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九十七章 到达,北君玄
    夜子嫣现在只想离开,可是她被水云行缠着,想走都不行。

    水云行看着夜子嫣气急败坏的模样,不由得朝她抛了个媚眼,嘴角还扬起抹痞笑,一副你看不惯我,又干不掉我的样子。

    虽然来了人帮忙,可局势却一点也不容乐观。在这样下去,只会对他们不利。夜子嫣不免有些着急了,想着她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信号弹。

    如今之计唯有发信号弹,让族里的人来帮他们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天,已然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夜子嫣的信号弹,是斜对着一边放的,到底是怕被前院的人发现。

    安好制的毒粉,带了不少,对面的人现在已经被她毒到了好几个了。看着夜子嫣放信号弹,想叫援兵,安好嘴角划过抹冷笑,今天既然来了哪还能让他们跑了呢。

    没多久,夜子嫣他们的援兵就来了。

    来的人都是用毒的,毒粉,毒蛇,毒虫都有。

    君深这次带来的人,是他同百里千城借的人,是公主府的亲卫,武功都很是不错。不过体质到底不像君深,能百毒不侵,所以还是有部分没来得及闪避的人中了毒,中毒后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夜禾宇他们正想潜入皇城看看,就发现天上突然闪现出了一道金色的光。这信号弹他无意中撞见过夜子嫣放过,自然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他没有带夜青妩过去,让她留了下来,照顾她娘和姥姥。夜青妩心里虽然有不满,可这时候到底没有去阻止。

    夜子嫣原本正打算走人的,却不想夜禾宇他们来了。

    夜禾宇他们都是蒙着面的,见他们是来帮忙的,安好他们都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战况越打越激烈,没多久就惊动到前院的人。

    尹修他们过来的时候,就见到他们在打斗,地上四处都躺着人,有的已经死了,死相很是惨烈。有的似乎受了很重的伤,想爬起来却跌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风吹过,空气里满满都是血腥味。

    见到这样的场面,闻着这浓郁的血腥味,跟过来看的大多数女子,都忍不住转过身干呕了起来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倒是不像其他女子,眼神一直都盯着打斗的人瞧着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家的亲卫,君临自然是见过的,过来的时候,还没等尹修他们开口。他就吩咐着跟来的禁卫军,去帮忙了。

    尹修府里的侍卫,也跟了过去帮忙。

    靖安王看着心里很是不安,有了他们加入战斗,夜子嫣他们怕是要不了多久,就会被拿下了。

    尹奇正在过来的时候,着实被吓到了,还好他们不是来袭击皇上,不然倒霉的可就是他了。毕竟这可是在他的府里呢。

    尹修没看到苏云娘,连忙向着新房跑了去。进屋的时候,见苏云娘完好的睡着,小白它们在守着,尹修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出来后,也加入了战斗。

    场面着实有些混乱,夜禾宇见来了这么多帮忙的人,就给夜非他们使了眼色,示意他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来了,安好哪能就这样看着他们走了呢。

    于是,安好出手拦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谁,为什么要帮我们…。”

    夜绝色打量着眼前的女子,不由得皱了皱眉,这就是安好吗,长得也不怎么好看呢。

    “你只需记住我们不会害你就好,其他的还是不知道的好,你再留着我们,对大家都不见得是好事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现在并不打算认安好,所以就说了这样一番话。

    君深解决完身边的敌人,视线看了看周围,就见夜禾宇朝着安好一掌袭击了过去,他连忙飞身上前接住了被夜禾宇掌风震飞的安好。

    正欲上前动手,就被安好抓住了手臂,轻声在君深耳边说了几个字。她没事,让他们走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他们也算娘家人,所以今天都没有过来。

    在得知消息后,百里千城第一时间,就带人赶了过来。他原本还觉得君深和安好的担心是多余的,却不想他们还是动手了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过来的时候,安好他们已经将人拿下了。

    除了夜子嫣,夜子月,夜子寒还活着外,其他的人全部都被安好他们给杀了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们没事吧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百里千城的询问,君临他们向着安好看了过去,就见她撕下了脸上的易容。一边的水云行,也将脸上易容的皮给撕掉了。

    至于君深,此刻已经站在众多的亲卫里面去了,所有的亲卫穿着都是一样的,君深易了容后看上去很是平凡。

    靖安王看着撕掉的安好,心里不禁在想,君深是不是也易了容混在了人群里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没想到,安好还有如此高的武功,这样的她可真是不简单呢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有什么事咋不告诉朕,真要出了什么事,朕可怎么给君深交代呢。”

