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这一个个的,如今还敢来打趣他了。

    这里不仅有士兵,还有将军,全都是陪着君深出生入死过的,好些都是被君深救回的,心里对君深自然是很敬重的。

    之前的君深是不苟言笑的,与之前相比,他们自然更喜欢现在的君深。这有了喜欢的人,当真是不同了。

    庄子里还喂了鸡,云庄也没在这围着看,叫了两个人跟着他去抓鸡杀鸡去了。

    小葡萄,苏玉娘交给安大海抱着后,也去帮着包包子了。

    安大海抱着小葡萄在厨房待了会儿后,就抱着他出了厨房。看着白白嫩嫩,长得如此可爱的小葡萄,庄子里的人都很是喜欢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有的只剩下一只手,可还是想抱抱他。

    小葡萄倒是胆子大,在他们抱的时候,也不哭,还上下的打量他们。有个将军还送了小葡萄一把精致的匕首,这可算是他的珍藏了。

    饭和包子蒸好后,安好和君深就开始炒菜了,难得看到君深下厨,云庄他们都围着厨房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莫云邪和鬼谷子已经见怪不怪了,鬼谷子带了棋来,他们就去一边下棋去了。

    第一道菜做的水煮肉片。不过辣椒安好买的不太辣的,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她一样能吃那么辣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在做菜,云庄他们将木桶饭抬到厨房不远处的空坝后,就开始搭建桌子了。

    没下雨的时候,他们就在院子里吃,下雨的时候,他们就在屋檐下吃。

    桌子有木板和木架子搭成,怎么搭都行。不过他们一般都是搭的长方形的,这样一边一排坐着吃饭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负责炒,安心和安然她们则在厨房帮着递菜,递盘子。苏天临和苏天勤他们则帮着上菜。

    孙念他们也帮着忙着。

    孩子们也都下了课,一共有八个孩子,除了云墨外,他们都长得很壮。最大的也就六岁,最小的四岁多。

    在得知君深来的时候,他们心里都很高兴,毕竟君深在他们心里就是英雄的存在呢。

    过来后,见大家在帮着上菜,他们就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过去后就给君深行了礼,小小年纪做得倒是又快又标准,君深回过头的时候,他们已经跪下给他行礼了,这倒是让他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他每次来他们都在上课,他也没待多久,所以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给他行礼呢。

    君深跟他们说的话不多,可他们听着却很是高兴,因为他们的英雄跟他们说话了。

    安好回过头就看着起身的几个小孩子,虽然他们年纪小,但是不愧是军人的后代,看着就有种其他人身上没有的气质,一个个都站得笔直的。

    云墨虽然不是云庄的亲儿子,可他也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在安好打量他们的时候,他们也看了看安好,刚刚他们从屋子出来的时候,就有人告诉他们君深有了未来王妃了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个漂亮有爱笑的姐姐,他们觉得还是挺好的,可要是会武功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见安好他们在忙,就没有留在这干扰他们炒菜了。

    午饭做得很丰盛,中午君深还同他们喝了点酒,毕竟这样的机会难得。

    小葡萄,安好给他熬了肉粥。

    吃饭之前,给盛了一碗出来在水盆里凉着,吃过饭她就去厨房端来喂小葡萄了。

    安好喂小葡萄吃的时候,他老是伸着手,似乎是想要抢安好手里的勺子,不过安好没有给他。

    小葡萄不免有些委屈,不过还是没有哭。安好看着他的样子,不由得笑了笑,自己这弟弟到底是不轻易哭的呢。

    喂完小葡萄吃的,安好就从雨竹怀里接过小葡萄,抱着他出门走走去了。

    君深还在喝酒,颜九就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安心和安然他们也吃了饭,出来了。

    小葡萄喜欢到处走,安好抱着他出去,他无疑很高兴的。出去后,就四处看。

    这帝都郊外,到底是比帝都的空气闻着清新许多,虽不及空间但也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他们出来的时候,安好已经抱着小葡萄去了田边。颜九一直跟在安好身后的。

    看到水里有小龙虾,安好就把小葡萄递给了颜九抱着。

    颜九已经不是第一次抱小葡萄了,对于小葡萄她也是很喜欢的,她也想生个像小葡萄这样可爱的孩子呢,不管是儿是女都好。

    田里的水,不是很深。安好将袖子挽起后,悄悄的蹲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长姐,你在那做什么呢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安心的声音,安好视线往一边看去,就见他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示意安心小声后,安好回头一看,哪里还能看到什么小龙虾呢,此处的水已经变得浑浊了起来,敢情已经跑了。

    安好站了起来,向着他们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刚刚在这里发现了小龙虾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安心,安然,苏天临纷纷往田里看了看,小龙虾倒是没有看到,不过却是看到了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长姐,这水里有蛇…。”安然第一个看到水里的东西,不由得大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蛇,水蛇吗。

    苏天临他们都没有见过黄鳝,在看到的时候,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是,这个是鳝鱼,你们见过这个吗…。”

