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零五章 不准盯着它看
    说笑了会儿,安好她们就去忙活午饭去了。

    君临的胃口比之前好了不少,加上安好做的菜好吃,他今天中午可是比平常多吃了不少。

    在宫里每道菜,都是有限制的,最多只能吃夹几筷子。

    君临虽然习惯了那样的生活,到底是不喜欢的。来这后,就不在收敛了,想怎么吃怎么吃。

    吃了午饭,君临还是不想回宫,就跟鬼谷子他们下了会儿棋,玩了会儿牌。今天鬼谷子的运气着实不错,君临和莫云邪都输给了他不少钱。

    君临没有随身带钱,就只能给鬼谷子打欠条了。看着他写得欠条,鬼谷子笑得眼睛都眯到了一起,打了几次,这次总算是赢到他的钱了。

    看到鬼谷子笑成这样,莫云邪白了他一眼,不就是赢了他们几千两吗,至于笑成那样吗。

    尹修有话同安好和君深说,他们就没有参与打牌,就去了书房里说话。

    苏云娘见他们有话要说就没有跟去,就留在了外面陪着刘玉书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听尹修说完,安好只觉得尹修家族的人太过欺人,可是尹修已经答应了,定然是要做到的。尹氏家族名下的产业有不少,其中就有茶楼,书店,酒庄,当铺,面馆…。

    以前大家来茶楼,无外乎就是喝茶吃瓜子点心,听曲听说书,或者找人一起下棋。但现在茶楼要挣钱,光靠这些定然是挣不了多少的。

    所以还是得像百里星辰那样在茶楼推广麻将,叶子牌。百里星辰那边,尹修还没说,他准备先和安好说说,毕竟这些东西是因为她才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能帮着他们,安好哪里会有什么意见呢。

    来了这里这么久,安好似乎只看到了围棋,没有看到象棋。今天说道这后,她就询问了他们,得知他们没见过,安好就画给了他们看。

    “这个字,我倒是认识,可是真的没见过这个…。”尹修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要怎么玩呢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深问自己,安好抬眸笑了笑说道:“就在这纸上可玩不了,还得用木头将棋做出来之后才能玩。这不爱打牌的,就可以给他推荐这个,除此外还可以售卖…。”

    说道售卖,尹修倒是觉得可行。他们名下的书店,除了卖笔墨纸砚书籍外,还卖了围棋这些,要是这象棋推广得很,那肯定不会差。

    在安好说怎么玩时,尹修和君深都听得很认真,在君深听来这象棋倒是比围棋容易学一些。

    象棋可以多种材料做,这样各个层次的人都能买得起,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到时候,在定期举行象棋大赛,这个象棋无疑就更火了。

    “安好,谢谢你,你想的这办法真好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尹修的话,安好想了想看着他说道:“都是一家人了,就不说两家话了。当铺这一块,我是给你出不了什么主意,但是面馆我倒是有些想法…。”

    至于书店这一块,安好还得同君深和飞杨谈了之后再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可行,安好做的面,可比你们尹家面馆的面好吃多了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都这么说,这安好做的面定然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尹修觉得很是不错。因为安好说的吃的,他听都没听过。出了面以外,安好还说了酸辣粉,抄手这些。

    做酸辣粉,就要红薯粉。

    怎么做,安好是见过的,心里也有几分把握。

    至于红薯粉,她打算教给苏云娘,这样她就可以在帝都开一个工坊,到时候做红薯干和红薯粉,她一年也有不少钱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书房里待到半下午才出来。

    出来的时候,鬼谷子他们还在打牌,安心,安然他们也在玩牌。苏绣娘,苏锦娘,刘玉书他们则坐在一边石桌上吃着水果,聊着天。

    安好过去同他们聊了会儿后,就去厨房帮忙做菜了。

    苏云娘她们也跟了去帮忙。做饭的时候,安好跟苏云娘提了下做红薯粉的事,苏云娘听完安好说的后很是感动,毕竟她为她做了不少事了。工坊倒是能开,但是她未必能经常去,因为尹奇正就想她在家相夫教子,做一个贤妻良母。

    吃晚饭的时候,水云行总算回来了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君临就准备回宫了,毕竟他出来得有那么久了。他一个人过来的,一个人回去,君深到底是不放心的,就将他送回了宫。

