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零八章 联姻,公仔
    吃了晚饭,北君玄又同安好聊了会儿才离开容安王府,走的时候他说了这样一句话,他真的很想做安玄,不想做什么北冥王子。

    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安好叹了口气,这人最不能选择的就是自己的出身了吧。

    君深站在一边,看着叹气的安好,伸手揉了揉她的头,看着她说道:“你要老是这样叹气,可就变成小老太婆了…。”

    他不喜欢看她皱眉,不喜欢看她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那我要是变成了老太婆,你还喜欢我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变成什么样,你都是我的。除了你,我谁都不会喜欢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,牵着安好的手,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宫里。

    君临已经派人给君天傲送来了毒酒和匕首,这两样他可以选一样死。

    听着外面云嫔的哭声,君天傲心里满是悔恨。他若不这么贪心,不贪恋这皇位,以后得了封地他和他娘还是能好好生活在一起的,可现在呢,马上就要天人永隔了。

    所有求情的大臣们,纷纷都被君临给降了一级,他舅舅那边已经将兵权给交出来了,他不仅害了他自己,还害了他们,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

    君天傲算是李得全看着长大的,在他小的时候没少被同是皇子的君天佑欺负。后来,两人一个被封了靖安王,一个被封了宁王,这才有了属于他们自己的住宅。

    却不想这到头来,他们俩走了一样的路。

    “李公公,我能见我娘最后一面吗…。”

    君天傲不仅被赐死,还被君临给划出了皇家族谱,至此皇家族谱上便在没有他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可以,但是不能见太久…。”

    李德全对着君天傲说完后,就招呼着身边的四个小太监一起出去了。

    云嫔在李德全开门后,哭得更凶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王爷他还没死,他想见你最后一面…。”

    虽然君天傲现在已经不是王爷了,可李德全还是用了王爷这称呼。

    云嫔听了后,赶忙抹了把泪,向着屋子里走了去。

    她进去后,就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君天傲看着哭得双眼红肿的云嫔,心里很不是滋味,刚想喊他娘,脸上就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娘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你这样一个大逆不道的儿子,你连你父皇都下得了手,你还是人吗…。”云嫔红着眼,对着君天傲斥责道。

    在第一次见到君临的时候,她就喜欢上了。君临也连续临幸了她好多天,后来就有了君天傲。她本以为,君临是喜欢她的,却不想她只是长得有些像他原来喜欢的一个女子罢了。可不管怎么样,她还是喜欢君临。

    在君临告诉她,君天傲做的这些事时,她着实有些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儿子惦记皇位,她是知道的。却不想他这么狠,对君临都能下手。

    君天傲被她骂得沉默不语,云嫔看着君天傲的样子,就知道他心里有悔意,可是到底是迟了。她这辈子就他一个孩子,她怎么舍得他一个人上路呢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我没有教好你,是我不好…。”

    骂完君天傲,她又开始自责了起来,说着她伸手拿起了盘子里的匕首,直接朝着自己的胸口处刺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娘…。”

    君天傲反应过来的时候,云嫔已经将匕首刺进了她的身体里,君天傲看着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见她倒下,连忙接住了她。

    李德全他们听到声音进来的时候,就见君天傲在抱着他娘哭。

    “娘,我知道我错了,你怎么这么傻,你怎么刺你自己呢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流泪的君天傲,云嫔刚想说话,嘴里就溢出了不少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娘,你别说话,我让他们去给你找太医…。”

    君天傲对于他娘,他心里还是在意的,此刻看着心里不由得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你别动,听娘把话说完…。”

    这边李德全在看到云嫔不行后,连忙吩咐身边的小太监去禀报君临去了。

    云嫔在宫里,对太监丫鬟们都是不错的,也不会去为难人。如今看她这样,李德全不禁有些同情。可同情归同情,他也帮不了他们什么。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,娘真希望,你生在农家。娘这辈子,就你一个孩子…。”

    云嫔断断续续的说着,伤口那的血不断往外留着,她的脸色也越发的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刺进她身体匕首,君天傲根本不敢拔,整个匕首都没入了她的身体里,这一抽出肯定比现在还死得快。

    君天傲越听越难过,豆大的眼泪一颗颗的从他眼里滚落了出来,到君临来的时候他都还在哭。

    云嫔在见到君临的时候,扯了扯嘴角,想说话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就落气了。

    “娘,对不起,是我害了你,你走慢点,你等等我…。”

