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零六章 真相,我看你脑子有问题
    尹修和苏云娘回家后,又带着东西去了公主府。高阳公主是干娘,这说什么也要去走一趟的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见他们来很是高兴,来了后就拉着苏云娘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高阳公主的关心,苏云娘心里很感动。有这样一个干娘,当真是不错。这次来,她也给百里云辰他们都带了东西,虽然钱他们家里不缺,可东西是一份心意,他们的两个媳妇才收到后都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今天没有去百味斋,尹修来了后,他们俩就去书房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成亲了就是不一样,从你来这后,脸上一直都是笑容,看得我都想成亲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百里星辰的话,尹修脸上更灿烂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成亲,就成呗。有没有喜欢的,说起来我和云娘能走到现在这一步,也多亏了你。你要是有喜欢的就告诉我,我肯定帮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你们在一起了,要是没成,你不得打死我。至于我,你就别管了…。”

    想着之前的事,百里星辰的心里就有些心有余悸,还好没出事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来,还有件事要跟你说…。”尹修直接无视了百里星辰刚刚说的那句话。这样假设性的问题,他没必要在去纠结,倒是很庆幸,一切变成了今天这样。

    如若不然,他不知道他是否还会活着。

    这人不动情则已,动了情感觉就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“有啥事就说,你什么时候这么墨迹了…。”

    尹修想了想,就把今天同安好他们说的话告诉了百里星辰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为什么成个亲这么纠结了,敢情这里面不止是因为你爷爷呢。你们家族的人这么过分,你干啥还想当这家主呢,有什么好的,把自己弄得那么累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,可我爷爷不允许…。”

    他们家是嫡出,一直以来家主都是他们的人在当,倘若到了他这,变成了庶出一脉的当家主,岂不是打脸。他们现在可是帝都的八大家族之一,他们丢不起这个脸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说你了,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,要帮忙就找我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到底是好奇的,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尹修的房事上。

    两人之前是无话不谈的,可成亲了,尹修怎么告诉他这些,直接给了他一记白眼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却不以为意,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,还说送药给尹修。

    尹修要不是心情好,早揍他一顿呢。居然会觉得他不行。要不是以他对他的了解,真会认为他已经有过不少女子了。

    见百里星辰还要说,尹修直接叫他闭嘴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就不闭嘴,你打我呀。你这家伙,亏我这么帮你,你居然还想揍我…。”

    别以为他没动手,他就看不出来,他想揍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还真是欠揍…。”

    最终百里星辰被尹修给揍了一顿,心里好不委屈,看来他得好好练功了,这一个个的都揍他。

    中午,尹修和苏云娘留了下来吃午饭。

    午饭的时候,百里星辰还脸上的青紫,很是明显。高阳公主看着很是诧异,连忙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尹修的嘴角也有点伤,这一看问题很明显呢。

    得知他们比试一番都打成这样,高阳公主很是无语,看样子自家儿子得好好训练下了。

    苏云娘看着尹修嘴角的伤,不免很心疼。

    这两人比试就比试嘛,咋还往脸上招呼呢。不过看起来百里星辰似乎要被打得惨一些。

    吃了午饭,待了会儿,尹修和苏云娘就坐着马车回家了。

    这边,百里千城昨天守了一夜都没有怎么休息,今天百里云辰一早就来替他了。君深和安好他们来的时候,百里千城正好准备回家。

    这还没出行宫门口,就见君深他们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们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百里千城问起,君深就同他聊了会儿。听君深说完,百里千城就照着他说的去办了。

    君深他们进了行宫后,就直接去了冷库那边。

    北俊城和北君玄,北悠然他们都得到了消息,也随后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没进入冷库里面,安好他们就感觉到了凉意,越靠近越冷。冷库门打开后,有里往外冒着冷气,安好他们赶忙将带的衣服穿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冷库的冰特意搬走了一些的,不然更冷。

    此刻躺在中间石板上的北焰,浑身都结了一层冰霜。

    “快点,开始吧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话水云行皱了皱眉,带上他的皮手套,向着北焰走了过去,伸手拂去了他脸上的冰霜,将他颈部往上的冰霜也拂去了。

