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一十八章 安好的高祖父,画像上的人
    “你跟丫头下了这么久,也该轮到我了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还想说点啥,一边就传来了莫云邪的声音。他这做爷爷的都还没跟她下到象棋呢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水云行也开口说了起来,他也想和安好下一局呢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就是找虐,丫头师父看好你,你跟他们下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和苏衡没有说话,但也没有下,就在一边看着他们下棋。

    莫云邪和水云行都输给安好,苏衡看着不免也想试试,可还是个输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徒儿厉害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们都输给安好,鬼谷子只觉得心里平衡了。

    孙念和苏天勤在听鬼谷子说象棋是安好想出来的后,都很是诧异,对于她的棋艺也是佩服得紧,当真是厉害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也跟安好下一局呢,看你们俩谁厉害些…。”水云行听着鬼谷子的话,想了想看着一边的君深说道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就跟君深这臭小子下,你要是赢了师父不仅送你本医书,还给你一千两买糖吃…。”

    师父,你还真看得起我。安好听着鬼谷子的话,真是不知道该说啥好了,她可没把握赢君深呢,毕竟他变态了,这才学就下得这么好。

    莫云邪他们也想看看,他们俩谁会赢。

    对于医书安好还是想要的,于是她就坐下来,同君深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局下得很激烈,但到后面,君深却放了水,赢的无疑就是安好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太厉害了…。”

    都说观棋不语真君子,她这师父,在她下棋的时候,就差没在她身后摇旗呐喊了。

    君深放水得不明显,但安好还是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却没在意,反正见安好赢了君深,他就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夜绝色他们吃过早饭,出了皇城一趟,回来的时候安好他们都还在下棋。

    夜绝色对于下棋原本是没兴趣的,可见飞杨在这,她就端了个凳子坐了过来。飞杨看安好他们下棋,她就坐这看他了。

    昨天画的画像,安好还没拿给君深看,下了几局后就叫着君深回了屋子,鬼谷子给的医书她也一并拿回了屋子,至于钱就没有要他的了。

    回屋后,安好就将昨天画的画像拿给了君深看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夜羌曾经喜欢的人,昨天夜净说的时候,我画下来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想了想,将夜羌的事告诉了君深。

    “这夜羌胆子倒是大,抢人的事都做得出来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呢,我听着的时候也很诧异…。”安好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问问你师父他们吧,他们若是不知道我们在查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的想法,君深也明白了些,可这几个老头这么顽固,她做这些真的有用吗。

    “嗯…。”

    商量好,就去找他们了,听安好和君深有事同他们说,鬼谷子和莫云邪就没有在下棋了。

    水云行虽然想跟上去,可他还在和苏衡下着棋,加上安好和君深也没叫他,就没好跟上去。

    到了书房后,安好就将图拿了出来给莫云邪他们看。

    鬼谷子先接过安好手里的画像,看到的时候,眼前不由得惊艳了下,这女子长得忒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,这是谁呢,长得这么好看…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在看到鬼谷子手里的画像时,情绪不由得激动了起来,看着安好连忙问了起来:“丫头,你们怎么有这个画像…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你莫不是认识画像上的人…。”

    要是他认识,那就太好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君深都没有说话,看莫云邪激动的样子,就知道他肯定是认识的。

    “师父,她是不是叫夏天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夏天,她不叫夏天,她叫莫天夏,她是我的奶奶,你的高祖母…。”莫云邪看着画像,呢喃道。

    安好听完,不由得愣在了原地,回过神她连忙问道:“那我高祖父是谁呢,高祖母她还活着吗…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会随母姓呢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家里只有你高祖母的画像,并没有你高祖父的画像。我也不知道她现在是活着还是死了,在我很小的时候,她就没在家了,你这画像是从何而来呢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平静了下心情后才开口说了起来:“这画像,是我画的。画里的人,是夜羌曾经喜欢过的人,昨天我问夜净的时候画的…。”

    听完,莫云邪很是愤怒,没想到夜羌居然这样对他的奶奶。

    在安好说完后,就冲出了屋子,安好他们连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夜羌吃了早饭,又上床睡觉了,正要睡着的时候,就听门彭的一声被人从外面给踢开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惊,赶忙坐了起来,还没看清楚来人,就挨了一拳。

    他现在施展不出来武功,又受了伤,哪里是莫云邪的对手呢,只能抱着头,到处躲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他们追过来的时候,就到莫云邪在追着夜羌打。

