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一十一章 这黑锅我可不背
    “这画的是枕头吗…。”鬼谷子看了看说道,可是跟他睡的枕头,似乎又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鬼爷爷,我长姐说,这个画的是抱枕…。”安心闻言笑着看着鬼谷子说道。到时候,做出来,她也放几个在床上,想想就挺好的。

    “抱枕,枕头,不都差不多吗。”鬼谷子听着名字,只觉得都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笨老头,这抱枕一听可不就是拿来抱的吗,能跟枕头一样吗…。”莫云邪白了一眼鬼谷子说道。

    鬼谷子听着只觉得莫云邪说的废话。

    看着争论的两人,安心她们都没有参言。反正一会儿,他们俩又好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出来的时候,一个下人正好从外面跑了进来,见到他们后,连忙上前禀报道:“王爷,皇城外有人要见安好姑娘,来人说他们姓夜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他们一听,脸色不由得一变。

    “安好,肯定是他们来了…。”夜禾宇看向一边的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就见,君深你派人将他们带进来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安心她们都在这,自然是都听到了的。

    “长姐,谁要见你呢。”安心走了过来,看着安好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生意上的朋友,收拾下,去住的院子绣,就不在前院绣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心听了倒也没有多想,这要来客人在这前面摆着绣,的确不太好。

    过去,说了几句,他们就一起将东西搬到后面的西院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苏天临他们,知道来人,也没在前院,就回了他们住的院子。

    在安好离开的时候,安大海追出门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大丫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回过头看着他,安大海想了想开口道:“来找你的,是你亲娘那边的人吗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过我是不会跟他们走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爹不是这意思,我是担心他们伤害你,你要保护好你自己…。”

    安大海已经知道了一些事,心里自然是担心的。

    “我会注意的,何况还有君深,师父他们在呢…。”

    聊了几句,安大海就回院子去了,安心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转身向着前院走了去。

    “舅舅,你们先回屋吧,这里先交给我处理,你们就别出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们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有这么多人,夜子嫣又在我们的手里,他们不会轻易动手的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说完,夜禾宇他们就回各自的屋子去了。

    莫云邪和鬼谷子都没有走,就在院子里陪着安好他们等着人。人是直接由下人带进来的,安好和君深也没有去迎接他们。

    夜氏一族,有五大长老,今天他们都来了,除了他们,来的还有夜子嫣的爹夜鹰,娘夜无双。

    夜无双是个急性子的,夜子月就随了她的性格,可她心里再急,也不敢走众长老的前面。

    大长老夜空见安好没来接他们,心里着实很生气。这贱丫头,倘若跟她娘一个性子,怕是就留不得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正在下棋,在他们来的时候,看到没看他们接着下着。

    莫云邪和鬼谷子,也在一边下着棋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的无视,好几个长老都有些生气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安好真的跟她娘长得挺像的。

    五长老夜净直接向着安好和君深走了过去,坐到一边看着他们下起了棋。都说这丫头,是乡下人养大的,却不想还会下棋呢。

    他坐下后,安好和君深还是没有看他,似乎下得很认真。

    站着着实尴尬,其他几个长老也寻了地方坐下。夜无双本想发火,却被夜鹰给拉到一边坐着去了。

    “下了这么多局,就赢了这一局,太没天理了,不下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咦,君深,他们是谁呢…。”

    这几个老头,得有多少岁了呢,头发胡子这些都白完了,还胡子一大把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也太能装了,你们派人带我们进来,还不知道我们是谁…。”夜无双站了起来,冲着安好喊道。

    安好打量了下夜无双,穿着黑色的劲装,整个人看起来倒是爽利,可是浑身充满戾气,怎么看怎么让人不喜,她的长相倒是让她想到了一个人,夜子嫣。看来,这女人就是夜子嫣的娘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要见我,又不是我要见你们。我们认识吗,既然不认识,我怎么知道你们是谁…。”

    “牙尖嘴利…。”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…。”

    夜无双只觉得安好粗鄙不已,还想说点啥就被夜鹰拉着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几个老头是夜氏的长老,我是五长老夜净,他们俩一个是你的二叔,一个是你的二婶…。”夜净只觉得安好挺有意思的,他活了上百年,可还没看到这么灵动的丫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姓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姓夜…。”夜净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姓夜,我姓安,我有爹,有娘,有二叔,有二婶。你突然跟我说,他们是我二叔,二婶,你们没搞错吧,真要是这样,我亲生爹娘呢,他们为什么没来找我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倒想听听他们怎么说。

