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一十九章 脸要来做什么
    “离绣坊开工还有几天,就这几天上午过来教好了…。”安好想了想,看着百里星辰说道。

    绣坊这边有君深帮着准备,她只需画图,所以教做菜的时间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行,就这么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商量没待多久,百里星辰就叫着高阳公主他们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里,安好每天上午都去百味斋教做菜,下午就在家里画图,偶尔过绣坊那边去看看。

    对于夜空和夜明,安好都进行了催眠治疗,几天一次,效果都挺不错的。这些日子,他们对她的态度明显改变了不少。

    三月初十,一大早安好他们就去了绣坊。

    绣坊的名字是君深写的,叫阿好坊。

    阿九,安好,阿好坊。这名字中的含义,安好自然是明白的,也就用了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听着他们取的名字,安大海他们都不由得笑了笑,倒是会想呢,居然取这样个名字。虽然安好不是他的亲生女儿,可安大海也是希望安好以后能过得幸福。

    去的时候,所有的绣娘,杂工们已经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没有见过,可君深他们是见过的,看到后连忙下跪行礼。

    “草民,见过王爷,王爷千岁,千岁,千千岁…。”他们的声音倒是喊得很整齐。

    “大家免礼起来吧,以后在店里就无须在行礼了。希望大家以后好好的在这里干活,我们自然不会亏待大家的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深的话,他们看向了站在君深身边的安好,虽然没见过,但现在心里也有数了,这个女子应该就是未来的容安王妃了。

    君深说完后,安好又说了一些话,说完就开始给她们分组。

    组分完后,就去了后院,每个组一个屋子。

    人分好后,苏玉娘她们就去教她们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的绣工不怎样,自然是教不了人的,就这里走走那里看看。

    前面安好和君深他们已经在开始布置了。

    书包和背包,君深照安好说的,全部都挂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毛绒玩具也挂了一些在墙上,剩下的摆放在了木架上,公仔也摆放在了木架上,柜台上也摆放了些。

    除此外门口还摆放了两个陶瓷做的福娃,上了色看起来着实不错,一摆出去就吸引了行人的目光,路过的时候都会看看,打听下这里卖的啥。

    店铺开业的时间定在科考后,也就是三月二十,发榜的前一天。

    绣娘们都学得很认真,加上她们的绣工本来就不错,没多久就上手了。

    三月十四的晚上,苏天勤回了容安王府。

    明天就要科考了,一连要考三天,吃住都是在里面的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安好给苏天勤做了不少的点心,除此外还给他准备了些水果,药丸。

    考试的地方,在帝都的应天书院。

    应天书院,地处帝都北,占地面积宽广,是燕州国排行第一的书院,能进这书院的都是秀才功名以上的,书院的束修也是最贵的,一年得要十两银子,加上吃住一年所需的钱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应天书院,环境清幽,有假山有人工湖,有珍惜的花草树木,在热天的时候,这里更是一个避暑之地,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苏天勤能在应天书院考,苏衡别提多激动了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就同苏天勤一直在屋子里聊着。苏衡这一辈子,也就停留在了秀才上,自然是想自己的儿子考中举人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天刚蒙蒙亮,安好他们就都起了床。收拾好,安好他们就送苏天勤去应天书院了。

    到应天书院的时候,尹太傅已经在书院门口等着安好他们了。苏云娘和尹修也来了的。

    学子们三三两两的往书院里走着,他们穿的是统一的白色长袍,长袍上绣有翠竹,胸口处的应天书院四个大字,是由红线绣的,格外醒目,衣服的料子看上去也很是不错。

    尹太傅今天是监考官,但苏天勤不熟悉里面的环境,自然就由他带着他进考场了。

    寒暄了几句后,尹太傅就带着苏天勤进了应天书院。

    苏天勤进去后,刘玉书和苏衡就一直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是又高兴又担心。

    安好倒是不担心,她觉得这次苏天勤肯定能考中,因为现在的他看起来可是信心满满的,进书院的时候,脸上都是带着笑容的。

    “爹,娘,弟弟最近进步特别大,肯定能考中的,你们就别担心了…。”苏云娘走了过来,挽着他们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爹,娘,云娘说的没错,你们就放宽心吧…。”尹修想了想,也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苏天勤的字,从一开始就不错,就是文章上有些问题。经过他爹的一番教导后,他的文章做得可比以前好了,尹修也是看了的。

    “姥姥,姥爷你们打算在这里站三天吗,科考可得要三天呢。反正都出来了,我们四处走走吧…。”安好看着他们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姥姥才不会在这站三天呢。”

