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零四章 我今天就是来蹭饭的
    如今,这事没办成,想要解药,他就得另外想办法了。北俊城心里虽然很不甘心,可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君天傲这边。

    夜子嫣他们在见到君深他们来后,纷纷变了脸色。刚想往屋子里跑,就被君深的人给拿下了。

    君深的视线冷冷的看向站在原地的君天傲,一步步的向着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君深一步步向着他走过来的时候,君天傲的头上渗出了冷汗,他心里对于此刻充满煞气的君深无疑是有些恐惧的。

    “君深你别得意,本王不会承认的,北焰已经死了,你也别想好过…。”

    君天傲这话刚说出,肚子上就挨了君深一拳。

    这一拳君深也用了五分力,可靖安王的身体,根本比不得北焰,所以直接跌坐在了地上,还吐了不少的血。

    “青木,这里交给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交代完,就出了大门,走了会儿,骑上马直接向着皇城的方向跑了去。

    他不在家,安好听到消息后,肯定会去的。

    君深进了皇城后,也没回家,骑着马向着行宫的方向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行宫后,他翻身下了马,向着行宫里跑了去。

    他过去的时候,高阳公主正在那边站着和第五轻月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君深见过皇后娘娘,见过高阳公主,千岁…。”

    “君深你可来了快起来,安好在里边的,里面在验尸,我们就出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完高阳公主的话,君深向着里面走了去。

    走到安好身边的时候,她都没注意到他,眼神还在往那边看。

    君临却是注意到了君深,不过大家都没有说话,他就没有说话,只是对着君深笑了笑。

    君深没有说话,看了眼君深,就站了安好身边,还伸手捏了捏她的手。

    她的手很纤细,也很软,每次摸着她的手君深就想一把抓住,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手上传来的紧致感,让安好瞬间回过了神,看着是君深,她反手捏了捏他,随后挣脱开了君深的手。这么多人在这呢,看着呢,可得怎么说呢。

    北俊城看着甜蜜的两人,心里不禁有些嫉妒,他喜欢的女子,对他咋就这么狠呢。

    北君玄看着面对微笑的安好,就知道她是真的是很喜欢君深,两人看起来倒是般配,就是太多的阴谋了,她跟着他注定清静不了,除非将人都解决了。

    君临已经派人给老仵作准备了洗手的水,在他验尸完后,就在盆里洗了起来,洗完后就开始擦拭起了手。

    “皇上,这大王子的确是死于窒息而亡。他的内部四处都有出血,着实伤得不轻,因此呼吸不畅而死。但这伤并不是一次伤成这样的,他的身体很明显受了二次伤害…。”

    似乎都像是新伤,可这不应该呢,他也就没说。

    但从北焰身体肉质呈现的不同颜色,出血迹象,很明显就是两次才变成这样的。身体里没有任何的药性,周围也没有任何挣扎打斗痕迹,不是说他很强吗,这人到死也该挣扎下吧,可他的手这些都没有任何痕迹,实在是怪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行宫里晚上可是有守卫守着的,他们可都说没看见有人进来呢…。”

    北俊城听完这老仵作的话后,不免开口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听完北俊城的话后,就叫着君深去询问守卫了,安好向来观察力过人,这一番询问下来,自然也找到了破绽。他们也不想害君深,就将实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离开过,可是却没有看到下手的人,这无疑成了一件悬案。

    但也证明了他不是死于君深之手的。

    看了看床上的人,安好决定去跟缝合下,在缝合的时候,安好就一直在盯着北焰的脸瞧。他的脸明显比他的其他地方要白皙一些,可是安好怎么看都看不出有易容的地方,她决定等回去的时候,就去问水云行。毕竟他的易容功夫,可比她高多了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给尸体缝合,北俊城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太医们这次,一个个都没站那么远了,还站得近近的看。这个他们已经听说了,可还是第一次见到呢。这缝合术是在鬼谷医馆兴起的,她跟鬼谷莫不是有什么关系,可是鬼谷子这老头脾气这么怪,也从未收过女徒弟,这丫头怎么可能跟他有关系呢,不过他们到底没敢站太近,因为挡着安好的光了。

    北君玄对于安好的医术,一直都很赞赏,为此他自己也暗中学了医,不过技术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君临的心情,依旧没有轻松,毕竟这凶手他实在想不到是谁。只能暂时交由大理寺接手先处理着,至于安好他们要查,他自然也是允许的。

    这事情没弄清,人就只能先用冰块冻着了。于是这行宫的冷库,就变成了放尸体的地方。

    北俊城自然不会给他们太多的时间查,原本只想给三天的,可是北君玄插了手,于是三天的时间就变成了五天。

    北君玄看安好对他笑,心里很开心,他其实更想跟安好说说话。

    太医们和仵作先走,他们走了后,君临吩咐着人将北焰弄好,放到冷库。又让百里千城,派一千的士兵来行宫保护。至于这屋子,就交由这里的太监丫鬟们收拾了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在百里千城走的时候,就一起离开的了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和君非墨在得知结果后,就先离开了。她心里其实也很矛盾,又想解决掉君深,可也担心,君非墨以后不是靖安王的对手。

