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零九章 君深:想哭就哭,别憋着
    还没到中午,苏玉娘她们就做了一个皮卡丘出来了。

    它的耳朵很长,尖端是黑色的。小小的嘴巴,黑色的眼睛,脸颊上有两个红色的圆,它的尾巴是锯齿状的像闪电。

    安心一看就喜欢上了。

    “娘,姥姥,大姨,二姨你们做得真好,你看它还一脸笑容的冲着我们招手呢…。”

    她们做得简直,就跟她长姐画得一模一样呢。

    刘玉书她们听着安心的话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见过这样的小动物,可她们看着也挺喜欢的。

    苏衡他们也看了眼,只觉得做得不错。

    安然听着安心的话,停下手中的活,向着她们看了过去,这一看,她跟她们的差距还真是大呢,她的绣工到底还是粗糙些。

    厨房已经开始上菜了,安心抱着皮卡丘跑进去的时候,安好和君深都在炒着菜,还有最后三道菜没炒了。

    汤还在炖,蒸菜,凉菜已经上桌了。

    “长姐,娘她们已经做好一个皮卡丘了,你看看…。”

    安心走到面前,看着安好笑着说道,说完将手里的皮卡丘递到了安好面前让她看。

    “娘她们的手艺就是好,做出来真不错…。”

    厨房里油烟重,聊了几句,她就让安心先抱着皮卡丘出去了。

    君深看了眼,也觉得做得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昨晚上睡着安好又想了不少点子,比如做书包,做抱枕,做卡通的双人枕头。不过一次性哪能做这么多呢,还是慢慢来的好。

    小葡萄早晨醒得早,上午没多久又睡了,安大海就抱着他回了屋子。快要到吃饭的时候,小葡萄才醒来。

    安大海早晨一直陪着他玩,所以也没睡好,就跟着他一起睡了会儿。

    小葡萄醒来后身边若是没人他就会哭,有人他就不怎么哭。但是不理他的话,他就会伸手去捏身边人的鼻子。

    这动作本来是安好捏他的,就一次他就给记住了。

    安大海被他一捏顿时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爹爹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,不能下手轻点啊…。”安大海只觉得自己这儿子力气挺大的。

    小葡萄没有说话,却是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大海起身抱起小葡萄就出去抽尿了。

    安心看自家爹抱着小葡萄出来,连忙抱着皮卡丘向着他们小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爹,皮卡丘娘她们已经做好了,好看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看。”

    小葡萄看着安心手里的皮卡丘,很是高兴,可怎么伸手都够不着。

    “小弟,想要吗,叫二姐,二姐就给你…。”

    安大海这次没有帮小葡萄,也是想他多叫叫人呢。

    小葡萄也没犹豫,开口就叫起了二姐。安心听着他叫她很是高兴,当即就将皮卡丘拿给了他。

    皮卡丘虽然不怎么大,可对于小葡萄来说,也有那么大一个了。安心给他后,他就伸出双手抱在了怀里,好奇的打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都没舍得松开,到下午睡觉的时候,直接抱着睡了。

    下午大家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,还没到半下午就已经做完了。纯手工的绣品,看起来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休息了会儿,她们又让安好画了图。安好想了想,只画了几张图。这次不用怎么绣,只需缝合就好。

    她打算做一个大的毛绒玩具熊,除此外还做些小的毛绒玩具。

    她们做得这么好,这么细致,这些做出来的完全可以当样品展示了。

    话说这边,在夜子嫣他们被抓后,夜禾宇他们并没有马上离开帝都,而是待到二月十九的时候才离开帝都回家的。

    二月二十一的下午,夜清酒收到了他弟弟夜清陵的青鸟传信,族里已经知晓了安好的身份。

    安好的身份,是夜子嫣的爹揭露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派出去的人,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,这些日子他一直联系不上夜子嫣他们,怎么可能不担心呢。

    夜清陵不知道夜子嫣的爹夜鹰,到底同长老们说了什么,只知道他们很生气,而且现在又联合了起来,准备来帝都找安好了。

    夜禾宇听夜清陵说完信上的内容,整个人都变得冷冽了起来。

    害死了他姐姐还不够,还想害他姐姐的女儿吗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一直怀疑自己姐姐是被夜鹰他们暗害的,可是一直都找不到证据。如今看来,不用查他都觉得是他们做的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说怎么办。”夜清酒看着夜禾宇说道。

