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九十一章 你打我,你从不打我的
    得知尹修还没有吃饭,安好连忙让人上了碗筷。

    苏云娘没想到尹修早晨才回去,现在又来了,视线相对她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昨晚上她睡着了后,尹修才来的,所以她根本不知道,醒来的时候她就在尹修的怀里,脸贴着他暴露出来的胸膛,本想离他远点的,却被他仅仅的搂在了怀里,又是一番缠绵,尹修才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苏云娘微红着脸,不敢看他,尹修不禁有些失笑,这样的她看得他真想上前一把抱住她,在缠绵一番。

    鬼谷子看着只觉得酸,看得他是羡慕嫉妒恨呢。

    鬼谷子曾经喜欢过一个女子,但是那女子最后嫁给了别人,他也就一直都没有娶。因为再没有那个让他觉得动心的女子了。这些事,外人都是不知道的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鬼谷子的落寞,安好看在了眼里,只是没有多问,谁没有点秘密呢。

    只能说,她师父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呢。

    不过相比鬼谷子,安好倒是好奇君深的师父,是个什么样的人。这可是一直都未曾见过呢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下人们收拾碗筷,莫云邪和鬼谷子接着下棋,尹修则跟安好和君深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君深的书房很大,里面书架一排排的都摆放着书,给安好一种图书馆的感觉。这里面的书,都是君临派人送来的,君深没有看多少。

    挨着桌子边坐下后,尹修就开始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赐了婚,可到底要尹修的爷爷同意大家以后才好相处,听尹修说他爷爷没有意见,安好便放心了。

    君深没有多问,心里却是知道尹修要娶苏云娘,必然是答应了什么的。

    就知道事情会是这样,昨天的时候,他就让据点的人,带上信去越寒城接人了。

    尹修在安好家待到半下午,就回了家。虽然他很想在这,可也不能一直在这,还有不少事需要他处理呢。

    安好这一整天的情绪都不是很好,君深都是看在眼里的,晚上吃了饭在大家都休息后,君深就带着安好飞身上了房顶。

    古代的夜空,晚上很多的星星,现在是初七,月亮还只是月牙,但还是很好看。

    今晚没有风,但君深在和安好坐下后,还是给她背上披了披风。

    “今天,你看起来似乎都不怎么开心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“下午的时候,我找了鬼老谈话,问了他你们在厨房都聊了些什么…。”君深并没有往下说,而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安好。

    安好闻言皱了下眉,师父不是答应她,先不告诉他们的吗。君深到底是想套她的话呢,还是真的知道了呢。她心里很乱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可是有一点,她心里很清楚,那就是她想知道那个害她娘的是谁。

    可是君深在一直身边,她到哪都在,那些想对她出手的人,定然是不敢轻易下手的。

    见安好在走神,君深皱了下眉,拉着她的手说道:“看着你这样,我很担心,所以我才去问的鬼老。有什么事,你告诉我,我们一起面对好吗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已经从鬼谷子那里套着了话,安好要找的人,无疑跟她的身世有关。

    “君深,我的亲生父母都被人毒死了…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不是他们的女儿,可继承了这身体,这血脉的牵连就是这么奇特。在得知真相的她,莫名的就难受不已。所以这个仇,她必须得报。

    君深知道,安好想找亲生父母,却不想是这样子。

    “想怎么做,我都帮你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没有多问,就说了这样一句,说完就将安好揽入了怀里。

    她的仇,就是他的。

    此时起了风,安好和君深都感觉了周围的异样,在他们准备飞身进院子的时候,几十道身影从林子里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到底是忍不住了,又对着他们下手了。

    这次来的,还是夜子月和夜子寒,不过这次不只他们两个来,这次来他们还带了不少族中的人。

    这几天,他们一直在等他们的大姐夜子嫣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也知道,光他们俩是带不走安好的。这人来了后,他们大姐却没有立马动手,他们心里着急,这不就来了吗。