    安好是君深最在乎的人,君临又在意自己这个儿子,对于安好这样的做法无疑是很不认可的。

    安好知道君临的意思,连忙认了错。

    聊了几句,君深看了眼地上的三人皱了皱眉说道:“他们到底是谁,你们有谁可见过…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人群里突然站出来了两个大臣。

    “皇上,我们之前见过他们,他们是跟着靖安王进来的…。”

    他们是真的看见了,而且他们也是百里千城这一派的。他们站出来后,又站出来了几个大臣附和,另外尹府的下人也站了出来指证。

    君天傲一派的想站出来,为他说话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君临闻言,脸色不由得一变,看靖安王的眼神都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天傲,你怎么说…。”

    平时君临都是叫他傲儿,如今却是改了称呼,君天傲知道君临是生他气了。

    “父皇,他们是我带进来的…。”

    君天傲承认人是他带进来的,但是不承认这事是他吩咐他们干的。随后,又同君临说了几句,说完就带着他的人走了过去,仔细看了一番后,揭开了他们的易容。

    君天傲过去的时候,夜子嫣他们都是醒了的了,君天傲揭开易容的同时,也悄悄的跟他们留了话,让他们好好说话。只他们按他说的做,他就想办法救他们。

    君临决定好好审理此案,就让尹奇正给他们腾了间屋子。与本案有关的都到了场,至于其他人就在外面候着,连第五轻月,君临也没让她跟进来。

    进屋后,君临没有立马说话,视线向着夜子嫣他们看了过去,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才开口说了起来: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,抓苏云娘想干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水云行先站了出来,把之前听到的话,告诉了君临。之前夜子月说,捉了苏云娘,安好就会来救她。这无疑是想将安好给引过去,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。

    君临听完后,就询问了起来,他也想知道他们到底在打安好的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是想她跟我们回家族一趟,谁叫她这般不情愿…。”夜子月此刻一点也不想待在这里,她浑身都快疼死了。在君临问话后,她连忙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家族,什么家族,安好跟你们有什么关系,她可是有爹有娘的…。”

    君临听着不免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君临审问,里面的留的人很少,靖安王也在其中。只是这事他也不知道,听到也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夜子嫣本来还在想怎么,可夜子月倒好,想都没想过就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的爹娘,根本就不是她的亲生爹娘,她的亲娘是我们的堂姐…。”夜子嫣想了想说道。虽然嘴上说夜倾雪是她堂姐,可心里却是一直就很恨夜倾雪。

    君临闻言皱了皱眉,看向了一边的安好。

    “你们凭什么说我是你们堂姐的女儿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此话一出,夜子月不由得看了看夜子嫣。家族传承,她姐姐告诉了她一点,可这是家族的秘密,自然是不能告诉其他人的。

    夜子嫣就知道安好会这么问,看着她开口说道:“因为,你跟你娘长得很像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长得像就像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。你跟我们回去,就能看到你娘的画像了…。”夜子嫣皱了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照你们这么说,那这所谓的亲爹亲娘,为什么没来找我呢,反倒你们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这话的时候,目光是直视着夜子嫣的。

    在她说完这番话的时候,夜子嫣的手下意识的握成了拳头,眼神更是没有看她,还有些闪躲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,你爹娘都死了…。”夜子月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夜子月的语气,听起来有些得意,安好听完她说的话,眼里闪过抹阴郁。

    君临在一边听得,云里雾里的,这安好到底是不是安大海他们亲生的呢。

    “不信的话,就把你这的爹娘叫过来,滴血认亲…。”夜子月见安好不作声,又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,我的爹娘,只会是他们。别以为你们干了坏事,就可以乱攀亲戚…。”

    靖安王听安好说完,不由得站了出来说道:“安好姑娘,这事到底关系着本王,滴血认亲,也未尝不可。你这般反对,难道是心虚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你倒是有意思,他们都冒充了你手下的人了,你居然还会替他们说话,还真是大度呢。既然王爷你这么说,那就验吧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说的话,君天傲的脸很是难看,这话啥意思呢。

    君临见安好要验,也没拦着。就吩咐着百里千城去接安大海过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靖安王却提出,让大臣随行。

    安好没反对,君临就让大臣跟着去了,心里却是给靖安王又记下了一笔,看来他是不能在放任他在帝都了。虽然上次下毒的事件没有查出来,可他无疑是最有嫌疑的。

    安好之前在意识里联系了玄武它们,让它们帮着想了个办法。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,他们看着这血融合,会是什么反应呢。

    安大海他们已经回了容安王府,百里千城回了趟家后,就去了容安王府。

    去的时候,他们已经洗漱好正准备睡觉了。

    莫云邪和鬼谷子一直在下棋,安好他们没回来,他们也没有睡。得知百里千城找安大海有事,他们不免有些好奇,就跟着上了马车。上了马车后,百里千城就将今晚发生的事告诉了安大海。