    敢情这北焰大王子就长这样呢,当真是长得丑,还是他长得好看些。这脸上的脸色,给身上的颜色的确是不同。

    水云行并没有急于四处看,而是用手在他脸上摩擦着。在确定这脸上用的是人皮后,他不禁有些泛恶心。

    虽然这样最真,可是他却从不干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热水,帕子…。”

    水云行没有看他们,直接说了他要什么。

    百里云辰听了后,就吩咐手下的人去厨房那边取水去了。

    北悠然他们过来的时候,水云行已经拿着帕子在尸体的脸上热敷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,你想对我王兄做什么,还不放下你手中的帕子…。”要是隔得近,她早抢过水云行手里的帕子扔地上了。

    北悠然是女子,又是公主,君深他们出手拦终究不好,安好就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北君玄深知北悠然的泼辣,担心她伤害安好,在她冲过来的时候,及时的拉住了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悠然,你冷静点,他们也是想将这个事情查清楚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北君玄,你跟他们是一伙的吧。查案,我看他们就是想毁尸灭迹…。”北悠然甩开了北君玄的手,瞪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北悠然眯了眯眼,此刻的她真想将她揍一顿。

    北俊城看着没有说话,他们是发现了什么,还是在故弄玄虚呢。这易容星恒易得不差,他们怎么发现的呢。

    这脸可不是热敷后,就能随意撕下的,还得寻找最开始贴上的地方撕,除此外还得一边涂抹药水,一边撕,如若不然这身下的人就会面目全非。药水,水云行有,但是这地方还得好好找。

    北悠然见水云行还不住手,就叫着她的人进来,可是被君深他们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丫头,当真是吵得很…。”鬼谷子说着,掰下一块冰,弄成碎粒,朝着北悠然就袭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北悠然一个猝不及防就中招了。不能动也不能说话,只能干瞪着。

    “看着老头我干啥,又要不了她命,只是让她安静点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的点穴方法跟一般人有所不同,北俊城自然是解不开的。

    “鬼老,你这样未免太过份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过分吗,老头我更过分的时候,你还没见识过呢。你要想试试吗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的话,噎得他很是无语。他的武功比不得鬼谷子,哪里敢轻易跟他动手呢。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五弟,你先冷静点…。”

    北君玄开了口,北俊城自然就顺着梯子上下走了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没有说话,只要他们不在靠近尸体,他便不会动手。颜二和颜三,颜七从他昨天回来后,就被他派来盯着北俊城和北君玄,北悠然了。

    水云行观察了好一会儿,总算开始下手了,看着撕起来的脸皮,北悠然心里很是不平静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怎么这样子,这人不是她王兄吗。

    莫云邪看着这复杂的皇宫,不免有些担心安好和君深的未来。皇宫的争斗一直以来都是很残酷的,君深到底是君临的儿子,手里又握有炎甲军,人又如此出彩,怕是都会忌惮他的吧。

    安好离得近,看得很清楚,这一比较她学得只是一些皮毛呢。

    水云行还好自带了一块布捂住鼻子,不然他真的很会受不了。这皮子扯下的时候,味道很是浓郁,他赶忙放到了一边的冰上,又拿起帕子在死尸的脸上擦了下。

    之前的皮子上,带了些许的血渍,眼下这易容下的脸花的不行,自然要擦干净才能看清楚这人的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怎么回事,这根本就不是王兄…。”北君玄看着,先开口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北君玄没想到,会是这样子。

    北俊城看着脸上也出现了抹诧异,不过他是装的,他此刻的心里无疑是不平静的,毕竟星恒的易容已经是很不错了,却不想还是被人看出来了,这人到底是谁呢,居然坏他的事。

    鬼谷子已经给北悠然解开了穴道,看着死去的人不是北焰,她心里很是高兴,这样说来她哥哥很有可能还活着了。

    既然这人不是她王兄,那她王兄又去哪里了呢,想到这些北悠然心里又担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本宫的王兄是在你们这不见的,你们必须帮我们找到…。”北悠然撂下这句话后,就走人了。

    北俊城在北悠然走后,也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北君玄说了几句后,也离开了。毕竟他在这也帮不了什么忙。

    “这个公主,当真是讨厌得紧,要照老头我平时的脾气,她现在都别想说话了,你这小子怎么都不说话呢…。”

