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一十七章 哈哈,我还活着
    人多力量大,加上折耳根长得好,安好他们没撬多久就将所有的篮子都装满了。

    提着篮子,去池塘里将折耳根洗干净后,安好他们才回的庄子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虽然会下棋,可是棋艺却不精,也坐不住,看了会儿就不想看了。要不是苏玉娘他们一直陪着她说话,她早四处走动去了。

    看安好他们回来,高阳公主很是高兴,起身就向着安好他们走了过来:“安好,你们篮子里提的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安好开口说,一边的百里风就开口说了起来:“奶,安好姑姑说这是折耳根,清热、解毒、利湿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风是百里云辰的大儿子,今年四岁,不仅性格开朗,记忆力也好,安好说的他全都记住了。

    听着百里风叫高阳公主奶奶,安好不禁有些想笑,这说起来高阳公主才三十多呢,加上保养得好,看起来就更年轻了。

    认了百里星辰当哥哥后,她都升级成姑姑了,一下多了几个这么可爱懂事的侄儿,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对几个孙子还是挺不错的,夸奖他们一番后,就让他们去吃水果去了。

    同高阳公主他们聊了会儿后,安好就去厨房拿桶去了,厨子们都是认识安好的,一见到她,就同她打起了招呼。

    闲聊了几句后,安好将桶提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今天的折耳根,她打算拿一些来凉拌,拿一些来炖鸡汤,这凉拌的自然要折断一下的。

    苏绣娘她们看到后也帮着折了起来。

    坐下来后,安好才发现石桌那边,围了一大群的人。

    见安好看着对面,高阳公主笑着说了起来:“他们在下象棋呢,也不知道尹修从哪里弄来的,你们出去后没多久他们就开始学下象棋了,到现在都下了好多局了…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来,象棋已经做好了。

    现在离中午已经不远了,等下还要上梁,想了想安好就没有过去看。赶忙将折耳根折了出来,又洗了次后,才凉拌。

    等鸡汤炖上后,安好才过来看他们下象棋。

    过来的时候,正好看到君深和君临在下象棋,看着棋局,就知君临要输了。

    快要到吉时的时候,云庄才过来叫安好他们。

    上梁的时候庄子里的人,全都出去看了,不能走的也让人将他们背出去看了。

    听安好说工坊现在还没有取名字,上梁过后,君临就给工坊写了个名,叫做千味坊。他的字写得大气磅礴,看起来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上梁过后,就吃中午饭了。

    工坊开工要置办的东西,青木全都按照安好说的给置办好了。

    百味斋的厨子,做得菜还是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吃过饭,安好他们原本想去外面走走的,刚要出去,就被云庄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安好姑娘,云庄有事同你们说…。”

    他们有事要说,高阳公主他们就先出去走走去了。

    来到院子的石桌边坐下后,云庄就同君深他们说了起来:“王爷,安好姑娘,这做工的工人我已经招好了,只等通知他们就来上工了。不知道你们把开工的日子,定在哪一天…。”

    对于什么黄道吉日,安好和君深都是不清楚的。

    想了想,君深看着云庄说道:“庄叔,这最近可有什么好日子吗,自然是越快越好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的日子都不适宜开工,三月初六倒是可以,如果三月初六你们没时间,就得等到三月初十去了…。”云庄看着君深和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将开工的日子定在三月初六吧…。”

    商量好,安好和君深就出门去找高阳公主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走了好一会儿才看到他们,他们全都在远处的河边坐着的。

    来了这几次,安好都没有往这边走,倒是没有注意到这边还有条河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满是花香,闻着倒是挺舒服的。

    “长姐,我们在这边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往她的方向看,安心便没有在喊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来了后,就躺在草地上晒着太阳。听到安心的喊声后,就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安好和君深还在远处,又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在安好和君深过来的时候,百里星辰叫着他们去了他那边坐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走得真慢,我都起来看了几次了,你们才走过来。君深,安好,你们拖我找的店铺,我可给你们找到了,而且已经买下了,保证你们满意,你们这下可得请我吃饭呢…。”