    水云行没吃安好做一次饭,都有种想将她拐走的冲动,可到底是不敢了。他要敢这样做,不仅君深会揍他,另外两个老头也不会放过他的。

    在君深他们走后,安好他们也放了碗,在水云行要回屋的时候,安好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叫我干啥,莫不是这两天没见到我,想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美得你,有正事跟你说,我们去那边亭子坐着说吧。”看着他对着自己抛媚眼,安好就有种想将他揍一顿的冲动。

    安好说着转身向着不远处的亭子走了去,亭子建造在人工湖上,周围都满是红色的灯笼,看上去倒是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选这个地方倒是不错…。”水云行坐下后,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行宫出了事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事,我已经听说了,大街上早都传得沸沸扬扬了,褒贬不一,说什么的都有。可君深也不是个下手没轻没重的呢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家里的人都知道了吗…。”

    之前他就想问了,可是到底没有吃饭的时候问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娘他们还不知道,你别说,我不想他们也跟着担心。君深虽然伤了北焰,可当时伤得并不是很重,这比试也是他自己挑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他就知道,君深不可能随便去揍一个人的。想来那人,应该还做了什么吧,不然君深这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接受他的挑战。

    “经过仵作的检验,证实他是被人二次打伤后,呼吸不畅窒息死亡的。行宫的守卫,有几个当时听到声音,离开了他们守的地方,他们离开的时间,正是北焰被害的时间段。在仵作验尸后,我去缝合,发现北焰脸的皮肤和他身上的皮肤有出入,感觉他的脸似乎要白上一些,可是我看不出来他有易容的痕迹,所以我就想问问你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说完,水云行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安好见他在走神,不禁有些无语,伸手在他眼睛前晃了晃,喊道:“回神啦,我说的你听到没呢,你在想什么呢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的手在他眼前晃的时候,他已经回过神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我都听到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看,正常的人,就算皮肤的颜色不同,也是身上比脸白吧,他这…。”

    水云行之前救过一个老头,那老头为了报答他,就教了他易容,那时候他才十七岁,对于这些自然是很好奇的,他愿意教他自然要学了。他在这方面似乎很有天赋,别人学可能要一年,而他一个月就学会了。

    老头看出了他很有天赋,并且提出要将他的孙女许配给他,可当时的他想也没想就拒绝了,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成亲的想法。

    老头也是个脾气怪的,直接将他打晕,就带了回去。

    老头的孙女长得好看,对他也是一见钟情,可他压根就没想法,在成亲的前一晚直接就跑人了。他从没见过这么强势的老头,硬是逼着他娶他孙女。

    那丫头,当时也就十三四吧,到现在他已经忘了她叫什么名字了。现在的她已经成年了,想来应该已经嫁人了。

    这老头的徒弟不多,当时他去的时候,也就看到了两个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是易了容,不过你这样跟我说,我也不能确定,除非看到尸体…。”水云行想了想,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尸体,在行宫的冷冻库。如果真是易容,那真的北冥大王子又去了哪里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也不知道呢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回来见他们在对面坐着聊天,就向着他们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回来得正好,我有事要跟你说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,就开始跟君深讲起了之前她的发现,又说了下他们分析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要想肯定这尸体是不是易了容,就必须看了才知道…。”

    冷库那边,除了北冥人自己把守以外,还有燕州国的禁军把守,北冥那边是不允许晚上探视尸体的。

    听完君深说的后,安好只觉得有问题,这人死了居然不着急破案,还整这些,说得过去吗。

    水云行的迷药,正好能用到,中了他的药,这人不会晕倒,但是会失去一会儿的意识。

    水云行的迷药不是很多,好在君深这有不少药,商量好后,就去配药了。

    今晚没有月色,出门的时候还吹着风,四处的树枝都摇摆着,倒是能为他们做掩护,也方便他们对这些人施迷药。

    快要到行宫前,水云行飞身落在了房顶,等着身后的安好和君深。君深的轻功是不错,可他要带着安好,自然就比水云行慢了些。

    安好的轻功,跟他们的到底是没法比。

    “这个药丸,你们吃下,等会儿闻到了药粉也没事…。”他说着丢了一颗在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行宫加强了守卫,现在四处可见巡逻的人,要不是他们闪避得快,怕是就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冷库的路,君深是知道的,没多久他们就来到了冷库这边。

