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一十五章 小葱拌豆腐
    血肠蒸好后,安好就让她们先起锅,放到一边凉一会儿,等到不那么烫之后再切。

    至于佐料,之前她已经切好了,只要调配好等下就能蘸着吃了。

    卤肉起锅后,安好就开始刷锅做菜了。

    厨子已经照着她说的将豆腐给切好了,她今天打算做麻婆豆腐和小葱拌豆腐。

    锅里的水烧开后,安好将切好的豆腐块,轻轻的倒进了锅里,一边看着安好做菜的安心,不由得开口问了起来:“长姐,你这是要做豆腐汤…。”

    麻婆豆腐,安心看安好做过的,这一看就知道不是做麻婆豆腐。平时安好也做过豆腐汤,可是她从没有要过这么多的豆腐,看她倒这么多在锅里,安心自然就有些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做豆腐汤,是做小葱拌豆腐…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她已经有些日子没做豆腐吃了,之前都是做的麻婆豆腐,小葱拌豆腐还是第一次做呢。

    刘玉书她们也没出去,就在厨房里看着安好做菜。

    煮豆腐的时候,安好往锅里加了点盐,等水再次煮开后,就将锅里的豆腐给盛了起来,放进了盛有凉水的盆里透了下,才将其倒在筲箕里滴干水分。

    夜绝色也会做菜,可做得不是很好吃,在吃了安好做的后,心里就崇拜得紧,就差没拜她为师,让她教她做菜了。

    葱末厨子们切了不少,安好也不用再去切了。

    等都豆腐块水分滴得差不多后,安好就开始拌佐料了,佐料拌好后,锅里烧的油也热了,安好看着赶忙将花椒粒放进了锅里,炸出香味后,就花椒粒给盛了起来,随后将炸出来的花椒油淋在了装有豆腐的盘子里。

    油倒进盘子里后发出滋滋声,葱香味更加浓郁了,一时间厨房里满是香味。

    安心看着安好做的这小葱拌豆腐,只觉得很简单,她看了这次肯定也能做了,可正当她后面做时,却发现想象跟实际还是有差距的。

    小葱拌豆腐做好后,安好就开始做麻婆豆腐了。

    君深就站在外面看了会儿,毕竟厨房里太多人了,他就没有进来。

    安好做菜的速度很快,没多会儿就做了好多道菜,这边厨子也照着她说的切起了血肠。对于血肠厨子们是听都没听过,这下算是开了眼界了。

    另一锅先在蒸木桶饭,木桶饭蒸好后,又在蒸着菜,安好的菜炒完时,蒸菜也蒸得差不多了。蒸菜是厨子们做的,味道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每道菜,安好的份量都做得足,分成了好多盘,夜净,夜空,夜明他们,安好也是一视同人,每样菜给他们准备了些,酒也准备了点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的吃食都是厨子在准备,吃安好做的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饭菜是颜九,木头给他们送过去的。

    饭菜一进门,夜净就觉得特香,比平时做得还香。

    颜九将菜饭送到后就离开了,也没有同夜净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夜净生平最爱的就是酒,前几顿都没有酒喝,他心里早馋的慌了,眼下看着酒想也没想,打开就喝。

    这酒是朱雀新酿造的百花酒,一入口就甘香醇厚,夜净喝了大半坛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酒真真好喝,可就是坛子太小了…。”

    这么好喝的酒,这一下喝完了,可就没有了,想着他又将坛子给封了起来,准备留着想喝的时候喝。

    今天做的菜,他一看就跟平时的不一样,看起来可是色香味俱全。这人老了,牙口终究不是那么好,但今天做得菜,却每道都很合他胃口。

    平时他只吃两碗的,今天硬是吃了四碗饭,喝了一碗鸡汤。吃都撑,他都还想吃。

    夜空也察觉到了今天的饭菜有些不一样,心里不禁在想,是不是下毒了,怎么闻着比平日还香呢。

    可是看了半天,都没发觉有啥问题。

    早上吃得不多,他现在早就饿了,闻着飘香的饭菜,终究忍不住尝了一筷子,尝了后就停不下来了,饭都没盛,就将一盘子的小葱拌豆腐给解决了。

    他不像夜净,虽然平时要喝酒,但却不嗜酒,可是当喝着这酿造的酒时,他只觉得太好喝了。

    安好做的红烧肉,他也吃了不少,又软又糯,还吃着不腻,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酒量到底不太好,一顿饭吃到一半,就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夜明平时很少吃肉,都是吃的素,前几顿厨子做的都是些肉菜,素菜很少,他都没有吃多少。但安好做菜就荤素都有,而且每一道都做得很用心,他尝了一筷子,就知道这跟之前不是一个人做的。