    回过神的君深,交代了百里云辰几句后,就拉着安好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百里云辰听完君深说的话后,交代了身边的心腹几句后,就赶忙进了宫。君临听完后,立马跟着百里云辰出了宫。

    鬼谷子想跟去,却被莫云邪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,我们回家下棋去…。”

    水云行没想到,君深和安好说走就走,居然不管他了。收拾好,他就跟着鬼谷子他们回去了,出去的时候他看到一个人,只觉得有些熟悉,但一时间没有想起来。

    君深拉着安好出了行宫后,就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安好先一直没有问君深,此刻坐在马车上后,才看着他问了起来:“我们这是要去哪…。”

    “安好,我觉得北焰的事,跟君天傲有关。那天,我不是去抓他们吗,看到我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,他说北焰已经死了,还说我别想好过。可那时候,他一直在这边,没有进宫,也没有人给他传递消息,他怎么知道的呢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只觉得自己到底是糊涂了,到现在才想到他这话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君天傲早就知道北焰会死,他还真是不死心,害了你一次又一次,这次不能再放过他了…。”

    君天傲他们被关押的地方,在帝都北,这边有个大院子,是君临建造的暗牢,想救人出去可是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暗牢里是没有多少亮光的。

    君天傲早就待到受不了了,当听到开门时,他心里很是激动,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一个守卫正一手拿着烛火吗,一手拿着钥匙在开门。

    “你是来放本王出去的吗…。”

    这里面的守卫,都是不说话的。君天傲之前试过几次他们都不跟他说话,此刻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他出来后,那守卫就抓住了他的手臂,如同压犯人一般将他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君天傲,心里不免有些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光线越来越亮,他着实有些不适宜,等他睁开眼的时候,正好看到站在他不远处的安好和君深。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怎么会这样,他为什么没有被抓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见到本王来你很意外…。”君深看着他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本王听不懂…。”君天傲怎么可能承认呢,虽然他嘴上这样说,可眼睛却是闪躲紧,这一看心里就有鬼。

    “君深,听说牢里有很多刑具,我就听说过几个,还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敢,本王是王爷,你们敢乱用私刑…。”

    当真是最毒妇人心呢,亏他之前还觉得安好长得美貌可人。

    君天傲这话一出,无疑就是在找虐待。

    安好也没让君深上太过火的刑具,就挑了羽毛,这看似很轻,可正当挠在脚上可有得难受。

    她安好本就不是什么好人,对于这样的人,她已经容忍得够久了。

    君天傲根本就没有受过刑,在看到羽毛的时候,无疑是有些不屑的,却不想有些东西不是他能想象得到的,想象跟实际当真是不同呢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君天傲的眼泪都笑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东西一直笑下去,可是要死人的,君天傲虽然难受,可也觉得他们不可能就这样要了他的命的,所以他至始至终都没有承认。

    施刑的人,停下来后,君天傲都还在笑,好一会儿才缓过来。

    在他正要站起来的时候,安好走了过去,点住了他的穴道,喂了颗药下去。他这样顽固,想催眠可不是那么容易,这有了药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安好试了两次,成功将他催眠后,就让君深询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临来的时候,正好听到里面在问话,听到君天傲说的话,君临气愤不已,他没想到他居然对君深下了这么多次手。不仅对君深下了手,还找人给他下毒。

    正在他想进去给君天傲一巴掌的时候,君深又问了起来:“行宫那边的事,你有没有参与…。”

    君天傲自然是参与了,听他说完,君临再也忍不住了进去,就一巴掌扇在了他脸上,这一扇,他直接就清醒了过来。对于刚刚说的话,他都是记得的,却不知安好是刻意让他记得的,所以在催眠解除的时候,他的记忆才没有消失。

    “你个混账,这些年朕对你差了吗,你居然干这样的事…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,是他们陷害我,他们刚刚给我吃了药,我才胡说八道的…。”

    君天傲见君临这么生气,心里不由得慌了,要是君临认定他干了这些事,他这辈子就完了。

    “都到这时候了,你还冤枉他们,你当朕傻呢…。”

    不管他是对是错,他从来就不曾信过他说的话,君天傲只觉得心如死灰,他当时就该下重点的毒药,直接把他毒死。

    “父皇,你从来都不曾相信我,在你心里你有过我这个儿子吗。他君深是你儿子,我难道就不是你的儿子了吗,你的心为什么这样偏。我这么努力,想让你看到我,你却无视我…。”