    君天傲说着,看也没看君临他们一眼,就拿起盘子里的鹤顶红,一下倒进了嘴里,没一会儿他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君临看着这一幕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可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…。”李德全看着君临的样子,不由得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朕无事,这里就交给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君临没有让任何人跟着,交代完,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二月的天,还不怎么暖和,出门的时候君临穿的不多,此时又吹起了风,哪能不冷呢。

    李德全刚走到门口处就感觉到了凉意,看着不远处慢慢走着的君临,他心里着实不放心,连忙吩咐着身边的小太监,去给君临拿披风。

    君临走走停停,走到哪坐到哪,此时的他脑子里一片空白,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好。

    小太监有些怕君临,可自己师父交代的话,他自然是要办到的。

    看着不远处坐着的君临,他连忙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奴才小明子,见过皇上,吾皇万岁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君临看了过去,就看见一个小太监正拿着他的披风,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万什么岁,不过是说说罢了,你起来吧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临前面的话,小明子微微愣了下,听他说起来后就连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君临没有生气,他这才又说了起来:“皇上,这是德公公让奴才给您送来的披风,奴才给您披上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德全是他上位后,提拔起来的。这些年,他一直都在尽心的侍奉他,从来都没有二心,这点上他是很满意的。

    看着灯火通明的皇宫,君临一直在这亭子坐了许久。李德全将事情处理好,过来的时候君临都还在亭子里坐着。

    “皇上,夜深了,你该回去休息了…。”李德全走了过来,看着君临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德子,你说朕上辈子是不是造了什么孽呢…。”君临看了他一眼,沉默了会儿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朕跟你回宫…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李德全又怎么好回答呢。他又何必为难他呢。

    君临幼年丧母,还未到中年就丧父。想认的儿子不认他,喜欢的女子已不再人世。儿子一个接一个的死,他心里怎能不难受呢。

    做皇帝他尚可,做父亲他真的很失败。

    回去后,李德全就给他端来了安神汤,他这两日睡眠都不行,有了太医开的这药,才好睡一些。

    喝过后,李德全给他按摩了下头,他这才慢慢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想自己睡,也没有去别的宫里。

    第二天,君临还在睡,就被李德全给叫醒了。这上朝的时间,可是误不得的。除非,他生病不能早朝。

    洗了个脸君临清醒了许多,穿好衣服,吃了点粥才去上的早朝。

    早朝的时候,君临宣布了君深认祖归宗的事,君非墨听了倒是不怎么意外,毕竟君深是君临的儿子,他要认回是迟早的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听了很是高兴,他就知道君深不可能一直不认君临的。

    蒋尚书却是不想君临认回君深的,可是现在靖安王一派的都不说话了,太子一派的也没站出来说啥,他又怎好站出来说呢。

    靖安王这一派的,现在已经成了散沙,他们的支持者倒下了,他们心里无疑是惶恐的,哪里还敢蹦跶呢。

    得知消息的第五轻月心里却是很不平静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在下朝后直接去了容安王府,去的时候,安好和君深他们并不在家,他们今天一早起来后就去了颜庄。

    得知他们去了颜庄,百里千城不免有些意外,就先回家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见下人们在往马车上搬东西,不免有些奇怪。正想问,就见高阳公主正由她的丫鬟扶着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回来啦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。”

    “准备马车自然是要出门了,你回来得正好,今天君深派人送了个帖子来,让我们去颜庄走走呢。今天是他们新工坊挖地基呢…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刚说完,百里星辰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。今天两个哥哥都有事,就他陪着他们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颜庄,百里千城听说过,但还没去过呢。正好今天军营里没什么事,他和他们去走走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百里云辰和百里雨辰的媳妇要在家照看孩子,就没有同他们一起去。

    走之前,百里千城特意让人在马车里又垫了不少软和的布料,这样坐起来也没那么颠簸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可不想看他们秀恩爱,就自己坐了一个马车。

    修建新工坊的地方,只留了几棵遮阴的树,剩下的都连根拔除了。

    这个工坊是包出去修建的,一共八百两,还包吃一顿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他们来的时候,这边早已经在干活了,今天就要挖地基了,地里还有些树根杂草,自然要清理干净了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在出了帝都后,就将帘子掀了起来,一路都在往外面看着。

    路没有在帝都的时候平坦,百里千城看着不免有些担心,直接让她坐在了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只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弱,说什么也不坐他腿上。