    “我草,这也太多人了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们俩的谈话,安好没有说话,看着眼前四处站岗的禁军,安好皱了皱眉,这下怕是难以过得去了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到底是不放心,所以后来就亲自来守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吧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百里千城后,君深就决定先回去,明天一早再来。这里有他守着,他还是很放心的。倒是没想到,他居然亲自来守了,说到底也是他呢。

    安好也看到了百里千城,但是水云行没看到,听说这就回去了,不免有些无语,他这岂不是白跑了。

    同样烦躁的还有北俊城,他本来想着将尸体毁了的,可如今这样,哪里能行呢。

    北悠然这边,已经知道了北焰被开肠破肚的事,一时间很是不能接受,这闹起来就没完,北俊城没办法,只能让星恒给她开了药,让她多睡会儿,省得她老是闹腾。

    得知第二天一早,要起早床,去看尸体,水云行真的很想骂人,不过看在安好说给他做美食的份上,他也不计较了。

    洗漱好,他们就各自睡觉了。

    晚上,安好和君深进了空间,不过进去后,四处走了走都没有看到小白它们。

    安好就和君深去了酿酒坊那边,朱雀也不在。

    炼药坊这边,青玄和玄武正在制药,所以门是关着的。

    安好就从意识联系了下小白它们,得知它们在山上寒潭,安好就带着君深去了山上。

    空间里的树木看上去,长得比外面可好了,杂草不多。

    一边走,安好一边同君深聊着,没多会儿,他们就上了山。

    空间升级后,果林的水果都是自动收获了,安好和君深路过果林的时候,此刻刚刚成熟,苹果,桃子,香蕉君深都是知道的,不过他没有见过荔枝。

    安好见他问起,走了过去,折了一枝丫下来,摘下一个递给了君深。

    “这个叫荔枝,在我们原来的世界,才出来的时候卖得很贵,你尝尝看怎么样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剥开一个吃了起来,空间里的荔枝不仅肉厚甘甜,里面的核也小,吃起来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现在升级后,果林似乎比之前变长变宽了一些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吃,一边走着。

    水果的种类,与原来相比,更是多了不少,樱桃,橘子,李子,着实不少。

    光是果林,安好就觉得走了许久。

    离开果林后,走了好一会儿,安好和君深这才听到小白它们的声音,穿过林子,走了会儿,就到了寒潭的地界,不过这里似乎比之前变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喂的龙虾,可是好久都没来看了,在君深和百里星辰给她寻到那么多龙虾后,这寒潭里的她就一直养着的。

    小白见安好他们来赶忙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抓到好多螃蟹…。”

    对于龙虾,小白是不敢抓,毕竟这可是安好养的。但这螃蟹却是空间升级后出现的,个子着实不小。

    “你这吃货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视线看过去,就见到了小黑,青龙,至于朱雀没看到,白虎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“小白,白虎和朱雀呢…。”莫不是谈恋爱去了,说起来它们看起来也挺合适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,白虎她还没给它起名呢,忘了后就没有起了。

    “它们俩,跑前面山上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之前空间没升级,前面是一片朦胧,根本过不去的,如今升级了,自然就能够过去了,只是前面能有啥呢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继续,我和君深上去看看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只觉得这寒潭里的螃蟹,比他以前吃过的都还长得大,真不愧是空间里长的。

    寒潭旁边有一条小路,过了这小路,翻过山顶,他们就看到了一片花海,什么花都有,五颜六色的很是漂亮。

    而朱雀和白虎此刻正在花丛里穿着,采着花,有了这些花,朱雀就可以酿造不少的百花酒了。

    百花酒,比起果酒更香醇,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们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朱雀的声音,安好看了看周围,这才看到,在一边蹲着采花瓣的朱雀。

    相比在寒潭,白虎自然更愿意在这花丛里走。

    “嗯,刚见你们不在,就问了小白,这花是拿来酿酒的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对呢。果酒已经有那么多了,正好发现了这片花海,我就打算酿点百花酒放着。就是不知道这花能开多久…。”

