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九十三章 为什么不认我
    “青龙最爱吃的就是鱼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说的话,君深笑了笑,他之前就看出来了,每次有鱼都会吃不少,吃鱼从来都不吃鱼头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安好带着君深去了炼药坊那边,过去的时候,青玄和玄武正在打理着药田。见安好他们过来,这才从药田里出来。

    这还是君深第一次看到玄武和青玄,上次玄武给他把脉的时候,他都是昏迷着的。

    过来前,安好就跟君深说了之前的事,得知它们出手救了他们,君深无疑很是感激。虽然他百毒不侵,可到底还是没能抵挡住凶兽的毒性。

    没多久,青龙它们就抓回了不少的鱼和野鸡。

    君深知道它们能吃,却不想这么能吃,面前的野鸡和鱼都堆积成了小山,而它们还在抓。

    虽然抓了不少,但是打理起来还是快。

    看白虎对安好这么好,君深莫名的有些吃醋。这老虎,当真是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野鸡做了些叫花鸡,拿了些来烤,放上安好留在空间的佐料,吃着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吃饱后,一个个都不怎么想动了,寻了片草地,就倒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躺在草地上,呼吸着空间里的空气,安好只觉得很是舒服。君深看着安好带笑的容颜,心里也很是开心。他就喜欢,看着她高高兴兴的。

    休息了会儿,安好带着君深去了灵泉池那边。

    安好是打算让君深去灵泉池泡泡的。

    他们前脚刚走,小白它们就跟着跑了过来,它们的池子隔得不远,疯玩起来,弄得安好一身都是水。

    看安好瞪着它们,小白它们没敢在闹腾了。

    见君深视线灼热的看着她,安好低头看了下,赶忙跑去了别墅那边。她的衣裙被打湿后,紧贴在了她身上,身上的曲线一下就都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等她换好出来的时候,君深已经在灵泉池里泡着了。

    晚上他们是在别墅里睡的。

    睡觉的时候,安好同君深讲了下,她的亲生父母。

    君深听完着实很诧异,这空间当真是个特别的,若不是这空间,安好也不会知道过去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这晚上,君深和安好聊了许久才睡。

    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,安好和君深都没有起来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鬼谷子和莫云邪在院子里散了步,因为安好说吃了饭,要走走才好。对于安好说的,他们都是记在心里的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莫云邪的袖子里,突然掉出来一个东西。

    鬼谷子发现后,不免有些好奇,先莫云邪一步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莫云邪看着他,没生气,鬼谷子想了想开口问道:“你掉的这是啥呢,我能看看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看便看吧…。”

    这东西无疑是件绣品,这东西莫云邪肯定是绣不来的,难道是他媳妇留下的吗。

    他既然同意了,他自然是要看的。

    不过当看着绣品上,绣的图案时,鬼谷子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看鬼谷子面色不正常,莫云邪就知道鬼谷子肯定是见过的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画是丫头给你的吗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叫的丫头,无疑就是安好。

    安好是见过的,莫云邪想了想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都告诉她了吗,她什么时候拿来问你的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她拿这画像问了你什么,你告诉了她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心里迫切的想知道,他们到底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激动干啥,你要想知道我告诉你好了,这事说来话长,我们去那边坐着说。”

    过去坐下后,莫云邪目光直直的看着鬼谷子,等着他说。

    “这事要从安好的身世说起,我跟你说了,你可得保密。其实,安好这丫头并不是安大海的亲生女儿,是我捡到后给他们的。当时安大海的妻子生孩子难产,生下来孩子就死了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,当说到画像上的人死了时,莫云邪的反应很激烈,上前就一把抓住了鬼谷子的衣领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,你骗人的对不对,他怎么可能死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,快放开我,我都快被你给勒死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莫云邪说的这番话,又看着如此激动的他,鬼谷子很肯定莫云邪认识画像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他,怎么死的,你把他葬哪了…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压抑着悲伤的情绪,声音低沉的问道,眼睛却是没有看鬼谷子。若是仔细看,定然会发现他微红的眼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激动,是不是认识他。我遇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中了毒,无力回天了。我能把他葬哪呢,当然是在哪里发现的,就葬在哪里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问我,他中了什么毒,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…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之前就觉得安好跟他儿子长得像,如今心里越发的怀疑了。

    听完鬼谷子说的话后,他飞身去了安好他们住的院子,去敲了安好的门。

    鬼谷子也连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,已经醒了,此刻正在空间里散着步,啃着百香果。

