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一十三章 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
    虽然做得不错,但是安好却没有吃多少。午饭过后,安好叫着夜禾宇他们去后面院子聊天去了。君深原本要跟着去的,可是百里千城来了,他们就去书房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“舅舅,这几个长老,有后人吗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想了想看着说道:“他们没有后人,关于他们的事,我也是听族里人说的。他们五个人里只有两个是成过亲的,也曾经有过孩子,可是后来族里出现了癔症,他们的孩子,媳妇都死了。那一年族里也死了不少人,后来他们就不曾再娶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也听说过,你看出他们多少岁没,他们啊现在都有一百多岁了,比我们族里的其他人都活得久,不过面容这些看上去却没有那么老,牙齿还那么好…。”夜绝色闻言也开口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说起来,家主的换了三个了,三个家主加起来的年纪,也没他们一人活得久呢…。”夜清酒喝了口茶,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长老的在家族里起着什么样的作用呢…。”安好想了想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负责辅佐和教导家主的,历代家主的夫,都是他们给选的,若是选的一年不能让家主受孕,他们又会再给家主选一个…。”

    夜绝色见安好问起,就将实情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安好听完只觉得很无语。

    这家主说起来,好像很风光,可在她看来就是个傀儡,生育机器。

    安好想了想,将她同夜净说的话,给他们大概说了下。

    听完,夜禾宇皱了皱眉说道:“安好,你想得太好了,他们是不可能答应的。夜净的为人倒是不错,可这大长老,二长老却是夜鹰一派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换长老呢,他们也年纪一大把了,也是时候安享晚年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怕是不容易…。”夜禾宇听完只觉得安好有些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夜绝色只觉得安好的想法不错,想了想开口道:“族里的人虽然表面很服他们,可是不少人都不满他们的,我觉得安好这想法可以,只是他们若不当长老,谁来当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你们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安好,我也可以吗…。”夜绝色听着安好的话,很是高兴,连忙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家主是女的,长老为什么不能有女的呢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没有想到,安好会说出这样一番话,一时间惊的不知道说啥好。

    夜清酒闻言,勾了勾唇,这丫头当真是有意思,若她做家主,他倒是愿意追随的。

    尹修和百里千城那边,安好已经让君深给他们打了招呼,防止他们对他们下手。百里千城也是得到君深的通知后,才来找的君深。

    这边,夜无双他们回去的时候,夜子嫣他们又犯病了,病症比之前更严重,不仅脱衣服,还伤人。凡是上前阻止他们的,都被他们给伤了。

    夜羌没办法,只得将他们打晕,夜无双他们回来,正好看到夜羌把他们打晕。

    “你们拿到解药了吗,他们又犯病了,他们的情况也越来越不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夜无双一听顿时难过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夜鹰看着儿子,女儿变成这样,心里恨意难平,他当真是低估了安好。

    “没有拿到,去我的屋子说吧。”夜允皱了皱眉说道。今天回来的时候,可是有两波人在跟踪他们,他们到底想干啥呢。

    他们住的地方有些偏僻,整个客栈都被他们给包了。

    到了他的房间后,他招呼着今天跟他一起去的几个人坐下后才开始说了起来:“今天回来,有人跟踪我们,你们也是知道的,以后做事小心些,别单独出去…。”

    夜鹰听着却是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皇宫,坤宁宫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正在和君非墨下着棋,君非墨的棋艺跟他爹一样精湛,第五轻月心里又欣慰,又有些说不出的难过。

    白发人送黑发人,她已经体会了一次,她再也不想承受那样的痛苦了。

    看着君非墨她正想说点什么,外面就走进来了一个丫鬟,丫鬟叫书琴,是第五轻月的陪嫁丫鬟,对她是极其忠心的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太子殿下,水果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看书琴的手势,第五轻月就知道她有话同她说。

    “墨儿,你先吃点水果,祖母一会儿再来陪你下棋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。”

    见第五轻月起身,书琴连忙上前扶住了第五轻月,两人慢慢的出了正殿,去了偏殿。

    到了偏殿后,第五轻月就看着书琴问了起来:“查得怎么样…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身份,我们的人目前还没查出来,容安王府那边我们的人也潜入不进去,但据守卫说,他们是来找安好的,至于他们找安好干啥,就不得而知了。我们的人试图跟踪他们,却跟丢了,这些人的武功一个个都不弱…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留意,别被他们发现了…。”

