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一十一章 认祖归宗
    晚上,躺在床上夜禾宇许久都没有睡着。他并不知道夜子嫣生了孩子,但是夜子嫣今天这么一说,他这才想起,他们家是有一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但之前,夜子嫣的爹对外说是捡到的,也无从查起,他就没管这事。

    可他心里到底是不信夜子嫣所说的,他的姐姐不可能是那样的人。安好不离开,他们若来了,会是什么样呢,他真的有些不敢想,若安好再出什么事,他怎么对得起他姐姐呢。

    夜清酒一直都在家里钻研他的毒药,机关术,平时很少出门。这次也是夜禾宇叫着了他才出来的。对于夜子嫣家里的事,他也是一无所知的。

    家族分裂后,他们就各住一边,平日里来往的根本不多,他们之所以站在这一边,也是因为夜禾宇是他们的兄弟。

    第二天,吃早饭的时候,安心他们才发现家里多了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大丫,他们是…。”苏玉娘先开口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娘,他们是君深的朋友,昨晚来的…。”安好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他们是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见他们都这么说,苏玉娘也没有在多问了。

    “我叫夜绝色,你可以叫我绝色。你叫什么名字呢,我看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,我就叫你姐姐好了。”

    夜绝色看着苏玉娘笑着说道,这安好的养母长得也不错呢。他们家的东西,也做得好好吃。

    “你,你好,我叫苏玉娘。”

    见夜绝色对自己这般热情,苏玉娘不免有些不适应。但别人都这么热情了,她哪能不回应别人呢。这女子长得真好看,当真是人如其名呢。

    “那我以后就叫你苏姐姐好不好…。”

    夜绝色见苏玉娘点头,心里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夜清酒听着安好的介绍,看了眼苏玉娘后,就自顾自的吃起了东西。看来她的身世,她娘并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安大海在听到他们的名字时,脸色不由得一变,视线看向安好,就见她在冲着他点头。在听到他们名字时,他心里就咯噔了一声,敢情真的是他们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来做什么,想带安好走吗。

    安大海最怕的就是苏玉娘知道当年的真相,这要是知道了,心里肯定会难过得不行。

    苏玉娘在跟夜绝色说话,却是没有注意到身边安大海的表情。

    苏绣娘他们对于家里来人倒是不奇怪,毕竟安好和君深认识的人本来就多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心里都有数,不过没有说一句话,只是默默的在一边吃着早饭。看安好的状态好了不少,他们心里也没那么担心了。

    早饭刚吃完,下人就来禀报说君临来了。

    听完下人的禀报,安好就同君深一起出去迎君临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的君临,看上去一脸的笑容,整个人的状态,比之前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君临早已免了他们两个的礼,所以见他是不用行礼的。

    “老头,你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向众大臣宣布要认你了,你说我来干什么,自然是同你商量这事了。你莫不是不想认我了吧,你不认我,我就住你这不回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完君临的话,安好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,我们进屋去说吧,这外面风吹着怪冷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丫头好…。”君临说着就往屋子里走。

    有儿媳妇帮着他,他不怕君深赶他走了。

    君临来的时候,安大海他们正在帮着收着碗,收着桌子。

    看到他后,连忙跪下行礼。

    免了他们的礼,同他们说了几句后,君临就和君深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夜禾宇见到君临的时候,不免有些心虚,毕竟那毒可是他给他下的。

    夜绝色从吃早饭的时候,就在打量飞杨。到现在,她都还不知道,飞杨跟安好是什么关系呢。

    昨晚,他看安好的眼神可满满都是担心呢。

    君临作为一国皇帝,却往王爷的府里跑,可见他对君深是很看重的呢。夜清酒不禁在想,君深有没有可能当上这燕州国的皇帝。

    若他为皇,夜氏一族想从他手里带走安好,就是同整个燕州国为敌了。

    进了书房,下人来上了茶后,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君临看了下君深的书房后,就寻了位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认你,自然不会反悔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深的话,君临很是高兴,看着他说道:“明天是个好日子,就办在明天怎么样,你什么都不用准备,就穿上我给你送来的衣服就好…。”

    君临很早就已经准备好这些了,可是君深一直没认他,这衣服他暗中让人做了一次又一次了。毕竟君深在长个子,这衣服在他长高后就不能穿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从未对任何人说过,君深也不知道他做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办就好…。”