    一个百香果刚啃完,安好和君深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急切的敲门声音。两人立马出了空间,君深到底不好出现在安好房间里,就翻窗离开了安好的房间。

    在君深走后,安好整理了下自己,才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们俩这是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,我也不知道,他要过来找你的…。”鬼谷子说着看向了莫云邪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孙女对不对,你为什么不认我…。”

    听莫云邪这么说,安好就知道,他肯定是知道了什么,视线看向了一边的鬼谷子。

    “安好怎么可能是你的孙女呢,你这老头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说完,又看了看画像,只觉得安好跟画像的人是有几分相像。

    再看莫云邪,一脸泪痕,着实把鬼谷子给吓到了,这老头哭起来真难看真吓人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们先进来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莫云邪的样子,安好只觉得很心酸。

    她不是不想认,只是没想好要怎么面对,要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,其实也是才知道的。我不是不想认你,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听着没有说话,敢情这丫头什么都知道了,只有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“没事,爷爷不怪你,过去都是我不好…。”

    没了儿子,有了个孙女,莫云邪的心里多少有了些安慰。

    可是这件事,苏玉娘并不知道,安好也不打算让她知道,所以就同莫云邪说了下。

    莫云邪倒也看得开,听完安好说的后,倒也没反对。

    鬼谷子却觉得有些心塞,这下二师父变亲爷爷了,可不比他还亲了吗。

    现在想害安好和君深的人多,莫云邪虽然想去看自己儿子的墓,却也不放心离开。想了想,还是过些日子再说。

    毕竟儿子已经死了,孙女他必须保护好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后,莫云邪就叫着安好出去学武,他要把他所会的武功,都教给安好。因为只有强大了,别人才伤不了她。

    鬼谷子也有这想法,毕竟安好是他最看好的一个徒儿呢。

    安好知道他们是为她好,可这一天练下来,着实累得很。君深看着虽然心疼,可也没有上前干涉。

    午饭,晚饭都是容安王府的厨子在做,安好是不想动了。

    晚上洗了澡后,睡在床上,君深就给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这手法越来越好了,揉了下身上都没有那么酸了…。”安好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若喜欢,以后经常给你揉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,他倒是更想揉另外一处,不过没敢开口,说出来他肯定又成流氓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无时无刻不在盼着安好长大呢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下午的时候,我接到了老头派人送来的信,他让我明天去参加早朝…。”

    若是无大事,他是不用上朝的,可这关系这两国,他既然在帝都自然是要去的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燕州国要和北冥结为盟国了,对方已经在来的途中了,这下我们燕州国得派人去边界迎接他们,这来回至少得六天的时间…。”

    北冥都擅长骑射,所以他们来都是骑的马,并没有坐马车,这行程自然就缩短了些,不然还得多走两天。

    作为结盟的诚意,去迎接的人,身份不能低。

    君非墨作为太子,原本是最好人选,可到底身子太弱,经不起那样的颠簸。那就剩下,君深和靖安王了。

    君临并不想君深去,毕竟已经出了这么多次截杀事件了。

    多一个盟国,总比多一个敌人好,所以君临是不会拒绝的。北冥这边,这次来的是大王子北焰,三王子北君玄,五王子北俊城,八公主北悠然。

    北冥还没有立下未来的储君,这三个王子无疑是最有机会成为下一届北冥王的。

    商量好,安好和君深就睡觉了,毕竟明天他得起早床呢。

    早朝。

    君深去的不算早,也不算晚。去的时候,已经来了不少大臣了。皇上,还没有来,来的大臣三五成群的站在一堆聊着。

    靖安王一派,蒋氏一派都觉得该派君深去迎接。

    太子一派的人,则觉得君天傲该和君深一起去迎接,这样更彰显他们结盟的诚意。

    虽然表面说得很好,可一个个心里想的什么,君临很清楚。

    他现在还没死呢,他们就开始斗了起来,君临实在很生气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君深站了出来,主动提出去迎接。君临哪里能放心了,想了想,就给君深拨了两万人,连带着炎甲军一起去接人。

    众大臣都没有站出来说反对的话,心里也明白君临对君深很重视。没有站队的大臣,只觉得该站到君深这边。站队了的大臣,心里也有些动摇,不过他们想在观望看看。若是君临将君深认了回来,这无疑就是想将帝位传与他了。

    君天傲心里着实堵得慌,想当初他去剿个匪,也才给了他五百人呢。

    君深这次,却是没打算自己去,直接让他的替身去就好。

    放安好在家,他怎么可能放心呢。

    商量好后,下午‘君深’就带着手下的人,离开了帝都,去接人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很平静,一直都没有什么事发生,在二月十三的下午青木他们用鸿雁传来了消息,得知他们明天一早就到,安好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他们就将要入住的房子,提前收拾了下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安好他们就去城门口接人去了。

