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章 颜庄,准备在开工坊
    让她大哥忌酒忌美色,可不容易呢。

    北君玄和北俊城在君临他们走后,就没有在这了,虽然是一个父亲,可也谈不上有多好的兄弟情。

    北焰没醒来,她自然放不下心,就坐在床边守着他。

    君临回宫后没多久,靖安王就让人给北俊城送了礼,还请他明天过府吃饭,这倒是让北俊城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见北悠然许久都没回她房间,他就过来找她了。

    过来的时候,北悠然刚好给北焰喂完药。

    “皇兄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…。”北俊城端了凳子,坐到北悠然身边,看着床上的北焰问道。

    “胸口又闷又痛,那君深当真下手够狠的,咳咳…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出招何尝不狠呢,只是没能伤着君深罢了。

    “皇兄,这次你内伤不轻,你可得好好休息,最近都不准在喝酒了,至于那些女子也不准碰了,我已经把她们安排在我住的那边偏殿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现在身上痛,他自然是听得进去的,见自个妹妹生气,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了会儿话后,北悠然就离开了这,至于北俊城在待了没多会儿后,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离开后,他没有回自己住的屋子,而是去了北悠然那。

    去的时候,北悠然住的屋子,已经没了光,看来是睡了。不过他却没离开,而是直接翻窗进了她的屋子。

    今天的帐,他还没跟她算呢。

    北悠然就知道他会来,现在的她也不是他的对手,索性也没在反抗,在他摸她脸的时候,任由他摸着。

    “早这么乖顺,多好…。”

    北悠然捏紧了手,忍住了自己想给他一拳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但是不给你教训,你记不住…。”北俊城吻了她的脸,在她耳边说道,说完直接喂给了她一颗药。

    这药虽然不是毒药,但是没有男人,她是绝对活不过明天的。

    药入口就化了,她想吐都吐不了,只能任由身体发热,难受,到后来的主动求欢,各种讨好。每到这时候,她都恨得不行,可是却控制不了。

    君深和安好回去的时候,苏玉娘他们才吃过了饭,正在院子里散步,见他们回来得这么早,不免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大丫,你们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呢…。”苏玉娘看着安好他们问道。

    小葡萄正被刘玉书抱着,见到安好和君深后,就冲着他们张开手臂,要他们抱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点事,就先回来了…。”安好看着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没有多言,视线看向了求抱抱的小葡萄。说起来,他还没有叫他呢。

    “叫九哥,我就抱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九朵…”

    “不对,是九哥…。”见他叫自己,君深很是开心,可就是有些发音不标准。

    见他还不抱,小葡萄有些着急了,冲着安好叫长姐。

    “他坏坏,不要他抱,长姐抱好不好…。”

    难得这小子,要她不要君深,安好自然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不过刚抱过来没多会儿,小葡萄就开始叫君深,不过发音依旧不标准。

    “你要叫他,九…。哥…。”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也走了过来,陪着安好一起教小葡萄叫人。

    在安好她们努力不懈的教导下,小葡萄终于会叫九哥了。之前她们也曾教过他,可他就是不叫。

    “小葡萄,你都会叫九哥了,那你也叫叫姥姥,姥爷…。”

    刘玉书今天也没少教他叫人,可他就是没叫他们呢。

    小葡萄被君深抱着后,着实高兴,学什么都特有劲,没多会儿家里的人都被叫了个遍。

    苏绣娘他们都是勤快的人,这才来没多久,就想着要回家了。

    可安好哪里能放心呢。

    让他们在等等,到时候一起回去。

    说了会儿话,洗漱过后大家就回屋睡觉了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安好搂住了君深的腰,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我们还在越寒城待多久呢,我打算在这边开工坊,做香肠,腊肉这些…。”

    这边有墨宇的店,又有百里星辰的店,开工坊还是不错的。“帝都,星辰和尹修比我熟,明天我们去找他们问问…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我们在买点地…。”

    帝都的菜价比越寒城的可要贵好多文呢。酒楼也比越寒城的多,这菜绝对好卖。

    “不用买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在帝都郊外有个庄子,是之前老头封赏给我的,一共有五百多亩地,田有一百亩,你想种什么都可以…。”君深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太好了,这样工坊其实都不用找他们了,到时候就在庄子那边做好了。”安好听君深说完,很是高兴,说着抱着他用力的亲吻了下。