    不算大,但也不小,刚刚走过的时候,她没瞧到呢。

    “没有见过,诶,长姐你别去抓啊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然的话,安好笑了笑,这哪是她想抓就抓得到的呢。她的手,伸过去刚触碰到,那鳝鱼就跑了。

    “大丫,这真的不是蛇吗…。”苏天临瞧着看着安好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这个鳝鱼我曾经见过…。”

    在这站着说了会儿,他们就朝着前面走了去。没多久,安好他们发现了一块没有多少水的田,这田应该就是干田了,这样的田续不上太多的水,没多久就干了。

    “长姐,这田里怎么这么小洞呢。”

    “等下,你就知道了。”安好说着找了块干一点的地方,下了田。

    要不是怕他们又说,她真想脱了鞋子,挽起裤脚,直接光脚下田。

    安好站的周围,都是湿润的,安心他们就只能蹲在田边看了。

    安好看准地方后,就开始下手抠了起来,没多久她就抓住了一条鳝鱼。

    安心他们看着心里一惊。

    “这,就是鳝鱼了,一般情况下它是不会咬人的,这个做出来也是很好吃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然看着安好手里长长的一根,下意识的摇了摇头,这东西就算不是蛇,可也太像了,她不敢吃。

    小葡萄看着安好手里的鳝鱼,很是想要,一个劲的朝着安好的方向伸手。

    “这个,不能给你呢。颜九,你先抱着小葡萄回去吧,顺带拿个桶来…。”

    颜九看了看周围,距离不远,点了点头就抱着小葡萄快速的走了回去,没多会儿她就和颜一提着桶出来了。

    君深他们已经吃了饭,正在庄子里坐着聊天。

    听君深说要开工坊,他们都很是意外,不过听完后,一个个都觉得不错。

    庄子后面,有一片树林,正好可以弄出来建造工坊。

    商量好,将事情交由青木办后,君深就去田边找安好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出来前,君深让他们给苏玉娘他们安排了个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至于庄子里的人,这上午没干活,下午得去的。地里现在可是长了不少的草,若是任由这些草长,麦子怎能长得好呢。

    过去的时候,就见安好站在田里,刨着泥巴,不知道在干啥。刚刚颜九回来拿桶的时候,他们正在说话,君深就没有问。

    视线看向另一边,苏天临和苏天勤,安心他们也蹲在田里忙活着。

    至于安然到底是有些怕鳝鱼,就没有去,就在田边看他们忙活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也来了呢…。”安然见君深走过来,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姐他们在干啥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抓鳝鱼呢,除了鳝鱼长姐还发现了泥鳅,长姐说这些都能吃。可我看着那鳝鱼,我没敢去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然的话,君深笑了笑,这个妹妹倒是够诚实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在上面吧,我去看看你长姐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喝了酒,脸有些红,说话间都有些酒气,但是他并没有醉,只是喝酒有些上脸罢了。

    君深向着安好走过去的时候,安好正抓起一条鳝鱼,放到了一边的桶里。看着安好手里抓的东西,君深皱了皱眉,这还是真是挺像蛇的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怎么过来了,你们都说好了吗…。”安好放下鳝鱼起身就看到了君深。

    “商量好了,我已经交给青木去办了,不过回去后你得把工坊的结构图画好。你看你,弄得跟个花猫似的…。”君深看着额头上都沾着泥巴的安好,一边说一边拿着自己的手帕在她额头上擦着。

    “刚刚有些痒,就去抓了,这手上有泥肯定会这样的嘛。图纸一会儿回去就画,其实也不复杂,就是跟你们的有些不一样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安好跟君深说了会儿话,又继续忙活起来,君深看她还要抓,也挽起袖子,挨着她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安好刚想说让他别弄,他们在抠一些就够了,可他出手就是快,还没等她说,他的手就已经伸向了一边的稀泥巴了。

    君深不曾接触过这些,在抓到鳝鱼的时候,他也感觉到了鳝鱼的滑腻,赶忙放进了桶里。

    人多力量大,没多久就抓了不少。

    回去后,他们就开始收拾了起来。庄子里的人一直知道田里有这个东西,开始他们也以为是蛇,不过接触过后,他们就发现这东西跟蛇不一样,就没在管了,也没有想过做来吃。

    安好准备先给大家做下示范,将黄鳝在菜墩上摔晕后,她同君深借了下匕首。

    因为她只有一把匕首,要钉又要杀,根本不够用所以就同君深借了。

    安好将鳝鱼钉在一边的木板上后,就开始处理起鳝鱼了,只见她拿起另外一把匕首快速的在鳝鱼的喉咙处横切了一刀,然后向后划开至尾端,剔出脊骨,掏出了里面的内脏。将鳝鱼去骨后,安好就丢到了一边的盆子里。

