像,她自然就知道她长啥样了。看了看,只觉得安好长得有七八分像她娘。

    “回家,我认识你们吗,你脑子没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听着夜子月盛气凌人的话,安好就有些不喜,说话也没那么好听了。

    “哥,这臭丫头,居然说我脑子有问题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娘死了后,生下了你,我们找了你这么多年,这次来无论如何也要带你回去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夜子寒的话,安好皱了下眉,他们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跟你们走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由不得你…。”夜子月说着,就朝着安好动起了手。

    夜子寒站在一边观着战,没有跟夜子月一起动手,他倒是想看看,到底是他们嫡系厉害,还是他们庶出一脉厉害。

    安好的武功,学得很杂,但是都学得不错。夜子月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打法,着实有些不知道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眼看安好一脚要将她踹出去,夜子寒飞身上前,出脚拦住了安好。

    夜子寒的武功修为算是他们庶出一脉的天才,刚跟安好接触他就感觉到了安好强大的内力,着实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看着自家哥哥跟安好不相上下,夜子月就准备了毒粉,准备向安好下手。

    这刚撒过去,就被君深飞身过来,给挡住了。

    抬脚,就将夜子月踹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夜子寒看着,连忙飞身过去接住了夜子月,带着她飞身上了房顶。速度之快,眨眼间,便不见了人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没事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他们说要带我回家…。”安好看着君深说道。

    “回家?”

    “他们有可能认识我的亲娘,可是他们一点像好人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这么说,心里莫名的不安,伸手就将安好搂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过我是你的,你不能丢下我…。”君深抱着安好呢喃道。

    说了会儿话,他们去院子四处看了看,巡逻的士兵们,全部都晕了过去。好在中的毒不深,吃了安好的药后,都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对于这毒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这边,夜子寒带着受伤的夜子月,直接回了他们租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回去,将夜子月放床上后,夜子寒拿了颗药喂给了夜子月吃,又将她扶起,输送了点内力给她疗伤。

    放下没多久,夜子月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听着她的咳声,夜子寒连忙扶起了她:“子月,你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胸口好疼…。”夜子月只觉得疼得不行,杀了君深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给你服了药,要不了多久就没事了…。”

    今天到底是他疏忽了,就该一早对安好用毒,带走她的。

    “那容安王似乎百毒不侵,那贱人有他护着,我们要怎样才能带走她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休息,这个事我在想想…。”

    迷林之森,距离越寒城,来回至少要四五天的时间。若是不尽快动手,让夜禾宇他们知道后,定然要出手干预的。

    照顾了会儿夜子月,见她睡着后,夜子寒就离开了她的房间,回了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一番思量后,他穿好夜行衣,飞身出了门。

    直接去了皇宫,相比王府,皇宫更大。找不到地方,自然就要找人问了。

    找到个太监,问完将他解决掉后,夜子寒就飞身去了太医院。太医院的树木是宫里面,最多的,没多久夜子寒就找到了。

    君天傲的情况复杂,鬼谷子要两天才能来,太医们现在都是轮流守着的。

    君天傲到晚上的时候,腿就疼得不行,饶是他能忍,这痛了这么久也没办法忍了,一直都在呻吟着。虽然药可以止痛,可是也不能一直喝。

    将外面巡逻的药晕过去后,夜子寒找到了君天傲所在的屋子,寻了个开启的窗子翻窗进了他住的屋子,将守着他的两个太医打晕后,就向着床那边走了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,你要干什么,来人…。”

    突然来了一个黑衣人,君天傲怎么可能不慌张呢,正欲摸匕首,就被夜子寒点住了穴道。

    夜子寒闻着空气中的血腥味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走到一边,端了个凳子,坐到了君天傲身边。

    “靖安王,可还记得我…。”夜子寒说着,将蒙面的黑色面巾,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自然不会忘了你,你来想干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他若是要杀他,他就已经动手了,见他坐下来说话,靖安王心里倒是平静了些。

    “靖安王,这腿还想要吧,我可以给你治好,不过…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条件,你说。”

    太医院的人都治不了他,鬼谷子又跟容安王熟识,他到底还是怕鬼谷子害他。

    “我要安好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她。”听他要安好,靖安王不免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因为,她是我的仇人…。”

    靖安王听夜子寒这么说,想了想就答应了。既然是仇人,这安好到了他手里,自然是不会活的,他得不到的容安王也别想得到。

    靖安王的腿现在疼得不行,要给他治,自然是要吃止疼的药的。当夜子寒给他药的时候,靖安王也没犹豫直接就吃了。

    “你该庆幸你让我给你治了,你的腿已经有人暗中动了手脚…。”

    靖安王听着脸色不由得一变,难怪他的腿一直都没止血,一点点的流着。要不是鬼谷子之前留了生血的药,他怕是早已经流血身亡了。

    “别问我,是谁动的手,谁想你死,你自己心里该有数…。”