    自从君深认祖归宗后,第五轻月心里就很不安心,生怕君深会向君非墨下手。现在君非墨的饮食都是小厨房在单独做,每次吃饭前,都要几个太监试毒,才让他吃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不向君非墨动手,她暂时也不会做个什么。

    君非墨已经不是小时候的那个君非墨了,他在第五轻月身边也安插了人,对于她做的事他都一清二楚。心里也担心,她做一些无法挽回的事。

    他和君深相比,他倒觉得君深更适合这个皇位,所以他不会想去对君深下手。

    他的母族实力虽然不错,可他的身体却是撑不起的,燕州国需要一个强大的君主,而他注定不是这个人。

    夜子嫣他们的身体,会一天比一天虚弱,最多能坚持六天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里,夜允他们都在想办法解毒,可是都不行,只能看着他们的情况越来越恶劣。

    情况越来越糟糕,他们自然坐不住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晚上,夜无双收到了一张纸条,看完脸色不由得一变,可她没得选,她不能看着他们死。

    第三天的早上,她就跟着夜允他们一起来了容安王府。

    夜无双在看到安好后,就想到那信上写的,心里绕是在愤怒,也不敢在表现。来了后,就同安好跪了下来,着实把在场的人都惊了下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心里有数,倒也不诧异她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过去的事,都是我们不好,你救救他们,我给你爹娘偿命,我给他们偿命…。”

    夜鹰闻言,脸色不由得一变,伸手就要去拉夜无双起来。他没想到,她居然会在这时候,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,还不给我起来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,要不是你,他们能变成今天这样吗,都是你…。”

    夜允他们在一边听着没有说话,心里却是充满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子嫣给你娘下毒,是我唆使的,这一切都是我的错,我的错…。”

    谋害家主是要受到惩罚的,可是不至于要了命,她也是权衡后才敢说的。

    安好闻言嘴角划过抹冷笑,到底是不够听话,想一人揽下这罪责呢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大的胆子,居然做这样的事…。”夜允听完立马变了脸,对着一边的夜无双呵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长老,你息怒,她肯定是在胡说八道,她最近担心子嫣他们,已经担心得神志不清了…。”夜鹰连忙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夜鹰你是想害死子嫣他们吗,他们可是你的儿女,我脑子很清楚,我没有胡说八道…。”

    夜无双有没有神志不清,夜允他们又岂会看不出来呢。

    没有在同安好多说什么,就带着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回去后,对着夜无双一番审问,她只能将一切的事情都说了出来。实情她说出来了,可是夜子嫣他们的毒却还是没能解,还在受着折磨。

    夜允和夜羌在听完夜无双说的后,就拿着纸条去了容安王府。

    来容安王府的时候,安好和君深还在院子里,似乎是在等着他们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夜倾雪的女儿对吧…。”夜允来后,看着安好出口就是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又怎样,不是又怎样…。”安好这次倒也没有否认,直接给了他们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,你就该放了大长老他们,害你爹娘的人,我们也不会放过的…。”夜允想了想,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噢,那我不是的话,你们是不是就要包庇他们了呢…。”

    夜羌听着安好的话,很是无语,这丫头当真是欠收拾得很。

    “家族有家族的规定,自然不会包庇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还在这干啥,不回去处理你们的家事,我们就不远送了…。”

    夜羌只觉得安好够狂妄的,可是又能怎样呢。

    安好不承认,他们现在拿她也没办法,只能是又回去了。回去的时候,夜子嫣他们的毒已经解了,可是因为中毒太久,武功已经全部废了。

    见夜子嫣他们清醒过来,夜允就对他们询问了一番,夜子嫣现在也没有隐瞒,什么都交代了。

    这也肯定了安好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的安好,也不是他们想认就能认回来的。

    君深早在之前,就将夜空他们安排到了前院挨着的屋子,对于夜允他们的话,他们都是听到了耳朵里的。夜空和夜明听了多少有些诧异,夜净先就知道,自然没有那么诧异,可也奇怪,这夜无双为什么在这时候将事情给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今天也是君临的生日,他没有大办,但却请了安大海他们。除了他们,君临还请了高阳公主他们。

    在夜允他们走后,安好就去了他们住的院子,过去的时候,她们已经穿好收拾好了,正坐在院子里聊天。

    “长姐,你们忙完了吗…。”安心看安好来,很是高兴的说道。她早就想看看皇宫什么样了,今天就能看到了,心里自然就很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快去换衣服吧,我们都准备好了。”安大海看着安好说道,他心里知道他们今天肯定是又见了夜氏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至于礼物什么的,安好和君深全都已经提前准备好的了。

