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零二章 小小年纪,野心倒是大
    坐下后,北俊城就闻到了淡淡的花香,这香味他并没有闻过,往着周围看了看,就看到人工湖里种着不知名的花,此刻开的很灿烂。

    北俊城还没喝,他的下属就走了过来用银针试了毒,又滴了一滴尝了下,随后就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王爷,莫见怪,这人在外面可得小心点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怎么可能计较这些呢。”

    北俊城笑了笑,拿起酒杯闻了下,抿了口说道:“好酒,这酒真不错…。”

    他之前给北焰送的什么礼,他可是清楚得很。这下又来找他,这是唱得哪一出。

    “这酒是我刚得的,来自西域…。”

    北俊城闻言,笑了笑道:“西域果真是个好地方,又出美女,又出美酒…。”

    对于西域北俊城还是知道些的。

    “王子说的是…。”

    北俊城的府上,可是没有一个女子呢,听到他如此说,靖安王倒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娶妻,可后院的女子,可都有不少了。要不是他这么说,他都会觉得他可能喜欢男人。

    “王子长得一表人才,可谓人中龙凤,母族势力也强,这未来的北冥王肯定非你莫属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天傲的话,北俊城放下了酒杯,看着他道:“王爷,你这话说得尚早,以后怎么样,这可说不好。”

    君天傲听他这么说,赶忙接着他的话道:“王子,谦虚了。事在人为,只要你愿意,眼下就有一个机会…。”

    北俊城哪里不知道君天傲这话啥意思呢。

    北焰真是为你可怜,之前还想跟你合作的人,现在就变着法的想要你的命呢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我好像明白了,你这么做是想借此除掉容安王吧…。”北俊城这次没有笑,目光直直的看着君天傲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子明白就好。你只要你助了我,他日我上位定助你当上北冥王…。”君天傲看着北俊城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,野心倒是大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很有诱惑力,你就不怕我不答应,去告诉容安王你要害他吗。”北俊城看着君天傲说道,他似乎太自信了,为什么呢。

    “王子,你按下你的右腹部,感觉如何…。”

    他君天傲做事,从来都是不管过程的,要的只是结果。

    北俊城照着他说的,轻轻按了下,这一按那里果然剧痛无比。

    “你在酒里下了毒,不可能…。”

    北俊城没想到,靖安王胆子这么大,居然对他下毒。

    “这酒里自然是没毒的,不过这喝了酒,在闻着这边的花香嘛,可就有问题了…。”君天傲看着北俊城一脸不可思议的样,勾了勾唇看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伤害我家主子,我杀了你…。”北俊城身后的男子说着将他手里的剑拔了出来,当剑向着君天傲袭击过去的时候,君天傲身边的人就动,上前就挡住了这男子的剑。

    “星恒,住手,回来…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你家主子会想,北俊城,本王说话算话,只要你合作,在北焰死了后,本王立马给你解药,还助你当北冥王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北俊城想了想说道:“你要我怎么跟你合作…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,我派人来袭击北焰,你要做的就是想办法,让北焰将这药吃下去,另外再将一边的守卫引开一会儿,到时候我的人会联系你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时候,北俊城自然不想待在这了。他要走,君天傲自然不会留他的,就让人将他送了回去。

    进了皇城后,马车就回去了,因为行宫那边马车是进不去的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要是这样做,公主若是知道了会恨死你的。你不会真的信靖安王说的话吧…。”

    自家主子虽然对北悠然很过分,可他知道北俊城心里一直都是有她的,不然也不会让自己回屋拿药,给她上药。

    “这是他给的药粉,你看看…。”

    星恒拿起药粉,看了看,闻了闻,后面还尝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这药吃了后,人会浑身无力,主子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再说…。”

    从他们相处来看,这北焰从没有想要过他的命。但是这王位只能有一个人做,而他是他们三个里最有希望的一个。

    现在是下午,回去的时候,北悠然正在睡觉。

    他洗了个澡后,直接去了她那。

    昨晚他把她折磨得够呛,到天亮的时候才放过她。北悠然一夜没睡,哪里受得了呢。

    来到床边,他刚摸到她的脸,她就醒了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,一直都带着一种淡淡的梅香,虽然好闻,可对于她这就是噩梦。每次一闻到这味道,她心里就不安,一睁眼总能见到他。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她还没骂出来,他就俯身而上,亲吻上了她的唇,堵住了接下来要骂他的话。

    他就是死,也要拉着她。

    他的吻让她有些迷离,可是回过神的她,又恨他得不行。

    她的反抗根本没用,没多会儿她就感觉到身上一阵凉意,他不管不顾的占有了她,她越是骂他越狠。

    “你的身体,可比你诚实多了…。”

    北悠然晕过去的时候,他都还没停歇,她醒来的时候,见他还在做这事,着实气,因为怕招来人,所以骂得并不大声。

    到傍晚的时候,北悠然彻底的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翻身从她身上下来,抱着她去了后面房间清洗,回来后又给她上了药后,才给她穿上了衣服。

    她这一觉,应该会睡很久。

    离开这,没走多远,北俊城就看到了在院子里练拳的北君玄。

    “王兄,你的拳法当真是特别呢。”

    北君玄没有了内力,还能学到这样的功夫,当真是他的造化。可他到现在,也不知道他这武功,是跟谁学的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声音,北君玄皱了皱眉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五弟谬赞了…。”

    他这武功,在他们面前可不够看呢。他现在要不是身边有这么多人保护,他还能活得这么好吗。

    “看你的样子,你似乎是从八妹那边过来,这都要吃晚饭了,她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有些不舒服,晚点我再让厨房给她送去…。”北俊城说这话的时候,一直看着北君玄的。见他神色正常,想来他应该是没发现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这样,看御医了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用看,这…。”北俊城故作为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宫里嬷嬷可是给他们上了这样的课的,北俊城这么说,北君玄不免就往月事上想了。