    君临见君深同意很是高兴,说了会儿话,中午饭也没吃就回了宫。回宫后,就吩咐着大家准备起来。

    衣服在下午的时候,就给君深送了来,一共八套,墨色的居多,其他颜色的也就三套。

    看着君临送来的衣服,君深摸了摸,看着一边的安好道:“安好,我原本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。可就在之前他快要死的时候,我才发现我已经不怎么恨他了。心里对他更多的是怨,若是他早点来带走我们,我娘,我姐姐肯定都不会死,他为什么就没来呢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他的话,叹了口气,握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该说啥好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我们出去买菜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安好没有提及去暗牢,君深也没说,他并不想安好再去那。至于人他已经交由青木,颜一他们审问了。

    安心她们在缝制毛绒玩具,就没有跟着安好他们去买菜。

    出了皇城后,他们先去海鲜市场买了不少的虾子,买好后又去逛了菜市。家里有些菜,买的时候就没有买太多。

    夜绝色很喜欢安心她们缝制的毛绒玩具,但是她在绣工这方面却是不怎么好。见她这么喜欢,安心她们就送了一个给她。

    夜绝色的性格本来就开朗,没多会儿就和安心她们聊在了一起,也知道了飞杨的身份。

    这一询问,才知道他还教过安好轻功。

    安好的武功看起来也不错,不知道他的武功怎么样呢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的时候,小葡萄就睡了,他醒了后安大海抽了下尿就抱给苏玉娘喂奶了。

    苏玉娘喂完奶后,就抱着小葡萄出来了。

    夜绝色早就想抱小葡萄了,见苏玉娘将孩子抱过来,连忙站了起来说道:“苏姐姐,我能抱抱小葡萄吗。”

    见夜绝色要抱,苏玉娘就将孩子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夜绝色虽然没有生过孩子,却是抱过孩子的,她哥哥的两个孩子她都抱过。

    接过小葡萄,她稳稳得抱在了怀里,见她抱得不错,苏玉娘就坐下继续忙活了。

    夜绝色看着小葡萄的模样就喜欢得紧,抱着向着夜禾宇他们走了过去。他们此刻正在同鬼谷子他们打着叶子牌,已经输了不少玉给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看这小家伙,长得好可爱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上午就看到了,不过没好开口说抱。这孩子,的确比他看着的任何一个孩子,看起来都要长得灵动些,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“长得是很可爱呢,这么喜欢,快点嫁人生一个得了,毕竟你都老大不小的了…。”夜清酒打量了下小葡萄,看着夜绝色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鬼谷子他们纷纷抬眸看了过来。他们倒是没看出夜绝色的年纪,因为她长得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。

    “四哥,我这想生,也得有人娶呢…。”

    夜绝色向来胆子大,就没有她不敢说的。

    鬼谷子闻言笑着看着夜绝色说道:“丫头,我们这也有个老大不小还没娶的,不过这老大不小的都已经二十五了,你觉得怎么样…。”

    飞杨一听就知道鬼谷子在说他,连忙开口道:“鬼老,你别开这样的玩笑…。”

    飞杨触及到夜绝色看过来的目光,一时间竟有些不敢看她。这女子,当真比他见过的所有女子都还胆子大。

    “玩笑吗,老头我可正经了,你这都老大不小的了,不是还让安好帮你物色一个吗,我作为安好的师父,自然要帮你了,你就别跟我客气了…。”鬼谷子神情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莫云邪在一边听着没有说话,这飞杨相处了几天,他也觉得挺不错的,可惜他门下除了安好,就没有女徒弟了,不然肯定给他介绍一个。

    夜禾宇和夜清酒听完鬼谷子的话,打量了下飞杨,长得嘛还算一表人才,既然能得鬼谷子这么说,人品应该也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头子,什么时候,还学人做起媒了。”见他们都不说话,莫云邪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我给你做个媒,反正你也单身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头,想挨揍直说。”莫云邪看着鬼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,你不得了,还想揍我,你倒是揍我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就去一边空地打架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俩经常这样,见他们打起来,也没有人去劝。反正打累了,他们自己知道停下来。

    夜绝色在鬼谷子他们走了后,就抱着小葡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四哥,你们要抱抱这小家伙吗,软软的,香香的…。”夜绝色说着也没在看飞杨。