    夜禾宇他们自然不能去,就留在了家里。

    安好过来的时候,君深已经将衣服换好了。同君深说了几句,安好就进屋换衣服去了。

    都收拾好后,他们就坐着马车去了皇宫。

    皇城里的路很是平坦,距离皇宫也不远,没多久马车就停了下来,停下来后,他们就步行着进了宫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他们第一次进皇宫,是又好奇,又忐忑。

    一路上,看到了不少巡逻的士兵,一个个穿得很是整齐,在看到君深的时候,都停了下来行礼。

    苏衡只觉得这辈子没有遗憾了,虽然没有当上官,可他也是进了皇宫的。

    小葡萄也很好奇,一路上都在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宴会,君临是设置在太远殿的,这个殿平常是用作家宴的,这次请安大海他们,可是从没有过的呢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他们都宅在家,也没四处走动,一下走那么远,一个个的脚都有些酸。不过能看到这雄伟的皇宫,他们心里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他们一家,一早就进了宫,来得比安好他们还早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来的时候,高阳公主刚从殿里走出来,见到他们后,连忙招呼了起来:“安好,玉娘,你们可来了,我们都来了好一会儿了。皇上去了皇后他们那边,还要过会儿才会过来,你们快进来坐吧…。”

    来的路上,君深已经同他们说了,今天的宴会只要他们两家。至于宫里的嫔妃这些,就去皇后那边了。相当于他的生日宴,分了两个地方办。

    君临也是想他们能自在点,就没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长姐,皇宫的房子好大,看起来好漂亮…。”安心拉着安好,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。”

    要是平日里,她声音要大些。可今天是在皇宫,四处都是宫女,太监,她不免有些拘谨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然也拉住了安好的另外一边手。

    小的时候,安好经常牵着她,这长大后,她们姐妹就很少牵手了,现在这样挽着安好,她心里都挺高兴的。

    君深就被挤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们姐妹感情那么好,君深倒也没有吃醋,就去同百里千城他们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,这些日子,一直在忙着分店的事,加上听说君深这边家里也有事,他就没有来容安王府。

    在君深过来后,他就同他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里最近什么情况呢,听说有人老是来找你们,这事,不少人都知道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你也不认识,这些人跟安好有关…。”

    听君深这么说,百里星辰也没多问了,就同他说了下分店的事。现在他在帝都又新开了一家汤锅,一家火锅店,生意特别的好,比他其他分店的生意都好。

    这些店,安好可是有分红的,这一个月下来,可是要分不少钱。

    他心里还惦记着,之前吃的小龙虾,泥鳅这些呢。自然要问问君深喂不喂养这些的。虽然安好在越寒城也有喂,可这小龙虾若是从那边运过来,就太费时间了,若是这边能喂养,自然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听君深说要喂养这些,还要种大棚蔬菜,百里星辰高兴得就差没抱着他亲一口了。这样一来,他成本节省了不少,赚的钱也能更多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自然也是来了的,他们已经不止来一次了,自然不像安大海他们那边拘谨。想喝酒就喝酒,想吃水果就拿水果吃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在他们进来后,就给他们安排了位置,还拉着苏玉娘他们坐着聊着。苏绣娘也挺喜欢高阳公主的性格,话自然也多了些,倒也没有先前那么拘谨了。

    现在还没开宴,就上了酒水,点心,水果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,可也没有去计较这些。

    君临在坤宁宫这边待了两个时辰,才来的太和殿。今天他收到了不少的礼物,妃嫔,女儿们都给他准备了礼物,不过他心情已经开心不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每到这一天,他就会想起君深的娘,那时候她给他过生日,做得每一道菜,他到今天都还记得很清楚。可是岁月无情,一切都没有重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过来太和殿的时候,他走得很慢,李德全心里知道,也就没有劝他。

    来到太和殿的时候,他的情绪已经调整了过来。

    君临的时候,安好他们正在里面有说有笑的,对于这样的气氛,才是他最喜欢的,不像那边虽然是他的女儿,他的女人,可说话却小心翼翼的,这样的感觉真的让他很不喜欢。

    见君临进来,安大海他们连忙走了出来行礼,君临看着连忙让他们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,不用多礼,大家快回座位吧,今天我过来晚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君老头,你也知道你过来晚了呢,今天可是你生辰,怎么也得陪我们多喝点…。”鬼谷子听着,先开口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陪,今天陪你们多喝点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就去了他的位置坐下,他坐下后,高阳公主她们就依次献礼了。