    酒他也喜欢,有时候会喝很多,有时候却是滴酒不沾。

    安好做的卤肉,卤花生都是他不曾吃过的,这一吃,一坛子酒就被他解决了,只觉得还不够。

    这边,刘玉书他们也吃得很开心,不管老老少少都喝了点酒,这百花酒喝了具有美颜作用,也强身健体,关键味道还不难喝,所以都觉得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安好也提醒了她们后劲大,听了安好说的后,苏绣娘她们都没敢喝多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是无酒不欢的,对于百花酒更是喜欢,一顿饭一人就喝了两坛子。也是安好拿得少出来,要是多了,怕是还得喝。

    君深也喜欢朱雀酿造的酒,虽没有鬼谷子他们喝得多,却也喝了一坛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,颜九去夜净屋子收拾碗筷的时候,夜净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丫头,今天这饭菜是谁做的呢…。”

    颜九闻言停下脚步,转身看着他说道:“今天的菜,大多是安好姑娘做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,我说怎么这么好吃呢…。”

    见他没在说什么,颜九就出了屋子,她出去后门又关上了。

    木头去收碗筷的时候,见夜空喝醉,就将他扶起丢到了床上,收拾好就离开了这里。要不是安好要留着他们,他早杀了。

    夜明这边也是颜九去收的,夜明同样有此疑问,在得知饭菜是安好做的后,只觉得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没想到,她居然还会给他们做吃的。

    不过晚饭,就不是安好做的了,这一吃差距就大了。直到第二天中午,他们才吃到安好做的菜,对于安好做的糯米肠他们都很喜欢,也吃了不少。

    公主府,尹家,皇宫里,君深都让人送了些糯米肠过去,高阳公主对于安好做的糯米肠着实喜欢,中午送来的时候就吃了不少。

    君临在糯米肠送来的时候,就尝了点,中午的时候还把第五轻月和君非墨叫到了玉清宫吃饭。第五轻月听说是猪小肠做的,心里着实嫌弃,就没吃。

    但君非墨却很喜欢,一连吃了好多块。君非墨平常吃得都不多,今天却吃了不少,第五轻月看着欢喜,也硬着头皮尝了块,这一尝倒觉得不错,不过她还是没吃太多。

    看他们吃得这么欢喜,第五轻月想说的话,终究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平常再好吃的菜,都只能夹三次,但是君临不喜欢这样,所以就有了他自己的小厨房。每顿菜也没做太多,每道菜吃到后面都没剩下多少。

    夜氏一族,当时分裂就是夜鹰他们暗中鼓捣的,如今事情揭开后,原本站在他们那边的人都不敢站在他们那边了。

    照族规,他们是死不了的,可是夜允知道安好是想要他们命的,没想好怎么处置就先给关押了起来。

    哪成想,他们早上起来的时候,夜子嫣他们一家,居然逃了。

    找了一个上午,都没见他们的踪影。

    下午,夜允同夜羌商量了下后,就来容安王府找安好了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,安好和君深他们并不在家,他们今天又去颜庄了,工坊修建得很快,马上就快要上梁了,自然要去看看的。

    没有见到安好他们,夜羌就想着去容安王府救夜空他们。

    也没问过夜允,就私自带人行动了。

    却不想,皇城比之前戒严了不少,他们刚飞过皇城,就被发现了。他们虽然带了毒药,可没这边的人多啊,当场就被抓了十来个,要不是他跑得快也被抓了。

    回去后,没少挨夜允的训斥,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长脑子,这么冲动。

    他们既然敢出去,自然是有所准备的,岂是他们想救就能将人救走的。

    颜二一直在盯着他们这边,夜子嫣他们一逃,颜三他们就得到消息,没多久就将他们给抓到了。安好和君深他们在颜庄吃了晚饭才回来的,刚回来下人就跑了进来禀报,说夜允他们又来了。

    连续晴了好些天,天气不免有些热,回来后,苏玉娘他们就回他们住的院子,休息洗澡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回来后,也准备洗澡的,却不想夜允他们又来了。

    就命人,将他们带到了他们住的院子。

    跟着下人走了一路,夜允和夜羌,只觉得脑子都走晕了,不愧是王府,房子当真是大。

    过来的时候,安好和君深已经在院子里坐着等着他们了。见他们来,安好就招呼他们过来坐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坐下后,安好给他们倒了杯茶,见他们看着她不说话,便开口问了起来:“三长老,四长老,你们这大晚上的来是有什么事呢。”

    君深坐在一边,喝着茶,没有说话,一切都交给安好去处理。

    夜允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好,怕安好会觉得是他们将人放走了。

    夜羌却是个忍不住的,在安好问的时候,便说了起来:“夜子嫣他们打伤族人逃跑了,我们找了大半天都没有找到人,是不是被你们给抓起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逃跑呢,我还以为是你们暗中放了他们呢,他们逃跑刚好被我们的人给碰见了于是就将他们给抓起来了。你们既然处理不好,就交给我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她不会在放过他们了。

    他们若是不跑,这惩罚后,还是能活命的,可这一逃就是罪加一等了。现在夜允和夜羌也不会在护着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可以交给你处理,但是你作为我们夜氏的家主继承人,必须跟我们回族里…。”