    君天傲只觉得几个儿子里,他是最不受待见的一个,要不是宁王垮台,他今日怕是更不如。

    他不是想将这天下,给君深吗,他不会让他如意的。想着,他突然向着君临撞了过去,后面放着的是一个刑具,上面满是尖锐的铁刺,这一下去若是扎中,焉能有命在呢。

    君临没有想到,君天傲会在这时候,对他做这样的事,一时间被他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赶忙飞身上前,抓住了君临的手。

    君天傲在将君临推出去后,就哈哈大笑了起来,却不想君深抓住了君临,君临的身体,还差一点就扎进了那铁刺里。

    安好这次可没有在客气,重重一脚踹在了君天傲的腿上,他当即就跪了下去。顿时卷缩在地上,抱着腿嚎了起来,安好踹的部位,无疑是最疼的地方,让他晕不过去,又止不住那疼。

    自己的亲生父亲,都下得了手,当真不是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又救了朕一命…。”

    君天傲这边招了供,他们就直接回了皇城,带着他去了行宫。至于夜子嫣他们就等有时间再审问了。

    到了行宫后,君临派人去请了北俊城他们,在见到君天傲那狼狈的模样后,北俊城只觉得事情肯定是败露了。

    “五王子,你可认识他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临的问话,北俊城连忙站了出来说道:“自然是认识的,之前他还邀请我去了他的别院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北俊城说君天傲给他下毒时,北悠然很是诧异,在听到后面他说的后,不由得愤怒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居然想杀我王兄…。”

    君天傲对于北悠然的怒吼,仿若没听见似的,没有给予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他心里,只想着四个字,那就是他完了。他舅舅手里虽然有五万兵,可也抵不过君深和百里千城手里的兵,怎么可能对付得了他们呢。

    “我后来,为了得到解药,就找个人做替身,让他以为北焰死了,却不想被你们发现了…。”

    君天傲回过神,就听到北俊城说了这样一番话。

    “你分明就是在胡说八道,明明就是你想当北冥王…。”

    北悠然听着北俊城的这番话,一步步的向着他走了过去:“那我王兄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他此刻正在宫外的一家酒楼养着伤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北俊城,大家都找疯了我王兄,你却什么都不说,你安的什么心…。”北悠然可不相信他这么好心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不也是想要解药吗,而且王兄若是回来,这靖安王肯定还会想谋害的…。”

    君天傲没想到,北俊城还留了这么一手,当真是坑死了他。

    北悠然也没有在纠结,不过这事她可是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北冥这些王子间的事,君临可管不了,也不会想管。至于君天傲,就被他手下的人,先押着进宫了,等待他的无疑没有什么好结果。

    事情既然已经说开,自然就要将北焰从宫外接回来了,除了北冥的人君临这边也派了人,一路护送北焰回行宫。

    至于君天傲,也不得不将解药交出来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原本负责在四个城门巡查的,在得到消息后,就回了皇城。

    他回来的时候,北焰已经在行宫了。

    看着完损无好的北焰,百里千城心里松了口气,他没事最好。有事这次结盟怕是就不成了。

    北焰在外面的日子,过得还不错,身体也比之前好了些。听了他们说的后,他着实有些意外,倒也没有去怪北俊城,这让北悠然看着着实不甘心,明明是她哥哥,为什么不信她,而信北俊城呢。

    君临在行宫待了没多久,就回了皇宫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跟着进宫,陪了他一会儿后,就出了宫。至于药的事,他们俩都没有提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在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,很是高兴。这样不用她出手,就解决了一个对手,还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君非墨不免有些叹息,这一个个的为了这皇位,当真是费劲心机,可知他根本就不想要这太子之位。