    飞杨见他们在说话,就去上茅房去了。

    夜禾宇和夜清酒,都抱了小葡萄一会儿,还把他们最喜欢的玉送了一块给小葡萄。

    “五妹,刚刚不是你的风格呢,鬼老说话的时候,都没见你说啥呢,你莫不是也看上那小子了吧。”夜清酒也是个什么都问得出口的,想也没多想就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四哥,你脑袋想啥呢,我怎么可能喜欢他,我刚刚就是有些没反应过来,不跟你们说了,我把小葡萄抱过去了,他要是没见他娘久了,就该哭了…。”

    夜绝色说着,就抱着小葡萄,离开了这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觉得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什么…。”夜禾宇看着夜清酒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装吧,你明明知道我问的是什么。这些年,五妹一直没嫁,夜非可着急了。她要是真喜欢这小子,我必须得帮她啊,你说是吧…。”

    夜清酒虽然是夜绝色的结义哥哥,却也是在乎她的。

    “感情的事,勉强是没有幸福的,我们能做的只是顺水推舟,别人若无意,你做再多也是枉然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都有理,我啥也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妹妹只有这么一个,需要他做啥,他也不会不帮的。

    没多久,安好和君深就回来了,安心和安然也喜欢吃虾,得知安好买了不少,都很是高兴。索性活也不做了,要过来跟着安好清理着虾。

    夜绝色见安好他们回来,也过去帮忙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不曾吃过虾子,看着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好。好在这东西处理起来不难,她没弄两个就会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这次打架没有分胜负,在安好回来的时候,他们就没在打了。

    水云行这两日都没在家,回来就见家里多了几个他不认识的人。

    见安好他们在清理虾子,他就走了过来,打量下说道:“安好你们今天买的这虾子真大个,比上次买的还大,今晚上可有口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吃,就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她还得去做别的菜呢,这虾子买了不少,人越多自然清理得越快了。

    “行,你别看我不下厨,其实我挺会清理虾子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也没有在跟他废话,说完起身就向着厨房走去。君深在安好走后,就端着处理好的虾子,跟着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你叫啥名字呢,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呢,都没有见过你们呢…”水云行坐下后,就同夜绝色唠嗑了起来。

    水云行过来的时候,夜绝色就打量了他一眼,对于这个长相邪魅,一身红衣的水云行,她没有多少好感。这样的人,总给她一种很风流,很花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查户口的吗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遇到这么啰嗦的男人,说话说个不停,真想拿起鞋子,塞他嘴里。

    “查户口,那可问得更详细了,不信你去问君深。我跟你讲,我…。”水云行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大堆,可到后面夜绝色都没怎么搭理她。

    见她不理他,水云行就同一边的安心和安然说起了话。

    水云行说的都是江湖上的一些事,夜绝色听着,倒是来了几分兴趣。但是他不管说啥,似乎都那么啰嗦,还很自恋。

    安然倒是挺喜欢水云行说这些的,只觉得他懂得真多。

    安心对于江湖上的事,也是好奇得紧。可惜她不是男儿,不然她也好好学一身武去闯荡下江湖。

    看着她们都看着他,水云行就觉得很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虾子处理好后,安心他们就去洗手了,水云行就将清理好的虾子给端去了厨房。这一进厨房,就见安好在喂君深吃东西。

    “咳,你们俩太不厚道了,居然在这公然的秀恩爱…。”秀恩爱,死得快。这话到嘴边,他却是不敢说出口的。他敢肯定,他要说了,君深准得揍他一顿。

    水云行说着,将虾子放到了一边,走过去用手拿起一小块鸡肉,丢进了他嘴里。

    这没人爱,就自己爱自己好了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这鸡肉炒得真香,你咋就不是我媳妇呢。”这话刚说出口,他就后悔了,他咋就没忍住说出来了呢。

    见君深目光幽深的看着他,水云行莫名的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就开开玩笑,你不会跟我计较的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,从来都不喜欢开玩笑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深的话,水云行就想跑,刚想跑就被他逮住了。水云行学的武功很杂,整个人很是狡猾,没多会儿就挣脱了君深的手,两人由厨房打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这混蛋,打人可不许打脸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你还打我脸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看着被打的水云行,心里为他默哀了下。这臭小子,招惹谁不行,跑去招惹君深,他可帮不了忙。

    君深不会随便打人,这家伙到底干了啥,说了啥呢。

    还是他和莫云邪打架好些,都不会出手那么重,也不会往对方脸上招呼。

    水云行对君深也没客气,他的手臂,脸上都挨了水云行几拳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相比,水云行就被打得惨一些了。一只眼睛,打得跟个熊猫似的,一边脸也打得有些肿了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,看得很是担心。