    他可是禁欲有一段日子了,她可不想惹他,到时候麻烦的是她。

    好在路不远,没多久他们就到了颜庄,到了颜庄后,高阳公主就说着要下马车了。她不想坐车进去,想下马车走走呢。

    看着外面绿油油的一片,她心里就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听君深说过,但是未曾来过这里,如今看来他手下的人,不仅打仗很能干,种地也很不错呢。

    见自个娘下了马车,他也跟着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他也是认识安好后,才来这样的地方走走,平时都不曾来乡下走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呢,看起来长得真好…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鲜少出来,自然是不认识麦子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麦子,今年,军营那边开垦的地也种了不少…。”百里千城见高阳公主问起,就开口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麦子…。”

    “娘,你吃的包子这些,就是磨出来的粉做的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对麦子,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几人一边说一边走着,至于两个马车,早已经向着庄子那边跑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之前就定做了铜鼓,来之前他们去帝都取了定做的铜锅,又买了不少菜,才去的颜庄。

    在地基这边看了会儿后,安好和君深就回了庄子。

    “长姐,这泥鳅的泥沙都吐得差不多了吧,要怎么弄呢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回来,安心站了起来,看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长姐,这泥鳅都瘦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它们没吃东西,自然就瘦了。这个等下你们就知道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要去准备火锅底料,这处理泥鳅的事,自然就交给君深和苏天临他们了。

    现在泥鳅的体内已经没有什么泥沙了,用滚水烫后,将脑袋除去掉就行了。

    火锅,安好打算做一些清汤的,做一些麻辣的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他们走了好一会儿,才到庄子,一路上高阳公主都在四处看,要不是百里千城拦着,她都要下石梯去池塘边近距离的去看池塘里的鹅和鸭子去了。

    听到狗的叫声,安好出去,就见高阳公主他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今天要给我们做什么好吃的呢…。”见安好身上穿着围腰,身上还带着香味,百里星辰不由得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,我打算做火锅的,除此外还做点别的…。”

    难怪,他觉得香味熟悉了,敢情是做火锅呢。

    “安好,听说你要在这建工坊,真是太好了,以后想吃啥,我直接就能在你这买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的泡椒鸡爪,她可是惦记得紧,现在更是想吃得不行。

    可是百味斋根本就没多少,所以她都吃不到多少,家里的厨子也买了辣椒来做,但是做得不好吃。

    “这自然没问题的,到时候给你打个折扣,买几坛送一些…。”

    送一些给高阳公主还是行的,可也不能送太多,不然她可就亏了。

    “这敢情好,你可比我儿子好多了。这臭小子,每次我去他那里拿泡椒鸡爪,他都舍不得给我…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看着安好,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娘,你儿子我有那么差吗,上次也是别人先定下了,我那里就那么多,我给了你,岂不是失信与客人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娘就是说说。要是生你气,我早揍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泡椒好吃,但是辣。百里千城,都不会让她一次性吃太多。

    “进去坐着聊吧,我锅里还熬着汤底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这里面受伤的将士,有些也是跟过百里千城的,没跟过的也是认识他的。

    他一进去后,一个个都喊了他一声将军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没怎么来,但是却送了不少东西呢。看着他们的样子,每看一次他心里就难受得慌。

    见到高阳公主跟着来时,一个个正欲行礼,就被高阳公主给叫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与朝廷都是功臣,她岂能让他们给她行礼呢。

    见苏玉娘他们在那边摘菜,高阳公主同将士们说了会儿话后,就过去同苏玉娘他们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好久不见他们,就坐了下来,同他们聊着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见君深在清理泥鳅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这弄的都是啥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泥鳅…。”

    “泥鳅,这个好吃吗…。”他还没见过这个东西呢,闻起来有点腥,可是比鱼可小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好吃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泥鳅好吃,味道肯定不会差。

    听到君深说好吃,百里星辰不由得期待了起来,他最喜欢的就是吃好吃的了。这要是好吃,拿到他店里卖,肯定能赚钱。

    君深还请了尹修他们。

    不过尹修近来忙,所以他们来的时候,都已经快中午了。来后没一会儿,就摆香案了。

    等下要的香案这些,云庄他们已经在准备了。

    吉时到了后,云庄就开始摆香案了,这工坊算是安好和君深两人的,这次就由他们两人一起上香了。

    庄子里的人,都不曾吃过火锅,一个个都很是喜欢,而且都不怕辣。

    孩子们到底没那么能吃辣,就吃得汤锅。

    除此外,安好还炖了汤,炒了几道菜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,特别想吃辣,但是她怀着孕,不能吃太多。