    若是屋子不够,到时候在修建些就成了,一想安好就觉得很不错。

    “亲一下不够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完,搂住了安好的腰,好一会儿才松开她的唇,看着她道:“真想你快点长大…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长大干啥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坏丫头,以后我会让你知道的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看着安好笑着说道,说完就伸手过去挠安好的痒痒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快住手,等下他们听着我笑,你就惨了,你等着睡隔壁去吧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完,忍不住笑了起来,这混蛋等她找到机会肯定得收拾回来。

    君深没一会儿,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闹你了,睡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哼,刚叫你停手,你都还挠我。”安好转过身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从安好身后抱住了她,在她耳边说道:“要不,你在挠回来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一听,这个行。

    不过在当她下手时,君深却是笑都不笑的,敢情他都不怕痒的。安好很不甘心,手又去挠了挠他的腰,还是不笑。又伸手挠了挠他的脚,依旧没反应。

    “你欺负人,你都不怕痒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怕痒,是能忍住,要不你在挠挠,我配合你笑一笑…。”君深声音低沉的说道。刚刚她手在他身上作乱的时候,他真想扑到她。

    “挠你大爷,睡觉。”安好说完,又给了君深一个背影。

    君深笑了笑,从身后将安好带入了怀,强而有力的手臂,紧紧的扣住了安好的腰。

    “别生我气,下次不挠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其实也不算生他气,只是有些不甘心罢了。不过他都这么说了,她怎么可能还计较呢,转过身抱着他就睡了。

    一觉到天明。

    早晨起来后,洗漱好,安好跟着君深去了他练功的院子练习了会儿,又跑了好几圈。

    过来的时候,早饭已经好了,安心他们也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封井来的信,安好昨晚刚看了,她倒是没想到,他这么快就当上西凉王了。信中他提起了赐婚的事,可还是没有要放弃的意思,这次安好不打算在回他信了。

    “长姐,你和九哥今天都起这么早呢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心问起,安好笑了笑说道:“今天有事,所以就起得早了。我打算在帝都这边也开工坊,正好君深在帝都郊外有个庄子,就打算开在那了,等下我们都过去看看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那太好了。”安心听了很是高兴,正好现在无聊得紧了,有点事坐坐也好。

    莫云邪其实更想安好跟他一起回天山派,可他也知道,安好是不可能跟他回去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等下就跟你们去看看…。”苏玉娘笑了笑说道。来了帝都也有好些天,苏玉娘倒是挺想念在家的日子。前些日子在家,她天天都带着小葡萄,跟着安大海去大棚那边摘菜,那感觉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这帝都,也就家里能看到花花草草,大街上都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苏天临倒是好奇君深有多少地,可是到底没好多问。

    刘玉书和苏衡他们听安好又要建造工坊,都替她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吃了早饭,收拾好,他们就坐着马车去了君深帝都郊外的庄子,他的庄子是以他的娘命名的,叫颜庄。

    这个庄子周边住了上百户的人家,他们也有自己的地种,但是不多。因此君深每年请人种地的时候,他们都会来。这个庄子里住了上百个人,是曾经跟着君深出生入死的人,不过因为受了伤,不能再上战场,君深就把他们安排在了这里,能娶妻的都尽量给他们娶了妻子。

    这还是去颜庄的路上,君深告诉安好的。

    而且他不仅有田,有地,还有一个大的池塘,里面喂了不少的鱼。

    能住这么多人,可见他庄子不小,这工坊肯定是要建造的了。

    出了帝都,路就没有那么平坦了,一路上都很颠簸。

    没多久,马车就减速了,跑了段距离后,马车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下车后,安好他们就看见了一条平坦的大道,而大道的两边,全部都都是绿油油的冬小麦,看起来长得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视线往前面看去,就见不远处有一个很大的池塘,池塘往上就是君深的庄子了。

    田是挨着池塘的,不过因为三月的时候要种稻谷,所以现在大部分的田都是荒着的,啥也没做,少部分的被放了水,种上了各种蔬菜。

    现在道路的两旁,随处可见盛开的野花,走过都能闻到淡淡的香味。

    这里的地,比他们越寒城的地可平坦多了,看上去一望无际的,很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九哥,这里都是你的地吗…。”安心没想到,君深有这么多的地,这种植的麦子,看起来长得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占八成以上的地,都是我名下的,田只有一百亩,还有个池塘…。”