    “莫云邪,你居然打我,欺负老头我现在受伤是吧…。”夜羌一边躲,一边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的人渣,就该被打…。”

    见莫云邪还要打夜羌,安好上前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先冷静下…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,他做的什么事,你都是知道的,他这种人杀了不为过…。”莫云邪说着,又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老头我做什么事了,你倒是给我说清楚。安好是我们家族的家主,我想带她回去,我错了吗,你还想杀我,你凭啥呢…。”

    夜羌现在惜命的很,一听有人想他死,他就炸毛了。

    “你做了什么事,你自己心里没数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做什么了我…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,莫云邪顿时气得不行,做了那样的事,他居然还忘了。想着,他一拳就打在了夜羌的脸上,顿时就红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夏天,你认识吧…。”

    夜羌听到夏天这个名字,身子不由得颤动了下,他上前一把抓住了莫云邪的衣领,看着他激动的问道:“你,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,你还知道些什么,你到底是谁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,君深,鬼谷子站在一边看着没有参言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她呢,那你就该记得你做的那些事,她是谁,她是我莫云邪的奶奶…。”

    夜羌一听,抓着莫云邪的手一下就松开了,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,嘴里一直呢喃着:“她嫁人了,她嫁人了…。”

    夜羌的头发乱遭遭的,脸上都是青紫,看上去很是狼狈,说着说着他眼里还流出了泪。

    莫云邪看着他的样子,此刻心里似乎没那么愤怒了,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在他心里蔓延着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夜羌才回过神,回过神后他看着夜羌问道:“她嫁给谁了,她还活着吗…。”

    见莫云邪沉默不语,夜羌站了起来,当看着莫云邪衣领里的玉石时,他立马冲了过去,一把将他衣领里的玉石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她还留着,她还留着…。”

    什么情况,这玉石难不成是夜羌送给莫天夏的吗。看着他那疯狂样,安好不由得猜测到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,这是我爹娘留给我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玉石链子是我送给你奶奶的,当时她有了我的孩子,这是我专门为我和她的孩子打造的。不对,她怎么会给了你们…。”

    夜羌的记忆,回到了几十年前,在夏天小产恢复过后,他又要了她两次,后来她就离开了他,难不成这莫云邪是他的后代,可她这么恨他,怎么可能还留着他的孩子呢。

    可是不证明下,他心里不甘心。

    想着,他突然抓住了莫云邪的手,在他的手指上一咬,将水滴在他手中后,他赶忙向着桌上的茶碗扑去。

    将水倒掉后,他从新到了凉开水,将莫云邪的血滴在了茶碗里,随即又咬了他自己的手指,将血滴在了茶碗里。

    莫云邪被他的举动给惊到了,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已经将他的血滴进了茶碗里。

    安好,君深,鬼谷子都围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融合了,居然融合了…。”鬼谷子第一个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夜羌在看到血融合在一起的时候,激动得都哭了。

    “她给我生了孩子,她居然给我生了孩子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对,不可能是这样…。”莫云邪着实有些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将茶碗里的水倒掉,清洗干净后,他又滴血验了一次,可结果还是这样。

    看着愣在原地的莫云邪,夜羌激动的上前拉住了他的手:“孩子,我是你祖父啊…。”

    猜测是一回事,得到证实又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虽然安好对验血不是那么相信,可莫云邪脖子带的玉确实是夜羌的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。

    相对夜羌的激动,莫云邪却是沉默不语,他对他奶奶做了那样的事,她为何还要把孩子给生下来呢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的儿子,莫云邪的情绪就变得激动了起来:“我是不会认你的,你还不知道吧,莫廷是我的儿子,安好是我的孙女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莫廷是莫云邪的儿子,那岂不就是他的曾孙。可他却死在了夜子嫣他们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怎么可能是这样,丫头,你明明叫他师父的…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安好只能把她的身世说了下,也说了她为什么对外叫他师父,而不叫他爷爷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我造的孽…。”

    夜羌说完大声的哭了起来,外面隔壁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夜允听得不是很清楚,但也知道是夜羌在哭,这着实让他有些诧异,因为相处了这么久,他还不曾见他哭过呢。

    莫云邪看着哭得一塌糊涂的夜羌,心里只觉得堵得慌,转身就离开了屋子。

    莫云邪走后,鬼谷子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见夜羌在地上坐着,安好就让君深将他扶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他今天挨了打,无疑伤上加伤,安好就给他把了下脉。