    莫云邪已经肯定安好就是他的孙女了,可这次明显有人要抢人呢,这样说来这血怎么也不能让其融合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大臣是见过鬼谷子的,对鬼谷子自然是很客气的,可是他到底不是跟他们一派的,想着他一路上都注意着他们,就是怕鬼谷子他们使什么手段。

    一路上鬼谷子都没能得手。

    莫云邪心里不禁在想,安好能答应,应该是有办法的才是。

    去厨房拿碗,拿水都是几个人一起去的,互相监督谁也别想动手脚。

    至于刺手的银针,也是经过检查的。

    一切都准备好后,安好他们就开始准备滴血认亲了。安好是不是自己的女儿,安大海心里很清楚,原本他心里是很忐忑的,可在看到安好的笑容时,他倒是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安大海第一个扎手,扎了后就挤了滴血,滴到了碗里。

    在安大海扎手的时候,玄武已经将安好需要的准备好了,一根涂满了药的银针。安好在安大海扎手的时候,就暗中拿着那有药的银针,在她自己的手臂上扎了下,一时间一种奇异的感觉顺着她的手臂蔓延到了四肢。

    周围在场的人都向着碗里看了去,莫云邪和鬼谷子也在场。当然是经过君临同意才进来的,至于其他人此刻都还在外面候着的。

    安大海滴了血后,就该轮到安好了。她拿银针,看了眼就朝着她的手指扎了过去。当血滴入碗里的时候,碗里的血奇迹的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靖安王看着,皱了皱眉,难不成他们真的是在胡说八道,实则另有居心。

    夜子嫣看着,着实有些诧异,她身边有小白怎么可能错呢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怎么可能,肯定是你做了手脚…。”夜子月站了起来情绪激动的说道,说完快步走了过来,拿起针扎了下自己,滴了一滴在碗里,可是却是没有融合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笑了笑,早就防着这一招呢,这药效在血液融合后,就消散了,怎么可能还有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爹验了,你娘还没验呢。”

    难道说,这夜倾雪另外有男人,这怎么可能,夜子月思绪很乱,就差没拉着安好歇斯底里的尖叫了。

    这下还没等安好发话,君临就火了。

    “给朕将她打晕,真是吵…。”

    最后,经过商议,先将人关押了起来。至于靖安王,管教下面的人不严,出了这样的差错,被罚打鞭子三十,另外赔偿尹家一千两黄金。

    至于别的君临就没在说,可他心里已经有了想法,打算等结盟后,就给靖安王封地。至于这皇位,他说什么也不可能传给他的。

    鞭子宫里专门有人打,处罚都在今天进行。

    这鞭子可不是一般的鞭子,打人不仅疼,还会在身上留下痕迹。这一三十鞭子打下来,着实打得君天傲浑身疼痛不已。

    事情都解决后,尹修又让人给大家做了夜宵吃,至于院子那边早已经清洗干净了。

    苏云娘心里也很是不平静,今天若不是安好在,她肯定就被他们给带走了。

    对于安好的身世,苏云娘没有怀疑过,只觉得他们是在胡说八道,想借此跟安好攀关系。

    尹修心里却是有些怀疑,毕竟安好太不平凡了,太不像个农女了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都是站一边的,他自然不会去说啥,心里只是替安好感到担心。

    夜宵吃了后,安好他们就各自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快要半夜三更了。

    洗漱过后,尹修就进了房间,进去的时候,苏云娘已经倒在床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呢,怎么能就这么睡了呢。

    尹修想了想,朝着床边走了去,过去后俯身在苏云生身上。对着她那红润的唇亲了过去,亲了会儿,见她没反应手也作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吻,也用了几分力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苏云娘总算醒了过来,抓住了他作乱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懒猪,总算醒了,今天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,不准睡。”尹修看着苏云娘霸道的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将她给拉了起来。随后,他就去倒酒,喝交杯酒了。

    “这交杯酒得喝…。”

    这酒是葡萄酒,所以味道是很好喝的,前面喝着没啥,后面后劲就大了。

    苏云娘在尝到酒的味道后,说什么也要多喝几杯。

    见她小脸绯红后,尹修就没敢再让她喝了。

    喝了酒,苏云娘的胆子又像之前那么大了,直接尹修要抱抱,还要他给她脱衣服。

    她有这样的要求,尹修自然很是高兴,直接就给她脱了个一干二净,将她放进了被子里。随后他也脱了衣服,上了床。

    肌肤相贴,苏云娘明显要比尹修冷不少。

    在尹修抱着她后,她就紧紧的贴在了尹修身上,脚也放到了他腰上,整个跟个八爪鱼似的。

    尹修怎么可能甘愿就这么抱着呢。

    这晚上,苏云娘被他吃了一次,又一次,直到天亮的时候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苏云娘醒过来的时候,只觉得腰很是酸痛,身上也有些不舒服。脑袋里回想了下昨晚的事,她倒是记得些,可也意识到她以后不能再喝那么多酒了。