    君临跟君深认识这么多年,这还是他第一次送他生日礼物,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

    菜上来后,高阳公主第一个站了起来说道:“皇兄,小妹现在不能喝酒,就以茶敬你了,祝你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,永远都那么好看…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得百里千城有些吃味,但这也不是高阳第一次说了,因为在她心里她就觉得君临是最好看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说话永远让我听着高兴,好,这杯我喝了…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开了头,百里千城,百里星辰,君深他们,都纷纷敬了他酒,说了祝贺的词。

    一杯酒并不多,也不是很醉人那种,一人一杯君临还是能喝得下的。不过李德全还是有些不放心,就让人给君临准备了解酒茶,不然头疼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这些他的生日,一直过得很敷衍,也不怎么开心,可今天他是真的开心。因为,他心心念念了多年的儿子,终于认他了,终于不在叫他老头,叫他父皇了。

    相对于这边的热闹,坤宁宫那边就要清静许多。

    蒋贵妃没有在这待多久,就以身体乏累,回了宫。君临都没在这,她又何必在这看第五轻月的苦瓜脸呢。

    其他妃嫔就没有蒋贵妃那么胆子大了,毕竟她们身份卑微,比不得她们。

    朱玉琴自从孩子掉了后,就再没有怀起,君临也没有怎么来她这里了。蒋家这边,只把她当固宠的工具罢了,这边有孕后,就很少管她了。

    虽然朱青然考中了功名,可到底跟她不是一个娘生的,这边蒋家将他拉拢不过来,也就没在搭理他了,还时常暗中打压朱青然。

    李德全照着君临说的请了杂耍班子,在吃了午饭后,就开始表演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大家看得目不转睛,君临就知道这杂耍班子请对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也挺喜欢看的,不过宫里一般都是看歌舞,看戏,杂耍看得少。

    “长姐,那个喷火的,喷得真远,比我们上次看到的都喷得远呢…。”安心拉着安好的手,欢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,他表演得这么好,私下里可是没少练习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…。”

    对于安好说的一分钟,之前安心是不知道的,这相处久了后,她也明白安好说的是啥意思了。

    安然一边看,一边剥着橘子,剥好后,递给了安好和安然一人一半,她自己又剥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深时不时的看向安好这边,最近她的心情不怎么好,如今看着她笑,他也开心了些。

    表演看了一个时辰,看完后,君临就带着大家去了御花园。

    既然来都来了,自然要带他们四处看看的。

    去御花园的时候,第五轻月她们也在,经过君临的介绍,安大海他们纷纷跪下给皇后,众妃嫔行了礼。毕竟她们不是君临,这礼是不能废的。

    经过君临的介绍,第五轻月仔细打量了下苏玉娘和安大海,两人长得都不错,也难怪会生出这么好看的女儿了。

    苏玉娘她们虽然没有看到过第五轻月,可也听安好说过。

    她刚刚打量的眼神,可不怎么好,还有些不屑,虽然她没怎么表现出来,可苏玉娘还是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君临也不喜欢同她们在一起多说。

    在御花园待了会儿,就带着安好他们去别处走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叫第五轻月她们一起,第五轻月她们就没有跟去了。晚饭在宫里吃的,吃了后,待了会儿,安好他们才回的家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安好和君深,安心,安然他们是坐在一个马车上的。

    没多久就到了家,不过就这一段路,安心她们也说了不少话,难得进趟皇宫,她们的心里自然是很激动的。

    回去,洗漱过后,大家就各自回屋睡觉了。

    今天,走了一路,到底也累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,回屋后,就进了空间。

    这一空间,整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了,安好只觉得整个人舒畅了不少,胸口似乎也没有那么沉闷了。

    现在小白它们,也住进了别墅,开始修炼了。

    这才没多久,看起来,它们似乎又变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们今天吃什么好吃的了…。”安好一进屋子,它就闻到了安好身上的香味,连忙跑了出来,围绕着安好转了一圈后,就开始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安好吃得东西比较多,身上各种香味都有,小白闻着就想吃。最近,朱雀一直在忙着酿酒,都不搭理它的。

    “今天,去宫里了,自然吃了不少吃的…。”安好捏了捏小白的耳朵说道。

    “主人,果断没爱了,你都不给我们带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的食材,还没空间的好吃呢,你想吃,我们就在空间里做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你太好了。”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呢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抱着安好腿卖萌的小白,就想一把揪住它的耳朵,将它给拉开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