    夜羌的情绪比先好了些,在安好给他把脉的时候,他打量了下安好,心里百感交集,他做梦都没想到安好居然是他的玄孙。他还想救杀害他曾孙的凶手,他这是做的啥呢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是不是也恨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谈不上恨,可心里到底不痛快。你先好好休息吧,这药早中晚三颗,等下我会让人给你送药酒来,喝了对你有好处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交代完,就和君深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关上的门,夜羌的眼角溢出了泪,他都做了些什么呢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到前院的时候,安心就上前问了起来:“长姐,发生什么事了吗,我刚看到莫老一脸不开心的出了门,鬼老也跟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刚刚他们都听到了声音,不过没听太清楚。

    “这事你们就别问了,也别问师父…。”

    这结局,也是安好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聊了几句,安好就去厨房帮着做午饭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一路追出了皇城,见莫云邪往江边走,还以为他想不开想去跳河呢,着实吓了他一跳。

    在亭子里坐了会儿,鬼谷子就拉着他去百味斋喝酒吃饭去了。

    心情不爽,酒自然就喝得多了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百里星辰将他们两个给送回容安王府的,送过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,安好他们都吃了晚饭了。

    听到百里星辰,将他们送回来,安好和君深连忙叫着人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可来了,这俩老头,喝了酒就在百味斋闹腾,唱的不知道是啥曲子,难听的要命。他们什么情况呢,平日也没见他们喝这么多酒呢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和君深都没有回他,百里星辰就没有在多问了。

    君深吩咐着人,将他们抬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今天来还有件事,要同你们说,你们要的绣娘和杂工我都已经招好了,随时都可以上工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…。”安好倒是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你不看看是谁在招人。我一站出去,这来的绣娘都由店铺门口排到结尾去了…。”不过在得知这店不是他的后,好些个女子都走了。

    君深听着嘴角微抽,这些女子哪里是想来做工呢,分明是冲着他来的。

    “星辰哥,真是太谢谢你了,进屋坐会儿吧…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可是帮了他们的忙呢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娘他们还等着我吃饭呢,今天就不进去了,你答应我的,你可别忘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肯定不会忘的,上工就等到工坊这边开工后吧…。”

    聊了会儿,百里星辰就走了。

    回去后,安好去看了下莫云邪和鬼谷子,给他们喂了颗解酒丸。

    “他们的酒量一向都不错,又有你的解酒丸,明天醒来肯定没事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也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回屋后,他们就进了空间,洗了个澡就开始看电视。

    今晚上,看得有些晚。

    青龙他们走后,安好就下了床,去梳妆台,整理她那有些凌乱的头发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睡吧,我准备去看一下夜空…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事,安好已经同君深说过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去,我就在外面等你,不进去…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现在已经有些夜深了,他们出去的时候,外面正吹着风,还是有些冷。

    这边院子有空屋,过来后,安好就让君深先去屋子里等她了。

    夜空的哭得并不大,要靠近他的屋子才能听见,安好在外面犹豫了会儿,还是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谁…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是吹了烛火的,所以夜空看不清进来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安好走到桌子边,拿出火折子,将蜡烛点燃后,屋子里顿时就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睡不着,就出来走走了,却不想听到你在哭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话,夜空脸色不由得一变,她这是来嘲笑他吗。

    “我哭关你什么事…。”

    老头脾气还挺大的,居然还承认了,比原来倒是好了些。

    “你哭是不关我事,可是这要别人听到,还以为我们府里闹鬼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安好,他吱吱唔唔的,你了半天,也没蹦出来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,你这样的情况是有病…。”

    “老头我健康得很,我才没病,我看你才有病…。”居然说他有病,这臭丫头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没病,那你每晚上倒是别哭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说说,我得什么病。”他自己也控制不住呢,每当晚上他脑子里就会想很多过去的事,以前还没有那么强烈,现在是越来越恼火了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哭太久,可到底是有问题呢,他自己心里清楚,可他一直都不愿意承认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心病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话,夜空沉默了,她说得没错,他就是有心病,可是这病无药可医。

    “这病,我能帮你治,只要你愿意…。”

    夜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安好,他还是头一次听说,心病能治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,他没有跟安好唱反调,答应得很是干脆,他也怕别人嫌弃他呢。