    至于池塘周围的桃树,橘子树,君深就没说了。

    青木以前就在想,他会不会有一天会生活在这,毕竟他也无家可归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有了安心,他更想的是定居在安月村了。

    苏衡看着这平坦的地,很是羡慕。他们那边的地要是有这么平坦,这谷子怕是很快就挑回家了。

    刘玉书种了这么多年的地,只觉得安月村和这里的长得最好。

    聊着,君深带着安好他们向前走着,没多会儿就来到了池塘。这个池塘很大,里面还放养着一群鸭子,几只鹅。

    君深他们刚过来,庄子里就传来了狗的叫声。

    庄子里的人,吃了饭后,正准备出来干活呢,听到狗叫声,他们连忙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属下,见过王爷,王爷千岁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被封王的事,他们已经听说了,只是一直都没见到君深,却不想他今天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起来,都说了不用行礼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听说你有了未婚妻,你还不给我们介绍下王妃…。”有个胆子大的看着君深说道,他叫张杨,今年二十五,断了一只手臂,但为人性格很是开朗,现在已经成亲,孩子已经一岁了。

    听着张杨的话,君深笑了笑,同他们介绍起了人,不仅介绍了安好,还介绍了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安好打量了下他们,在君深做介绍的时候,也热情的同他们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,安好是无比尊敬的,毕竟他们是为了国家才变成这样的。

    之前,他们还在担心,君深会娶一个骄纵的小姐做王妃,如今看到安好后,一个个都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只觉得,这姑娘性子爽朗,一看就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们中午,可要在庄子里用饭呢。”说话的人,是庄子的负责人,叫云庄。年龄在三十岁左右,他当年替君深挡了箭,受了很重的伤,虽然活下来了,却留下了很严重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他现在走路不能太快,就别提跑了,就是心情也得自己控制好,不然他的心脏就会承受不住死亡。

    为此他一直都没有成亲,后来他捡到了一个婴儿,就认他做了儿子,如今已有五岁了。他是被人丢弃的,因为有病,好在鬼谷子能治,现在这孩子已经与常人无异了。

    “中午,要在庄子用饭,不用整太麻烦,今天我带了不少菜来。等下我还有事,同你们说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安排…。”

    云庄走得很慢,可他心情很激动,感觉到难受,他这才赶忙捏了下自己,控制了下自己的心情。虽然可以用药,可他没吃,毕竟药都有副作用。现在他的墨儿还这么小,他想活着看他长大娶妻呢。

    这出来的大多都是伤了手臂,腿的。

    可进去后,安好才发现,还有不能走的,还有眼睛瞎的。

    木头看着这一幕,也有些不好受,他心里其实一直都很渴望和平。当年若不是战乱,他的爹娘,哥哥也不会死。

    这里面,有些来的早的,孩子已经几岁了。

    如今,正在一间屋子里上着课,经过屋子,就能听到他们爽朗的读书声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人,见君深他们来后,都很是高兴,一人一个王爷的叫着。他们的王爷并没有忘记他们,现在还是会来看他们,还给他们带了不少的东西来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他们看着触动很大,要不是战争,他们也不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他们娶的妻子都不是很好看,但是一个个都很勤快,现在怀上了都还在洗衣服。当然,他们自己也会帮着洗。

    庄子有很多房间,里面的花园里没有摘种花,全都是摘种的菜,还有葱子这些。

    厨房原来并不大,可是人多,后来就在旁边又搭建了一个木屋。

    屋子凳子很多,全都是他们自己做的,安好他们来后,手脚方便的就去给他们端板凳了,干活的也没出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连忙跟着去端了凳子,他们都这么不容易了,哪能还让他们这样对他们呢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坐下好一会儿,云庄才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君深知道云庄的脾气,不然都让木头将他背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过来,让鬼爷爷给你看看…。”鬼谷子看着跑出来的云墨,笑着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鬼爷爷,你们可是好久没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云墨刚从茅房出来,见到他爹后就跑了过来,没想到鬼谷子他们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呢,有些日子没见了,你的身子也长得壮实了,真不错…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您开的药好呢,我现在都能吃两碗饭了…。”云墨看着鬼谷子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爹,刚刚师父夸我了,你们聊吧,我去接着上课了…。”