    君天傲的事情,君临还不知道,君深自然要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见君深主动跟他说话,君临无疑又意外又高兴,可是当听到君深说的后,君临的脸色无疑很难看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君天傲会消停些,却不想他暗地里做了这么多事。

    不过这事,目前还定不了君天傲死罪,君临这次也没心软,让君深先将他关几天,后面在审问。

    至于君天傲的舅舅,君临已经准备想办法收回他手里的兵权了。

    君天傲若是消停些,他就给个封地,若是在不知进退,他也没必要留着他了。

    都说虎毒不食子,他也不想这样,可是他有他想保护的人呢。

    安好在一边坐着没有说话,心里想的还是北焰的脸。

    君临再次提了让君深认祖归宗的话,却不想这次他没有反对,还答应了,这让君临很是高兴。不过君深还是说他不会要皇位,君临知道一时间急不来,也没有说啥。

    不过这认祖归宗,目前不是好时机,所以就只能是推后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在行宫里谈的话,聊完后,君临不想回宫,就说着要去君深家蹭饭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做什么龙辇了,直接跟着君深他们走回家的,毕竟现在他锻炼得少,这里距离君深那也不远,走走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这样,他一路上就可以跟君深说不少话了。

    今天可是苏云娘回门的日子,之前就说好了回这边,所以就没有去公主府。

    苏云娘和尹修来得并不早,因为他们去逛了下帝都,买了不少礼物才过来的。这逛帝都,都逛了许久。

    过来的时候,安好和君深他们都不在家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,君深和安好都没有说,去干啥。所以家里的人,都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事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他们回去的时候,就听院子里有说有笑的。

    君临,不是所有的人都认识的。但是听到苏玉娘说后,一个个都赶忙站起了身,准备行礼。毕竟君临是天子,他们燕州国的皇呢。

    这还没行礼,就被君临叫停了。

    “一家人,无需这么客气,我今天就是来蹭饭的…。”

    这仔细一打量,他们也看出了君深就是长得像他,虽然他有些瘦,有些苍老,可看着当真是想象。不过到底是瘦了些,没有之前那么像了。

    回来的路上,君深同他讲了下,所以在见到这么多人时,他也不奇怪,反倒很喜欢他们说说笑笑的气氛。

    君临这话一出,在场的人心情都没有那么忐忑了。

    孙念无疑很是激动,毕竟他没能参加殿试,心里一直都很遗憾的。

    尹修听着君临的话,不由得笑了笑,也是在君深这叫蹭饭,在别地别人是想请都请不去的。

    苏云娘也很是感激君临替他们说话,要不是他赐婚,他们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呢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头,来就来吧,还穿成这样,快过来坐,正好有些时间没跟你下棋了。”鬼谷子看着君临就冲着他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皇上呢,大家的心里虽然知道他没那么可怕,可到底有些拘束呢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先同师父他们下棋去吧,等下中午给你们做好吃的…。”

    君临点了点头,看了看他们,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苏玉娘和安大海并不知道君临中毒的事,看他瘦了这么多,无疑是很意外的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也很是好奇,在安好去厨房的时候,就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君深没有跟过去,准备在外面陪他们一会儿,再去厨房帮忙。苏绣娘是个坐不住的,没多会儿就和苏玉娘他们去厨房帮忙摘菜洗菜去了。虽然有厨娘和厨子,可到底吃饭的人,比之前多了不少呢。

    苏云娘也丢下尹修,去找安好她们了。这几天,她可是被他折腾坏了,今天晚上说什么也不和他睡了。

    君深见大家都去了,就没有去厨房了。

    正好尹修在这,就同他坐一边石桌说话去了。看他的样子,就知道他这几天过得很是幸福呢,当真让他有些羡慕嫉妒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小跑了几步就追上了安好,一人一边拉住了安好的手。

    “长姐,皇上,他怎么就瘦了这么多了呢…。”安心觉得,他肯定是生了什么病。

    “就是,看着跟之前变化好大…。”安然也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啊,你们在我面前说说就好,皇上要是知道,大家都觉得他老了,该伤心了。他之前生了病,现在已经好了,不过想将身体调养好,可还得要些时间…。”安好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,长姐你今天要做什么吃的呢,我们也去帮忙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其实我也没想好,先去厨房看看再说…。”

    最近家里人多,厨房这边,君深给了不少钱,让他们多买了不少菜和肉回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有看到水云行吗…。”安好这才想起,这两天似乎都没有看到他人。

    “水大哥是早晨回来的,不过见你们都不在,他在家待了会儿,就又出门了。也不知道去哪里了。你找他有什么事吗。”

    “是有点事说,你们要是看到他,就跟他说我找他有事。”

    万一她不在家,他又走了,这事就没办法问了。

    安好的话刚说完,就见苏绣娘他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姐妹,在这聊什么悄悄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大姨,我在问我姐今天中午做什么好吃的呢,可她自己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