    他就想吃安好做的菜呢。

    “行呢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答应得这么干脆,君深又不反对,百里星辰心里着实高兴,想了想又说道:“这店铺,前面可以售卖东西,后面可以做工坊,所以价钱上就要贵些,花了四千两才买下来的…。”

    越寒城好的位置买,也得要一千多两,在帝都四千两倒也不算贵。

    “这价格倒也差不多,位置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话,百里星辰笑了笑道:“位置不算偏,还行。不过人我没有招,你们打算招多少人呢。”

    君深也不知道招多少人,就没有参言。

    “说道这事,我还想请你帮忙招人呢,毕竟你对帝都熟嘛,认识的人也多。我打算,找一些打杂的杂工,在招一些绣娘。熟手,生手都要。至于工钱,熟手一个月十两,生手一个月一两,每天包吃一顿,但要签订用工合同,不做满五年不能辞工,在职期间不能对外透露所做的东西,否则就送官查办。只要做得好,年底还有分红,每个月还有全勤奖…。”

    对于工钱这一块,安好了解了下。别人开八两,她开十两可是多了二两呢。在其他地方,生手只包吃,都没有工钱的,在她这倒是有钱了。

    “你开这条件,肯定有不少人愿意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星辰哥,那这事就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,也就有事的时候才叫他星辰哥,不过听着还是挺受用的。

    “行呢,就交给我了,那你到时候可得给我做点好吃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闻言,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绣娘安好打算分成几组干活,每组五个人。一些负责剪裁,一些负责绣,一些负责缝合。

    至于图纸,到时候她会教裁剪的人认。

    成品做好后还要检查质量,检查就有君深的人负责了。

    至于杂工就负责,清扫,搬运和包装。

    君临和高阳公主他们坐在一起的,一直在聊着天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,见安好他们在说话,就没有过去,坐了会儿就去采花去了。

    苏云娘,尹修和刘玉书他们坐在一起的。看着他们现在这么恩爱,刘玉书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晚饭吃得早,吃完坐着聊了会儿,安好他们就回帝都了,回家的时候天都还没黑。

    夜禾宇原本也想去的,可是得知君临要去后,就没有跟着安好他们去颜庄,到底是怕君临把他给认出来。

    夜非他们已经将人给接到了安全的地方安置,并且给夜禾宇来了信。夜禾宇看了后,给了他们回信。

    得知几个长老,被安好抓了起来,夜非他们都很是意外,也就没有来帝都了。

    夜允和夜羌到底是年纪大了,这养了几天,一动还是疼。对于当天的事,夜羌自然是很后悔的,他到底还是太冲动了,眼下他们的武功使不出来,想跑都不行。

    只有安好做饭的时候,才会给他们送酒。今天安好不在,夜净他们就没有酒喝,夜净着实不开心,这没有好菜吃也就罢了,居然还不给他酒喝。

    这几天,安好都没有来看他们,不知道她怎么想的,夜净决定见见安好。

    在颜九将饭菜放下的时候,夜净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,你去同那小丫头说,我要见她…。”

    颜九看了眼他,也没说个啥,转身就出了屋子。出了这个院子后,颜九就去找安好和君深去了。

    到前院的时候,就见安好和君深在下象棋,而鬼谷子和莫云邪也在一边下着。苏衡他们则坐在一边看着。

    苏衡他们还不知道夜氏的事,颜九自然不敢过去当着他们的面说的。

    安好见颜九站在那边,一直看着她也没走过来,就知她肯定有事找她。想了想,她寻了个理由,让苏衡先帮她下着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。”安好走过去,看着颜九悄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夜净说要见你…。”

    这也有几天没见他们了,想了想安好就和颜九去见夜净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过去的时候,夜净正在吃晚饭,胃口看起来并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这一天跑哪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看到安好来,夜净很是高兴,开口就是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他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,看他对自己这么热情,安好倒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今天,新工坊上梁,出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,你做得饭菜,比这府里的厨子做得好吃多了,你那里还有酒吗,你这里的酒是我喝过最好喝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本以为,他会问夜允他们被抓的事,却不想他开口说的竟是吃喝。