    酸儿辣女,看着她的样子,苏云娘不禁在想,她这胎可能怀的是女儿呢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也想要个女儿,可也担心高阳的身体。毕竟这怀的可不止一个呢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,没少吃火锅。可怎么吃,他都觉得安好做得正宗些。殊不知她都是用灵泉水熬的汤底,自然是其他人不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饭吃了后,安好和君深就同云庄他们聊了会儿,工坊的管理人员,就从庄子的人里面选,愿意去工坊看的都行。

    除此外,还要招人。

    这周边村子也不少,工坊开了后,定然是能招到人的。

    这次安好不仅要做香肠,还有做糯米肠,血肠。除此外口味上,还准备做点五香的,豆豉的。头花也可以做,除此外,还加了公仔,做公仔就需要一批绣娘了。

    公仔,安好之前就同安心她们说过,但是一直没做,这东西若是做出来,在帝都肯定更好卖。

    这东西,还要试了才知道,目前只是种想法。

    到时候,还得招些打包装的。

    这时代的动物皮毛太贵,不然安好都想做毛绒玩具。但这东西还是可以做的,限量卖,到时候价格上自然也不会便宜。

    聊完后,云庄就吩咐人,去各村张贴告示招人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走得不快,却是个性子急的。

    人先招好,等工坊上梁后就可以上工了。

    这工坊,对于修大型园林的他们来说,无疑是很简单的,加上人多修起来就更快了。

    在君深去茅房的时候,百里千城跟了过去,在外面等着他出来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是个直接的,在君深出来后,他就开口说了起来:“今天上朝,皇上他告诉众大臣,他要将你认祖归宗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完,君深有些意外,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说了。

    “认祖归宗这件事,我已经答应他了,不过没想到他会在这时候说…。”君深的语气里,倒是没有责怪君临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上次那件事后,他就发觉,他其实并不恨君临了。

    他其实,也是想有个父亲的。

    “你能认他,他心里肯定很是高兴,不管以后怎样,我都是支持你的…。”

    他们出去的时候,安好他们都没在庄子里。

    问了下庄子里的人,得知他们出门后,他们也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在乡间的路上,安心和安然,摘了不少的野花。在安好的教导下,她们现在看着花就知道哪些能染色,哪些不能。

    不过这么久了,她们见安好没提起封井,就没有在她面前说。

    君深和百里千城出来的时候,就见安好他们在麦地里走,他们就站在外面等着他们,没有跟进去。

    鬼谷子的谷里不是种菜,就是种药材,至于粮食没有种过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种粮食还没有他种药材值钱呢。

    不过要人人都是他这样的想法,这粮食的价格,可就不会便宜了。

    莫云邪,看着这绿油油的小麦,着实有些佩服他们。种的可比他们天山派种的好多了。

    庄子里,喂有猪,也喂了几匹马,这肥料可是很足的,又没有干着,自然就长得好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着不错,等到成熟的时候,一片片金黄色,看起来就更好看了。

    不过到麦子熟的时候,她肯定没在帝都的,至于村子里,现在全部都是种的油菜,麦子今年都没有种。

    尹修也是第一次来这里,虽然他没上过战场,但心里还是想过的。所以他才会拜了师父,学了武功。

    半下午的时候,他们才离开了庄子。

    今晚上皇宫夜宴,百里星辰,尹修他们都是要去的。

    回皇城后,他们就各自回了家。

    一进宫,安好就感觉到了不一样,因为今天的人,对他们都很是热情。

    在她和君深进殿后,不少的人都过来同他们打招呼。

    君临宣布认祖归宗的事,君深已经告诉了安好,此刻看着众人的反应,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。

    今天北冥的人来的很早,君临和第五轻月他们还没来,他们就来了。

    北君玄一进殿,就看到了安好。

    今天的她身穿着一身水蓝色的上品云锦襦裙,耳朵和头上戴着同款的羊脂白玉,戴的东西不多,整个人看上去清新爽利,着实不错,让他有些移不开眼。此刻正在同两个女子坐着说笑着,高阳公主他是认识的,但另外一个女子,他却是不认识的,想来她们的关系肯定特别好。

    随着人来得差不多后,苏云娘,安好,高阳公主就没有坐在一起聊了,就各自回了自己坐的地方。

    北焰跟之前相比,倒是收敛了些。

    来之后,看了众人一眼,就去了他的位置上坐。

    君临来后,宴席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有了之前的事,北焰哪里还敢挑衅君深呢,虽然觊觎他身边坐着的安好,可也没敢表现得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晚宴安好并没有吃太多,因为她还不怎么饿。