    看了看照进来的太阳,苏云娘心里不由得一慌,他们这是睡到什么时候了呢,这不是要敬茶的吗。

    苏云娘从尹修怀里挣脱出来的时候,惊动到了尹修,他睁开眼睛,模样慵懒的靠近了苏云娘,再次将她给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尹修,我们还是快起床吧,不是还要去敬茶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们尹家的规矩,是三天后才敬茶。”尹修抱着苏云娘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根本就不是那样,只是他已经同他爷爷商量了,他要给他造个孙子出来。实则是想跟苏云娘多多相处些日子,毕竟这后面他有得忙了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,回门呢。”苏云娘只觉得他们的家习俗够奇怪的,可也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“敬了茶,当天就回门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此刻还不知道尹修口中的三天,是啥。

    午饭和晚饭,尹修和苏云娘都是在屋子里吃的,两人就是办事洗澡睡觉,要不是事后尹修有抹药,苏云娘灭了他的心都有了。他这是打算把她榨干呢,想着要三天,苏云娘就想跑路,他的体力简直不要太好。

    今天北冥的人还没到,君临原本准备好的晚宴,都取消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中午的时候北冥的人到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他们都在家,北冥的人来的时候,他们正在吃中午饭呢。

    皇城这边,有专门待客的行宫,进了皇城后就直接带着他们去了行宫休息,到晚上的时候在进宫参加晚宴。

    北冥的人,喜欢白色。他们的衣服首饰皆为白色,其他的颜色很少。不过这北君玄,无疑是个列外,什么颜色都穿,只有在有大事的时候,才会穿白色。

    他们成亲,也是一身白,要是安好看着,只会觉得像现代的婚纱。但也只是有点像罢了,这纯手工,又绣花的,着实很珍贵呢。

    行宫这边已经一切都准备好了,在他们来后,就给他们安排好了房间,让他们好沐浴休息。

    北冥跟燕州国相比,领域要小许多,但是他们地处的位置不错,可谓易守难攻。他们虽然比燕州国小,但却是几个小国里最大的一个。

    当初,君临本就想和他们结盟的,但是那时候的王,有些犹豫,他就先和西凉结了盟。如今上位的是前北冥王的弟弟,做人做事自然是不同的,所以在经过接触后,就同意结盟了。

    北冥的物产还是挺丰富的,所以北冥的国民们,日子都过得不错,最穷的都甩燕州国的几条街。

    这些年,想打他们国家主意的自然是有,但是都只能暗地来,不敢轻易挑起战争。

    靖安王在北焰他们来后没多久,就命人给他们送了东西来。

    给北焰的最为贵重,其他的王子虽然有东西,但却没有北焰的贵重。

    北焰喜好美色,靖安王除了送东西外,还送了几个训练好的女子过来。

    北君玄洗了澡后,就躺在了床上,没有动也没有睡,眼睛一直看着蚊帐顶。

    “主子,这燕州国的靖安王,给您送了东西…。”

    这一来就送礼,这靖安王是怎么想的呢。

    “以北,进来…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年轻男子,听到北君玄发话后,赶忙端着东西,推开门走了进来。进去后,又将屋门给关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他们那边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全部都送了东西,他们都收下了…。”

    以北知道北君玄的性格,他向来都是不喜欢收礼。

    “既然送了,就收下吧…。”

    以北闻言,没有多问,就将东西放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皇后那边也送了东西来,还一个王子派送了两个长相绝美的丫鬟。至于公主那,也派送了两个丫鬟。

    女人,北焰最为喜欢。北君玄身边伺候的都是男的,没有女子。

    这礼,他收了,却是直接转送给了北焰。

    在屋子休息了一个时辰,北君玄就带着以北和以南出门,逛皇城去了。

    这皇城他可是第一次来呢,跟他们的相比,的确要豪华富贵许多呢。不过,这些都不是他在意的。

    走了好一会儿,他才停下了脚步,视线向着不远处的容安王府看了去。

    这次容安王来接他们,但是路上并没有和他们说什么话,整个人由里到外都是冷,这样的人怎么会是她喜欢的呢。

    “主子,我们已经走了这么久了,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