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九十九章 比试,受伤
    北悠然从坐下后,眼神就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君深。

    她跟北焰是兄妹,两兄妹,一个好女色,一个好男色,说来也是够特别的。

    北悠然对男子有种变态的嗜好,她玩腻的男人都会将其变成太监然后杀掉,然后将男子那东西给用坛子泡起来,收藏在她的地窖里。

    她做这些事,都是暗中来,所以外人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君深,看见对面的那个北冥公主了吗,从她坐下来后,就一直在看你…。”安好对着一边坐着的君深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她长得挺好看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你好看,乖,再吃点,别看他们,看我就好…。”

    别说他现在有了安好,即使没有安好,他也不会对这北冥公主有丝毫的想法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宫女又来上菜了,之前只上了四道菜,现在又上了六道,其中就有安好最爱的虾子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见君深在给安好剥虾,也拿起一边盘子里的虾子剥了起来。皇宫里的虾子,看起来比外面卖的还要大个些,肉质鲜嫩,口感爽滑,吃起来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周围的女子们,看着着实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她们也想吃呢,可是这虾子大个,弄到手上都是汁水,要是把她们的衣裙弄脏了可怎么办呢。今天可是让准备了才艺的,等会儿可是要上去表演的呢。

    安好见君深只给她剥,自己却不吃,想了想拿起一个剥着蘸好佐料放到了他碗里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吃就好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东西,要一起分享才好吃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闻言笑了笑,伸手拿起筷子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临看着对于互动的君深和安好,不由得笑了笑,两人感情还真是不错呢。

    北悠然看着眯了眯眼,这男子还真是跟传闻大不同了,不过这样的他,她似乎更喜欢了。他长得这么高大,那处肯定也很伟岸,想想就有些激动呢。

    北俊城看着北悠然瞧君临的眼神,眼眸里一片阴郁,两人隔得近,他伸手就能摸到她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北俊城你够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乖乖的,别肖想你不该想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,去吧他也杀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你还是记不住教训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北悠然并不是北冥王亲生的女儿,是北焰的娘在一次回娘家后,与人私通怀上的,这人正是北冥国的太师,她娘青梅竹马的恋人。

    北俊城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所以他并不知道,北焰的娘是和谁一起生下的北悠然。

    北俊城心里一直对这个妹妹有特殊的感情,在得知后无疑是很开心的。却不想北悠然有了喜欢的人,还想嫁给他,他怎么看着无动于衷呢。

    于是就想办法,解决了那人。后来,喝醉酒后,还强占了北悠然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这天,北悠然就知道了她不是北冥王的亲生女。这对她来说,着实很受打击,后面她不从,北俊城就以她娘来威胁他,还给她下药。

    后来每次谈及婚事的对象,都死得很奇怪,渐渐的她有了克夫之名,没人敢娶她。不过这事,后来得到了镇压,没人在敢私下议论她。

    后来,她变了,还想杀了北俊城,可是多次未能得手。

    北俊城的娘,是北冥丞相的大女儿,这丞相在朝中的地位自然是不容小觑的,所以也是不好对付的。

    蒋潇潇和蒋苏苏,看着对面坐没坐相,吃没吃相的安好,还是觉得很愤愤不平,这容安王怎么就看上她了呢,当真是瞎了眼。

    不就是会射箭吗,不就是长得好看点吗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这样的农女,肯定什么才艺都不会,到时候有她丢脸的。

    这边,高阳公主停下筷子,擦拭了下嘴巴后,看向了一边还在吃的安好问道:“安好,你可知今天要上台表演才艺,你有准备吗…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之前就想提醒安好的,可是说着说着就忘了,后面就只顾着吃了。

    安好闻言皱了下眉,放下筷子,擦拭了下嘴和手,这才看着高阳公主说道:“这个我已经听君深说过了,不过还没想到要表演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之前赐婚的时候,大臣们一个个都很是反对,如今定然是要找她麻烦的。

    后面的百里星辰一听,不由得开口说道:“小丫头,要不你就表演跳舞吧…。”

    尹修的青衣楼后面加了不少的新节目,除了话剧外,还加了什么钢管舞,孔雀舞。这些点子可都是安好给尹修出的,虽然安好是用笔下来的,可他觉得安好肯定会跳。毕竟认识她后,似乎就没有她不会的。

    “她不会去表演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闻言,转身看着百里星辰,冷声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他不好说,可百里星辰他自然是好说的,尤其在听到他让安好跳舞时,君深只想将他拖到一边揍一顿。

    他都没看过安好跳舞,他们还想看,想得美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闻言笑了笑:“不去就不去,等下我们就坐这看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…。”百里星辰一副欠扁的笑道。

    君深皱了皱眉,抿着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等到大家都放下筷子后,君临命人撤走了碗筷,上了茶水,点心,以及水果拼盘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吗,要不要回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深的话,安好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是怕我不会表演,还是不想我表演…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不想你上去表演…。”更不想你上去表演跳舞。

    安好闻言笑了,没想到君深还有这样一面。

    后面的百里星辰听着君深说的话,嘴角微抽,这家伙真是没有他做不出来的事。客人都还没离开呢,就这样离开真的好吗。

    君深见安好没说话,就当她默认了,他刚站起身正准备同君临说话,这边北焰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容安王,今天我们还没喝酒呢,这杯我敬你…。”

