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零三章 有病赶紧治,别放弃治疗
    行宫。

    昨晚太医院的人,在北焰的病情稳定后,就离开了行宫。

    却不想,北焰的侍从一早给北焰端洗脸水去的时候,这才发现他死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得知出了事,行宫的守卫统领赶忙跑进宫去禀报君临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正在早朝。

    守卫统领慌忙的冲进了大殿,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皇上,行宫出事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出了什么事…。”君临此刻也没怪他擅闯大殿的事,连忙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他今天起来后一直心绪不宁,还以为是没休息好,没成想真的有事发生。

    “北冥大王子,死了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千城听着心里咯噔一声,这北焰因为君深受了伤,此刻又死了,君深这次怕是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,怎么会这样,退朝,摆驾行宫…。”

    君临说完又吩咐身边的一个小太监,让他将太医院所有的人都叫去行宫。又让百里千城去找了帝都有名的仵作。

    君非墨闻言微微蹙了下眉,视线往对面看去,却没见君天傲今天来上早朝。

    在君临离开后,君非墨也没听周围大臣的议论,赶忙离开了这,去找第五轻月去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肯定是君天傲搞得鬼,若是君深被除掉,下一个就该轮到他了。

    行宫大臣们不能去,他们却是可以去的。

    君非墨走得有些急,他身后的侍从一直都在叫他慢点,可他哪里听得进去呢。

    “皇祖母…。”

    第五轻月刚吃了早膳,在院子里散步,就听到君非墨急切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墨儿,你这孩子走这么急干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看到是君非墨,第五轻月连忙走了过去,给他擦了擦汗说道。

    “皇祖母,行宫那边出了事,北冥的大王子死了…。”

    第五轻月听了很是诧异,昨晚上的事,她都是听说了的,病情不是稳定下来了吗,怎么又死了呢,看来这事不简单呢。

    想了想,第五轻月决定去看看。

    这边,君临的龙辇已经来到了行宫,下了龙辇刚走上阶梯,就听里面传来了女子的哭声,这声音无疑就是北悠然。

    北君玄没想到,一晚上就出了大的变故。北焰的病情不是稳定下来了吗,怎么会死了呢。北君玄想着,不由得看了看一边的北俊城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,从他来后,他一句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却不知在他来之前,北俊城被北悠然打了一巴掌,还骂了他。

    之前害自己的人,北君玄一直都没查到,王宫里除了他们三个,还有其他的王子,有几个母族背景都不错,没有一个不觊觎王位的。

    从北冥到燕州国的路上,他们没少遭到暗杀,带的人折损了不少,但他们都没出事。有一次情况危急,北俊城还推开北焰,以至于手臂挨了一剑,到现在他的手臂上都还有伤。他之前会救他,如今怎会害他呢。

    “皇上到…。”

    君临进来后,还没开口说话,就见北悠然转过身,向着君临走了过来:“皇上,我王兄死在了你们燕州国的行宫,你必须给我们北冥一个交代…。”

    北悠然的脸上还挂着泪痕,语气冷得渗人。

    喀什已经告诉她,君焰是因为内伤加重,导致呼吸不畅死的。这件事她先不说,她倒想看看燕州国的这些庸医们,能给个什么结论。

    若他王兄是因为君深才死的,她不会放过他的。

    “朕自然会给你们一个交代…。”

    君临虽然这么说,可他心里到底也是没有把握的呢。这事要真是因为,可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君临还要等太医院的人过来验尸,这时候看他们都不言不语,待在这也压抑,就出去审问守卫的人去了。

    守卫的人昨天晚上的确有几个人离开了下,可他们哪里敢承认了。这要是承认了,可是掉脑袋的罪。

    昨天,他们听到不远处林子里有声音,就跑了去,可过去什么都没看到。回来后,瞧了眼屋子里,他们就坐在殿门外吃东西了。这天气怪冷的,这不吃点怎么行。不过没敢喝酒,要是在其他地方守,他们早喝上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百里千城就带着仵作来了,至于君深那边他已经派人去了信。