    这话题又转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她是本王的女人,你们想带她走,这绝无可能,除非我死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的语气清冷又强硬,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夜羌听着君深的话,气得吹胡子瞪眼睛,他还就不信了,他这身武功动不了他,于是就同君深动起了手。这几天,他压抑极了,他就想打一架了。

    夜允想阻止都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君深的内力这段日子也提升了不少,虽然不如夜羌,但他独创的掌法,却很是凌厉,掌风袭击到的地方,皆是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夜羌的内力虽然深厚,却打不中君深,用毒呢他又百毒不侵,两人打得胜负难分。

    “夜允,你这笨老头,还看着干啥,动手啊…。”

    这无疑是带走安好的一个机会,听着夜羌的喊声,夜允犹豫了下,还是朝着安好下手了,可安好的身形灵活,他一时间竟然没有将她抓住。

    安好虽然闪避得快,可到底还是被夜允的掌风,伤到了。好在木头和颜一他们及时出现了,不然还得伤得重些。

    但木头和颜一却不是夜允的对手,颜一只在夜允手里过了十多招,就被他打飞了出去。木头比颜一的武功高些,可也只在夜允的手里过了几十招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赶过来的时候,正好见到夜允对着安好动手。

    鬼谷子看着立马就炸毛了:“臭老头,你敢欺负我徒弟,看老头我今天不打扁你…。”

    有鬼谷子和莫云邪挡着,夜允自然就抓不到安好了。

    夜允心里也没想伤安好,只是想带她走,哪成想她的武功,也不差。一时间竟然没将她拿下。

    水云行过来,就见他们打成了一片,院子里一片狼藉,瓦片,树枝四处都是。

    水云行看着坐在一边的安好,连忙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她身上有血迹,连忙拉着她的手,给她把了下脉。

    “有点内伤,还好伤得不重,你打不赢,不知道跑啊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她倒是想跑呢,可跑得了么。

    “这里他们应该能解决了,我去给你熬药,真是个笨丫头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还没说啥,他就走了。

    夜禾宇听着动静这么大,心里也是很是不放心,就和夜绝色他们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过来的时候,水云行刚走。

    看安好受伤,连忙上前询问了番,见她伤得不重,心里才放心了些。

    夜净听着外面的动静,不由得摇了摇头,上次他们三个都被抓了,这次他们来能占到便宜就怪了,这两老头难怪排在他们后面,真是不长脑子。

    夜羌内力虽然深厚,可是却少实战经验,招式也不如君深凌厉,打到后面反倒处于了下风。最后,还挨了君深一掌,被他打落在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他活了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被人打成这样,等他回过神的时候,他已经被君深给抓着,一手提着站了起来。胸口钝痛不已,他只觉喉咙传来腥甜感,一口鲜血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真想吐君深一身,可是又被他闪避开了。

    夜允最后也被拿下了,整个人被莫云邪和鬼谷子打得很是惨,一脸都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叫你欺负我徒弟…。”

    夜允和夜羌许久没回去,这边客栈里的族人们,群龙无首,很是不安。想也没想,就来了容安王府。结果,就是全部都被抓住了。

    君深原本就受了内伤,这一番打斗下来,就伤得更重了。将人交给木头他们解决后,他拉着安好就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莫云邪和鬼谷子要给其他人治伤,也就没有管他们。至于夜羌和夜允现在也死不了,他们就没有给他们治。

    一进屋,君深就拉着安好坐下,上下打量了下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就受了点小伤,倒是你快坐下,我给你看看…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我大意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受伤,君深心里无疑是很自责的。他就不该让他们在外面守着,就该在里面守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这事过了就不说了,我也没想到他们会突然动手,这不是你的错,你快坐下…。”

    给君深把了脉后,安好赶忙从药箱里拿了一瓶药过来,倒了几粒让君深吃下。

    吃了安好给的药后,君深只觉得胸口没那么闷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内伤,伤得很重。都是因为我,不是我,你也不会弄成这样…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难道我要看着他们,将你带走吗,以后不准说这样的话了…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了会儿话,安好就让君深将衣服脱掉,她给他扎下针。他的伤,伤得重,扎下针总归要好些。

    水云行知道君深府里的药材,放在哪的,挑好后,就去厨房给安好熬药去了。

    等他熬完药过来的时候,君深正好拉着安好回屋,他是过去也不是,走也不甘心。

    想了想,还是没敢过去。

    这几天,容安王府一直都不平静,在听到打斗声时,安大海他们都很想过来看,可之前安好有交代,他们想了想还是没敢过来,这要是过来被人抓住,威胁他们可怎么好。

    安好给君深针灸完后,就和他一起进了空间。

    空间的泉水,对他的内伤也是有一定帮助的,让他先去泡澡后,她就去找了朱雀,问她要了一坛子酒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