    君深住的地方,偏离其他大臣住的地方,就算动手也惊不到其他人。

    他们出现后,君深的人也全都飞身上了房顶,打斗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经过上次的事件后,君深让鬼谷子做了避毒丸,一般的毒药,是拿他的人没办法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夜子月是打定了主意要带走安好,报那一脚之仇,所以可是下了本钱的,配置的药都是很毒的。

    君深百毒不侵,可安好体质不同,君深自然不会让安好在这跟他们打斗的。

    夜子月接连对君深下了多种毒,可是都没用,心里气恼不已,看来他真的是百毒不侵了。

    他们打得动静不小,着实把鬼谷子和莫云邪给吵醒了。出来的时候,就见安好飞身落到了他们屋外的空地上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的那避毒丸没用,不少的人都中了他们的毒了…。”

    她之前还想着,要么让他们带走她,然后去探听消息。可现在见他们这么毒,杀人还这么狠,安好觉得自己当真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这毒药总有用完的时候,他还就不信了,这样的毒也要不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鬼谷子想着,飞身上了房顶,加入了打斗。莫云邪也跟着飞了上去,两人的内力都不错,闪避也快。没有中他们的毒,反倒还将毒给用衣袖给扇了回去。

    解决掉一些人后,莫云邪就先去救人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许久没打人,可不打个够本,安好看着着急,也飞身上了房顶。见他们能应付,就去帮着救人了。

    夜子月没想到,这毒药居然拿他们没办法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被鬼谷子擒住,这时候,一道白绫横空袭击了过来。鬼谷子只觉得手背上生疼。抬眸一看,就见一个身穿白衣裙蒙着白面纱的女子,带着几个人飞落在了房顶。

    不过她没有跟他们在打斗,在看了他们一眼后,说了撤,就抓着夜子月飞走了。

    “诶,怎么走了,我还没打过瘾呢…。”鬼谷子冲着那远去的身影追了过去,但是却被人拦住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君深追过去,一把拉开了鬼谷子,鬼谷子就中了药了。

    不过拦路的人,在撒了药后,就施展着轻功飞走了。

    回去后,夜子嫣一把将夜子月丢进了屋子里,心里着实生气。

    “姐,你干啥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还问你们呢…。”夜子嫣揭开面纱,瞪着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夜子嫣都二十好几了,可看起来还跟十八岁的女子一般好看。眉若远黛,眼若秋水,整个人从里到外透着媚。

    “这都初七了,夜禾宇他肯定会召集人来的,我这不是着急吗。本来就难以对付了,再来人我们岂不是更不是他们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夜禾宇瞒着族人没有告知安好的身份,你觉得他能带多少人来…。”

    夜子嫣这么说,夜子月他们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呢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不可能一直不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机会总会来的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自家姐姐,嗜血的笑容,夜子月笑了笑,她姐肯定知道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夜子寒实际也是个没耐心的,这次出来得够久了,却拖了久都没办成,实在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容安王这边,无一人死亡,全部都被救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次来袭击他们的人,安好和君深都知道,虽然他们蒙着脸,可他们的眼睛和武功路数他们都是记住了的。知道是上次的人,可是对于他们的身份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莫云邪原本还想在苏云娘大婚后,就回天山派的,如今却是很不放心,如果这些人不解决,他的徒弟可随时都很危险呢。

    话说,这边夜禾宇和夜青妩二月初三的半下午才到了家。

    夜青妩回来后,是又高兴又忐忑。

    迷林之森坐落在三国中央的一片原始丛林里,外面的人不轻易敢进去,因为进去的人都没有在出来。

    家族分裂后,支持他们嫡系一脉的,全部住在了迷林之森南岸。支持庶出一脉的则住在了迷林之森北岸,来他们这得经过一个山洞,但山洞周围设有阵法,外人是难以进来的。南北两岸的分割线,是一条小河流,虽然小但却长,直接贯穿了整个丛林。夜氏一族虽然都姓夜,但却不是一脉的。