    结盟,联姻无疑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在得知联姻的对象,只有北焰时,不少的女子都歇了心思。但是,这次君临有旨意,她们这些没未婚夫得都得上台表演,这不上去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晚宴吃得差不多后,就撤下,上水果茶点看表演了。

    要表演的,吃东西的时候,都没敢吃太多。

    蒋潇潇和蒋苏苏两姐妹,之前还想着嫁给北冥的王子不错,可她们却是不想嫁给北焰的。

    因此这一上台,蒋潇潇就谈错了音,蒋苏苏一上台跳舞,就扭了脚。

    蒋尚书的脸黑得不能再黑。

    当真是两个蠢货,这也太明显了。就算皇上不说什么,她们的名声,在帝都以后能好吗。

    不过在见识了其他人的表演后,他心里总算没那么担心了,敢情这一个个都不想嫁给这北冥大王子呢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,心里不禁有些冷笑。之前一个个还瞪着她呢,如今有了机会,倒成了这样了,当真是现实呢。

    君临的脸色也很是不好看。

    但北冥王子却不在意,因为他也看出来了,反正他只喜欢美人,于是这一番看下来,他就选中了蒋潇潇。

    蒋潇潇,听到自己被选中,差点没当场晕过去。

    虽然被封了安平公主,可她心里没有一点高兴。

    蒋苏苏心里无疑有些庆幸,没选着她。

    蒋尚书心里却是有别的想法,自己这孙女嫁到北冥,以后能成为助力就好了。

    对于蒋潇潇,安好可不会去同情。

    在人选上后,君临又让其他人上来表演了会儿,才散了宴会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,蒋潇潇就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爷爷,孙女儿不要嫁去北冥,那北冥大王子那个样子,我嫁过去日子要怎么过呢…。”

    虽然长得个子大,却是个有勇无谋的草包,而且还好色,她怎么受得了呢。她现在不用想,都知道他后院肯定有不少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“这北冥大王子,到底是嫡出,当上北冥王的希望还是很大的。这是皇上的旨意,又岂是我们能违背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就不要嫁给他…。”

    蒋苏苏看着没有说话,这事她求情也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也没有去劝蒋潇潇,若是去劝她怕是得恨她了,这可不是她想见到的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没得改,已经很晚了,快去洗漱睡觉吧…。”

    蒋尚书说完,又将一边的儿子叫去了书房,后天就要嫁人了,该准备的人和东西,自然都是不能少的。

    至于人也要看管好,若是跑了,倒霉的就是他们了。

    蒋潇潇的爹,一直都很听他爹的话,自然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回去的时候,家里的人都睡了,洗漱过后他们就进空间里去了。

    进空间泡了个澡,吃了点水果,陪着小白它们待了会儿后,安好和君深就回屋睡觉了。

    电视安好试了下,光是这样是打不开的,可是有青龙在就能打开了。他的闪电能开启电视,倒是够特别的。

    之前君深就在好奇这个盒子是个啥,在电视打开的时候,他无疑是很诧异的。

    青龙也不曾看过电视,不免很是好奇。

    看了会儿后,安好就让青龙下去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,这个就是电视了,里面的电视剧都是人表演的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完,算是明白了,这所谓的演员就像他们这的戏子一样。不过不同的是,他们的地位要高一些,还比他们赚得钱多。

    他们的一切都比他们这要先进许多,好多东西都是他们这没有的呢。

    “你说,你们那的人不会轻功,可这电视里的人,怎么都会飞呢…。”君深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安好就知道君深会有此一问,不由得笑了笑说道:“这个嘛,自然不是真的,因为他们演戏的时候,有一种细线可以拉扯着他们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在欺骗观众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咳,好像能这么说,不过这人总要幻想下嘛,别去较真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深的话,安好不禁有些想笑,他说的似乎没毛病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们睡觉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,一把将安好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现在他的睡眠,可是比以前好了不少,那幼时的噩梦,也似乎不见了踪影似的,没有在梦到。

    青龙却是很兴奋,回去后就同小白它们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一早安好和君深还没醒,就听到了电视的声音。

    睁开眼一瞧,就见小白,小黑,青龙它们三个,正坐在凳子上看着电视。

    而电视里放的正是熊出没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醒啦…。”

    小白,听到声音,回头一看就见安好坐了起来。它说着就跳上床,扑到了安好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几个小家伙,还真是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到声音,也醒了过来,看着安好怀里的小白,在看到前面坐着看电视的两个,一时间不知道说啥好。