    安好的话一问出,他们的脸上都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你爹娘都死了…。”夜净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死了,怎么死的…。”

    夜净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好,具体的他也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娘违背了族规,跟他人在一起,还有了你,不管她是怎么死的,都死不足惜…。”大长老夜空看着安好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死不足惜,既然如此,你们来找我做什么,也想杀了我吗。”

    君深站在一边没有说话,他是不会让人带走安好的,除非他死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跟我们回去,我们自然会好好对你,还会助你当上家主之位。”二长老夜明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,你们怎么证明,我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你娘的容貌,有六七分像…。”大长老夜空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世界上,长得相像的人,也不是没有,你这说法我不接受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不承认,夜无双心里急了,伸手从怀里拿了一封信出来,看着安好道:“你别不承认,子嫣信上都告诉我们了,你身边有一白一黑两个浣熊,这两个浣熊可是我们族里家主才有的,你快把子嫣他们交出来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身边有吗,你们倒是把它们找出来,胡说八道我也会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她有心藏起来,他们怎么可能找得到。家族的传承,她到现在都不是很清楚呢。

    “说那么多干啥,直接滴血认亲…。”三长老夜羌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不过要不是,你们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就不是,你还要我们怎样,丫头别太过分了。”四长老夜允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头,怎么说话的,想欺负我徒弟吗。”鬼谷子站了出来说道,他早都看不惯这几个老头了。

    “我莫云邪的徒弟,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,谁敢欺负她,就是与我天山派为敌…。”

    “对,也算我们鬼谷一个…。”

    夜空他们是见过鬼谷子的画像的,至于莫云邪虽然没有见过,却也听过他的名号的。

    夜鹰对于鬼谷子倒是不怎么怕,但心里却是忌惮莫云邪的。

    “鬼老,莫老,这是我们的家事,你们…。”未免管得太宽了。

    夜鹰的话,还没说出来,就被鬼谷子堵了回去:“家事,我徒弟还不是你们家的呢。君深,你媳妇都要被人带走了,你还不说话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她是谁,谁也别想带走…。”君深说着,还搂住了安好的腰。安好也没离开他,索性由他搂着。

    他们的行为,却是把大长老夜空气得不行:“你们,你们,真是伤风败俗…。”

    “年纪老了,脾气就别那么暴躁,不然气死了我们可不负责…。”

    夜空听着鬼谷子的话,心里更气了。

    他可是他们这几个人里,年纪最长的,今年都一百零五岁了。

    五长老夜净看着安好他们,眯了眯眼没有说话,这孩子当真比她娘还要胆大。她既然一口答应,是不是有什么后招呢。

    “不是要滴血认亲吗,就快点,你们难不成想留下来吃午饭,可是我们家,今天没那么多米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话,大长老夜空气得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“滴血验亲,验…。”

    二长老夜明发了话,安好就让人去拿碗和水了。怕安好做手脚,他们就派了夜无双一起去拿。

    安好在他们来之前,就已经吃下了玄武心研制出来的药,没有半天的时间,这药效可不会散的,相比上次的可是加强版了,不管他们验几次结果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夜鹰跟安好是有血缘关系的,就由他们俩一人出一滴血验了。

    安好先滴的血,夜鹰后面滴的。

    当血滴进碗里的时候,众人的目光纷纷向着碗里看了过来,两滴血没有一丝融合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不可能会是这样,肯定是你做了什么…。”夜鹰对于这个结果,自然是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看着的,我能做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几个长老也觉得很是不能相信,又让他们换了个手验,但结果依旧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这下,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女儿不会说谎的。长老,这丫头太奸诈了,你们别信她的话…。”夜无双尖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胡说八道,信不信老头我抽你,别以为我不打女人。”鬼谷子瞪着夜无双说道,这女人的声音,简直太吵了。

    夜无双自己的武功有几斤几两,心里还是有点数的,见长老们不喜,就没敢再闹。

    他们的武功是不错,毒也带了,可是却不敢明目张胆的跟君深为敌。

    “今天这事,我们还会在查的,如果不是你,我们自然会上门道歉的…。”五长老夜净想了想,看着安好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这丫头,当真是不简单呢。

    “木头,送客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的意思,木头怎么会不明白呢,直接将他们送出皇城才回来。这段路他现在还是找得到的。