    夜禾宇的妻子叫夜霜,也是他们夜氏一族的,不过在她生下夜青妩后,身体就一直都不是很好,这两年身体更是越来越差,夜禾宇为了给她寻治病的药,可谓四处奔走。

    夜氏一族的房子,统一都是用木头建造的。每家都开垦了点地,种菜。夜氏不论男女老少,都是会武功和毒术的,不过不是每个人都学得那么好的。

    每家的生活,整体都过得不错,所以若非必要,大家都是少有出去的。

    这次出去,夜禾宇是将夜霜送到她娘家照顾的。

    夜霜家里有爹,有娘,有两个哥哥,还有一个妹妹。两个哥哥成亲后就分出去自己住了,家里就剩下爹娘,还有那未出嫁的妹妹。

    外面的天气还有些冷,这里面却是暖和不少,桃花也比外面开得早,经过昨夜的大风大雨,眼下桃花树上已经没有多少花瓣了,剩下的都是些残缺的。

    屋子外的院子里,四处都是落叶,还有积水。知道今天要出太阳,夜雪上午就没有扫地,等到半下午的时候,才扫的。

    扫着地,瞧见不远处小路上回来的人,夜雪飞身跃出了自家院子,朝着夜禾宇他们的方向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姐夫,妩儿你们回来了,找到药了吗。大哥和二哥他们也出门去给姐姐找药了,已经出去十多天了都还没找到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闻言,正想开口,就被夜青妩可出口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小姨,我们回家再说吧,这次出去,我可给你带了不少东西回来…。”

    夜青妩现在最想见到的莫过于她娘。

    夜雪闻言很是高兴,拉起夜青妩的手,就往家的方向走。他们夜氏一族的女子,很少出门的,她活了十六年都没能出去过呢。

    “你娘的情况着实不好,今天早晨族里的巫医才来看过。你姥姥,姥爷下午的时候去了山里,给你娘找续命的人参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提到夜霜,夜雪的神情就暗淡了下来,心里着实不好受。因为巫医说,她姐姐若是找不到那药医治,最多还能活七天。

    夜青妩听完夜霜说的话,只觉得她没有做错,她若不那样做,她娘就活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进了院子将东西放下后,夜青妩就朝着屋子里跑了去。

    夜禾宇和夜雪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夜青妩进去的时候,她娘刚醒,自从生病后她就吃不下多少,人看起来着实瘦。

    “妩儿,娘没做梦吧,你们…真的…回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娘…。”夜青妩哭着上前拉住了她娘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爹呢…。”

    夜霜刚问完,就见夜禾宇从外面走了进来,身后跟着夜雪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回来了,在我死之前,还能看到你们,我真高兴…。”

    夜霜的声音很小,整个人都很虚弱无力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虽然小,但她说的话,都被他们给听进了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不,娘,你不会死的,你不能丢下我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走了过去,坐到了床边,看着夜霜道:“你不会让你死的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的心里说不出的难受,可他还是将自己的情绪都压抑了下来,说完就给夜霜把起了脉。

    夜霜没有在说话,目光贪念的看着夜禾宇,想多看他几眼。

    夜雪在一边看着很不是滋味,她姐人这么好,还这么年轻,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呢。

    夜霜现在的脉象虚浮无力,情况着实不好。

    夜禾宇给夜霜把完脉后,就将她的手臂放进了被子里盖着。

    刚盖上夜霜就剧烈的咳了起来,感觉到喉咙有腥甜,夜霜拿起一边的手帕就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原本她不想让他们看到帕子上的血迹的,却不想血咳出来后,她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娘,你怎么了,爹,娘咳出血了…。”

    夜青妩看着晕过去的夜霜,不由得大声喊道,随后就看到她娘捏着的帕子流出了血迹。

    “姐,你醒醒,怎么办,姐夫怎么办…。”夜雪第一次见到夜霜这样,心里也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出去,我给她扎针…。”

    夜青妩原本不想出去的,可是她想到了她带回来的药,便拉着她小姨出去了。

    出去后,夜青妩一直拉着夜雪去了厨房那边。

    夜雪还以为是夜青妩饿了,刚想给她做点吃的,夜青妩就拉住了她,从她衣服里拿出了一个盒子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能救我娘命的药,小姨你知道怎么做吗…。”