    他们来的时候,太医院这边的人也刚到。

    君临看着太医院的人,火就不打一处来,这太医院到底是该整顿下了。

    进去后,太医院的太医们,一一上前看了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有看出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临的问话,太医们都支支吾吾的,这人一看就是窒息而死的,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,昨晚他们走的时候明明好好的,也不要他们陪着他。

    “皇上,大王子是窒息而死…。”太医院院长宁隐见身边的人都不说话,深吸了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昨晚上,你们怎么说的,这人好好的怎么会窒息而死。”北俊城站了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庸医…。”北悠然不屑的看了眼太医院的众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冷静点,这件事皇上说了会给我们北冥一个交代,定然会给的…。”

    北君玄看了眼北俊城和北悠然后说道。

    君临见他们都没在说话,就请了老仵作,林洗给北焰看。

    林洗走到床边,将他挎着的木箱子放下后,就开始给北焰检查了起来。当他解开北焰的衣服时,在场的人都看到了北焰身上的掌印,颜色现在已经变成紫黑色了。

    在看他的腰侧两边,已经长了不少尸斑,林洗按压了下低处没有出现尸斑的地方,这一按那处就出现了尸斑,没有在消失。

    接着林洗又搬开北焰的嘴看了看,随后又检查了下他的手,他的脚。身上各处都僵硬了,除了脸上其他地方都出现了不少的尸斑。

    穿着衣服的时候还好,这一脱掉看着后,着实有些渗人。

    老仵作看完,随手将衣服盖在了他身上,转身向着君临禀报道:“皇上,初步可以肯定,大王子的死亡时间在昨晚丑时,他的确是窒息死亡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王兄他为什么会窒息而死,分明就是被容安王打伤后,呼吸不畅死的…。”北悠然见仵作没说个什么结论,不免有些生气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要不是君深打伤她皇兄,她皇兄怎么可能会变成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“公主你这太武断了,如今只有将尸体解剖开,才能判断…。”仵作对君深还是很敬重的,听她这么说,不免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在燕州国解剖尸体,验尸是常事。可是在北冥却是不被允许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害了本宫的王兄,还想解剖他的尸体,让他死无全尸,你们做梦…。”北悠然情绪激动的看着君临他们吼道。

    北焰死了,她只觉得整个天都塌下来了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他们来到门口的时候,就听里面传出来了北悠然的吼声。

    想了想,第五轻月没有进去,叫着君非墨去了下面的亭子坐。这进去也帮不了忙,索性就在这等结果好了。

    北悠然这一激动,就晕了过去。北俊城看着心里一急,上前就接住了她。

    君临看着连忙让太医给她把脉,但北俊城拒绝了,同北君玄说了几句后,就抱着北悠然回了她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想着之前的事,北俊城没有叫喀什给北悠然把脉,只叫了星恒。

    看星恒把完脉,北俊城连忙问道:“她怎么样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主子,公主她怀孕一月有余了…。”

    日子推算回去,正是他和她在一起的时候,这孩子无疑就是他的。

    “主子,这要是公主知道了,怎么可能会留下这孩子…。”

    “她会要的…。”

    现在他还不能告诉她,北焰还活着,可后面大家都以为他死了,他自然能以此来要挟她,给他生下孩子了。得不到她的心,得到她的人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北俊城这样的想法,无疑是很极端的,可是他就是在一条路走到黑,根本听不进其他人说的话。

    北俊城交代了星恒几句后,就去了北焰那边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靖安王的人昨晚来,到底做了些什么,但是这尸体若是解剖,肯定会看出些问题的。毕竟伤是新伤,表面看着无异,可里面绝对瞧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边,君天傲对于自己身上中的药,一直都很不安心,毕竟过去有那么多天了。现在他只觉得有些难受,可是也看不出个什么问题,不得不说他们下的毒当真是特别。