    “有是有,不过没有太多了,新的还在酿造中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,你就给我一坛子嘛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想了想,还是答应给他一坛子,出去后没多久,安好就抱着酒坛子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太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夜净接过安好手里的酒坛子,抱着就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敢情他叫自己来,就是想喝酒了呢。

    “你少喝点酒,你饭菜都没怎么吃呢。”

    年纪一大把了,还喝得这么猛,也不怕酒精中毒呢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想问问,其他几个长老怎么样了吗…。”见他就知道喝,安好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话,夜净放下了坛子,坐下后看着安好说道:“你会杀了他们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目前不会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这么好,肯定不会杀他们的。我这么听话,你肯定也不会杀我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人活到这年纪也不容易,他们若不跟她作对,她也不会想杀了他们。这老头说话,还真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夜空这人,你看着他挺严肃的,实际上他脆弱得很。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他就在哭,被我们发现他还不承认…。”

    夜净见安好不说话,想了想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哭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一生其实挺惨的,他娘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,他爹在他十岁的时候,生病死了。他是被当时的长老给带大的,可长老在他娶妻后没多久,也死了。最惨的还在后面,他妻子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死了,大人孩子都没有保住…。”

    这事安好自然是不知道的,就知道他们五个长老里有两个曾娶过妻。

    这夜空简直就是天煞孤星呢。

    也是在夜氏,要是在他们安月村怕是不知道会被嫌弃成啥样。

    他们的死,无疑成了他心里的结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够惨的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话,夜净笑了笑又说道:“我们五个长老里,还有一个是娶了妻的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好奇的看着他,夜净没有继续往下说,抱起酒坛子喝了口酒才说的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三长老夜羌,他的媳妇,是他抢来的,叫夏天…。”

    “他媳妇也死了吗…。”

    夜净闻言,看了安好一眼,这才开口说道:“那个女子,是他出门历练的时候认识的,我只知道她的名字,并不知道她的来历,她的武功不错,毒术医术都会。那个女子,长得很美,眉心还有一红色的痣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,反正他后来就将她带回来了。带回来后,他们就成亲了,而且没多久那女子就有了身孕,可这女子是被他抢来的,怎么可能甘心给他生孩子呢,于是就弄掉了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,后面还要死要活的,后来夜羌或许是死心了,就放她离开了。但对外却说她死了…。”

    夜净说完的时候,叹了口气,他也因为有这样的前车之鉴,所以才单身了多年。

    “喜欢一个人没错,可是他这做法,确实过火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话,夜净笑了笑,又继续说了起来:“是过火了,这也是他心里一直的痛呢。你若想知道他们的事,我都可以告诉你,只要你以后每天给我送一坛子酒…。”

    “行呢,没问题…。”

    多知道一点他们的事,也不错。说事还不忘提条件,这老头。

    “夜空,夜羌说了,现在我就同你说夜明吧,夜明的爹是我们老一辈的长老,他娘也是族里的一枝花,两人成亲后,不知道羡煞了多少旁人。可是好景并不长,在夜明三岁的时候,他娘就死了。后来,夜明的爹的他找了个后娘,人前对他很好,人后对他极其恶劣,后来他那后娘生了一对龙凤胎…。”

    夜净说道他这后娘,也是讨厌得紧。

    这又是一个被后娘,虐待的孩子呢,不过现在孩子已经长成老头了。

    “那夜允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,你可不能说这是我告诉你的,他们要知道了,非得揍我一顿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肯定不会告诉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有了安好这话,夜净就敢放心大胆的接着说了。

    “夜允,其实是我们这里面长得最好看的一个,年轻的时候,族里的人女人,都想嫁给他…。”

    夜净说道一半,只觉得口渴,拿起坛子就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没将酒咽下去,就听一边的安好说了这么一句:“他不会是喜欢男人吧…。”