    夜绝色也讨厌族里的那些规矩,对于打破传统的夜倾雪,她心里还是挺佩服的,可惜的是她的结局太惨了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站在你们这边。”夜非也开口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已经帮了我够多了,这事就由我自己来吧,你们全都回去,如果他们问起你们就往我身上推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到底是怕连累他们,他当初也是心急了。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,夜九给了他一拳。

    “你还当我们是兄弟吗,你这说的什么话呢。”

    夜青妩看着自家爹被揍,很是不服气。刚想上前就被她娘夜霜给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激动,禾宇是担心族里的人为难你们的家人。”夜云连忙出口说道。

    经过商量,夜九和夜非回去将人接出来。夜绝色,夜清酒他们则跟着夜禾宇返回帝都。

    穆思月一直都没有说话,她只觉得这夜氏又要变天了。

    二月二十二一早,百官齐聚在太和殿外,送安平公主出嫁。

    陪嫁固宠的有三个,全是庶出的蒋家小姐。同时,君临又送了十个美人给北冥大王子。

    蒋潇潇对于这婚事,心里本来就很不甘愿。可是现在的她根本没得选,上车前她看了蒋家的人一眼,也看了安好和君深一眼。

    无论是蒋家还是安好他们,她心里都是恨的。

    北君玄看了安好一眼后,就翻身上了马。此去一别,不知道又是多久。

    这次去护送他们的依旧是君深。

    君临给的嫁妆很丰厚,一共二十车。在他们经过帝都的时候,大街上的人停下脚步,站在大街两边围观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嫁去做王妃固然好,可想回故土,怕是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里,安好一直在忙着做着做那,完全忘了夜子嫣他们了。

    夜禾宇他们回到帝都的时候,已经是二月二十三的下午了。

    大白天的,他们自然是不敢擅闯皇城的,也没见安好他们出皇城,就打算等晚上在潜入皇城了。

    这次去容安王府,夜禾宇本打算只带夜清酒一个人的,却不想夜绝色也跟着飞进了皇城。

    安好今晚并没有睡那么早,一直在书房画图。

    君深帮不了她画图,就在一边看着书陪着她。

    安好似乎不怎么满意画的图,画好看了下,又丢了,丢了又画,反反复复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,不免有些担心,这样画下去得画多久呢,拿起她丢的图纸看了下。在他看来,她已经画得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这图看着也不错,你觉得哪里不满意呢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好抬眸看着君深说道:“你不去的这兔子的耳朵,画得有些怪吗,还有这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一连指出了几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我们这有谁见过穿了衣服的兔子吗…。”

    本身就特别了,耳朵这些在特别点,也算不得什么了。反正怎么看,都不错。

    听君深说完,安好似乎没那么纠结了,没多会儿就画好了一张图。

    “好了,明天再画了,今天就画到这…。”君深说着,直接抢走了安好的炭笔。

    “你要再不走,我就抱你回去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就要伸手抱安好,安好蹭的就站了起来。他们都不知道睡没睡着了,这要看着怎么好,这家伙太坏了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书房后,就回了他们住的院子。刚进院子,房顶上就飞身下来了三个人。

    他们刚飞身下来,就被追上来的侍卫们围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没拿武器,而没蒙面,怎么看都不像是来刺杀的。

    “安好,我们是来找你的…。”夜绝色踹开袭击过来的侍卫,看着安好喊道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还在屋子里下棋,听到隔壁院子传来打斗声,立马就飞身来了安好他们的院子。

    飞过来,就听到夜绝色的喊话。

    飞杨也睡不着,在院子里走。听到声音后,也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他们吗。”

    君深并没有立马让自己的人住手,而是看向安好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,让他们先停手,听听他们说啥再说…。”

    “都住手…。”

    侍卫们闻言都停下了手,但是却没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事吧…。”莫云邪看着安好和君深问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们没事,你别担心…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听着总算放心了,可他多想安好叫他爷爷呢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找我徒弟干啥,我徒弟根本就不认识你们…。”鬼谷子看着夜禾宇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夜禾宇站了出来,看着安好说道:“你想知道的事,我都能告诉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…。”安好仔细打量了下夜禾宇,只觉得有几分熟悉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他是谁,他是你舅舅…。”

    一直没有说话的夜清酒,看着安好笑着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丫头,除了容貌和她娘相像外,性格可是一点也不同呢。

    “舅舅,你们说是就是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娘生你的时候中了毒,我去的时候,你已经不见了,你身上应该有一块玉…。”