    在他们去救人的时候,他就吩咐着,救了人后直接带到他这来。

    之前答应要救的,自然得救。

    不过这解药,他这次也必须要到,所以才让人迷晕了夜子嫣他们,在带进屋后,就让人把他们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拿着药在他们的鼻子下闻了下,没一会儿他们就醒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醒来,夜子月就发现他们没有在牢里了。

    这看了看周围,就见不远处,背对着他们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,想干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不远处的身影,夜子月只觉得有些熟悉,可是一时间却是没有将其认出来。在牢里关了这些天,他们没少审问她,她都快难受死了。如今可不想,在被人关起来了。

    听到夜子月的话,君天傲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“君天傲,是你救我们出来的吗,你还不放开我们…。”

    救他们出来,还绑着他们,他这是什么意思呢。夜子月却是没想到,君天傲中了毒这事,这事夜子寒就跟她说过一次,她也没有多想那么多。

    “放你们,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你们必须把解药给本王…。”君天傲看着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夜子嫣早猜到他的想法,当下也没犹豫,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答应给了,你还不放开我们…。”夜子月看着无动无衷的君天傲,不由得生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怎么知道,你们给的是真解药,还是假解药呢。解了后,本王在放你们…。”

    “靖安王,你不相信我们,我们又凭什么相信你,既然这样大家一起死好了。”夜子嫣看着靖安王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留下来,他们可以离开,等本王身上的毒解了,本王自然会放了你…。”君天傲打量了夜子嫣,笑着说道。这夜子嫣还真是个美人,可惜就是太毒了。

    夜子嫣听着他的话,一时间没有说话,似乎是在考虑。

    “姐,他根本就是不怀好意,你别信他的话…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拿抹布给本王堵住她的嘴…。”听着她的声音,君天傲就觉得很是讨厌。

    “你敢,唔…。”

    入嘴的味道,让夜子月心里直泛恶心,可是吐又吐不出来。

    夜子寒虽然想说话,可见夜子月嘴巴上那恶心的帕子,终究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答应你,但我要看着你放他们走,而且你必须保证不在伤害他们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。”

    不过放人前,君天傲要求夜子嫣先给他解毒。之前他就准备了不少药材,他解毒的药,他这倒是都有。

    解毒需得药浴。

    君天傲让人守在了屋外,里面除了夜子嫣外,还有一个他的心腹。

    药浴完,君天傲吐出了口黑血,沉闷的胸口,似乎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起身穿好衣服,他休息了会儿,才带着夜子嫣去送他们。

    不过刚打开门,他就见到了君深他们,此刻他的院子早已经被君深带来的人给包围了。

    行宫这边。

    北俊城过去的时候,正好听到北君玄答应解剖,他连忙迈着步子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三王兄,你这是想大王兄他死无全尸吗,别忘了我们北冥是不允许这样做的…。”北俊城进来后,目光直视着北君玄说道

    北君玄一时间不知道说啥好,这的确是犯了禁忌,可这也是没办法呢。

    “五王子,做这样的决定,也是情非得已,你难道就不想看看,你王兄到底是怎么死的吗,你这样朕要如何给你们交代,随便杀一个人,给你们交代吗…。”

    这北冥的公主和王子,无疑都是油盐不进的,君临自然很上火了。

    “人反正是不能解剖,至于怎么给交代,就看你们了,要不是容安王,大王兄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…。”

    君临此时要揍北俊城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北君玄闻言皱了皱眉,如今这状态,这盟还能结吗。

    “这位王子,你这话说得还真是不讲理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君临他们回过头看,就见安好和高阳公主了。只是来的时候,高阳公主并没有让太监禀报,听到声音直接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这说话的无疑是安好,君深一早走后。她就接到了百里千城的书信,随后去公主府找了高阳公主,于是她们就一起来行宫。

    说完进来后,就给君临行礼了,不过君临直接免了她们的礼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见她们来,就带着君非墨进来了,先前不好进去,如今她们都进去了,他们有什么不好的呢。