    他上次要杀的人,极有可能就是君深了。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的动手,都杀不掉,还真是够笨的。

    靖安王听着夜子寒的话,眸中满是冷意,不管是君非墨还是君深,他都不会让他们活着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我反悔吗…。”

    夜子寒刚跟靖安王,包扎好,就听他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我会给你反悔的机会吗,刚刚给你吃的止疼药里,已经下了毒。只要你配合我,抓住安好,这毒我会立马给你解了的…。”

    夜子寒看着靖安王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脾气别那么大,不然伤口再流血不止,我可管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夜子寒说完,就飞身出了窗子。

    靖安王,心里就算再不爽,也不会拿自己的命去冒险,没多久心情就平复了下来。

    若是安好死了,君深应该会很痛苦吧,可从没见他这么在意过一个人。

    时间转眼到了二月初三,鬼谷子来的时候,靖安王的腿已经在愈合中了,就没让他在看了。

    安好没想到,给他暗中下了药,他居然还能保住腿,看来他身边是有高手相助了。

    初三的中午,尹修应百里星辰的邀请去了百味斋吃饭,原以为安好和君深他们会在,却不想只有百里星辰一人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怎么没有请君深他们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跟安好,天天如胶似漆的,我怎么好老是打扰他们呢。最近西域,那边刚运了一批葡萄酒过来,我这不就找你来尝尝鲜吗。至于给他们的,我已经让人送过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酒,可是百里星辰买来自己喝的,酒是去年的葡萄酿造的,今年才运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,他请尹修,可不仅仅是喝酒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给他们送,你就不能给我送过来了啊…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酒,不还有其他的好吃的,要跟你分享吗,几天不见,还能不许我见见你啊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笑了笑说道,说完给尹修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说得你好像喜欢我似的…。”尹修说着,一口将那深红色的葡萄酒,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爷,正常的很,来喝酒,等下还有不少吃的,安好和君深都没份…。”

    尹修听着百里星辰的话,没有说啥,继续喝着他的酒。

    “别喝太急,喝多了等下就该醉了,喝醉了可不好…。”

    看尹修的样子,百里星辰就知道他心情不好。可这葡萄酒,可不便宜呢,哪里有像他这样牛饮的呢。

    看着百里星辰,肉疼的模样,尹修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星辰,如果你以后喜欢上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,你爹娘会同意吗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放在以前他们或许会这样想,但是现在我娘不这么想了,反正只要我喜欢,人又好,就一切都不是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好…。”

    听尹修这么说,百里星辰才意识到刚刚自己说的,有点扎尹修的心。

    “尹修,你喜欢的人吧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已经查到尹修初六就要成亲了,可真要成了亲,就没得挽回了。

    尹修闻言,没有说话,继续喝着酒,看得百里星辰想给一巴掌。这样消极的尹修,他可是很少见到,也不想看到。

    喜欢一个人,就这样难以承认吗。

    这边,莫云邪已经来了帝都,天山派距离越寒城,着实有些远,莫云邪是昨晚到的,昨晚夜宿在蒋尚书府的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的巴结,莫云邪实在不喜欢。

    得知君临不用他医治,莫云邪一早就告别了蒋尚书他们,转而去了容安王府。

    听到下人禀报,安好连忙迎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。”看到莫云邪后,安好高兴的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山距离这可是很远呢,见到他安好着实有些惊喜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还说要来天山,结果都不来。你不来,我可不就来了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呢,可是这不一直都有事吗,师父我们进屋说吧…。”安好笑了笑说道,倒是没想到莫云邪真的来找她了。

    今天百里星辰一早就让人送了酒过来,他来得无疑正好。

    莫云邪和安好进屋的时候,君深和鬼谷子已经迎了出来,刚刚他们在下棋,正好要下完,就下了后才出来的。

    听着君深的一声莫老,莫云邪点了点头,相比这个称呼,他还是更喜欢师父这个称呼,可是安好还没嫁给他呢,想了想还是叫莫老的好。

    要不是君深下手快,他还真想将安好和他最喜欢的一个弟子,凑成一对呢。

    “莫老头,你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难得有美酒,他还想多喝点呢,没想到这老头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也在这,我小徒弟在这,我自然要来了,许久没见,我还不能想她了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说这话,也不怕君深揍你,你分明就是想安好做的菜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徒弟做得菜,谁吃了能不想,你不想吗…。”

    …。

    两人一见面就斗上了嘴,直到安好开口他们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说了会儿话,安好就去厨房,忙活今天的午饭去了。今天的菜,无疑又要多做几道了。虽然莫云邪和鬼谷子都上了年纪,但是两个人都能吃。

    葡萄酒,在燕州国还没有人酿制,都是从西域买回来的。

    味道,酿制的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