    听完安好的话,夜净差点呛住,随后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脑子里的想法倒是挺多的,有意思…。”

    “五长老,你就别卖关子呢,你倒是说呢。”安好坐着双手撑着下巴,看着夜净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不知道,他到底喜欢男人还是女人,因为他这辈子就没有遇到喜欢的人。倒是男女都有喜欢他的,他自己也挺想知道的…。”

    夜净说完不由得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照这夜净说来,这夜允活了这么久,还是一个老处男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想知道我的事,等你成了家主再说…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引火烧身的节奏呢。

    “这夜羌喜欢的女子,比他小多少岁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问题问得好,我倒是忘了说了,那女子比夜羌小十多岁呢。”夜净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夜羌现在多少岁呢。”

    他喜欢的人,现在可还活着呢。

    “他比我小三岁,今年一百零一岁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他排行老三,怎么比你还小呢,你居然都一百零四了,真看不出来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又不是按年纪排的,我看着年轻吧,我觉得我比他们都年轻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话,他心里很是高兴,他就喜欢别人说他年轻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们按什么排的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说呢,反正他们比我还当长老,我是在老长老让位后,当上去的…。”这说起来,他也觉得挺不公平的,他明明就比他们年纪大呢,可夜羌他们都跑他前面去了。这几个人里,他也就比夜空小,其他的都还没他大呢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,那个夏天的容貌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丫头这菜都凉了,没吃饱我想不起来…。”

    这吃货。

    安好同他说了几句后,就去给他做菜去了。

    这刚出院子,君深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咦,你没下了吗,怎么过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好一会儿,都没有过来,我就过来找你了…。”君深打量了下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去见夜净了,在听他说几个长老的往事呢。他现在使不出武功,伤不了我的,何况颜九他们都在呢。我现在得去给他做菜,还有点事要问他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君深也没有多问,见她没事就放心了。反正有什么事,她会同他说的。

    到了厨房,安好看了看。

    给他做了道粉蒸肉,又给他炒了道鱼香肉丝,剁了点肉馅做了道肉丸子汤,冷饭也给他热了点。

    鬼谷子看着也要吃。

    安好就多做了点馄饨,给他们没睡的都送一碗。

    夜净等安好做的吃的,都等了好久。

    菜刚到门口,他就闻到了香味,还没等颜九打开门,他就将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今天做个菜怎么这么久,老头我都快饿死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吃,他们也要吃呢,我多做了点馄饨,就耽搁了些时间…。”

    夜净也没说啥,伸手就帮安好端。

    “你去先坐着,我这一托盘,一下就端进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夜净听安好这么说,就回去坐着去了。

    老还小,好像是这样。

    好在桌子大,菜都放得下,将菜放好,安好将做好的馄饨端给了他,自己也端着一碗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这做得啥呢,闻着真香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啊,叫馄饨,里面包的猪肉…。”安好说完又低头吃了起来,晚上在颜庄的时候,她还没怎么饿就没吃多少,眼下倒是饿了。

    吃着热气腾腾的馄饨,夜净只觉得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,心里满满都是感动。

    这丫头是怕他牙口不好吗,做个鱼香肉丝都做得一嚼就烂。

    这边,夜空他们也得了一碗馄饨,这一吃都很喜欢。

    饭吃完后,安好就去拿了炭笔,拿了纸张,在夜净说的时候,安好就开始画了起来。

    经过几次改动,总算将夏天的容貌给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五长老,你怎么就记得这么清楚呢。”等他确认是夏天后,安好不由得八卦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像她这么好看的人么,那不得了,这么好看的人,自然就记得清楚了。你不会是想去找她吧,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怎么可能还活着呢,你啊别白费心思了…。”

    夜羌虽然没说,可暗地里,也找过她呢,可到底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“不试试怎么知道…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,这夜允他们对你动手,是他们不好,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休息吧,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看着关上的门,夜羌抱着酒坛子,坐到了床上,继续喝着。