    应天书院,孙念也没进去过,倒是挺羡慕苏天勤的。

    苏绣娘他们也希望苏天勤能考上,这样他们苏家就又多了一个举人了。以后考上贡士,当上官就光耀门楣了。

    这么久了,苏衡他们都没有去过尹府,中午饭尹修就叫着大家去他家吃了。

    尹太傅的府邸,虽然不是很大,但也不小。

    苏云娘招呼着大家到客厅坐着休息会儿后,就带着大家在府里四处走了走,看了看。

    苏衡他们跟着走了会儿,就去下棋了。

    苏云娘她们走了会儿,就去亭子坐着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刚坐下没多会儿,这边一个丫鬟就端着切好的水果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这是少爷让我给你们送来的水果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丫鬟将水果盘子放下后,就拿着托盘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苏云娘面前的一盘全是放的草莓,其他的几盘就各种水果都有。

    草莓是扬州国那边运过来的,最近苏云娘特别喜欢吃草莓,尹修就命人天天都买了些。

    草莓放下后,苏云娘就连吃了两个,见安好她们没吃,赶忙招呼道:“娘,大姐,二姐,四姐,安好你们都吃呢,这草莓酸酸甜甜的吃着着实不错…。”

    “尹修这孩子,当真是对你好,云娘你可也得对他好点呢…。”

    刘玉书笑了笑说道,自家女儿这么喜欢吃,而这草莓一来就放到她面前,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。

    不过这草莓,她也不曾见过,想来应该不便宜。

    “娘,我知道了,你们也吃呢…。”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,还是第一次见到草莓,看苏云娘吃得这么香,也拿了一个来吃。

    “小姨,这草莓真酸…。”安心咬下一口只觉得酸,没觉得甜。

    “不酸啊…。”苏云娘说着,又吃下去了一个。

    安好她们听着他们的对话,纷纷拿起一个吃了起来,这一入口只觉得酸。

    “云娘,你,你不会是有了吧…。”苏绣娘看着苏云娘有些惊喜的说道。想当初,她成亲后一年才有的孙念呢。

    “有了,有什么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吃着都酸,就你觉得不酸,你肯定是有孩子了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刚吃进去一个草莓,还没来得及咽下,听苏绣娘这么说,她着实有些不敢相信,正想说点啥,就被草莓给呛住了。

    刘玉书看着,赶忙给她拍背。

    “听大姐这么说,我也觉得像呢,云娘,你月事多久没来了…。”苏锦娘在苏云娘不咳后,就开始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玉娘也觉得像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现在都还没有来月事,但是苏玉娘同她们讲过。不过对于生孩子,她们却是不明白的,在听到苏云娘有孩子后,她们不禁看向了苏云娘的肚子。

    安好也觉得苏云娘像是有了。

    “二姐,你不问我都忘了,我上个月来了的,这个月好像已经超了好几天了…。”

    她真的有了吗,苏云娘此刻心里乱乱的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快给你小姨看看…。”苏玉娘听着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安好两个手,都把了下脉,这一把脉,果断是滑脉。

    “大丫,我是不是没有怀孕,而是生病了啊…。”苏云娘见安好不说话,皱了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胡说啥呢。”刘玉书听着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见大家都看着自己,安好笑了笑道:“小姨,已经怀上了,不过日子还不长,目前也就二十天左右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孩子了,大丫,这,这是真的吗…。”苏云娘摸着自己的肚子,有些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小姨,你觉得我会胡说八道吗。”

    在得知苏云娘真的怀孕后,刘玉书他们都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“尹修知道了,肯定很开心…。”苏绣娘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呢,小姨,要我去告诉姨父吗…。”安心看着苏云娘,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自己告诉他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同安好她们说了几句后,就去找尹修去了。

    苏云娘过去的时候,尹修正从酒窖里出来,身后跟着几个抱酒坛子的人。

    “云娘,你怎么过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相公,我有事要跟你说…。”苏云娘看着尹修一脸绯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抬到饭厅去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爷。”

    他们走后,尹修拉着苏云娘的手,看着她说道:“到底怎么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,我有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,有什么了…。”尹修最近本来就忙,压根就想没往那方面想。

    “你个笨蛋,我有你的孩子了…。”

    尹修听着愣了下,反应过来后,他激动的看着苏云娘道:“真的,有了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尹修听着很是高兴,一把抱起了苏云娘,似乎觉得不妥,赶忙放下了她。