    北君玄看着安好很是高兴,现在的她,当真是越长越好看了,看她脚步轻盈,如今她的武功肯定更好了吧。

    同君临聊了几句,安好的视线看向了对面打量自己的北俊城。

    安好还没开口,北俊城就先说了起来:“你们燕州国的民风还当真是不同,这什么人都能放进行宫了…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闻言,不乐意了:“你怎么说话的,本宫还来不得这了吗。这君深有事忙,安好又是他的未婚妻,本宫还带她来不得了。你有什么好…。”

    “高阳…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也不管有理没理,脾气蹭蹭的就往上去了,要不是君临及时叫住了她,她指不定会说些什么话出来。

    “王子,莫见怪,皇妹性子就是这么直。”

    君临看着北俊城笑着说道,话里却是没有一点怪她们的意思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的名号,北俊城自然是听过的。

    “性子直,挺好的。”北君玄见北俊城没说话,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听着打量了下北君玄,这小子应该跟她儿子年纪不相上下,看起来倒是比另外一个顺眼。

    “这是三王子吧,你长得真是一表人才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高阳公主夸北君玄,君临都不知道该说啥好,这丫头就是因为人家夸了她,她才这么说的吧,不过这人也是长得不错。北俊城的脸色却不是那么好看。

    安好对于北俊城的嘲讽虽然没有出口说啥,但却是记到了心里的。

    在他们说完话后,她就直接开口说了起来:“王子这般怕解剖尸体验尸,莫不是心里有鬼吧。我家君深虽然伤了你王兄,可也伤得不重,这黑锅我们可不背,我们燕州国的太医是庸医,你们北冥的是什么呢,不是说昨天还在花天酒地呢,这不遵医嘱,你们怎么看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对于他的打量很不喜欢,说起话来自然也不会有多好听。至于她为什么知道这么多,自然是百里千城告诉她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这可是我们北冥的习俗。要是死了没有个全尸,以后投胎都不能变成人了…。”星恒听完安好说的话后,不由得出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没有全尸呢,我们是就是打开检查看看,看了会少点什么吗。不能变人,你这辈子都没过去,你还看得到你下辈子呢,莫不是神人。别以为你长得好看一点,就可以胡说八道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个泼妇…。”

    星恒没想到安好这么能说,不过听到有人夸他长得好看,他还是挺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我这还没成妇人呢,怎么就泼妇了。这有病,赶紧治,别放弃治疗…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太医们听着只觉得解气,想笑又不敢笑,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和君非墨站在太医们的后面,没有上前,但对于安好说的话,都是听进了耳朵里的。

    还等星恒说啥,北俊城就看着安好说了起来:“当真是伶牙俐齿…。”

    “王子谬赞了,你这样夸我,我会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真不要脸,不对是女子。星恒想着,不由得白了安好一眼。

    北俊城可不相信安好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,只觉得她不简单,看来是阻止不了了。

    君临没有说话,不过他觉得安好说的挺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看着北俊城气成那样,他怎么就觉得很开心了。这盟友这样,他还不想结了呢。这以后要是到处惹是生非,他们岂不都要给帮忙。

    但愿这北冥王不是那么眼瞎,以后立这个人为储君。

    老仵作,就知道今天这事不好办,可这尸体不解剖开,他也不敢信口开河啊。

    北君玄是同意解剖的,最后还是解剖了,是当着众人的面解剖的。不敢看的就背过了身。

    老仵作的工具,都是用极好的材料打造的,刀子是很快的。

    在他划开肚子的时候,高阳公主就只觉得胃里有些翻涌,赶忙出了屋门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也不喜欢看这样的场面,也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君非墨虽然想出去,可也想看看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这人,到底是怎么死的呢。

    北俊城站在一边没有说话,安好也没有出去,就在一边看着。

    看着目不转睛的安好,他皱了下眉,没想到安好的胆子如此大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