    这里的孩子,四岁就启蒙了。一个个都不宠着孩子,所以在他们的教养下,这一个个孩子都很不错。这云墨更是里面拔尖的一个,除了字写得好,武功也学得有模有样的。

    “鬼老,这孩子多亏了你,现在啊,跑起来路来,飞快的…。”云庄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夸老头我了,我都治不好你的病呢,厨房那边君深已经吩咐了,你先坐下,正好这里又来两个可以看病的,我让他们给你看看…。”

    自从遇上安好和莫云邪,鬼谷子就觉得自己的医术,比他们逊色了不少,所以什么时候都想着他看不好的,他们或许有可能给他们看好呢。

    莫云邪对于这些人,还是挺敬重的,自然是愿意的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云叔,你就别客气了,我们这不还没看呢。”安好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云庄见安好这么平易近人,倒是说不出拒绝的话,只是没想到安好还会医术。

    君深也同云庄说了几句,听到君深说安好曾救了他的命,云庄着实诧异,王妃小小年纪,当真是不简单呢。也难怪自家王爷,会这样喜欢她了。

    从来的时候,云庄就知道了。毕竟君深从没有带过女子来这,也从没定下过王妃。

    安好先让莫云邪给云庄把了脉。

    好一回儿,莫云邪才开口:“你之前受过伤,伤及到了心脉,这能保下命当真是难得。想要彻底恢复到之前的样子,确实很不容易…。”

    很不容易,就是有些希望了。他的治疗,无非还是开药,但是药价不菲。

    莫云邪看完后,安好就伸手给云庄把脉了。

    这个她或许能治,不过需要针灸和灵泉水同时一起治疗。

    听到说能治,云庄无疑是很高兴的,至于下针他介意安好下,鬼谷子和莫云邪还是能代安好下的。

    安好之前开的药水,君深一直都不知道是什么,如今他知道了,是灵泉水。

    这灵泉水,无疑是修复心脉最好的东西,比药可好多了。

    安好同鬼谷子他们讨论了下,就由莫云邪去给云庄下针了,至于药水安好给了他一瓶。这次扎了针后,就要几日后在扎了,具体的情况,就看他的恢复程度了。

    “安好,谢谢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什么,要不是他,我怎么能遇到你呢,好了我们去帮忙做饭吧…。”

    因为人多,做的饭菜自然也多,而且准备午饭也要早些。

    君深之前从没有下过厨,在看到君深切菜后,他们一个个都纷纷跑了来围观。

    他们也想切菜,可他们大多都只剩下了一只手,切不到君深那么好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更想上战场,不过君深哪里能同意呢,后来他们就都留在了这,毕竟他们都没家可归了。后来,战乱平息了,他们就安心的种田了。

    云庄喝下安好给的药水后,只觉得甜甜的,整个人都舒服了些。在莫云邪给他扎完针后,他只觉得心没那么累了,他走路似乎都能快一点点了,不过想起他们的嘱咐,他没走太快。

    毕竟身体不是一时半刻能好的。

    出来的时候,没瞧见安好他们,询问了下他们,才知在厨房。这一走过去,就见厨房围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过去的时候,云庄听到大家在议论君深的刀法真好。

    安好在调馅,安心她们洗了手后,就帮着包起了包子。他们原本是要做馒头的,可是君深带过来了不少肉,就做包子了。剩下的其他的肉,在拿一些来炒。

    庄子里还喂着五头猪,过年的时候,他们不管君深在不在府里,都会拜托人给他府里送肉过去。

    平日里,他们只要吃饱就成,至于肉就好几天吃一次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这刀法…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刚练的,没事切切菜,炒炒菜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君深没有多说,但云庄知道,他肯定是因为安好才学的。他们的王爷,当真是与众不同呢。既能上战场,又能下厨房。

    “王爷,那你会不会炒菜呢。”

    人群里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,君深听了后,笑了笑道:“等会儿,就给你炒几道菜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这话一说出来,在场的人都沸腾了,他们还以为他只会切呢,结果没想到还会做。

    云庄先听君深这么说,就猜到他肯定会炒了。

    “安好姑娘,我们家王爷,这么些年,府里可是一个姑娘都没有。我们都很担心他,还好你把他收了…。”

    毕竟帝都的传闻,可是什么版本都有,毕竟无风不起浪,他们自然是担心的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们自己,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君深闻言,看了眼笑着的安好,对着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们也想娶媳妇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等着…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