    这其实做起来也不难,颜九,颜一他们都有匕首,庄子里的人也有。在安好示范后,颜九他们就清理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这啥鳝鱼的,好吃吗。”鬼谷子见安好在洗手,凑了过来看着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,徒儿做的能不好吃吗。”莫云邪还没等安好开口,就说了起来。在外面他还是叫安好徒儿,只有私下他才叫的孙女。

    安好不想苏玉娘难过,他是明白的,如今有这么个孙女他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“等下吃了你们就知道了…。”

    鳝鱼交给他们处理后,安好就去看泥鳅去了。至于君深,在安好走后,尝试着清理起了鳝鱼。

    泥鳅拿回来后,安好就让苏天临他们换了清水,此刻过来的时候,它们已经吐了些泥沙出来了。这抓回来,马上也吃不了,还得等它们将泥沙吐了才行。

    看了会儿,换了次水。安好就去处理他们清理出来的鳝鱼了。

    鳝鱼有多种做法,她打算做干烧鳝段,爆炒鳝段,香辣鳝段,鳝鱼炖黄瓜,韭菜炒鳝丝这些。

    庄子里的女人们,都很佩服安好,在她切菜的时候,一个个都看得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她的刀法着实好,无论是切段,还是切丝都切得大小一致,粗细均匀。这样的刀功,没有好多年可是不成的,可她年纪看着也不大呢。

    君深端着后面清理的鳝鱼过来的时候,安好已经将鳝鱼给切完了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切出来的鳝鱼,君深笑了笑,跟安好比起来,他还是要差一些呢。

    清洗好,君深问了下就切了起来。庄子里的女人们,就帮着切配料,洗菜,烧火。

    看了看天色,将木桶饭抬出去后,安好洗了下锅,就开始炒菜了,先炒的她们准备好的菜。炒好后,安好才开始做鳝鱼。

    安好开始做的是爆炒鳝段,鳝段她已经清洗干净,抹上了淀粉。等锅里的油烧热后,她将准备好的鳝段小心的倒进了锅里,滑散开后,就让她们烧小火慢慢炸了起来,等到皮脆的时候才用锅铲,铲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到锅里烧热后,安好将安心递过来的蒜末、葱花、姜末倒进了锅里煸香,随后就将炸好的鳝段倒进了里面,轻轻翻炒了几下,就往里白糖、酱油,醋,盐这些,用水淀粉勾芡后安好就菜起锅了。

    香味在厨房里蔓延着,一个个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,这东西做出来真香呢。

    晚饭一个个都吃得很饱,这可比平时多吃了不少。

    苏绣娘他们对于安好的厨艺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似乎她做什么都那么好吃呢。可惜没开酒楼,而是入股了酒楼。若是开酒楼,那些酒楼肯定都会没生意的。

    青木晚上没有赶回来,安好就给他留了些。吃过饭,坐着聊了会儿,安好他们就准备回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泥鳅,目前还得在吐两天的泥沙,安好就没有带回去。反正离得近,到时候在来这边做来大家尝尝好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安好和君深一直聊着。

    原本安好是想打算摘种大棚蔬菜的,现在无疑又多了几样,安好打算在这先试养三亩田的小龙虾,至于泥鳅和鳝鱼以后也打算养,余下的田在栽种秧苗后,在养一些鱼进去,到时候的稻花鱼可是很好吃的。

    君深一路听着安好对未来的打算,心里很高兴,因为他也在她的未来里。不管她要做什么,她都是支持的。

    进了越寒城后,太阳都落山了,路平坦了,这马车自然也行驶得快了,没多久他们就到家了。

    小葡萄下午睡了,现在就没有在睡,下车的时候精神特别好,一见君深就要他抱。

    回去后没多久,青木就回来了,得知安好他们还给他留了吃的,青木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忙碌了一下午的青木,就让他先去热饭吃了,吃了再来书房找他。安好下午的时候,没有画图,在青木回来后,她就跟着君深去书房画图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家里其他的人,就轮流去洗澡了。家里有几处浴室,都能洗澡。

    青木吃过饭后,就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今天下午他已经找好了修建房子的人,材料商也联系好了,定金他也交了些。

    青木走的时候,安好将画好的图交给了他。

    青木走后,安好和君深又聊了会儿,才去洗的澡。洗过澡后,他们就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话说这边,因为北焰受伤,君临就没有在宴客,只命人送了不少补品来。御厨也拨了几个过来,给他们做饭。

    今天中午的时候,北俊城去赴了靖安王的宴。不过不是在靖安王府,而是在靖安王的别院。

    去的时候,北俊城只带了一个下属。这也是他身边,最为得力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接他的是靖安王派来的马车,马车一路行驶着进了靖安王的别院的后院。

    北俊城来的时候,靖安王已经在后院摆上席候着他了。

    “王子你肯来赏光,是本王的荣幸,快快请坐…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客气了…。”

    北俊城打量了下桌子上的菜,笑了笑说道。这靖安王还真是用心呢,连他吃什么菜都打探好了。

    在北俊城坐下后,靖安王给他倒上了杯酒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