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八十五章 受伤,大麻之毒
    百里星辰对于他们的消极态度很是不爽,随口就说了这样一句。

    真要是成亲了,他可不会再管了。

    “他要成亲了吗…。”苏云娘听着心里着实慌乱了下,赶忙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闻言愣了下,他这算是说漏了嘴吗,不过这事迟早也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小姨,你怎么在这呢,谁要成亲了。”安好在见到苏云娘的时候,不免有些意外,听完苏云娘的话后,不由得开口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是安好的声音,百里星辰看了看君深,不是说她在家不来的吗,怎么就来了呢。

    “星辰,你这臭小子都不给我送点葡萄酒,要不是我在他们那,今天还没得喝呢。我不管,今天你怎么也得给我拿几坛带走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走了过来,看着百里星辰说道。莫云邪也跟在鬼谷子的身后走了过来,今天他也想要葡萄酒呢,要是不给的话,他就晚上来喝好了,到时候可不是几坛子就能打发的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很是无语,这葡萄酒可不便宜呢,还想要他几坛。早上来不好吗,非得这时候来。

    “安好,好久不见,你都瘦了…。”苏云娘走了过来,拉着安好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打量了下安好,他也觉得他家媳妇瘦呢。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只觉得自己胖了,他们居然还会觉得她瘦。

    “小姨,你说我,我看你才瘦了不少呢,你这是要减肥吗。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想了想,看着苏云娘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伸脚踹了踹一边的百里星辰,示意他站出来说话。

    “安好,这个我可以解释的。我看尹修那样难受,就让人把你小姨从越寒城接到了帝都。我就是想让他们俩把话说开的,没有伤害你小姨,你别生我气,至于苏家那边我让人去了信,他们不会担心的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站了出来,看着安好,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尹修呢。”

    听完,安好就问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,喝多了,在屋子里睡着呢。”百里星辰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姨,你去楼下等我好吗,等下我们去逛街。好不容易来次帝都,我们怎么也得四处看下呢。”安好看着苏云娘,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苏云娘看了眼屋子那边,点了点头后就向着楼下走了去。

    看着苏云娘远去的背影,安好转过身看着百里星辰问道:“刚刚再说谁要成亲了,尹修吗。既然他已经要成亲了,你还把我小姨叫来,你怎么想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尹修又不想娶那个女子,他喜欢的是你小姨,我…。”百里星辰就知道安好会不高兴,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让喝醉了酒的尹修和我小姨谈,你安的什么心,想让我小姨听他酒后吐真言吗。他若是喜欢我小姨,就该把他那些什么未婚妻解决了再说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并不知道这里面的事,情绪不免有些过激。

    “我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正欲开口,这边安好就转而看向了君深:“还有你,你来之前是不是就知道我小姨在这了,你居然瞒着我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完不等君深开口,就转身下了楼,走得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看着,都没有跟上去,听他们说完,他们似乎也明白了些。

    “君深,是我连累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无事,晚上就好了。”君深说着,将暗卫召唤了出来,让他们在暗处保护苏云娘和安好。

    这件事,他的确欠安好一个解释,可是现在她应该是听不进去的,就晚上再说好了。

    安好下楼后,就挽上了苏云娘的手,一起出了百味斋的大门。

    此刻安好心里已经有了答案,她小姨喜欢的人,应该就是尹修。否则,她怎么会愿意跟着百里星辰的人,不远千里的来帝都看尹修呢。

    帝都的大街很是繁华,来来往往都是人,两边的每个摊位生意都特别好。

    一路上,安好带着苏云娘买了不少吃的,走了不少地方,但她一直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,这跟以前的她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安好和苏云娘突听后面有人喊捉贼,不由得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回过头,就见一个身形瘦弱的男子朝着她们的方向慌忙的跑了过来,而他的后面正有一老一少在追着他,那年轻的男子一边追一边喊着抓贼。

    天子脚下,还有敢做贼的,胆子还真是大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闪开,我的匕首可是不认人的…。”那贼一边跑,一边挥舞着他手里的匕首,整个人的状态看上去有些疯魔。