    出了皇城,夜鹰他们并没有马上走。

    “长老,子嫣是你们看着长大的,她绝对不会说谎的…。”夜无双出去后,就看着他们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事,还得再想想,这丫头太狡猾了。这人,恐怕是不好找…。”四长老夜允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这事晚点商量,这肚子早都饿了…。”五长老夜净说着就往前面走了。夜空想杀了安好,但他却是想留着她的,这丫头若是带领家族,家族肯定会很兴旺的。

    虽然滴血认亲没有成功,可他还是觉得安好就是他们想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容安王府。

    “夜氏那几个老头,走路这般轻盈,可见他们的武功是很不简单的,丫头要不你跟我回鬼谷吧…。”鬼谷子再次开口说道,他的鬼谷外人可是进不去的。

    莫云邪虽然想安好跟他回天山,可是距离太远了。

    “鬼老头说的是,你们俩怎么想的呢。”莫云邪想想也是,自然就没反对鬼谷子说的话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,但是我不想这样子,我若是去鬼谷,我爹娘他们又该如何呢…。”

    这一辈子说长不长,可说短也不短呢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安好和君深就去找夜禾宇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安好叫他别出来,他就早出来了,此刻夜禾宇正在院子里来回走着,见安好他们来,连忙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事吧,他们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事,他们已经离开了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听安好这么说,又打量了下他们,没发现什么异常这才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可能,轻易走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坐那边石桌去说吧…。”

    走过去坐下后,安好就将之前发生的事,同夜禾宇说了下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这一次过去了,可他们向来都多疑,不会就这样算了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走一步看一步吧,舅舅,你们住的地方好吗…。”安好想了想,开口说道,这个问题她其实早就想问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住的地方,是一片原始丛林,它有个名字叫迷林之森。有阵法,外人是进不到里面去的,我们只种了菜,喂了点家禽,至于粮食都是买的…。”

    有玉矿夜禾宇也没有瞒着安好,直接全都告诉了他们。听夜禾宇说完,安好总算明白为什么他出手就是玉石了。

    午饭的时候,安心高兴的拿着做好的东西给安好看。看着她们做出来的抱枕,安好着实喜欢,这做得真不错。虽然安好在笑,可安大海却也看出了安好的异样。

    安好没有跟他说,他就去问鬼老了。问完,他更觉得安好不能认他们,他们来找她分明就是别有目的的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安好时不时的就在跟安心他们夹着菜。

    她的家人,只有他们,再无别人。

    下午,颜一他们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次可是没手软,什么都用上了,总算逼他们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夜子嫣已经承认,她之前的话的确有些是胡说八道的。她和莫廷的确再之前就认识,但是莫廷并不喜欢她,她对他不过是单相思罢了。她有一个女儿,是她喝醉后看错人跟别的人生的,孩子的亲生父亲已经被她给杀了。

    在得知夜倾雪的男人,就是莫廷后,她心里嫉妒得发狂,后来就给夜倾雪下了毒,并且放话给莫廷,说这毒只有她能解,想让夜倾雪活的话,就一个人去找他。

    莫廷没想到,她的心这么狠,居然给怀了孕的夜倾雪下毒。夜子嫣喜欢他,他是知道的,可是他也明确表明了他不喜欢她,却不想她这么不死心。后来,莫廷就去找夜倾雪了,却不想中了她的毒,后来就忘了夜倾雪。

    夜倾雪中毒后,又目睹他们在一起,着实受了不少打击。

    快速的离开了他们住的地方,可她到底还是没能解掉自己身上的毒,要不是她控制了一部分毒,原主生下来就死了。

    夜倾雪死后,夜子嫣心里很是畅快,却不想她和她爹的谈话,被莫廷听到,还想了起来。后来,莫廷就不见了,她就再也没找到他了。

    既然确定了,她就不会在心软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不会让他们一下死去的,青玄精通的毒术,可比她的还好,她立马就让青玄研制了药。药制好后,安好拿着出了空间,交给了君深,让他的人拿去给他们吃下,在将他们丢到大街上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想找回孩子吗,她就给他们。

    晚饭夜净他们是在百味斋吃的,吃了准备回他们住的地方时,却发现前面街道被人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那熟悉的笑声,夜无双赶忙向着人群里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去,就看到她的几个孩子,正在这又唱又跳的脱衣服,已经脱得没剩下多少了。

    “嫣儿,月儿你们怎么了…。”