    提起这个,北俊城心里不由得有了几分担心,因为北悠然的月事似乎已经过了几天了。以前他有让她吃药,可现在他没有了,这要是有了,她肯定不会想要的。

    “大王兄,已经去了饭厅了,我们也过去吧。”北君玄赶忙换了个话题。这些日子,他一直在想着安好,哪里管得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北焰胸口没那么痛后,就出来吃饭了。

    对于北悠然的话,他开始要听,这后面不又是这样了。

    北俊城和北君玄过去的时候,他正左拥右抱的喝着她们喂过来的酒,吃着她们喂的菜。

    “三弟,五弟,你们总算来了,你们要不要也抱一个,这些妞可嫩了,腰细得一手臂可是抱两个呢…。”

    北焰大笑着说道,他这人长得高大,手也长,自然抱得了。

    “皇兄,你抱就好,我就不用了。”北君玄向来不喜欢这样的女子,自然不会要的。

    北君玄不要,北俊城也是没要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,太不会享受了,你们该不会还是处吧,这滋味你们是没试过,试过包你们天天都想…。”

    北焰说着,亲了亲一边的女子,又将自己的脸凑过去让她们亲。

    “咦,八妹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她,不舒服,就没有过来,等下晚点再给她送点吃的去就好…。”北俊城看着北焰说道。

    北焰倒也没怀疑什么,因为之前北俊城就和北悠然走得近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,一天就是不好好吃饭,我最少都得吃四五碗,她呢就吃一碗…。”

    在外人面前都是称本王子,可在自己人面前,他们都是这样说话,现在没有立储君他们其实还算平等的。

    北俊城也皱了下眉,她的确吃得挺少的。

    想到北悠然说的话,北焰也没在喝酒了,让他身边的女子都离开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她们走后,北焰才开口说了起来:“这次,比试,是我轻敌了。好在他们会是我们的盟国,现在的燕州可是一点也不比其他两国差,杨州不愿意跟我们结盟,是他们的损失…。”

    至于益达,一直都狼子野心,若是跟他们结盟,他们早晚有一天也会被他们吞并的,就现在都在打他们的主意了。

    吃过饭,北焰因为喝了酒,白天又纵了欲,出门后在外面走了会儿,人就病倒了。

    他的伤本来就没好完全,胸口上的掌印到现在都还没消退的,看上去青紫的吓人。

    太医们好一番治疗,才将他的病情稳定了下来,看完病后就禀报了君临。君临听了很是无语,这北焰当真是嫌命长呢。

    这边北悠然一直没醒,丫鬟见她睡得香,就没有叫她。

    北俊城和北君玄在太医看病的时候,在这待了会儿,确定他的病情稳定后,就回了自个儿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回去后,星恒关上门,对着北俊城说道:“主子,我已经将药下到药里了,替身已经照你说的,让帝都的人着手准备了,找到了一个人,不过比大王子要挨一点点,易容的事我会办好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次只能成功,不能失败…。”北俊城暂时还不会让北焰死。

    星恒是天谕老人的徒弟,天谕老人的易容绝学,堪称绝世,这易出来的容,大多数的人都是看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靖安王摆了他一道,他不会那么容易如他愿的。

    夜子嫣,夜子寒,夜子月他们,是有君深暗中关押的,靖安王的人已经查到了消息,准备在晚点的时候行动救人。

    靖安王不知道的是,君深早就等着他来救人了。

    在快接近天亮的时候,是守卫的人最想睡的时候,靖安王早就有内应混了进来,因此在和靖安王联系后,早早的就在他们吃的东西里下了药。

    在他们来的时候,就直接开了门,将迷晕过去的夜子月三人带离了这里。

    在他们赶着马车离开的时候,颜二已经盯上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别睡了,快行动,这龟儿,让老子等了这么多天,终于知道行动了。”颜二拍了拍睡着的颜三和颜七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是睡在房顶上的,这些天来,他们天天都守在这的,睡觉轮流。

    “在哪,在哪…。”

    见他们醒来,颜二带着他们飞身,去了前面的房子,往着马车跑的方向跟了去。

    现在天早,大街上没有任何的马车,这马车无疑跑得很快,要不是颜二的轻功好,就跟丢了。

    颜三和颜七相对慢些,但也随着颜二留下的暗号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马车一直跑到帝都南的一个小院,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马车停下后,就见几个黑衣人,各自扛着一个人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颜二直接飞到了院子那边的房顶上,匍匐着看着下面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君天傲,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。那些人就带着人,跟着他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在颜三和颜七过来后,颜二让他们在这守好,他回去叫人。

    颜二虽然不想,颜三和颜七待一起,可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,毕竟他的轻功是这里面最好的一个。

    颜二走后,颜三就拿了个饼子出来递给了颜七。

    “之前你睡着了,这给你留的,颜二那家伙早就已经吃了的了…。”

    在他们这十多个人里,颜二,颜三,颜七是经常一起做任务的,颜二和颜三都喜欢颜七,但是颜七却一个都没有接受。三人的关系,到今日都很好,做不成恋人,他们依旧是朋友不是。

    “你说,今天能抓住他们吗,这君天傲一直都很狡猾…。”颜九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怎么长别人的气势,灭我们自己的威风呢。肯定能抓住的,乖,快把这个吃了,你要再不吃,被颜二给看着,肯定他就给吃了,这货跟猪似的,能吃得很…。”

    颜七听着他的话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