    他倒是有些期待,安好成了家主后,会是怎样一番光景。

    这叫君深的倒是配她,可惜不是他们夜氏的。

    安好离开夜净这后,想了想去了夜允那。刚走进,就听到他咳嗽的声音。

    听到开门声,夜允视线看过去,就看到安好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四长老,不希望我来吗。”安好说着,坐在了桌子边的凳子上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,我伤了你,我以为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没有说话,眼神却是一直在看着他,看得老脸一红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一直盯着我看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“脸长来不就是看的吗…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好有道理,他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你先过来坐下,我给你看看,免得你死了,他们怪到我头上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不跟我们回去,我们的死活跟你又有什么关系…。”

    这老头,脾气还挺倔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做家主,也可以回去,但是我不会一直待在那。而且,我的男人,只会是君深,你们能同意吗,同意这家主我就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小小年纪,你…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,说的话,跟她的年纪还真是不符合。她娘性子这么温婉,怎么就生了这样的孩子呢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的话你好好想想,我可是很认真的。而且,我还可以将毒术教出来,这可是我最大的让步了。我接手了家族我自然会让它变得更好,让大家生活得更好…。”安好看着夜允说道。

    她可是很有诚意的,他们非要鱼死网破,那也怪不得她了。

    夜允听着安好的话,一时间没有说话,人倒是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他坐下后,安好给他把了下脉,伤得的确挺重的,可自家爷爷和师父也没少挨他打呢。

    “你的内伤,伤得挺重,不过死不了,这药留着吃,早中晚吃三颗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完,也不等他说啥就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留下的药,夜允犹豫了下,拿了起来,打开就闻到股药香。

    安好从夜允这走后,又去隔壁看了看夜羌。

    看安好来,他这次倒是沉默得紧,靠在床上不起来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安好也没说话,自顾自的坐到了凳子上。

    见安好不说话,也不走,夜羌终究还是没忍住开口说了起来:“你要杀就杀,别坐着吓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这老头,脑子里装的啥,想象力还挺丰富。

    “死你都不怕,还怕吓吗。说道这死,你想怎么死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。”

    他还没有找到他想找的人呢,他根本就不想死。

    夜羌不知道说啥好,一时间心里一急,顿时就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安好走过来,他心里更是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刚想起身,却不想安好的动作,比他还快,立马就点住了他的穴道。

    给他把了下脉,随后给他喂了颗药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吃的什么药…。”

    “毒药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解开他的穴道后,就走了。至于药,也没有给他留。

    这老头太欠收拾了。

    安好一走,夜羌就变了脸色,这药入口即化,他想吐都吐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真的要死了吗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最想的就是见夏天一面,跟她说声对不起,可是到底成了奢望。

    想着第一次见她的场景,他笑了。笑过后,又开始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哭声很是压抑,但却被外面的侍卫给听进了耳朵里。这老头这么凶,居然还会哭呢。

    安好的心情,也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倒是有些好奇,这几个奇葩的人,到底是怎么当上长老的。

    安好出院子的时候,君深他们都回屋子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颜九见安好回她住的院子后,就没有跟过去了。现在颜一受了内伤,她还得照顾呢。

    安好回去的时候,君深已经切好水果等着她了。

    “过来吃水果吧,吃了早点洗澡休息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吃了水果,他们就进了空间。

    洗了个澡,洗了个头,安好只觉得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。

    君深在安好洗完澡后,也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灵泉池,他也是好奇得紧,每次洗了里面的水又干净了,当真是神奇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内伤,泡了灵泉池后,明显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洗了澡,刚进屋,君深就听里面传来了安好他们的笑声。

    今天放的电视,是周星驰的食神。

    又搞笑,又有美食,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会做那黯然销魂饭吗…。”小白想了想,看着一边的安好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笨蛋,电视里放的多少有些夸大,这个倒是能做,但是也没好吃到那么夸张…。”安好看着小白笑着说道,说着还捏了捏它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你会做那撒尿牛丸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东西,一天就知道吃。这倒是能做,就是不知道做出来,到底怎么样…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原来也有你不会的东西呢…”青龙在一边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当我是神呢,什么都会…。”