    对于她的呼喊,他们并没有任何反应,只是一个劲的傻笑。夜鹰他们也挤了进来,赶忙将他们打晕,披上衣服带了回去。

    人被带走,安好他们这边也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这只是开始而已。

    回到住处后,夜无双给她们擦拭好身子后,才给她们穿上衣服。至于夜子寒,就有夜鹰给他穿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情况,他们根本把脉根本把不出来,只能请夜空他们看。

    可夜空他们,一个个看了,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长老,我女儿和儿子,到底怎么了,你们说话啊…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内伤,但是这伤应该不至于让他们疯的,很可能是中了毒,但是却看不出来,他们到底中了什么毒,这实在是怪…。”夜空抿了抿唇说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怪呢,看看他们醒来后的情况,再说…。”夜净也觉得这毒中得太怪异了。

    这毒术世家,居然解不了毒,传出去真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那贱丫头干的,我们白天去找了她,她晚上就对他们下手了,不行我要去找她…。”

    “无双,你还别冲动,我们在等等看。”夜鹰看着冲动的夜无双一把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夜鹰说得没多,无双你先冷静些…。”

    夜空的话,夜无双还是要听的,没有冲出去找安好,但是却一直在难过流泪。

    等了大约半个时辰,夜子嫣和夜子月他们才醒过来,醒过来后,根本不认得人,一直喊着热,要脱衣服。可没多久,他们又说冷,情况反反复复,着实吓人。

    皇城已经关了城门了,好在他们轻功高,进得去。家里得留几个人照顾,去的人就只有夜空,夜明,夜净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都没有睡,吃过晚饭后,就坐在院子里吃水果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见安好他们没去睡觉,他们也没睡,就在屋子里开着门下着棋。

    夜明他们来的时候,守卫没有拦他们,他们直接就进了王府。

    看到坐在院子里吃着水果的君深和安好,夜空走上前就质问了起来:“他们变成那样,是你们下的毒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大长老你这说的是什么,我怎么听不懂,你们这大晚上的闲着没事干是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当真是歹毒…。”夜明看着安好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黑锅我可不背,你哪只眼睛,看着我下毒了,你才歹毒,你全家都毒…。”

    “擅闯本王的府邸,还污蔑本王的未来王妃,你们未免太过分了,来人,抓刺客…。”君深今天,可是特意调了不少人过来,为的就是收拾他们。

    听着兵士的跑步声,夜空他们不由得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。”夜空只觉得这就是个陷阱,敢情在这等着他们呢。

    听到打斗声,鬼谷子他们都赶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晚上的都不消停,当真是找揍呢…。”鬼谷子说着,就飞身落进了人堆里,同他们打斗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安大海他们,安好同他们打了招呼的,所以他们在听到声音后,是不会出来的。

    至于夜禾宇,安好也没让他们参与。这刺杀的帽子,扣下来可就严重了。

    夜空他们的武功是高,也会毒,可他们并没有带致命的毒来,加上君深这边人多,最终还是将他们拿下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他们是哪里来的自信,三个人就来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,经过打斗四处的花草树木都被摧残得不成样子,屋顶上的瓦片也掉了不少下来。

    外面的打斗声音很大,安大海他们听着都很是担心。

    可是也知道,这时候不能出去,出去肯定就是拖他们的后腿,要是被人抓着要挟他们,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人多,处理起来快,没多久打斗过的前院,就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了。

    中毒的人由鬼谷子他们在解,安好给受伤的人包扎好后,就去了安大海他们的院子,同他们说了几句,让他们都别出屋子,毕竟她不能肯定他们还会不会再来。

    这边,夜羌和夜允见他们许久都没回来,心里着实着急,因为夜子嫣他们又犯病了。

    商量过后,夜允和夜鹰带着人去了容安王府。

    “容安王府看着没有什么异常呢,长老你说我们会不会跟大长老他们错过了,他们会不会已经回去了…。”一个族人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先回去两个人看看,我们先在这…。”

    听夜允这么说,他们就回去了两人,回去后还是没见他们回来。他们的轻功可都是很不错的,按理说就该回来了,这没回来定然是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夜允得知他们没有回去,此刻也不敢擅闯容安王府了,就招呼着大家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,安好和君深都没睡多少瞌睡。第二天,睡到快晌午的时候才起来的。

    夜子嫣他们折腾了一晚上,到早上的时候才睡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的情况比之前严重了,要想他们不死,不去找安好他们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于是第二天,他们又去了几个,拜访容安王府。

    不过早上,安好和君深都没有起,所以就没有见他们,着实把他们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中午吃了饭,他们又来了,这才进了容安王府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