    君天傲的娘云妃在听到消息后,立马派人出了宫,她就去找君临去了。

    君临正在气头上,怎么可能见她呢,直接将她由妃子贬成了嫔。

    云妃,原名叫王兮然,她进宫这么久,就生下了一个孩子,她哪能看着他就这样去死呢。

    就算是变成云嫔,她也要求见君临。

    君临不见,她就在外面一直跪着,没想到还没跪到一个时辰就晕倒了过去。君临到底不是个心太狠的,在得知她晕倒后,连忙让人将她抬进了宫,请了太医。

    他已经快忘了,他是什么时候去过她的宫里了,上次看着的时候就有些瘦,现在似乎更消瘦了。

    这次君天傲到底是做得太过了,北冥这边都看着的,他怎么可能还留着他呢。想到这,君临的心里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在云嫔醒来后,君临就让人将她送回了宫,至于宫殿就还住原来那。至于她的求情,到底是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这边,北悠然在君临他们走后,就将北俊城叫去了她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北俊城,我不准你伤害我王兄,你要是伤害他,我不会放过你的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北悠然的话,北俊城上前搂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“有你在,我不会…。”

    北悠然真的看不懂他,有时候的他,似乎对她很好,有时候有暴力得让她觉得可怕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主动叫他来她的住处,他岂能什么都不做呢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等待她的又是一番折磨,却不想他这次比之前都温柔了不少,而且只要了她一次。

    北悠然近来有些嗜睡,没多久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最近都在烦心其他的事,哪里会想到,她是怀孕了呢。

    摸着她的腹部,北俊城的心情很复杂,他本不该喜欢上她的。

    只要北焰,不对他动手,他暂时也不会要他命的。

    君天傲的事情过去后,就结盟,没多久他们就可以离开燕州国回北冥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离开皇宫的时候,是走路回去的,他们回去的时候,家里面已经在做饭了。看着家里做饭,安好这才想到,原来已经中午了。

    君天傲做了这么多坏事,死不足惜。可他到底是君临的儿子,他会难过那是必然的。所以,压根就想到留安好他们吃中午饭,安好他们也没想到,反正在那陪了他会儿,见他不怎么说话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舍得回来了,之前居然说都不说就跑了…。”水云行在看到安好他们回来后,就吐槽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心刚好从厨房端着菜出来,看到他们后,连忙说了起来:“长姐,九哥你们回来得正好,马上就可以吃饭了,你们快去洗手吧…。”

    安然也随后端着菜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今天安好不在家,她们也去了厨房帮忙做菜的。安心还照着安好教的亲手炒了份菜,味道没有安好做的好吃,但也不错了,毕竟她就看着安好做了一次呢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苏衡他们在轮流下棋,听到安心说吃饭后,就去洗手去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们刚刚跑哪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在洗手的时候,向着安好靠了过去问道。

    “审问君天傲去了,这事说来话长,我们下午的时候,再慢慢说…。”

    看安好一脸笑容,鬼谷子就知道事情肯定解决了。莫云邪没有多问,看着安好这般高兴,他心里也很是开心。

    小葡萄,安大海刚刚抱着去拉粑粑了。

    见安好他们在洗手,安大海就抱着小葡萄走了过来,将孩子递给安好他们抱后,他也洗了个手。有了小葡萄后,安好让他们都勤洗手,这样对小葡萄好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是啥原因,但安大海还是挺支持的,每次都要洗干净,才抱小葡萄。

    “九哥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刚洗了手,就听到小葡萄在喊他,如今的他喊得很清楚,君深听着很是高兴,一把就将小葡萄从安好的怀里抱了过来,他的手无意间的触碰,让安好脸上不由得一热,在看他一本正经的在那逗小葡萄,似乎没有注意到刚刚都干了啥。

    安好也没站在这纠结,就去帮着摆碗筷了。

    水云行也很喜欢小葡萄,可他似乎不买他的帐,每次只要他抱一会儿,多抱会儿就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可轮到君深这,就是差别对待。不仅主动要抱抱,还主动叫他。这家伙,平时冷着一张脸,哪有他这么好看呢。

    水云行见安好在摆碗筷,就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说你弟弟是不是眼睛有问题,我长得这么好看,他却不喜欢我抱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脑子有问题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对于小葡萄可是极其护着的,这水云行敢说这样的话,无疑是在找刺激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挺可爱的啊…。”

    被想说安好几句,却不想君深抱着小葡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媳妇,什么时候轮到你夸了,你一天是不是很闲…。”

    “闲…。”小葡萄就记住了这么一个字,连着说了好多次。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真是想将小东西,抱过来,揉捏一番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《穿越莽荒:王牌特工vs野人老公》—福星儿

    简介:穿越古代算什么,穿越蛮荒驯野人,找个首领做老公,没羞没臊才刺激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