    好吧,主人说得倒是很有道理,是它们想多了呢。

    君深听着安好的话不由得笑了笑,在他心里她就是神,也是他现在最爱的人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一脸笑容的安好,心里也很是开心。

    上去后,陪着他们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天天都在看周星驰主演的电影,君深已经将周星驰给看熟了。

    小白它们离开后,君深就抱住了安好。

    “有它们在,我都不敢抱你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闻言笑了笑,它们在不敢抱,这走了后还不是抱了她,还抱了一整晚。

    “抱够了吗,我今天还没给你针灸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永远都抱不够…。”

    抱了会儿,他还是松开了安好,脱掉衣服,让她给他针灸。

    针上去酥酥麻麻的,倒也不觉得痛。

    “我的内伤,已经比之前好了不少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好了,我就不扎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针灸完,安好收了针,随着君深的内伤没那么重后,她也没用内力去针灸了。

    “睡觉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刚躺下,君深就将她揽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一夜到天明,他们倒是睡得香了,可夜羌却是一整晚没睡。

    他想着自己要死了,就扯了块布,用他的血写了封血书。写好后,他又觉得不妥,又重新写了。

    这只觉得自己要死了,手指的痛,他都没那么在意了。

    后来,就靠着床睡着了。

    早上睁开眼,他就大叫了起来,那种感觉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居然没死,他居然还活着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大声,隔壁的夜允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活着,哈哈,我还活着…。”

    疯跑了一圈,他只觉得有些奇怪,他为什么还活着呢。

    难道说,那丫头给他的药,要几天后才死。想到这,夜羌满心的欢喜,又被浇灭了。

    里面终于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外面的侍卫,还以为他疯了。

    苏玉娘他们这边也听到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有没有听到一个老头,在大喊大叫呢,我怎么感觉就在隔壁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鬼老他们在闹腾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大海这么说,苏玉娘也就没有多想了。

    安大海心里却是有数的,因为安好已经同他讲了。

    刘玉书他们也听到了,不过声音没多会儿又没了,在苏玉娘他们出来的时候,他们就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苏玉娘说是鬼谷子他们,刘玉书他们就没在多说啥了。

    不过苏天勤,却觉得这声音有些不一样呢。最近,府里发生太多事,可最近几天却平静了下来,这着实让他觉得奇怪。不过安好又不会害他们,不告诉他们也是为了他们好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苏天勤也没有在纠结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刚起来,走到半路就听到了夜羌的声音。

    安好有些无语,早知道她就不这样了,真是在揍这老头一顿。

    见君深看着她,安好就将昨天发生的事,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。”君深倒是没想到,安好还会这样捉弄人,不过这老头也确实该收拾下。

    “长姐,九哥,早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早…。”听着安心和安然的声音,安好和君深跟他们打了下招呼。

    “长姐,九哥你们先听到什么声音了吗,爹说是鬼老他们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可能是他们吧。好了不管他们了,今天教你们招新的,舅舅他们呢…。”安好笑了笑说道,这算不算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呢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舅舅他们刚起来,还在院子里洗漱呢…。”之前的几招,她们已经都会了,早就想学新的招式了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们先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没多久,鬼谷子和莫云邪也过来看安好他们练武了,随便指导下。

    安心现在跟他们熟悉后,什么话都敢问。

    于是就问起了,之前到底怎么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都没明白过来,看安好在跟他们使眼色,他们这才想到她问的是啥,敢情把那疯老头,认为是他们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很是无语,特别想将夜羌抓出来揍一顿。