    朱雀说着,将篮子里的花瓣,倒进了一边的木桶里。

    这里有好些个木桶,每一种花放了一桶。虽然是做百花酒,可比列不同,所以不能全部倒一起的。

    君深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宽的花海,这里的花香不闷人,闻着着实舒服。有的花他认识,有些却是不认识的。

    朱雀若是人的话,肯定会很多人喜欢。

    她做事认真,长得又漂亮,而且性格也很是温柔。

    说了几句,朱雀又去忙活了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一边放着有多余的篮子,就提着篮子,去帮着采了,君深就跟着安好走着,时不时的采一点放到她的篮子里。

    采了会儿,安好停了下来,转身看着君深道:“我突然很想大妞它们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它了,它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离我这么远…。”

    希望事情能尽快解决,他也不想留在帝都。因为这里太过勾心斗角,他着实不喜欢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说一边走着,没多久就采了一篮子,回去倒的时候正好看到白虎。

    “主人…。”

    白虎眨巴着眼睛看着安好,脸上看上去着实有点委屈。

    “嗯,你咋啦…。”

    还好现在是它的本体,若是变成人形,这样看着她,那画面她着实有些不敢想。

    人形的他,可比她还大,比她还高呢。若是还对着她撒娇,会是啥样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说的给我取名字呢,你都忘了…。”说话的时候,白虎已经变成了人。它采花的时候是人形,回来的时候是本体,因为它不喜欢走路,回来的时候直接飞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已经想好了,你就叫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人形的白虎,安好愣了下,真是怎么看怎么惊艳,好想去摸摸它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你就叫雪碧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以后谁再叫她取名,她就再取个可乐。

    听安好说完,白虎似乎很高兴,提着篮子就去采花了。

    心情好了,走路都不觉得累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准盯着它看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耳边传来的声音,回头正好吻在了他的唇上。

    这凑都凑过来了,亲一下怎么行,君深伸手搂住了安好的腰,让她贴近他,进而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才放开她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吃醋了吗,不过它真的长得挺好看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它有我好看吗…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今天是跟老虎比上了吗。

    “你好看,你就是个大美男,它跟你怎么可能比呢。走我们下山做螃蟹吃去…。”

    该顺毛时要顺毛,不然惹毛了他,倒霉的可是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蒸螃蟹,烤螃蟹,炸螃蟹,安好都做了些。

    螃蟹肉质鲜美,吃起来着实不错,安好和君深原本吃了饭的,都又吃了好几个。

    雪碧看着挺斯文的,可他吃东西从不斯文,直接一整个就塞嘴里了。没少被小白吐槽,说它白瞎了这些吃的。或许是被念叨了很多次,这后面它就不那么吃了。

    吃了东西,陪着它们在草地待了会儿,安好去了洗个澡,君深洗了个。

    今晚,他们就在空间里住了。

    空间里虽然没有黑夜,但是睡下后,没多久安好就睡着了,君深也没多久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一觉就睡到了早上。

    起来后,收拾好,他们在空间走了走,吃了个百香果后就出了空间。

    水云行昨晚没多久就睡着了,今天早上起得比安好他们都还早,起来后就在院子里走了走。对于君深练功的地方,他还不曾去过呢,就走了去看看。

    他的武功跟君深相比,到底是要差些,唯一好一点的就是轻功,以及他的易容。

    过来的时候,君深和安好已经洗漱好,等着吃饭了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尹修和苏云娘就要回家了,刘玉书很是舍不得,走的时候又交代了苏云娘一番。她自然是想自己的女儿,能得尹修爷爷的喜欢,只有关系处好了,家才和睦不是。

    苏云娘是最小的一个女儿,苏衡也是打从心里疼爱的,所以在他们走之前,他也同尹修聊了会儿。毕竟自己女儿什么性格他最清楚,他无非是想尹修能包容苏云娘一些。

    而且苏云娘的性格无疑是吃软不吃硬的,所以有时候不能跟她硬着来。

    尹修听着苏衡的话,默默的记在了心里。他对苏云娘疼爱都来不及,怎么会欺负她呢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安好和君深他们也打算去行宫了,鬼谷子和莫云邪得知他们要去,就想跟着一起去看看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对皇宫也很是好奇,可是宫里不比街上,哪是想去就能去的呢。

    能看着王府长啥样,她们都很高兴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