    这几个,胆子真是够大的。

    当看着电视里放的熊出没时,君深不由得多看了会儿,这熊都能说话了呢,可是跟他们这个熊长得好像不一样呢。

    这一问,才知道是电脑设计的。

    可是电脑又是啥,跟电视有什么不同呢。

    看了会儿熊出没,小白就换了台,看起了喜羊羊和灰太狼。

    君深的问题,是一个接一个,比好奇宝宝都还好奇呢。

    白虎和朱雀它们也想过来看,可总觉得不好,就没有过来,毕竟跟小白它们相比,它们可是要大上许多。

    洗漱好,他们就出了空间。

    空间里的空气,比外面着实要好不少,出来就能明显感觉到了,每次都要一会儿才能适应,毕竟他们在里面待太久了。

    早晨吃过早饭,安好和君深他们就去逛街去了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要开工坊,这些东西,自然得卖回来,先试做一下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在早上的时候,就让人送了些皮毛过来,这些都是他们家里收的,一直放着,没怎么用,索性都给安好做公仔,毛绒玩具这些了。

    今天他们先做毛绒玩具和公仔,至于吃的就后面在做了。

    东西买好后,他们就回了家。

    回家后,安好就和君深去了他的书房,先将图案给画了出来。她画了一个皮卡丘,画了一个小熊,画了一个美羊羊。除此外还画了一个卡通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图案安好还上了色。

    “你画得真好…。”

    简直跟电视上的一模一样,当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的画也画得不错,你肯定也能画好…。”

    聊了会儿,安好就拿着图案出去了,这些图跟之前的有些不一样,但是安心她们还有一眼就认出安好画的是美羊羊了。

    苏玉娘,苏绣娘,苏锦娘,刘玉书的绣工都很是不错。

    在安好给他们图案后,就开始裁布料,忙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里面暂时由破布塞着,等到以后在改良。

    安然的绣工去安心好,她也尝试着自己做了起来,因为她最喜欢的就是美羊羊了。

    安心也喜欢,也想做一个,可她的绣工却是不怎样。不过她还是想做,她绣工不好,就先做一个小的好了,这样也浪费不了多少布料。

    莫云邪和鬼谷子都凑了过来看,看完安好画的图后,他们倒也觉得好看,就是不认识那是啥。

    安好其实挺羡慕会刺绣的人,因为秀出来真的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不过当她把针拿到手里的时候,却是完全不懂,没少扎自己的手,看得君深直接将她拉走下棋去了。

    颜九他们看着不免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安大海和苏玉娘他们看着,心里都很是欣慰,君深这样在意安好,以后定然不会让她受委屈的。

    安好哪里是君深的对手呢,下了会儿就连输了几局,不过她倒是特别想赢他,为此又下了几局,总算是赢了两局。

    赢了他后,她就高兴了,看了看天色就去准备午饭去了。

    她们都在忙活,她自然要帮着早点准备的。

    鬼谷子他们一直在一边看着君深和安好下棋的,在安好走后,鬼谷子就坐到了安好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,是在放水吧,你都知道让着她,却不让让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,赢了你也骂我…”

    君深不是没让过他,可是却还是被他骂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臭老头,不准在骂我孙女婿…。”莫云邪听着他一口一个臭小子,就不由得开口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骂他了…”

    两人又开始了,君深不知道该说他们啥好了。苏衡原本是来看下棋的,却不想这两头又闹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们吵的时候,君深已经调转了棋盘,同苏衡下棋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吵完的时候,君深和苏衡已经下了一局了,苏衡无疑又输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,轮流跟君深来了一局,都是输。

    后面,直接变成了三个人,同时跟君深一起下,这次无疑赢了君深。

    鬼谷子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莫云邪笑了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苏衡只觉得很无语,他们三个一起才赢了君深,说起来都是眼泪呢,赢得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在他们赢了后,君深就没有同他们下了,就去厨房帮安好忙去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在君深走后,又同他们下棋了起,他只觉得他今天棋艺变好了,刚刚能赢都是他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,不跟下棋了吗。”安好见君深进来,不由得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输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完倒是有些意外,看着他开口说道:“输给谁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输给他们三个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跟他们三个下,输了也没什么,你真厉害…。”自己赢的时候,都是他放水的呢,说不定他们也是,这家伙简直太变态了。

    君深闻言笑了笑,挽起袖子,洗了个手,就过来帮着安好做包蛋了。这东西吃过一次后,他们都挺喜欢的,为此安好这次做了不少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