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九十章 安好身世,有你在我不会死
    空间升级后,别墅的门开了,土地也比原来更多了,空气中的灵气也比之前更充裕了,灵气越充足空间植物的生长速度越快。

    走了会儿,安好他们来到了别墅门前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,之前在里面封印久了,它们都有些不想进去,不过在安好进去后,朱雀它们还是跟着进去了。

    之前它们被封印在里面的时候,周围什么都没有,如今却变成了现代的四室两厅,这让它们着实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快过来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小白的声音,安好看过去就见小白正围着饭桌上的大箱子转悠。

    箱子是深红色的,比之前的都还要大,安好围绕着箱子转了一圈,却是不知该怎么打开它。

    看着箱子中间的花纹,安好将手伸了过去,她的手触及到那花纹时,箱子动了些,她赶忙拿开了手,她的手离开后箱子的盖子就自动打了开。

    往箱子里一看,安好看到了几本重叠的书,除此外还有几个用红绳子栓起的画卷。

    书看起来有些泛黄,书面没有字,不知道是些什么书。安好看了看,伸手将箱子里的画卷都抱了出来,放到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小白它们的目光纷纷看向了桌子上的画卷。

    安好坐下后,打开了第一个画卷,当看到画像中的人时,她愣住了。回过神,她往下看就看到画卷的下方,留有一个名字,夜倾雪。

    夜倾雪是谁,她娘的名字吗。

    安好快速的打开了另外几个画卷,画像画的全都是同一个女子,模样跟她的模样有几分像,画卷下方的名字都是写的廷,还写了一月,二月,三月,过后便没有了。

    画像中的女子,一脸幸福的将手抚在肚子上,画像里有茅草屋,有野花,看上去倒像个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莫廷是她爹吗,如果他是她爹,这莫云邪岂不就是她的外祖父。

    她爹到底是爱她娘,还是不爱。如果爱,当初在她娘最艰难的时候,为什么不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安好此刻的心情很是不平静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没事吧…。”小白看着安好的样子,有些担心的问道,说着还将爪子搭在了安好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在看画像的时候,小白和小黑的脑子里闪过些画面,可是依旧有些模糊,还有些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朱雀它们对于画像的人,却是没有一点印象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主人跟这画像上的女子,长得很像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。”安好说完,才发现自己的脸上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正想一把将泪痕抹去,白虎就递了个白色的帕子过来,安好愣了下随即接了过来擦拭了下。

    她倒是有些意外,白虎居然还有手帕,而且摸起来很柔和,质量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小白倒是有些羡慕白虎了,长得这么好看,还能变成人给主人递帕子。

    青玄和玄武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人,站在一边沉默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青龙想说点啥,开口却不知道该说啥,就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朱雀很肯定,这画像上的人跟安好有莫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小黑看着流泪的安好,皱了皱眉,这样的主人,它可是不曾看到过。

    见它们都看着她,安好不由得笑了笑,伸手将箱子里的书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书拿出来后,安好拿起一本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第一本书就看得安好久久没有说话,这书是莫廷写的,上面记载了天山派的武功绝学。开篇,写了一句话送给他未出世的孩子。

    这跟莫云邪给她的武功秘籍,无疑是很想象的,相比之下这书上的似乎有变动。

    第二本是夜氏密毒下篇,开篇第一章就讲的是以血养毒,以音驭毒。看到这,安好想到了之前那诡异的笛声。

    既然是空间传承,他们怎么会呢。

    除了这两本,桌子上还有两本。

    剩下的两本,有一本是夜倾雪亲笔写的,从怀上孩子后她就开始写了,写到三个月的时候,她就没有再写了。

    另外一本是关于夜氏不得不说的秘密,上面的字很明显不是她娘写的,无疑空间传承下来的。

    凡我夜氏嫡女,若是与外人结合生子,在怀孕三月左右,空间会自动封闭,不再为之所用。若是生女空间会传承,若是生子,母子皆死。

    安好看完,脑子里就记住了这样一段话。

    她娘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呢,如果不知道,是不是因为她当时的空间并没有升到她这么多级呢。