    夜雪点了点头,当时她都是听到了的,自然知道该怎么弄。

    “妩儿,你们既然有这药,我刚刚问你们,你们怎么都不说呢。”夜雪只觉得很奇怪。

    “小姨,我爹并不知道我得到了这药…。”

    看夜青妩闪躲的眼神,夜雪就知道她有所隐瞒,但是现在救姐姐在即,便没有再问。拿过夜青妩给的药,看了看后,夜雪就开始处理了起来。

    灵犀果的果子,只要里面的果实,外面的是不能要的,若是一起煮就会产生毒素。灵犀草上有根,根不能要太多,但又不能不要。

    夜青妩不知道怎么弄,夜雪也没有让她帮忙,她就在一边烧着火帮着煮饭了,毕竟太阳都快要落山了,自然得准备晚饭了。

    她烧着火,眼神却时不时的往对面的屋子看。

    夜禾宇给夜霜扎完针后,夜霜的情况总算稳定了些,可没有药终究是好不了的。

    这边,夜霜的爹夜云和她娘穆思月已经从山上回来了,两人年纪都不小了,头发都花白了,但身子骨都很硬朗。

    今天上山,他们的收获不错,找到了几株人参,其中有两株都是三百年左右的。为了找药,他们进了深山,没少遭到野兽袭击,但好在他们带了不少的毒药,所以并没有受什么伤。

    刚下山没走多久,就见自家屋子那边的烟囱冒出了烟,两老快速的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刚进自家院子,就闻到了浓郁的药味,夜云和穆思月连忙向着厨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姥姥,姥爷,你们回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妩儿,你们回来了,你爹呢,你们找到药了吗…。”穆思月看到夜青妩后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夜云见夜青妩点头,心里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不过夜青妩在看到站在门口的夜禾宇时,脸色不由得一变。

    夜雪也注意到了出现的夜禾宇,当夜青妩点头的时候,她看到夜禾宇的脸色骤然一变,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妩儿到底瞒着她爹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夜云和穆思月见夜青妩目光直直的看着身后,这才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爹,娘…。”

    “霜儿,就盼着你们回来,你们回来就好,这药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出口打断了夜云的话:“爹,我们等会儿聊,妩儿你出来,我有话问你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的语气有些冷,夜青妩虽然怕,可也知道这是她不得不面对的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的从厨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雪儿,你知道怎么回事吗,我怎么看禾宇有些生妩儿的气呢。”

    “爹,我,我也不是很清楚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走到外面桃树下,才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见自家爹转过身,不说话也不看她,夜青妩也没说话,两人就这样站在外面僵着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夜禾宇才转过了身:“这药,你怎么得到的,说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夜子月他们给我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了他们安好的下落是不是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自家爹,愤怒的神情,夜青妩在他走过来的时候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又退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告诉他们了,我想救我娘我有什么错…。”

    夜青妩的声音比之前大声了许多,不过刚喊出口,夜禾宇就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爹,你打我,你从不打我的,你变了。那野种有什么好,你居然因为她,打我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听着夜青妩的话气得不行,扬手又要打她,却被赶过来的穆思月给阻止了。

    穆思月也是个习武的,家里曾是开镖局的,意外被夜云救了后,两人就生了情愫,后来就嫁给了夜云。

    “禾宇,妩儿是你们唯一的女儿,你怎么下得去手,有什么不能好好说吗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你们俩在吵啥…。”

    刚刚的话,穆思月都听到了,但是没有直接问夜青妩口中的野种是谁。这些年,夜禾宇对自家女儿的好,她都是看在眼里的,她不相信夜禾宇在外面还有人。

    这边,夜青和夜雪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们都在找寻安好的下落,夜禾宇不敢想,他们若是知道了安好的下落,会是怎样。