    苏天临和苏天勤却是看得很起劲,他们的武功和他们相比简直差太远了,看着他们就很是羡慕。

    夜绝色看着水云行被打成这样,也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飞杨同情的看了眼水云行,他也跟君深比试过,可是没有被他打得这么惨过。

    水云行自己好在有药,不然这脸怕是肿得不能见人了。跟君深斗了这些年,他从来就没有赢过,实在是太气人了。

    君深进厨房的时候,安好就看到了他脸上的伤。

    见他受了伤,安好连忙叫着他回了屋子,去给上了药。

    这水云行就是个打不怕的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一边吃一边瞪着君深,要不是他先动手打他的脸,他才不会这样呢。

    晚上,安好同安大海他们说了君深明天要认祖归宗的事。

    这件事,他们听着也不意外,毕竟君临是他爹,他认也是无可厚非的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洗了个澡,安好他们就各自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蒋尚书,却是不怎么睡得着,可现在他也不敢对君深下手。若下手失败,他女儿肚子里的孩子怕是就生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如今,他只能先忍耐着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也睡得晚,她知道早晚有这一天,可她心里始终很担心,君临会废太子,立君深为太子。

    论学识,论谋略,君非墨跟君深虽然不相上下,可却缺少实战经验。另外身体,也不如君深好,手里的兵也没有君深的好,怎么看差距都大。

    儿子死了,孙子是她唯一的希望,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甘愿将江山拱手让人的。

    君临已经想好后,这次认回君深,他要大赦天下,除此外还给全燕州国民减去赋税一年。

    现在无战乱,天下太平,国库充盈,这减免赋税一年自然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天刚蒙蒙亮,皇宫里就忙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太阴殿里放着历代皇帝的灵位,认祖归宗,就是在这里举行的。

    清扫昨天,已经清扫干净,今天就开始铺红毯,摆香案这些。

    君深起来后,先洗了个澡,澡洗了后才换上的衣服。从今天起,他就是名正言顺的王爷了。

    今天要举行仪式,早朝就免了,但仪式上众大臣要在。

    于是,很多大臣一早就进了宫,在太阴殿外候着了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和高阳公主他们,一早就来了容安王府,同君深和安好一起进的宫。除了安好和君深,鬼谷子,莫云邪也去了。

    君深他们来了后,不少的大臣都过来同君深行礼打招呼,可比之前还要热情。

    靖安王倒台后,支持他的人,不少都去了君非墨那一派,少部分的想到君深这一派,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巴结君深。要是他喜欢女子,他们倒是可以将自己的女儿送进王府,可君深偏偏只看重了安好,还扬言只娶她一个。要想自己的女儿,能巴结上君深,除非安好死差不多。

    但安好就是君深的逆鳞,多少人敢去触碰呢。

    这还是君深第一次来这里,站在殿外,就可以看到里面立着不少的灵位。

    大殿的一边,还有一个特别大的鼎,里面是烧纸钱这些的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,今天也跟着来了,君深认祖归宗,他自然是要看着的。

    在大臣来后没多久,君临也来了,吉时到了后,他就带着君深拿着香,去给历代祖先们上香了。

    上香过后,对君深训诫了一番,他们就一起去外面点燃了纸钱。

    火烧得很旺,不少拍马屁的人,纷纷出言说历代先皇们,很高兴君临认回了君深。

    君临今天心情很不错,听到这些话,就更高兴了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虽然心里不爽,可也不会在表面上,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从今天起,君深就是我燕州国名正言顺的九王了。”

    君临发话后,在场的大臣们,不管是愿意的还是不愿意的,都跪了下来高呼着容安王千岁,千千岁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,恭喜你了…。”君非墨走了过来,看着君深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跟君非墨一直都没怎么来往过,对他谈不上亲近,也谈不上厌恶。他既然过来示好,他也不会不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两人虽然不平时不怎么说话,但还是聊了几句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见君深这般待见她孙子,心里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。若是君深能支持他们,这皇位定然会坐得很稳。可就怕他存有其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蒋贵妃,看着君深和君非墨相处得这般融洽,心里很是不安。午宴在太和殿举行的,在这里祭祀完,他们就移步去了太和殿。