    他能这么快答应,安好也松了口气,还以为要费一番劲呢。

    在他的配合下,安好给他进行了第一次催眠,不过他心里隐藏的心事太多,光是这一次催眠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在听到响指声时,他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你的问题,有些复杂,光是这一次心里治疗还不够,还得进行多次,你先休息吧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完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离去的背影,他好一会儿都没回过神,他总觉得哪里变了些,可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她刚刚都对他做了啥呢。

    安好刚出来,就见君深从对面的屋子走了出来,看着他安好快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已经夜深了,回屋睡觉吧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还没等安好开口,就说了起来,说完后就拉着她的手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回屋后他们就进了空间,倒在床上没多久,安好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夜空的催眠治疗,安好打算三天进行一次,太过频繁也不行。

    苏天勤是要参加这次三月的科考的,商量过后尹修让他去了尹家,由他爹给他上课,定然要好很多。至于科考,就在帝都考了。

    时间转眼到了三月初六。

    工坊开工事多,安好和君深就没有请君临他们吃饭了。

    一早安好和君深他们就去了颜庄,去的时候,上工的人已经都来了。

    做香肠这些的材料,青木已经都置办好的了。

    在安好和君深来的时候,云庄给他们介绍了下安好和君深,听完他们齐齐叫了声东家。

    君深不发言,就由安好来说了。

    “从今天起,你们就是我们工坊的人了,我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做。工钱我们绝对不会拖欠,而且每个月还有全勤,只要一个月干满就有两百文的全勤,除此外年底还会给大家发奖励,等下会给大家分组,念叨名字的就去你们组长那签合约,希望大家少说话多做事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东家…。”

    签了合约后,每人领到了两套工服,两个口罩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在君深的布庄定做的。

    帝都的工钱,比越寒城的要高些。每个来上工的工人,都是开的七十文一天,除此外,还包了吃。

    为此,还请了三个厨娘。

    云庄已经将人分好了组,六个人一组。

    等到分完人后,安好他们就开始教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负责教做头花,颜九和青木他们帮着教着。

    香肠这边,就由安好,苏玉娘他们教着。

    调制佐料的人,安好亲自挑选了五个,用工合同也多了签了几年,工钱也比其他人多些。

    刘玉书他们装香肠这些还是行的,在装香肠的时候,就帮着安好他们教着。

    第一次做,好些人都将猪小肠弄破了,好在破得不多。

    庄子里愿意过来的,安好他们都是要的。

    工坊的几个管理,都是庄子里的人,有他们在也没人敢闹事。

    做头花的,都是年龄在十四到三十左右的,除了几个学的慢的,其他的都学得挺快。

    他们家里都有人在工坊做事,倒也不怕她们单独回家会出事。

    一天下来,他们也上手了。

    在颜庄吃了晚饭后,安好他们就坐着马车回去了。

    忙碌一天下来,安好只觉得有点腰很是酸痛,亏得她早上还锻炼了下的,不然怕是更恼火。

    好在马车上,就坐了她和君深两个,回去的路上,君深一直给安好揉着腰。

    进了皇城后,安好就没让君深在给她揉了。

    这一天下来,大家都累了,回家坐着聊了会儿后,就去洗澡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进空间后,就拿着衣服,先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泡在灵泉池里,安好只觉得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,身上的酸痛感也没那么强烈了。

    洗完澡,安好摘了几个百香果,才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见君深还坐着看电视,赶忙叫着他去洗澡了,这泡一个澡,着实舒服了不少。

    君深洗完澡回来的时候,安好已经和小白它们吃上百香果了。

    空间升级后,百香果比之前长得更大个了,吃起来着实不错,唯一不好的就是没之前结得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“给你,这个给你留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君深不怎么爱吃水果,但现在却是天天都在吃。

    小白它们走后,君深问了下安好,得知她腰还不舒服,就又给她揉了揉。

    他的力度揉得刚刚好,安好没多久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君深见安好没和他说话,这低头一看,才知她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看着睡着的她,君深不由得笑了笑,真是睡得快呢,天天都比他先睡着。

    将她揽入怀,亲了亲后,就抱着她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后,安好着实不想起床,眠了好一会儿才起来。

    连头发都是君深给她梳的。

    安好原本想将头发给剪短一些的,可是君深不许。

    这长头发,热天的时候,着实太难受了,安好想想都觉得热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就没训练了,出去洗漱过后,就等着吃早饭了。

    早饭,做得是香菇鸡丝粥,除此外还有生煎包,凉拌的酸萝卜。

    这两天,莫云邪的情绪好了些,但是没有去见夜羌。

    鬼谷子虽然平时爱和他斗嘴,可还是很关心他的,两人经过那天醉酒,关系似乎比之前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他们俩就回屋下棋去了。