    夜青妩见她爹不说话,不由得大笑了起来,笑中带着泪。在她爹心里,她和她娘都抵不过夜倾雪生的那贱种。

    “妩儿,你们这是…。”夜雪看着夜青妩的样子,不由得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夜青也没想到,出去一趟,自己这外孙女会变成这个样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边的动静这么大,距离他们不远的人家,都听到了声音,一个个都来了他们家。

    得知夜禾宇带回了药,一个个都很是替他们感到高兴。不过见他们家的气氛不好,说了几句后,他们就离开了这。

    “爹,娘,霜儿和妩儿就交由你们照顾了,我还有些事要去处理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说着,就离开了这,去找平时和他交好的几个朋友去了。眼下夜霜有了这药,定然是没有问题的。可是安好那边情况还不知道是怎样,他必须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爹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身后,自己女儿的哭声,夜禾宇没有回头。当年若不是他,他姐姐不会中毒,也不会落到那样的下场。如今自家女儿,又害了安好,他心里怎么过意的去呢。

    夜青妩无论他们怎么问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安好再不济,也是他们夜氏一族的传承人,她夜青妩做了这样的事,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,是要受族里的惩罚的。

    夜禾宇有四个朋友,是从小耍到大的,四人感情极好,还结拜了。他年长他们一点,无疑是大哥。

    夜禾宇并没有告知他们安好的身份,只说要去救一个对他有救命之恩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听了后,自然是愿意帮夜禾宇的。

    老二叫夜九,三十岁,长得很是高大,早已成亲,妻子是扬州国的,生有一子一女。

    老三叫夜非,二十八岁,他的毒术在族中着实不错,妻子是族中的,生有两子。

    老四叫夜清酒,二十六岁,他不仅毒术造诣不错,还精通机关术,机关术是他娘教给他的。妻子是燕州国的,生有一子,眼下肚子里还怀着一个。

    老五是女子,是夜非的妹妹,叫夜绝色,今年二十四,却未嫁人。这次听说他们要去救人,说什么也要跟去。

    夜绝色人如其名,长得着实不错,就是性格很暴躁。毒术和武功上造诣都不错,十足的女汉子,年龄相仿的族中之人,没少被她揍。是个一言不合就揍人的主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是初一,如今已经是初三了,夜禾宇自然是等不及了,所以让他们收拾交代好家里后,就骑上各自的马出了迷林之森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却很是不平静,因为他们遭到了各方人的截杀。

    来的人很多,还有他们自己族里的人,这无疑是联合其他人在对付他们。

    后面,他们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,被他们围困在了谷里。

    经过这几天的被人截杀,夜非他们心里都很奇怪,他们要去救的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夜禾宇想了想,只得告诉了他们实情。

    他们都跟夜禾宇很好,也知道之前发生的事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族里的长老虽然狠,可也是为了整个族好,夜倾雪作为嫡女,不顾家族亦然嫁给家族以外的人,心里无疑没有他们家族。

    可是私下,夜倾雪又是夜禾宇的姐姐,责怪的话他们是说不出的,当时他们也没有参加追杀行动。

    靖安王这边,也得知了属下人的汇报,没想到就这样几个人,就折损了他五百多个人。听完手下手说的后,靖安王直接下了杀令。

    他最恨的就是背叛,既然他们也以音驭毒,那肯定跟之前背叛他的人有关系。

    这边,夜青妩哪里能放心,她爹他们离开呢。

    可是家里的人,又不可能放任她自己一个人去,没办法她只得将事情的真相告知了她姥姥,姥爷。

    听完后,他们都很是沉默。

    夜青妩虽然有错,可是也是为了救她的娘。夜霜在吃下药后,就清醒了过来,整个人都比之前好了些,只是没想到,她一来厨房就听到了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她的女儿为了她能活着,而去了害了别人。

    自家女儿心里想的什么,夜霜是知道的。可这传承若是落到她身上,死的就该是她了,那边的人绝对不会让她活着的。

    这些年一直在暗地里斗,因此嫡出一脉的女子,活得都不长久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会在十多年前,出了这样的一个不按常理的嫡女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