    如果她以后和君深在一起,会是怎样呢。

    安好的心里乱做了一团,要她放弃君深,她是绝对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到最后她自己怎么出空间的,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等她回过神的时候,屋子里已经变得亮堂了起来,君深站在她的面前,伸手拭去了她脸上的泪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深的话,安好一头扑在了他的怀里,手紧紧的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刚醒没多久,发觉身边没你,我坐了起来,透过外面灯笼照进来的光我定眼一看就见你站在屋子中间,叫你的名字你也不回答我,我就点亮了烛火,你到底怎么了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很少看到安好哭,此刻他的内心无疑是很慌乱的,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安好好。

    “我,我做了噩梦,我…。”她能说她梦游了吗,还好他没有看到她突然出现在原地呢,不然肯定得吓一跳。

    君深闻言,没有说话,连死人都不怕,还有什么会让她感到恐惧的。可是安好情绪这般不稳,他也不会去逼着她说的。

    “离天亮还早,回床上睡会儿,若是睡不着我陪你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君深伸手握了握安好冰凉的手说道,说完打横抱起了安好,将她放到床上后,就给她盖上了被子,他上去后就将安好揽进了怀里。只有抱着她,他才会觉得很安心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,他想一直这样留在她身边,不离开她。

    “君深,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,你都要好好的活着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话,君深抱着安好的手紧了几分,低头看着她道:“为什么这样说…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不想问的,却不想安好说了这样一段话。

    “每次看着你受伤,我心里就很担心,很难受,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在,我不会死的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安好的心,莫名的疼,索性不再说话,抱紧他吻上了他的唇,许久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当初,鬼谷子说他给君深解毒的方子,是一个男子给他的,那男子却死了,那么这男的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莫云邪那,她又该如何。

    安好睡着的时候,脸上还有泪痕,君深看着心里着实有些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不能离开我…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他们俩都起得很晚,起来的时候,鬼谷子他们已经吃了早饭了。

    尹修已经离开了,苏云娘吃了早饭后,又回了屋子休息。

    洗漱完,吃了早饭,安好就去看鬼谷子他们下棋了,君深也跟在她身后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才起来的两人,鬼谷子笑了笑,接着下着他的棋。

    安好看了会儿,去切了盘西瓜过来,这西瓜无疑是大棚出来的,卖西瓜的是从扬州国进回来的,不可谓不贵。

    鬼谷子倒是特别喜欢吃西瓜,看到西瓜后,就让君深来帮着下棋,他去吃西瓜了。

    几块西瓜下肚,鬼谷子没多久就想上茅房了。

    过来的时候,西瓜已经被君深和莫云邪吃完了,得知安好去了厨房切西瓜,鬼谷子就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丫头,给师父切块大的,不然端出去没几下就被他们吃完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鬼谷子的话,安好笑了笑,自家师父还真是个吃货呢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西瓜虽甜,但也不适宜一下吃太多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师父身体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他的话,只得给他切了块大的,在鬼谷子要出去的时候,安好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等等在出去,我有话要跟你说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听着,转过了身,看向了安好。这丫头有什么话,要跟他说呢。

    安好切好后,洗了个手,从袖子里拿了个画卷出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见过这个人吗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看着安好拿出的画,西瓜也不吃了,放到一边,凑近看了看那画像。

    “有点熟悉,可是想不起来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,你什么时候想起来,就告诉我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,将画像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鬼谷子拿着西瓜啃了两口,走出去没多远,就倒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,想起了,可是我见过的那个人,看起来没你这个好看,一脸都是胡茬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想了想,从一边的坛子里,拿出了一块木炭,在画像上涂抹了下。

    “这样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他,他就是当初给我方子的人,你怎么有他的画像呢,他已经死了啊…。”鬼谷子情绪激动的说道,要不是他君深哪能活到现在呢。

    这画像看上去,可不他遇着那人的时候,要好看很多呢,脸上都是笑容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画像我暂时不能告诉你,以后我会跟你说的,你别告诉其他人。你能跟我讲讲,你在哪遇到他的吗,他到底怎么死的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情绪激动的安好,鬼谷子抿了抿唇,想了想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:“事情已经过去有些年了,我也记不得太清,当时的他是毒发身亡的,至于中的什么毒,我当时也没看出来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没有说话,鬼谷子想了想又说道:“他死了后,我就将他掩埋了,一起埋葬的还有一块玉佩,上面就写了一个廷,除此外再无其他,我想这肯定跟他名字有关…。”