    飞杨过来的时候,正好听到这话。

    不由得愣在了原地,敢情安好不是安大海他们的亲生女儿呢。

    安好的反应没有太激烈,这样说来,她已经是知道她身世的了,飞杨此刻倒是有些好奇安好的身世了。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说过这些事,当下就发了话,让侍卫们先撤下去,对于今天发生的事,一个字也不许对外人说。

    莫云邪对安好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舅舅,多了分警惕心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才有孙女,绝对不会让别的人抢走的。

    对于安好的娘,安好没有说过,他也不曾问。不过心里终究还是很想知道的。

    院子里到底不是说话的地方,安好就招呼着大家,进了这边的客房里说话。

    进屋后,他们各自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夜绝色在飞杨过来的时候,就打量了下她。这两老头是安好的师父,那他跟安好又是什么关系呢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爹吗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开口没有问娘,而是问了她爹。在安好问的时候,莫云邪的视线直直的看向了夜禾宇。

    “认识,他的名字叫莫廷,医术不错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的语气,听起来很冷,似乎对莫延很不满。

    “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,跟娘又是怎么认识的呢…。”

    莫廷只有夜禾宇见过,夜绝色,夜清酒他们都没有见过,听安好问起,也看向了夜禾宇。

    “他是个什么样的人,到现在我都看不清。他们是在一个客栈认识的,那个客栈是个黑店,他救了你娘…。”

    大概就是个英雄救美的故事,不过却是一见彼此钟了情。

    莫云邪听着他这么说,不免有些生气,他的儿子虽然有些随性,可也不是个坏人。

    但是他还是忍着没有说话,想听听夜禾宇接下来怎么说。若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他非杀了他不可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觉得你爹他很爱你娘,什么都愿意去为她做。可后来呢,你娘出了事,我赶去的时候,只见到你娘,没有见到他,而你也不见了踪影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很沉重。每提起夜倾雪的死,他的心里就堵得慌。

    他只觉得当初肯定是有人跟着他去了,否则他们住的地方那么隐秘,他们可能找得到呢。

    “他已经死了,也死于中毒,老头我埋的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鬼谷子的话,夜禾宇很是诧异,又问了鬼谷子几个问题,问完他已经能肯定是谁对莫廷下的手了。

    毒术他们谷里学的都差不多,但是个别有天赋的,自己会有创新。这莫廷中的毒,正是夜子嫣之前研制出来的毒,他之前见她使用过。

    “是她,是她做的…。”夜禾宇一个劲的念叨着。她会制造那些奇怪的毒,说不定他姐姐,也是她下的手。他早该想到的,这些年她一直嫉妒他姐姐,不是吗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口中的她到底是谁…。”夜绝色见夜禾宇这样,连忙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是夜子嫣吗…。”夜清酒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她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们的对话,安好他们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啥。

    “夜子嫣是谁…。”莫云邪,此刻恨不得马上杀了她。

    闻言,夜禾宇回过神,看着安好道:“你快走吧,别留在帝都了,他们已经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越听越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夜子嫣,就是上次你们抓的人啊,你们不知道?”夜绝色表示很无语。

    安好一直没有去审问他们,都是君深的人在审问,而且她们报的都是假名。

    听安好说完,夜绝色他们这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“丫头,那夜子嫣在哪,我要杀了她…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此时也知道莫廷为什么没有带夜倾雪回天山派了。因为那时候的他,是不会允许他和这样的女子在一起的。在他的认知里,使毒的都是些旁门左道。他若带回来,他只会逼着他们分开的。

    可是经过这么多事,现在的他根本就不会那样想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先冷静点,问清楚我也不会放过她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的语气虽然平静,脸上却是冷冽得紧,她说完转而看向夜禾宇说道:“舅舅,你能把事情说清楚一些吗,他们是谁,我为什么要离开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娘因为莫廷背叛了家族,族里的人一直在追杀他们,可是一直都没有找到。后来,有一天,你娘给我来了一封信,我心里好高兴,因为我已经好久没有她的消息了,却不想我这次去见她,是害了她。因为我总觉得是因为我,才暴露了他们住的地方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不想在隐瞒了,这些事放在他心里压抑得他,着实难受。