    香肠这些,已经不需要安好去教了,但是头花还需要安心和安然在教一下。吃了早饭收拾好,安心和安然,就随青木他们去颜庄了。

    能待在安心身边,青木无疑是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木头,颜一,颜九也跟着来了的。至于追命在飞花有身孕后,君深就没让他干啥了,就让他留在府里照看王府。

    至于安好他们,今天要去绣坊。

    绣坊的具体地址,安好和君深都没有问百里星辰。

    收拾好,他们就去了公主府找百里星辰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,早晨向来起得晚,安好他们过来的时候,他都还没起来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一边招呼安好他们进屋,一边让下人去将百里星辰叫起来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正在做梦,就被门外的敲门声给惊醒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醒了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鱼七,你这一大早的吵吵啥呢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听到是鱼七的声音,坐了起来,朝着门外吼道。

    “主子,安好姑娘他们来了,公主就让我过来叫你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一听,就赶忙穿衣服起床了,他们今天过来肯定是找他说绣坊的事呢。

    这边客厅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将安好他们迎进来后,就带到客厅,到了客厅后就同苏玉娘他们闲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的肚子明显又大了些,现在已经四个月左右了。

    “这臭小子,就爱睡懒觉…。”

    正在高阳公主说道百里星辰的时候,百里星辰正好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娘,你又说我什么坏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,还不过来,安好和君深他们,都等你好久了…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得知他们一会儿,要出去看店铺,说什么也要跟着去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她都宅在家,如今有机会自然要跟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出了皇城,他们就直接去了店铺。

    店铺,百里星辰已经安排人全部给收拾了出来,现在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看吧,我给你们找的店铺够大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店铺倒是挺大的,难得你办了件靠谱的事…。”高阳公主看了看说道。

    “娘,我什么时候不靠谱了,我开的百味斋哪次选的地方不好了。安好,君深,你们都进去看看吧,后面的院子更大,房屋也有好多间,还有厨房茅房浴室这些…。”

    苏玉娘他们看着这偌大的店铺,只觉得肯定要不少钱才能拿下。

    不过这钱都是安好他们自己赚的,想怎么用,他们都是没有意见的。苏天临看着倒是羡慕得紧,说起来他也想在越寒城开一家店呢。

    这里原来就是一个绣坊,眼下倒不用改动都行。

    至于材料,君深已经都准备好了,只等开工了。

    看完店,百里星辰就将钥匙交给了君深,至于上工的时间,定在了三月初十,绣娘和杂工就由百里星辰通知上工了。

    中午饭在公主府吃的。

    安好打算晚上请百里星辰他们吃饭。

    吃过中午饭,在公主府待了会儿,安好和君深就去置办晚上要吃的菜了。

    今晚上安好准备做汤锅吃,除此外还做些其他的菜。

    去海鲜市场逛了圈,安好买了不少虾子,螃蟹。除此外,还买了些带鱼。到菜市后,又买了不少菜。

    回去后,君深就帮着安好忙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她打算做排骨莲藕汤,莲藕是她从空间里拿出来的,跟洪湖藕有点一拼。

    回去,将藕洗干净切好,就开始炖了起来。

    虾子,安好留了些做炸虾,剩下的就和螃蟹一起蒸来吃了。

    草鱼,鲫鱼,乌鱼安好都买了一些。

    鲫鱼拿来炖汤,草鱼和乌鱼都切片,拿来烫来吃。

    除此外,还买了鸭子,鸭肠留来烫来吃。其他的就用来做干煸鸭子。

    夜绝色他们这几天都在家,没有出门,在安好做菜的时候,他们也过来帮着忙活了会儿。虽然切菜,做菜他们不行,但洗菜摘菜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汤炖了一下午,太阳落山的时候,才杀的鱼。

    鱼是交给厨子们清理的,安好和君深只负责片。

    摘菜,洗菜有厨娘一起做,自然做不了多久,夜绝色忙活完后,就进厨房看安好和君深片鱼了。

    “安好,君深,你们这刀法真好,片得真薄呢,摆在盘子跟一朵花似的…。”

    要她来弄,最多能切块,这鱼片她是弄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羡慕呢,你要是多练练肯定也能行…。”夜清酒在一边听着不由得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起刀法,我可没你好…。”

    夜清酒在家的时候,大多都是他在做饭呢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时间倒是过得快,安好只是偶尔应他们一句。