    “云娘,我真的好高兴,我要当爹了,你要当娘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对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知道的呢。”尹修看着苏云娘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最近不是喜欢吃草莓吗,她们一吃就觉得酸得很,这一问,安好又把脉,不就把出来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大意了,我最近都没注意到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闻言红着脸说道:“相公,你一天这么忙,没注意到也正常。我自己也没注意这些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…。”尹修说着轻轻的搂住了苏云娘。

    “我最近有些嗜睡,还有些想吃酸的,其他都挺好的。你忙吧,我过去找娘她们去了…。”苏云娘说完,尹修却没有要松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过去…。”

    现在有了孩子,他就不允许苏云娘走太快了。要不是家里人多,他直接就抱着走了。

    “前面有台阶,你慢点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只觉得原本一段不长的路,现在却走了好久。看着他们俩一起过来,刘玉书她们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尹修过来同刘玉书她们寒暄了几句后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尹修是个好的,小妹你以后可幸福了…。”苏绣娘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也打趣我…。”

    尹太傅监考吃住都在书院,外面传不进去消息,就只有等监考过后再告诉他了。

    苏衡听到苏云娘怀孕后,心里也很是高兴,自己这小女儿果断是个有福气的,这么快就怀上了。可高兴的同时,他又有些担心,毕竟自己女儿才十六岁呢。

    君深在得知尹修他们有了孩子后,心里也很替他们感到高兴,等到他和安好成亲的时候,他们一个个的孩子怕是都几岁了。

    有些话,刘玉书不好说,自然就有苏衡来说了。听苏衡说前三个月不能同房,尹修听着脸不由得一红,只能是点头。想着娇妻在怀,却不能同房,不免有些失落,早知道就不这么早要孩子了。

    要是苏云娘知道他的想法,定然会将他揍一顿。

    容安王府和尹府相隔得不远,安好他们是吃了晚饭才回的家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转眼即逝,苏天勤出考场的时候,安好他们已经等在外面了。

    “爹,娘,大姐,二姐…。”

    一看到安好他们,苏天勤就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次考试,苏天勤心里还是有些把握的,现在考完后,他只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出来的学子很多,听到喊声,安好他们才看到苏天勤。

    “考完了就好,我们回家吧,回家洗个澡,好好休息…。”苏衡看着苏天勤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考得怎么样,苏衡却是没有问。

    只要他尽力了就好。

    刘玉书看着苏天勤,眼底的青色,心里很是心疼,这在里面肯定没睡好吧。

    回家后,安好给苏天勤做了早饭,在他洗了澡后就让人端去了他的屋子。

    吃了早饭后,苏天勤就睡了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安好每两天就会去看夜羌他们,他们现在对安好的态度,已经完全转变了。不过在安好的夫婿上,他们心里还是有些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甚至还同安好说,让她在族里再选一个夫婿。

    安好哪能答应呢,心里对于他们的想法很是无语,这两天都没有再去看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要再那样坚持,这家主她就不做了,至于他们就留在王府养老好了。

    考了后,要三天才放榜,这对于学子们来说,无疑是很煎熬的。

    但有君深在,安好他们自然就提前知道结果了,得知苏天勤不但中了举,名次还很靠前,苏衡他们都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三月二十是阿好坊开业的日子。

    三月十九的时候,君深就给君临,百里千城,尹修,墨宇发了请柬。至于慕容白,在杨玉儿他们回越寒城的时候,就一起回去了,就没有请他了。

    阿好坊开业的前两天,颜一他们就在发传单了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他们来的时候,阿好坊外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了。

    吉时到后,安好就叫着大家一起剪彩了。君临是第一次剪彩,心里多提多高兴了。

    剪彩过后,安好和君深一起将遮住招牌的红布给扯了下来,鞭炮声响过后,安好让君深说了两句,就打开门迎客了。

    今天来了不少学子,为的就是买安好做的书包。

    书包,小的六两银子一个。大的安好卖的十两一个。毛绒玩具,相对要少些,价格自然也要贵些,价格在几十两到上百两左右一个。特大号的,就要几百两一个了。公仔,卖的几两一个。

    书包和公仔无疑是卖得最火的,这些天做的全都卖了出去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他们来了后,都在后院的。

    看着前面如此火爆的生意,安心和安然他们都很是激动。

    安好也很高兴,这帝都的有钱人当真是多呢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,安好已经送了她一个大的毛绒熊了,除此外公仔这些也送了几个,公主府的几个孩子,安好一人送了两个书包。百里云辰和百里雨辰的媳妇,安好也各送了一个毛绒玩具,一个背包。