    经过这些事,她可以肯定,那个传闻里背叛家族的夜氏嫡女,就是她的娘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莫不是有了你身世的线索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鬼谷子的话,安好看着他说道:“是,之前出现了两个人,说要带我回家,不过被我们打跑了。师父,你见过以音驭毒的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说来,已经有人认出了你,你可得小心些,没事就多备点毒药在身上。以音驭毒这个我听人说过,但是没有见识过,至于到底来自什么家族,我就不得而知了…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凶残到给怀孕的女子下毒,可见是不想留着她肚子里的孩子,那么一旦知道安好在哪,定然会想要了她的命的。

    “丫头,我看你干脆跟我回鬼谷好了,再不然去天上派也成。我们两处都设有阵法,没人带外人是进不去的…。”

    这样,谁要想害她,都害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一世安稳固然好,可我也想揪出害我娘的人。”

    既然继承了这具身体,她的仇,理应有她来报。

    “诶,我该说你啥好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我会注意的,师父你去吃你的西瓜吧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有些无语,听了她说的这些,他只觉得吃西瓜都不是那么甜了。好不容易看中的继承人,他怎么不会放任谁害她的,不然他的鬼谷以后给谁呢。而且,这丫头要出了事,他以后可就没好吃的了。

    君深见安好他们许久都没出来,不免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莫云邪瞧着君深的样子,不由得笑了笑,这就在家里还担心跑了吗。不过不可否认他的棋艺好,就这样跟他下,他都赢他不了,简直是没天理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可出来了,君深这一盘棋,可是没少往里面看。”莫云邪见安好过来,不由得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下棋,还不许我们师徒聊会儿天呢。”鬼谷子啃着西瓜,说着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莫云邪瞅了眼啃西瓜的鬼谷子有些嫌弃的说道:“你这吃货,一个西瓜总共就这么大,你居然要了这么大一块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得下,你管得着吗…。”

    见他们俩斗嘴,安好和君深都没有参言。

    “看着我干啥,还吃吗…。”安好见君深盯着她看,不由得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拿起西瓜正欲递给君深,却不想他将脑袋伸了过来,在安好拿着的西瓜上咬了口。

    “真甜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看着君深那模样,只觉得他快吐了,这小子秀起恩爱来,真让他有些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莫云邪看着倒是挺羡慕的,但愿他们都能好好的珍惜彼此,而不是像他那样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吃着,我给小姨也拿点去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,拿上一块西瓜就向着苏云娘的房间跑了去。

    西瓜有些凉,安好没让苏云娘吃太多,就给她拿了一块。给她把了下脉,陪着她聊了会儿天后,安好就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至于追命那边,有他照料飞花,安好也不用管了。

    现在飞花有了孩子,追命可是天天什么都买,对他媳妇着实好。鬼谷子正在想中午会吃啥,见安好过来,就同她说了起来。好不容易跟安好他们在一起,自然天天都想尝尝安好做的菜了。

    今天安好打算吃鱼的,做鱼汤锅,做一锅酸菜的,做一锅西红柿的。

    除此外,还可以烫菜吃。

    在她在厨房切西瓜的时候,厨子们已经在外面清理起了鱼,厨娘也清理起了菜。

    坐着看他们下了会儿棋,聊了会儿天后,安好看了看天色,就去厨房做菜去了。今天她就负责鱼,其他的几个炒菜和凉菜就交由厨房的厨子们做了。

    安好在做的时候,厨子们都时不时的在看,对于安好做的菜他们都是吃了的,对安好着实佩服。

    尹修上午回家后,就跟他爷爷说了个清楚。他爷爷虽然有些气他,可事情已经是这样了。尹修要娶苏云娘,就要在一年里为家族赚上比原来多三倍的钱,若办不到,他们就要交出家主的位置。

    青衣楼除了他爷爷,家族里的人是不知道的,这些年其实也没少为他赚钱。不过既然是要在生意上,就得看账本,每个店的收益是瞒不了的,这些店之前都是他爷爷在打理,如今他只能是接过来了。

    事情商量好后,他就来了君深这,过来的时候,正好赶上他们在吃饭,他们今天的午饭无疑吃得要早些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