    那贼手上拿着匕首样子看上去很是凶残,想出手拦他的,都歇了心思,毕竟都是些不会武功的,不敢轻易出手。

    看着那贼这么嚣张,安好看了看周围地上,捡起一个石子,对着他的膝盖处就袭击了过去。突如其来的疼痛,让那贼一下就跪在了地上,手中的匕首也落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贱丫头,你们敢多管闲事…。”

    男子骂着一脸恨意的看着安好她们,还没骂完他就想去捡那地上的匕首。不过还没捡到,就被安好一脚踹着跌坐在了地上。安好的一脚不可谓不重,踹得那做贼的男子,心里一阵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看着那锋利的匕首,安好上前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才贱呢。”苏云娘此刻心情正是不爽的时候,听他这么骂,下脚可是一点也没客气。将其踹了一顿后,将他抢的袋子给拿了过来,交给了安好。

    围观的众人,都忍不住叫了声好。

    这时候,追贼的年轻人和老头,已经从人群里挤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,贼被拿下了…。”年轻的男子,看着躺在地上晕倒的贼,心里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“多谢两位姑娘,出手帮忙,老夫真是感激不尽…。”老头打量了下安好和苏云娘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哪家的姑娘呢,长得倒是好看,就是太凶悍了。

    要是安好知道这老头,脑子里的想法,怕是不会帮他。

    这钱袋里不仅有钱,还有他进宫的令牌呢。虽然他在宫中任职,但是却是没有见过安好的。狩猎比试的时候,也没有去。

    在他打量她们的时候,安好也打量了下他,一身灰白色的长袍,白头发白胡须,一脸都是皱褶,看起来有些病态,难怪他说话都有些气息不稳。

    这老头的年纪,怎么看也有七十左右了。穿着不凡,家里应该很有钱。一身的书卷气息,可见是个爱看书的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客气了,你快看看袋子里的东西,可有丢失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,将钱袋递给了那老头,老头接过后快速的看了下袋子里面,见令牌还在,着实松了口气,看来以后他不能再装在袋子里了。

    他们追得那么急,这里面肯定不仅仅只是钱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,都在这围着干啥了,还不散开…。”

    帝都每日都有巡逻的士兵,若是在一边看杂耍,他们肯定不会赶人的。但安好他们此刻是在大道中间的,挡住了通行的路,自然要管了。

    见有官差来,安好和苏云娘也放心的告别那老头,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哪成想地上的贼,突然站了起来,从一个围观的人手里抢过买的砍材刀,准备挟持老头。

    他就想要钱,他不想坐牢。

    苏云娘走的后面,在那贼突然抢过砍材刀,向着老头跑过去的时候,她心里一急脚下一动,飞起一脚就向着那贼袭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贼注意到了袭击他的苏云娘,将砍材刀抛掷到了另外一只手上,拿起就朝着苏云娘砍了过去:“砍死你,你敢坏我好事,我砍死你…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看着那男子凶悍的模样,都不由得惊呼了起来,纷纷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安好听到声音,感觉到不对,回头一看没有看到苏云娘,赶忙向着人群里挤了进去。隐藏在暗处的两个暗卫,已经飞身跃进了人群包围圈,拿下了那贼,但是苏云娘的手臂到底还是被那贼给砍了一刀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赶忙跑向了苏云娘。

    “小姨,你别动,我给你看伤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现在的手臂还在往着地上滴着血,手臂上的衣服,全都被鲜血给浸湿了,看上去着实有些触目惊心。安好不知道她伤得怎样,此刻心里无疑是很不安的。

    苏云娘的手此刻已经痛得麻木了,看安好那么担心,她心里着实有些自责。

    “还好,小姨你放心,我会治好你的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完苏云娘的伤口,心里松了口气,说着她先给苏云娘止了血,撕下自己的裙子将苏云娘的手臂给包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不可能看着她们两个出来,可是却没想到,苏云娘会弄成这样。

    老头和他的侍从,着实被吓了一跳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姑娘,是我连累你们了,快去看大夫,这钱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小姨的伤,我能治。这人砍了我小姨一刀,我能还他一刀吗。”安好说着话的时候,整个人冷冽至极,虽然是在询问,可是却给人一种不能拒绝的感觉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,没想到安好会这样说,都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这时候,官差已经从拥挤的人群里,开了个道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刚过来,就听安好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你们这是要聚众闹事吗…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,身穿着一身红色的铠甲,长着一张国字脸,长相一般,但是看上去长得很高,说话很有气势。