    这次来的人很多,苏家的人全部都来了,除此外来的还有慕容白,墨宇,飞杨,杨宝儿一家,安大海一家。

    除此外水云行也来了,对于上次的事君深没有找他麻烦,他只觉得没劲。正好他许久都没来帝都了,就跟着来了。

    帝都到底是繁华,安好他们过去的时候,城门口已经排上了长长的队伍,外面的马车着实多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都很想安好,毕竟已经好些日子没见了。她不在的这些日子,封井让人送了不少贝壳来,也带走了不少的工艺品。

    还给她来了信,不过因为安好不在,安心她们都把信给收了起来,一共就两封。

    小葡萄已经六个月零两天了,现在牙齿已经长了几颗了,比起同龄的孩子他会说的话,已然多了不少,吐字也清晰,可就是不常叫人。

    自从安好不在家后,他时常都会四处望,似乎是在找她似的。他会说话后叫得第一个人,就是安好。这实在让苏云娘他们很诧异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也没教他几次,他就记住了。对于爹娘,他都还是后面才叫的。二丫和三丫她们也是教了他好多次,他才叫二姐,三姐。

    躲在暗处盯着安好的人,却是有些奇怪,安好在这里等谁。

    随着一个个马车进城,安好心里很是激动,马上就能见到他们了。这分别久了,她真的挺想他们的。也不知道小葡萄,长高没有,长胖没有,还记得她不。

    君深现在是易了容的,易容过后成了安好身边一个驾车的马夫,看起来很是平凡。

    再看见青木驾驶着马车进来后,安好他们就上了马车,毕竟这里到底不是说话的地方。可是不来呢,她又坐不住。

    青木也看到了安好他们,驾着马车跟在了安好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马车一路行驶到容安王府门口才停了下来。停下来后,君深就驾着马车从后门回了家。

    安好和鬼谷子,莫云邪就站在门口等着安大海他们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是最先下马车的,下来后看到安好,就连忙向着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长姐,可算见到你了,这些日子你不在,我们好想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你们呢…。”

    在苏衡他们下马车的时候,苏云娘已经从屋子里走了出来,昨晚尹修又来了她的房间,两人又折腾了一晚,苏云娘着实拿他没办法,以至于她今天起晚了。

    安好也是知道,才没有叫她。

    至于尹修起来后,就离开了。毕竟这还没成亲呢,在这始终不好,就等下午再过来请他们去百味斋吃晚饭好了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不好,可他还是管不住自己,天天就想来找苏云娘,可是他也只有晚上有时间。

    在安好叫了人后,苏云娘也一一叫起了人:“爹,娘,大姐…。”

    见苏云娘长了些肉,脸色比之前更好了,刘玉书他们心里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小葡萄在看到安好的时候,就激动了起来,伸着手要安好抱。

    他的头发看上去很清秀,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见安好迟迟不抱他,小葡萄急了,这一急长姐都叫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长姐,你可不知道,他开口说话时,叫的第一个人就是你,可惜那时候你不在家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心的话,苏云娘也说了起来:“这段日子,我抱着他到院子走,他就四处看,似乎是在找你们似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小弟,说话比其他的孩子都清楚,就是不怎么爱叫人…。”安然也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一边看着,也很想抱小葡萄,这小子当真是越长越可爱了。

    安好伸手抱过了小葡萄。

    “有些日子没见,你又长高了些,还知道叫长姐了,当真是能干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夸奖,小葡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大海在看到鬼谷子后,就和他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就光抱你弟弟了,都不知道招呼下我呢。”水云行走了过来,对着安好眨巴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安好一听声音就知道是水云行了,这妖孽怎么也来了。

    一身的红色袍子,跟百里星辰有得一拼。

    “你这混小子,怎么也来了…。”鬼谷子也是认识水云行的,不过也有些日子没见到他了,却不知他还认识安好。

    “鬼老头,你怎么也在这呢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,我徒弟在这,我自然在这了。”鬼谷子白了一眼水云行说道。

    水云行听着愣了下,他没听错吧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不知道,安好就是我徒弟,你要敢欺负她,你给我小心点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本来就不想和水云行多说,见杨宝儿他们从马车上下来,就抱着小葡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杨玉儿和杨玉郎之所以跟着来,是因为二月十六是老丞相的生日,老丞相七十大寿请了他们,他们自然得来了。