    莫云邪没有想到,一切是这样。

    夜清酒也总算明白,为什么那段日子夜禾宇这般消沉了,敢情这里面还有这么多事呢。

    “夜子嫣走的时候,告诉了她爹,这么多天她爹都联系不到他们,派出来的人也没有一个回去。他就将你的下落,告诉了他们,至于还说了什么,我们就不得而知了,我们也是半路得到消息,才又回来的,本来已经打算回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见安好他们都不说话,就继续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舅舅,你觉得逃避是办法吗,今天我能走,那下次呢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听着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安好的话似乎也没有错。

    “君深,这时候能出城门吗,我想见夜子嫣…。”

    基本已经能肯定是她毒害了她爹了,那她娘呢,也是她下的手吗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有君临给的令牌,随时都可以出入皇城的。

    莫云邪心里早就恨得不行了,自然要去看看这个夜子嫣了。

    君深府里的马车多,一共有五个,眼下他们这几个人,两个马车就能装下了。

    马车到皇城门口的时候,就被守卫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到是君深后,立马就放行了。

    话说这边,夜子嫣他们被关了这么多天,吃得差又睡不暖,着实快崩溃了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来到暗牢后,就让守卫带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只带了夜子嫣,没有带夜子月和夜子寒出来。

    审问的人,只有安好和君深,莫云邪他们坐在了屏风后面听。

    夜子月见夜子嫣被带出去,心里很是不安,对着守卫就是一顿骂,似乎只有骂了她心里才会好过些。

    夜子嫣心里也很不安,今天她的眼皮老是在跳,着实太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守卫将她带过来后,就丢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在看到安好和君深的时候,夜子嫣心里更加不安了,因为他们看她的眼神,好冷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呢…。”

    夜子嫣听着安好冷冽的话语,身上不由得打了个寒颤,这小贱人,莫不是知道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哑巴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见她不语,也没客气,直接一脚踹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君深在一边看着没有说话,他知道此刻的安好心里很愤怒,他是不会去干预的,哪怕她现在要杀了她,他也是支持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很好,我就换个人问问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没多会儿,守卫又带了一个人出来,这人无疑就是夜子月。

    “说,你叫什么名字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什么名字,关你什么事,你快放了我…。”夜子月看着安好,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又是一个找踹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现在的内力可是比以前高了不少,下脚可一点也不会留情。

    夜子月这几日吃不惯这里的东西,又睡不好,安好的一脚直接就将她踹吐了血。

    夜绝色看得眼睛都不眨,只觉得好解气,她也不喜欢这姐妹俩呢。以前在迷林之森里可是没少抢她发现的草药。

    夜禾宇看着安好这样,心里似乎放心了些。这样强的她,应该不容易被人欺负吧。

    夜清酒没有见过莫廷,但在来的路上他问了夜禾宇,只觉得安好的脾气一点也不像她爹娘,不过这样倒也附和家主的气质,够霸气。

    “你个贱人,你敢踹我…。”夜子月捂着胸口看着安好骂道。

    夜子嫣此刻自身都难保,哪里管得了她这个妹妹呢。

    夜子月这话一骂出口,还没等安好出手,整个人就跪在了地上,不知道是谁袭击的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们叫什么名字…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一连问了几次,她们心里无疑是很恐慌的,只觉得安好肯定是知道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还不说,君深你这牢里,有男犯人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有,要将她们扔进去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夜子月还没有经历过人事,可也知道些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们别扔我,我不叫夜子佳,我叫夜子月…。”

    “夜子嫣…。”

    夜子嫣虽然说了,语气却是不怎么服气。

    “你说,你叫什么,大声点,没听清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这人在面对一些事的时候,终究是要妥协的。

    夜子嫣虽然已经不是处,可这辈子也只有过一个男人,哪能接受这些犯人侮辱她呢。

    “夜子嫣是吧,你认识夜倾雪和莫廷吗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提起莫廷,夜子嫣的脸色不由得一变,手更是攥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夜倾雪我自然认识,她是你的娘,我的…。”

    夜子嫣说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,更没有提她认识莫廷。

    夜子月对于过去的事,知道的不是很清楚,可也知道自家姐姐是认识莫廷的,而且还很喜欢。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莫廷?”