    苏云娘这边,安好也送了一个熊,一个背包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真是太能干了,开个店生意这么好…。”高阳公主不由得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倒是谦虚…。”

    她怎么就没有这样能干的女儿呢,现在的她越发想生女儿了。就是不知道,肚子里的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苏绣娘他们见生意这么好,心里都很是为安好感到高兴,倒也没有觉得嫉妒。

    中午饭是在百味斋吃的。

    光是一个上午就全都买断了货,看得其他开店铺的人,着实有些眼热,甚至有些已经在开始做盗版了。

    安好倒也不怕他们做盗版,反正她的样式是一直在更新的,质量也是很严格的,价格贵的,材料都是用的最好的。动物的皮毛,也是经过特殊处理的,没有一点味道。

    仅仅一个上午,就卖了上千两银子,百里星辰听安好说后,着实都想跟着开店了。

    君临现在看安好是越看越满意,也知道为什么君深这么喜欢她了。

    君非墨不能随意出宫,但是他手下的人,却是可以的。得知安好他们在帝都开店,他不免有些好奇他们会卖啥,在得知他们卖的东西后,就让人将他们卖的东西买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他看着都挺喜欢的,不过他在皇宫里,根本用不到书包。

    他倒是有些羡慕君深,找到个这样特别的女子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在得知君临给他们的店剪彩,心里着实羡慕嫉妒。平日里也不见他多陪陪君非墨,这儿子和孙子的待遇还真是大呢,想想心里就不平衡。

    君临难得出来一趟,自然不可能那么快回去,硬是吃了晚饭,才回的宫里。

    回去后才处理的奏折。

    李德全在给君临磨好墨后,就去给他泡参茶去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先休息会儿,喝点参茶吧…。”

    君临闻言,放下了手中的笔,接过了李德全手里的茶杯。

    温度刚刚好,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喝着参茶,君临同李德全闲聊了几句后,又开始批阅奏折了。

    淑清宫。

    自从在得知,自己怀了双胎后,蒋贵妃心里就忐忑不已。

    在皇宫,生龙凤胎视为祥瑞,生一对龙子,却是犯了忌讳。想着这些事,蒋贵妃夜里就老是做噩梦。

    这不,她又从噩梦中惊醒了。

    听着她的惊叫声,丫鬟如菊连忙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娘娘,你怎么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如菊,本宫又做噩梦了,梦里本宫跌倒了,留了好多血…。”

    蒋贵妃,虽然表面看着很坚强,心里实际脆弱得很。自从她怀孕后,君临就很少到她这来了,她总觉得她失宠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你别胡思乱想了,这梦都是反的…。”如菊说着,拿着手帕给蒋贵妃擦拭着脑袋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听了如菊的话,蒋贵妃的情绪总算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报喜的人就来了容安王府。

    虽然以前提前知道了结果,可一个个还是很高兴。安好这次直接给了报喜的人一百两,那报喜的人看到安好给的赏钱后,脸上都笑开了花,连着说了许多好话才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咋给这么多赏钱呢…。”刘玉书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舅舅中了举人,我这不高兴嘛。今天我下厨,小舅舅你们去尹府蒋尹太傅他们请过来吃中午饭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这必须请。”苏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说了几句,苏天临就陪着苏天勤一起去尹府请他们过来吃中午饭了。

    安好想了想,又让君深派人去请了高阳公主他们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得知安好请吃饭,自然要来了。

    尹太傅在吃了安好上次做的糯米肠后,心里就惦记得紧,又听尹修说安好做菜好吃,早就想尝尝了,这下他们过来请他们吃饭,自然要去了。

    中午吃饭的时候,苏衡,苏天勤他们都敬了尹太傅酒。

    尹太傅平时也爱喝两口,在喝到这百花酒后,着实很喜欢,自然也比平时多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喝多的后果,就是睡了大半下午。

    不过有安好的解酒丸,他睡醒后,只觉得整个人都很舒服,没觉得脑袋疼。

    晚饭,他就没喝那么多酒了,但菜却是吃了不少。

    苏云娘现在的胃口着实不错,一顿饭下来,吃了三碗。饭后,还吃了不少水果,尹修看着都怕她吃撑了。毕竟在家里她只吃两碗的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的胃口也很不错,现在她的脸上也涨了些肉,百里千城见她长了肉,心里着实高兴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没多久,他们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安好他们坐着聊了会儿就洗漱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“君深我今晚,要给夜空催眠治疗,你是跟着我去呢,还是先回空间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过去…。”