    想了想,随便扯了个理由,好在安心她们没有多问,这事就算过去了。

    练习完,安心他们先走了,安好和君深就走在后面,同鬼谷子他们聊了几句。听安好说完,鬼谷子和莫云邪都不由得笑了笑,收拾收拾那老头也好。

    看他胆子那么大,还以为他不怕死呢,敢情还是个怕死的。

    夜羌看着送来的早饭,也没了食欲了,到颜九收碗筷的时候,他一点也没动。颜九就去告诉安好去了,得知他啥也没吃,安好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夜羌看到来,就想到她给他吃的药,心里不免有些火大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太狠了,你给我吃的毒药,是不是要几天才会死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聪明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个坏丫头,你想折磨我,你太不是人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他说的话,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不想受折磨,那你就随便找地方撞好了,你自杀就不用受折磨了,我也不会拦着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这老头,没感觉身体好些了吗,这脑子里装的是豆腐花吗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笨老头,你到底怎么当上长老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笨了…。”

    被一个小丫头说笨,他着实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毒药,你感觉不到吗,我要毒死你,还会让你今天在蹦跶吗,还说你不笨…。”

    听完安好的话,夜羌好一会儿才缓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那不是毒药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点头,他很是高兴,正要大喊时,安好的声音就响起了:“你在大喊大叫,下次给你的就是毒药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,太毒了。动不动就要毒他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戏弄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心给你药吃,你说我吓你,我不吓吓你,怎么对得起你说的这番话呢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这番话,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反驳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想饿死,那你就别吃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如你的愿,我吃…。”

    粥现在已经凉了些了,他还是吃得很香,看了他一会儿,安好放下一瓶药,同他说了几句,就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放下的药,他没有看,继续喝着他的粥,啃着包子。

    这些吃的,倒是比他在家的时候,吃得好些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,安好他们会杀了他的,却不想非但没杀他,还给他开了药。

    安好出来的时候,君深他们正在院子里下着棋。

    刘玉书他们没事,就缝制着书包,刘玉书给苏天勤缝制了一个,苏天勤着实喜欢,这可比他的书箱背着好多了。

    她们现在无事,愿意缝安好也没拦着她们。

    “丫头,这象棋,可是你想出来的,你肯定很会下吧,快过来跟师父下一局…。”鬼谷子在安好过来后,就招呼了起来。君深和苏衡在下,莫云邪和水云行在下,都没人陪他下的。

    至于苏天勤和孙念,现在还一知半解的,苏天临对下棋向来没兴趣,对于做菜倒是有些兴趣,有时间就会去厨房,安好没教他就去请教府里的厨子。

    安好的象棋,自然是比围棋下得好。

    鬼谷子与她十局,就赢了安好一局,虽然只赢了一局,但他还是挺高兴的。

    苏衡和君深刚下完一局,在安好他们下的时候,就站在一边看了一局。

    鬼谷子下了这么多局,棋艺到底比之前好了些,这一局,他们下得精彩,不过他还是输给了安好。

    “师父,承让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赢了就是赢了,还承让,师父到底是老了,赢不了你们了…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,跟君深那小子一样变态,难怪会凑成一对。

    “你年轻点的时候,也没见你赢过我…。”君深在一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真的很欠揍…。”

    苏衡,莫云邪他们听着都不由得笑了起来,君深这话说得没毛病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现在可不老…。”

    自家师父和那几个长老比起来,真的不算老呢。

    “还是丫头说的话,听着舒服,你这小子学着点…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推草重pk复仇宠文《神尊宠不停:九世狐妻太磨人》她生而为最尊贵的九尾狐妖,望尘莫及,可却唯独粘着他,撒娇卖萌耍无赖,怎么撵都撵不走。

    直到她离他的秘密只有一步之遥,从而引得天地骤变,天界,妖界迎来万年浩劫。

    看似冷漠的他却毫无怨言,默默出来替她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当家族变故,她落入人间,看尽苦难,饱受折磨。

    从云霄跌入尘土,抽经剥皮,被断狐尾,被夺内云珠,受尽欺辱。

    可殊不知,天生尊贵如她,最后一世浴火重生!杀尽天下欺她人!

    而这一世,换做他,紧跟其后保驾护航,可她却无动于衷,从以前的软萌机灵转变为腹黑高冷,让他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无奈,他只能放下神尊的颜面,强撩强吻强绑回家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