    夜子嫣听着安好的话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,她到底是知道了什么,还是来诈她的呢。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他…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君深让人将夜子月丢到男犯人那边去,她姐姐什么时候说,我们什么时候再放她出来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,你个贱人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着夜子月的话,一个铁珠飞掷了过去,点住了她的穴道,让人将她丢到了牢里。

    “这牢里的男子,可是很久没见过女子了,你确定你不说吗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的话音刚落,就听里面传来了夜子月的哭喊声,还有衣服被撕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夜子月被点了穴,四肢动不了,只能大喊大叫着。

    夜子寒听到了,他心里急得不行,可是却出不去,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快叫他们,停手,我说。”

    没多会儿,里面果然就没了夜子月的哭喊声,但是人并没有带过来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莫廷是你爹,我见过一次,他长得好看,对你娘也好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向来观察灵敏,在夜子嫣说话的时候,她就在看她的神情,在说道莫廷的时候她整个人柔和了许多,可说着到后面情绪又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“我娘都没有带我爹回去过,你怎么见到的,别想糊弄我,我知道的可不少…。”

    夜子嫣现在可以肯定,夜禾宇肯定来找过她了,不然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呢。

    “我是跟着你舅舅去才发现他们的,但是那不是我第一次见莫廷了,在我出外游历的时候,就是他救了我。后来我就跟着他闯荡了段时间的江湖,在一次醉酒后,他要了我,可是他却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不见就是一年多,那晚后我怀上了孩子,生了下来,可是还是找不到他。直到两年后,跟着夜禾宇一起出去,才发现跟你娘在一起的男子是他,是你,你能不恨吗。我去偷偷见过他,可他说他不认识我,你说他是不是很该死。你娘还不信我说的,还执意跟他在一起,是不是更该死…。”

    夜子嫣之前的白莲花形象,完全变了。此刻她就是个浑身充满戾气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胡说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怎么都接受不了,这样的答案。她的爹怎么可能这么不堪,她的娘怎么可能这样。

    莫云邪也不相信他的儿子会这样。

    因为从小,他就不同意他在娶,又怎么可能在跟一个女人在一起后,又跟另一个女人在一起呢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当事人,都已经死了,谁又能证明呢。

    “我胡说八道,你凭什么这么说我。你就是个贱种,他们生下的小贱人,什么家族传承人,我呸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安好如此痛苦,她只觉得心里好爽。

    夜子嫣的话,还没说完,就被君深狠狠一脚踹了出去,许久都没有爬起来。

    “君深,她胡说八道,对不对…。”

    她的爹娘怎么可能是这样子,她不信,不信。

    莫云邪也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别听她胡说八道,我的儿子我心里有数,他绝对不是这样的人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和飞杨他们都很震惊。

    夜禾宇没想到夜子嫣会这么说,可这里面的事,他也不清楚,一时间也无法站出来说啥。

    安好没有言语,她心里其实有些怕,怕这是真相,毕竟这世界上,还有一个词,叫失忆。

    倘若莫廷曾失忆,那这一切也不有可能。

    那这样,她算什么,她娘算什么。

    君深让人将他们先关押好后,就抱着安好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安好一直都没有哭,双眼却是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上车后,君深就将她揽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想哭就哭,别憋着。这件事,我会查清楚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君深,如果我爹娘,真的是那样的人呢…。”安好紧紧的搂着君深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是原主,可现在她们已经融为了一体,她的心里不可能没有触动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不管你什么样我都要。就是他们是那样,那也是他们,不是你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完,安好就扑在他怀里,哭了起来。安好很少会这样,君深见她哭成这样,心里着实不好受。

    这边,莫云邪和鬼谷子他们都没有立马走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去杀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怒不可遏,他只觉得这夜子嫣就是在胡说八道,他们能生出安好这样好的孩子,怎么可能不是好人呢。

    “你冷静点,虽然我也很想杀了他们,可这件事必须弄清楚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拉住了鬼谷子说道,这件事如果不弄清楚就杀了,那将是安好心里永远的结。也是他心里的结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一起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招呼着夜禾宇他们,一起上车。虽然坐着有点挤,但是也是坐得下的。

    夜绝色也不相信,事情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这夜子嫣平时这么坏,肯定是在装可怜,在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到容安王府的时候,安好总算没哭了,可她心里却堵得慌。