    “阴大人,你这么说,老夫可承受不起…。”老头走了过来,看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,大人,下官不是这意思,你们这是…。”阴理看了眼在场的人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年轻的侍从走了出来,将刚刚发生的事情,说了个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,干这样的事。姑娘,你要砍就砍吧,他伤了人你们应该砍回去的…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闻言,都好奇的打量着白衣老头,似乎在猜测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那被擒住的贼,刚清醒,就听到这样的话。见安好拿着刀,靠近他,整个人都心慌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的刀还没落下去,那贼就浑身颤抖了起来,挣扎着,一脸通红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看他的样子,安好就知道他不是装的。

    本来不想救他的,可是却也奇怪,他这是什么病,看上去人已经快不能呼吸了。

    看上去,人也很瘦,给他把脉完,安好快速下了针,没多久他呼吸就顺畅了。

    看安好救这人,在场的人,又是诧异又是奇怪。

    诧异的是,安好的医术这么好,奇怪的是她刚刚明明还想砍他,此刻为何要救他呢。

    这人的血液里,无疑有大量的大麻毒素。

    安好在众人的瞩目下,掰开了他的嘴,入眼的就是一嘴的龋齿,他的牙齿已经被破坏得不成样了。

    安好在给这贼把了脉后,就派了一个暗卫先将苏云娘送去了鬼谷医馆医治,她这里还有点事,自然不可能让苏云娘在这陪着她忙完在走的。至于另一个暗卫,被安好吩咐着去叫君深他们了。

    这几日,夜子寒他们都没有再出现,安好想引他们出来,都没见着人。

    在他们来之前,安好给这人做了一系列检查,可见这大麻是他吸食进去的,而非吃下去的。

    “姑娘,他的牙齿怎么会变成这样呢。”阴理问了一个在场的人,都想知道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从没见过这样的人吗。”

    安好这话,问得阴理有些不明白,这样的人他应该见过吗。

    “姑娘,我们的确没见过这样的,你就直接告诉我们吧。”白衣老头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简单点,他这样子就是中了毒,不过这毒不同于一般的毒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和百里星辰他们在听到暗卫的禀报后,就飞身来了这里,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安好说这人中了毒。

    人群中间忽然,落下四个人,周围围观的人更加的议论纷纷了起来。见过君深的人,一眼就认出了他是容安王,纷纷跪下行起了礼。

    君深此刻最担心的是安好,在看到她衣服上的血迹时,整个人都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怎么样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君深叫安好时,在场的人都愣了下,容安王叫她安好,她岂不就是未来的容安王妃了。一个个又再次打量了下安好,不得不说她长得真好看。医术看起来也很不错,这能是一般的农女能比拟的吗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受伤的人是小姨…。”安好见他这么担心,心里也不是那么生气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听安好这么说,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上前给地上的人把了下脉,对于大麻他们是知道的,可却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尹奇正,见过容安王…。”白衣老头,没想到出手帮自己的竟然是未来的容安王妃。这个传闻里的农女王妃,如今看来可真是不简单呢。

    “尹太傅,快快请起,你怎么也在这呢…。”

    听君深问起,尹太傅就将之前发生的事,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苏云娘,因为尹修的爷爷而受伤,这事要是被尹修知道了,会是什么反应呢。他们间还真是缘分,百里星辰在一边想着。

    阴理也赶忙上前给君深行了礼。

    君深要人,他自然不会不给,于是这贼就被君深他们带走了。

    安好离开这后,就和鬼谷子一起去了鬼谷医馆,过去的时候,鬼谷的老大夫已经将苏云娘的伤口给清洗了干净。

    见到鬼谷子来,连忙叫了声师父。

    这老大夫,也不比鬼谷子小多少却叫他师父,安好只觉得有些喜感。

    安好来了后,苏云娘的伤,就她接手了。她的伤口好在不太深,但是有点长,当时那刀是从她手臂上划过去的。但是为了伤口尽快好,还是得缝合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