    先是吃了点水果,看了会儿表演,快到晌午的时候,厨房这边才开始上菜。

    君深对安好是一如既往的好,时不时的就给她夹着菜。

    君临也想日子过快点,这样他们就能成亲生孩子了,到时候君深若是不继承他的帝位,他们的儿子也是可以继承他的位置呢。

    蒋尚书一家狼子野心,他心里是有数的。君非墨的身体,也说不准,这江山他自然就想交给君深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君深的大日子,不少人想来敬酒,却是没敢先来。在有人带头后,就来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君深只喝酒,不吃东西,不免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你要先吃点东西,别光喝酒,不然胃该不舒服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,给君深每道菜夹了点。

    “有你在真好…。”

    很少有人会劝他,劝他的他也不定会听。但安好的话,他会听,而且会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放在腿上的手,被君深突然抓住,安好的脸不禁火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,这么多人看着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,回去在捏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这妖孽。

    捏了捏安好细滑软嫩的手君深才放开,这一刻他真想将他拥入怀里。

    君非墨也想像他们那样大杯的喝酒,可是却不能,他只能喝一点点酒,多喝点就难受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两人,无论是菜还是酒,都解决了个光。两人到了这年纪,胃口还是出奇的好。看得周围的人,都很是诧异。君临就知道他们这么能吃,在后面上菜的时候,让厨房份量给他们加足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其实挺羡慕他们的,生活得潇洒肆意,有吃有穿,啥也不缺。

    中午和晚上都是要在皇宫吃的。

    中午饭吃了后,安好就跟着君深他们,去看了看御花园。随后又回了大殿看表演。古代的皇宫可不是现代的风景区,有钱哪都可以去。

    好在表演,多样化,不然安好都要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晚宴是准备得火锅,菜色很丰富,安好倒是吃得挺高兴的。众大臣,对于这火锅都是知道的,因为大部分的人都曾在百味斋吃过饭,却不想在皇宫也能吃到。

    有些人,只以为是百里家在讨好君临,却不知这火锅是安好先做出来的。而这火锅,都是君临的小厨房做的,菜色是御厨准备的。

    至于小厨房的人之所以会,也是安好教的了。

    晚宴结束后,君临留下君深他们说了会儿话。

    得知他们近段时间,不会离开帝都,君临心里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说了会儿话,君深他们就出宫回家了。

    出宫前的一段路,只能走着出去,这个时节宫里四处的花都开了,闻起来满是香味。

    一边聊一走,倒是没多久就出了皇宫。出了皇宫后,就坐着马车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安大海他们都还没有睡。

    见到安好他们回来,聊了会儿后才洗漱睡觉的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晚上几乎都是在空间睡的,在空间里待的时间越久,内力提升得越多。

    朱雀酿造的百花酒都能喝了。

    听到朱雀说能喝后,安好就让小白它们去弄了点鱼和野鸡这些,烤了来下酒。

    百花酒,味道特别香,喝起来也不烈。朱雀还没来得及说,安好就一碗下肚了。

    这百花酒的后劲可是比果酒还十足。

    听完朱雀说的话后,安好还是忍不住想喝,这一放纵的结果就是喝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君深也喝得多,但是君深没有醉。

    最后是他把安好给扶回去的,喝醉了的安好,很是不消停。在他抱着她的时候,一直动个不停。

    还做了些不可描述的事。

    君深被她这么一撩拨,整个人都火热了起来。将她放到床上,狠狠的亲吻了一番后,才去洗的澡。至于安好,他就只能先给她擦拭下了。

    君深给她擦身子,安好只觉得不舒服,就动来动去的,看得君深着实无奈。

    “别动,在不听话,打你屁股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意识模模糊糊的,可这话她听得很清楚,一听就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擦拭完,君深一身都是汗,又去洗了个澡才睡的。

    虽然一身都是酒气,但闻着却不难闻。

    安好被君深搂在怀里后,总算不怎么动了,紧紧的搂着他,睡得倒是特别香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她的样子,心里一片柔软,若是能一直这样下去,该多好。边界那边,已经拦下了一批马车,里面全是押送的大麻和鸦片。这件事,君深还没同安好说。

    目前他虽没有查到是谁运进来的,但也知道这东西是出自益州国了。益州一直以来,都跟他们燕州国不对付,如今看来是忍不住想下手了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要开战,他定然不会让他们好过的。

    一战换取,几十年或者上百年的和平,他也是愿意的。

    半夜的时候,安好醒了,因为她喝了太多酒的缘故,自然要上茅房了。别墅里也是卫生间的,空间里能自动清洁,着实不错,也不用她怎么清理。

    醒过来,她看了眼睡在床上的君深,就起床上厕所去了。

    刚出来,君深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开门就开口君深,着实吓了她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,胆子这么小了…。”君深看着她的样子,笑着向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安好连退了几步,被他抵在了门板上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之前喝多了些,我应该没干啥吧…。”