    “宝姐姐,玉姐姐,杨大哥,白哥哥…。”

    “安好,我们可是好久没见了…。”杨宝儿拉着安好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好久没见了呢…。”

    杨玉郎在听到赐婚的时候,难过了好些天,现在的他虽然好了不少,可看着安好的时候,心里还是有些泛疼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安好就招呼着他们进屋了。不过她没有进去,因为后面还有人呢。

    等飞杨,墨宇他们都到后,安好才一起回了家。

    得知他们吃了早饭,也不用备早饭了,就先给他们安排了房间,洗澡休息。

    苏衡和刘玉书他们跟苏云娘有话说,安好就没过去打扰。

    水云行没看到君深,不免有些奇怪,这一问才知道,他去接人去了。

    殊不知安好给他易了容。

    今天来了这么多人,安好和自家爹娘说了会儿话后,就去了厨房帮忙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洗好澡换了衣服后,着实不想睡,就想跟安好说话。得知安好在厨房,问了下厨房在哪,她们就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过来的时候,安好正在切肉片,打算中午做麻辣水煮肉片。

    “长姐,要我们帮忙吗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厨房里的厨子和厨娘,都向着安心和安然看了过去。这就是他们未来王妃的妹妹呢,这一个个长得都很好看呢,倒是很勤快呢。

    “你们啊,今天负责吃就好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话,安心和安然不由得笑了笑。她们不想回房间,索性就留在这陪着安好说话。

    木头也往着厨房看了看,有些日子没见,他还真是有些想念安好做的菜了。

    水云行被鬼谷子拉着下棋,就没有时间去骚扰安好。

    他也是个爱好美食的,得知安好会做不少好吃的,就想过去看。

    君深无事可做,也来了厨房,挨着安好切着菜。

    他易容的是他之前带回来的一个下人,不过现在他易容成了他,那人就只能待在别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“长姐,九哥呢。”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早就想问了,不过一直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君深现在易了容,她们自然是看不出来的,王府里人多嘴杂的,安好自然不可能告诉她们实情的。

    君深一边听安好说,一边切着菜,他的刀法已经练出来了,切得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,安好自然不可能一个人把菜全做了,就做了六道菜,剩下的就由君深府里的厨子做了。

    水云行,吃了安好做的菜后,着实称赞不已,心里更加羡慕君深了。这样有趣,又做菜好吃的丫头,他咋就没遇上呢。想着,他看向了安好的两个妹妹。

    模样虽然不如安好长得好看,但也很不错了,不知道做菜好吃不。要是娶一个回家,他可就成了君深的妹夫了。

    比起妹夫,他倒是想压君深一头。可惜安好的小姨已经有爱的人了,不然他娶了安好的小姨,君深不得叫他姨父啊,想想就很解气。

    青木看水云行的眼神,在安心和安然她们身上瞄,不由得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水云行的具体来历,青木也不知道,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家里很有钱,武功很高,而且常常跟他主子作对。不过这次,他还是挺感激水云行的,要不是他出现,他可没命了。

    苏云娘原本以为,自家爹娘会责骂她一顿,没想到问的却是她过得好不,是真的想要嫁给尹修吗。

    苏天勤知道苏云娘心里有尹修,只是没想到他们的感情能如此顺利。苏天勤,现在还是秀才,还没能来过帝都。看着这繁华的地方,他其实更喜欢家里。

    苏天临对尹修的印象还算不错,在得知苏云娘要嫁给尹修的时候,他无疑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苏云娘被人下药的事,他们并不知道,得知苏云娘成了高阳公主的干女儿,苏衡他们都很是诧异。想明白后,也知道这多亏了安好。

    苏月娘没有来,毕竟她肚子里可是怀的两个孩子呢。

    宁彩蝶没有来过帝都,这次自然要来了。至于孙念,去年科考的时候,就来过了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后,回屋子休息的回屋子,在院子里散步的散步。

    到下午的时候,尹修才过来,说请大家晚上去百味斋吃饭。

    对于尹修,苏衡他们还是挺满意的,下午尹修陪着他们说了会儿话,直到黄昏的时候他们才一起出门去了百味斋。

    君深也跟着安好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越寒城的百味斋,跟帝都的比起来,简直差远了。

    他们去的时候,下面大厅已经坐满了人,要不是尹修提前跟百里星辰打了招呼,晚上过来根本没地方坐。

    他定下的是一个大的雅间,里面有六张桌子。

    这怎么也够坐了。

    苏锦娘他们从没来过这么好的地方,不免有些拘束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