    在天快黑的时候,安心他们总算回来了,高阳公主他们也过来了。

    回来后,安心和安然就跑厨房去了。

    “长姐,今晚做什么好吃的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长姐,今晚做的全是好吃的…。”夜绝色听着安心的话,不由得笑着说道。她倒是羡慕安好,有两个这么可爱的妹妹,可怜她就一个哥哥,小时候还老是欺负她,长大后有了媳妇就更是不管她了。

    “也是,我长姐做得菜都好吃。”安心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怎样,累不累,先去休息会儿,等下就能吃饭了…。”安好转过身看着安心和安然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在鱼片好后,就没有在厨房帮忙了,因为也没有他做的了,就去陪苏衡他们下棋去了。

    “长姐,她们学东西挺快的,我们今天教的几个花样都会了。我们就做那教,不累的…。”安然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一个个比我们那时都学得快呢。”

    聊了会儿,安心和安然就出去看小葡萄去了。

    杨玉儿他们已经有在帝都开分店的想法了,回越寒城之前同她说了下,安好才开的工坊。

    头花这边,安好还打算做点别的工艺品。

    到时候,杨玉儿他们要不完,她就开个店卖工艺品。百里星辰倒是有些期待,安好晚上会做些什么吃的。

    因为安好喜欢吃火锅,就定做了好多个锅,在颜庄有几个,家里也有几个。

    今晚上,安好打算给夜羌他们五个弄一锅,他们这边弄三个锅就行了,在帝都定做的锅可是比在越寒城定做的大些。

    颜九和木头他们照着安好吩咐的,将他们几人带到了一个屋子。

    在他们坐下后,没多久,厨房这边就开始给他们上菜了。至于外面,也开始上菜了。

    汤锅夜空他们在百味斋吃过,眼下看着上的生菜,倒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却是没有吃过莲藕排骨汤。

    夜净最爱的莫过于酒和美食,见他们都不动筷子,他就先夹着一块莲藕吃了起来。这莲藕是粉的,吃起来特别好吃,虽然他没有吃过,但这一吃就喜欢上了。

    在夜净开动后,夜空他们也吃了起来,夜羌本来没啥胃口的,见他们吃得这么香,也吃了点,这一吃整个的心情都好了不少,汤也连着喝了两碗。

    “丫头做的东西就是好吃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夜净的话,夜允和夜羌才知道,这些都是安好做的。

    “夜羌,那天是不是你在闹腾呢,说什么,我还活着…。”夜净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呢,我也听到了,到底怎么回事…。”夜允也附和道。他原本想问的,不过还没等他问,夜净就先问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听到了…。”夜空和夜明也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咋不说话,今天看到你,就觉得你心事重重的,到底怎么了…。”夜允看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夜羌叹了口气,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同他们讲了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。”

    夜空听着心里莫名有些难受,提到女人孩子,他就会想到他死去的孩子和女人。

    “这,这不是真的吧,夜羌啊,她当时走的时候,有没有孩子你不知道吗…。”夜明只觉得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夜羌有些不想说,可还是把说了个清楚。

    夜净听完不知道该说啥好了,这女人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夜羌呢。可若喜欢,当初又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夜允那天听到些声音,可是却听得不太清,眼下听他说完后,心里着实不平静。

    他们这安好准备的是汤锅,外面有汤锅也有火锅,她原本只想做汤锅的,可百里星辰说做一锅辣的,于是就加了一锅红汤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这道菜是什么呢,吃起来真不错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红烧狮子头,不过这可不是狮子的肉做的,这就是猪肉做的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看着没有吃过的菜,都会问安好一下,这一顿吃下来,他只觉得安好好多菜谱都没有卖给他呢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决定多分一成给安好,让她将这些菜都教给他百味斋的厨子们。

    一顿饭下来,高阳公主吃了不少。

    吃了饭,百里星辰就叫着安好和君深去一边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做得菜真好,我多分你一成,你把这些菜教给我们百味斋怎么样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是个直接的,坐下后,就将他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可以…。”

    毕竟百里星辰也帮了不少,她有烧烤店和卤鹅店这些就够了,拿分成也不错。

    君深对于安好的决定没有异议,对于她的决定他大多都是支持的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就喜欢你这么干脆,那你有时间就来店里教,他们现在对你可崇拜得很…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现在是晚上,百里星辰怕是马上就叫着安好跟他一起去百味斋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