    见君深笑得一脸邪魅,安好咽了咽口水说道。虽然她嘴上这么说,可心里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干了啥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喝醉了,我什么都不知道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没有说话,目光直直的看着安好,吻了下她,转身进了厕所。

    安好听着声音,连忙跑回屋去了,这家伙上厕所不关门的。

    流氓,暴露狂。

    君深进屋的时候,安好已经蒙着被子睡了。

    他在不信,她这么快就睡得着,上去后,一把就将被子拿了开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睡着了,那我做点啥,你应该不知道的呢。”

    感觉到他的气息,离她胸口越来越近,安好立马睁开了眼,看着君深道:“停下你的爪子,不然我可不知道我会做出啥事,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该做的,不该做的你都做了,你想做啥大可继续…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她能装死吗。

    这家伙当真是欠收拾,欠蹂躏。

    “乖,别闹。我今天喝多了,不舒服…。”该服软的时候就要软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乖顺的抱着他,君深勾了勾唇角,没有在说啥了。

    这一睡,就到了天亮。

    起来后,他们在空间走了会儿,吃了点水果,就出空间训练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安心他们,也一早起来跟着训练了。有武功,到底是好的,这样也不容易被人欺负了去。

    苏天临和苏天勤他们也跟着训练着。

    之前是体能,和简单的招式,现在安好和君深又教了他们一些别的武功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,每天都会抽空教安好一个时辰,看着她的进步,他们都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这早上起来,运动了下,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。洗漱了后,他们就去吃早饭去了。

    夜禾宇只觉得安好很不简单,他姐姐若在天有灵,肯定特别的开心吧。想着,他心里又有些说不出的难受,若不是他或许不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这早饭吃过后,没多久,这边大臣们也上完朝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,自然是不敢来拜访君深的。索性就几个人一起,提着东西,来了君深这。

    君深,对于这些人,其实是不愿意见的。

    但百里千城,同他说过一些话,想了想还是见了他们。

    君深表面看着冷,但实际也没那么难相处,这些人在这坐了会儿,说了几句后,心里也没有那么忐忑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还是没待多久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现在整个燕州国,最有希望登上帝位的莫过于君深了。

    皇上为了他,又大赦天下,又免赋税的,可见是真的很在意的。

    但君深根本没想那么远。

    在他们走后,安好向着君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还没等安好说啥,君深就先开了口:“他们无非是来探路的,可是我没想要这皇位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,我都支持你,只要你开心就好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话,君深心里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试问天下,有多少女子,不想要这尊贵的位置呢。可他的安好,就是如此的特别。

    “公仔和毛绒玩具,她们已经做了不少,我打算做抱枕,还有书包这些,我们再去卖点布料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。”

    这些君深原本都是不知道的,但安好先告诉了他,所以他大概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了。听安好说要做书包,抱枕这些,安心她们都很是好奇,也跟着一起去买东西去了。

    这里读书的人,要么背的藤条编制的书箱,要么就是用布料随意缝制的口袋,这书包若是做出去定然好卖。而且,不仅读书的可以用,女子也可以背。

    安心她们听着安好这么说,就更来劲了,恨不得马上看看这书包长啥样。

    布料是君深店里出的,成本以后相对就便宜了些,因为可以自己染布这些。

    安好选的都是纯色的布料,这样就可以在上面秀图案了。

    东西都买好后,安好就回去画图了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好奇得紧,在安好画的时候,她们就跟着去看了。

    “长姐,这个做出来,我们也能背呢,想想就好…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啊,我们在修建女子学院,到时候我们女的也可以读书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安心和安然都觉得挺好的,谁说女子不如男了,说不定比他们更好呢。

    君深听着安好的话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抱枕,安好画了几个形状的,上面还有各种图案,安心和安然看着都觉得很不错,色彩不是很复杂,她们绝对能绣得出来的。安好也没让大家白绣,没绣一个都给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苏绣娘他们哪能要呢,可安好还是给了,一来她也想大家生活都好好的,二来这帮了忙,给钱也是应该的。毕竟这一天绣下来可也不怎么轻松呢。

    安好刚画完,安心和安然就拿着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莫云邪他们都凑了过来看,想看看安好这次又画了啥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