    这敬酒自然要喝了。

    但是喝了一杯后,北焰并没有坐下,而是向着君深发起了挑战,想跟他比试一场。

    他在他们北冥,可是出了名的勇士,不仅力气大,武功也高,整个人看起来比君深还要强壮许多。

    安好目测这人应该在一米九以上,要不是殿门高,他怕是得低着头进来了。

    君深早就想揍他了,他既然要比试,他哪能不应呢。

    在北焰看来,君深就是个小白脸,要是他将他的脸揍毁容,那丫头肯定就不会在喜欢他了,什么战神,他要是出手打战,肯定比他好。

    君临不免有些担心,所以在他们比试前,他又说了话,让他们点到即止。

    两人从自己的位置上离开后,就来了大殿中间。

    北悠然倒想看看,她看上的男人,到底怎么样。

    两人各站在一边,在君临喊了开始后,君深并没有动,北焰却是握着拳头,向着君深袭击了过去,他的拳头很大,也很用力,打过去都带着风,但是却被君深给闪避开了。

    见他闪避开,北焰也没有恼。不过在君深闪避多次后,北焰就变得有些烦躁了。

    “你打不打,闪什么闪…。”

    “打…。”

    刚刚他是观察北焰的招式,所以并没有立马出招,眼下他既然开了口,他怎么能不成全他呢。

    之前他一直在闪避,防御,这话说了后,他直接就朝着北焰攻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君深的掌法,是他结合自己所学的掌法后,创造出来的。平时,他是不轻易使用的。之前在对付,那个杀人狂魔时用了下,安好一看就想起了。

    北焰险险的躲过了君深的那一掌,但是他也感觉到了掌法的凌冽。

    君深这次不能要他命,也就只用五成的功力。

    君深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,转身又同北焰过起了招。他的内力,最近得到了提升,比之前更浑厚了。

    北焰这段日子沉迷酒色,训练少,体力根本跟不上,哪能是君深的对手呢。后面,就只有挨打的份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看得很是高兴,心里暗道揍他,揍他,使劲揍他。

    北俊城看着被打的北焰,皱了皱眉,还真是丢他们北冥的脸呢。真是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勇气,却挑战君深,当真是个有勇无谋的匹夫。

    北悠然也没想到,自家哥哥会输得这么惨,不过她眼里却只有君深,完全忘了让君深住手。这男子这么强,若是跟他在一起,肯定很不错。

    北君玄知道北焰的脾气,自然不会去管。看了眼安好后,他给自己倒了杯酒,继续喝了起来,酒真是个好东西,喝醉后似乎什么都不想了。

    “我,我服了,你快停手…。”

    一个大块头,抱着头,四处闪躲。这画面看上去,着实有些喜感。不过,在场的人没敢笑。君临也是看呆了,不然早就喊停了,他还没有见君深这样揍过人。

    几乎将他所学的武功,都来了一遍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原本还想着,君深会受点伤,在将人打赢,却不想他单方面的虐了北焰。

    靖安王看着皱了皱眉,这北焰当真是中看不中用呢。

    君非墨倒是挺羡慕君深的,因为他这体质,根本学不了武。能活多久,都不一定呢。

    君深停下了手,头也不回的回了座位,这架是他自己要打的,打成这样可怪不得他,谁叫他这么犯贱呢。

    君临回过神,连忙让太医院院长给北焰整治。

    今天来参加宴会的,太医院就来了一个,也就是太医院院长。

    看完后,他如实禀报了君临。北焰,外伤不重,但是受了内伤。

    听完,君临叹了口气说道:“真是不知道说你们什么好,不是说让你们点到即止的吗,两个都不说话,就知道打…。”

    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怪谁呢。

    叫他挑战自家儿子,活该被打。

    这算是结盟的想法吗,分明就是在挑战他们燕州国。

    北焰听着嘴角微抽,这死老头,分明就是在维护君深呢。他先就叫了停了,可能声音有些小,但他肯定君深是听到了的,不然也不会下手更狠了。

    这边,北悠然回过神后,就听君临说了这样一番话。

    “王兄,你怎么样了,太医,你还不好好看看我王兄,他都晕倒了…。”

    太医院院长,看着一直摇晃北焰的北悠然,脸上一阵黑线,这人分明就是被她给摇晕过去的。实际上北焰是装晕的。

    这场宴会,因为北焰的晕倒而结束了。

    原本准备了才艺的女子们,都没能表演上,心里对于君深不免有些怨念。要不是他,她们现在说不定都被封成公主,嫁给王子了。

    北焰晕倒后,就直接被君临的人送回了行宫,太医院院长先跟着君临他们去了行宫,太医院的其他人,也随后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,靖安王的眼里闪过抹阴狠。

    君深,安好,鬼谷子,莫云邪他们都跟了过去,至于高阳公主原本也想去的,可是百里千城没让,就让百里星辰跟去看看了。

    路上,安好和君深并肩走着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用了五成功力,要不了他命的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闻言,凑上前看着君深道:“刚刚看你打他,真是太解气了…。”

    看那北焰的样子,就知他是个色狼,眼神来后就不带停的,四处看了又看,笑得也极其猥琐。

    “我们俩,看着早就想揍他了…。”鬼谷子也开了口说道。

    到了行宫后,君临将他们一并给叫了进去。君临想的是,若他病得严重,就请鬼谷子给他看。

    北焰先是装晕的,可是在回来的途中,他真的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太医们给他把了脉后,商量了下,给出了结论,医术好的留下给他扎针,医术弱些的就去给他抓药熬药去了。这是他们燕州的贵客,自然要仔细些了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在太医开药后,就先离开了。君临回去后让人送了不少补品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我大哥,伤得不是很重,可他为什么还不醒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不好说,情况有很多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太医絮絮叨叨的说着,却还没说到重点,北悠然不由得火了:“真是庸医,喀什,你过来给我大哥看…。”

    这男子,是她带来的医者,是他们北冥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,公主殿下…。”

    喀什把了脉后,抿了抿唇,看着北悠然道:“公主殿下,大王子身体内部受了些损伤,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醒过来了,不过需要好好调理,禁酒禁美色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退下吧…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