    她可以接受,她爹娘死了,但是她不能接受,她爹娘是这样子的人。更不能接受,别人这样说。

    这件事,她必须得弄清楚。

    见她情况好了很多,君深也放心了些。

    回去后,他们俩就进了空间,进了空间后,安好就拿着睡衣,去泡澡了。

    她眼睛哭成这样,要是他们看着,定然会很担心的。

    小白它们也看出了安好的异常,听君深说完后,都很是气愤。听完后,小白就去找玄武要药去了。将药给君深后,小白就离开了,也没去打扰安好。

    今天她心里不好,它就不去惹她了。至于安慰人,它们都不会呢。

    安好将脑袋,也捂在水里泡了会儿。

    今天她到底是不太冷静的。那夜子嫣生的孩子又在哪里呢。

    君深见安好许久都没回来,心里自然是不放心的,过来就见水里没有安好。

    可看这周围呢,又有安好的衣服。

    君深正奇怪着,就见安好从水里钻了出来,她洗澡是什么都不穿的,这下可不看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你,怎么来了,还不转过去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的脸顿时火辣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深闻言,连忙转了过去,脑子里都是刚刚看到的画面。不得不说,安好的身材比之前似乎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见你们许久都没有过来,我心里不就很是担心吗,于是就过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那么傻的人吗,我再不开心,也不会想不通自杀的,你这脑子里都在想啥呢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,就起身擦拭着穿衣服了。

    君深听到后面的声音,就知道安好从水里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可以转过来了,你快去洗吧,等下我给你拿衣服来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快过来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到君深的话,心情似乎好了几分,步子也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君深就想看着她开开心心的样子,不想看到她不开心,所有伤害他的人,他都不会让他们好过的。

    安好拿上衣服后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她也没走,就背坐着同君深聊着。

    君深洗好后,安好还不想睡,他就陪着她在空间走了会儿,吃了点水果才回去睡的。

    回去后,君深就给安好涂抹起了药。

    得知这药是小白向玄武要的,安好心里很是感动,这小东西除了吃,还是知道关心她的呢。

    这比起来,好多人都不如它呢。

    “别想那些不开心的,想想那些让你高兴的事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看着安好皱起的眉,伸手直接给她抹平了。

    “君深,我今天是有点太过情绪了,没管住我自己,你别担心,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强呢…。”

    她安好的字典里没有服输,哭过后依旧是个女汉子。

    “小强是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“咳,这个不是重点。重点是我很坚强,我不是那么弱,我…。”

    说完,见君深看着他笑,安好很无语,她是不是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呢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什么样,请记得你有我,有什么事一定要同我说。你这样子,我会很担心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伸手搂住了君深的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有些事,她不敢告诉他,她一个人知道都够伤心的了,又何必让他跟着难受呢。

    见安好没有说话,君深伸手揉了揉她的头。

    鬼谷子他们回来后,没见到安好和君深,就收拾着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这事,就明天再说好了。

    飞杨的心情也很复杂,之前他还羡慕安好呢,可如今看来,她也不见得比他好。看她这样子,他心里似乎也不怎么好受。

    牢里。

    夜子月虽然没有失身,可是却是被人摸了很多把,还被亲了。

    现在她只觉得自己身上哪里都不干净,回他们住的牢里后,就一直在干草上擦拭着。

    她的状态着实有些病态。

    要不是夜子嫣打了一巴掌,她到现在都还消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“姐,我不想死,那贱人不会放过我们的…。”

    夜子寒看着自己妹妹这样,心里很是愤恨。

    “到底出了什么事,你们出去后都说了些什么,怎么会弄成这样子。姐,你不要不说话啊…。”

    夜子嫣没有想到自己会走到今天这一步,到底是低估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爹,联系不到我们,肯定会来找我们的,我们要做的就是坚持到他们来,爹来后,他们也别想好过…。”

    夜子嫣只觉得现在唯一的希望,就是他们的爹了。

    只要来了,他们就有希望活着了。

    “说是这么说,可是爹他们能找到我们吗…。”

    夜子月只觉得很是绝望,要不是夜子寒的衣服里还藏着药,现在的她怕是已经疼得快死了。

    “爹他们,肯定能找到我们的。这小贱人,如此狂,族里的人绝对不会留着她的,现在她怕是都哭死了。我还以为她有多能耐,也不过如此…。”

    夜子嫣说完,又开始教育夜子月,让她该服软的时候就服软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他们处于弱势,根本不是安好他们的对手。

    现在不用想都知道,夜禾宇他们找上安好了,这次必须将他们解决掉。

    他们能力不够,借别人的人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夜子寒没有说话,他总觉得安好不是那么简单的,在轻敌倒霉的就是他们了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娶妻呢,自然是不想死的。

    看她们的伤,就知道安好下手很重,可见她功夫也不弱,难道是因为传承吗,还真是个好东西呢。

    可到现在,他们都还没有弄清楚,传承到底是个啥,有啥用。

    要是他们嫡系,都死完了,他们是不是就有希望了呢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