    没安好一起看电视,他看着也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就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夜空在经过安好几次催眠治疗后,现在晚上已经不哭了,但他心病未除,没到这时候都是睡不着的。

    到了这边院子后,君深就没跟进去了,还像之前一样,在别的屋子等她。

    夜空知道安好要来,屋子里的灯都没有灭。

    听到推门声,他连忙坐起了声,在安好推开门进来的时候,他已经坐到了桌子边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终于来了,要喝水吗…。”

    看夜空对她这么热情,安好心里不免有些想笑,但面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给你治疗的日子,我自然会来的,我们开始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,你先陪我说说话呗。我们不也是为了你着想吗,多一个人照顾你不好吗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白了他一眼,夜空便没有在继续往下说了。

    要是惹怒了她,不管他了可怎么办。

    给他治疗过后,安好就离开了,这老头还是这么说,也不怕君深揍他。

    出了屋子后,安好就和君深回去了。

    进了空间后,她的心情总算好了些。这两日,空间的地里,安好种了葡萄,朱雀已经在开始酿造葡萄酒了。

    拿上衣服,安好就去泡澡去了。

    一边泡澡,一边吃百香果,着实不错。泡着泡着,安好还哼起了歌。

    君深在安好去洗澡后,他就在空间里散着步,听到安好的歌声,他只觉得很好听。说起来,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安好唱歌呢。听着听着,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等他回过神的时候,他已经快走到灵泉池边了。

    安好是背着他的,在君深过来的时候,她就感觉到了,赶忙将身子往下沉了些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过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,听到你唱歌,就走过来了,你唱得挺好听的…。”看着安好绯红的脸,君深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转过背去,我已经洗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她以前唱歌没那么好听的,不过现在这副嗓子不错,所以唱歌自然就要好听些。

    安好起身后,擦拭了下,就开始穿衣服了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的她才十三岁,但她的身子比同龄的女子,却是要长得好些。万一君深一个没忍住,她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也快洗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给我拿衣服,我现在就去洗…。”

    这算不算是,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呢。

    君深说完,就开始脱衣服了,安好只得回去给他拿衣服了。

    拿衣服的时候,她磨蹭了好一会儿才过来,就怕遇到他在脱裤子。

    安好过来的时候,君深已经泡在池子里了,他身上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伤痕了,肌肤白皙如玉,身材比例着实不错,看得安好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“为夫的身材还不错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…。”

    “脸要来做什么,要你就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很是无语,将他的换洗衣服放下后,安好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,小白它们在看寻秦记,这算是个经典了,安好也挺喜欢的。

    君深洗完回去的时候,就见安好抱着小白和小黑在看电视。看着安好怀里的两个小家伙,他着实羡慕嫉妒呢。

    在小白它们走后,君深就霸道的将安好揽入了怀里。

    亲吻了一会儿,才放开她。

    “乖…。”

    对于安好的回应,君深着实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君深,今天阿好坊一天就赚了不少钱呢…。”想着今天赚的钱,安好就开心,以后定然要多开几家分店。

    “嫁给我,以后我的钱都是你的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看着安好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嫁给你呢,可我现在才十三岁呢,还有两年才及笄呢…。”

    想到能嫁给他,安好就觉得挺幸福的,不过以后呢。

    “不管多久,我都认定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这一夜,安好做了个梦,梦里她嫁给了君深,他们终于在一起了。她是笑着醒来的,醒过来的时候,就见君深在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做了什么梦,这么高兴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吗,不告诉你…。”安好说着就要起床,不过君深却拉住了她,将她压在了身下。

    “不告诉我,我就吻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还威胁我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不说,君深自然就吻她了,等他松开的时候,她已经气喘吁吁了。

    见君深看着她,安好想了想,将自己做的梦告诉了君深。

    “我也做了个梦,梦里你给我生了一个孩子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闻言,愣了下。

    “骗你的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深的话,安好的表情淡淡的,她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君深,你喜欢小孩吗,如果以后我们没有孩子呢…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她曾经问过,他虽然说着不在乎,可真的能不在乎吗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不喜欢小孩子,但你弟弟是个意外,他实在太可爱了。一切顺其自然,有你在我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…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安好没有在纠结,或许一切并不是那么糟糕呢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起床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安好问了两次,君深不得不放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他怕安好不能生,而是怕她的身体,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早晨起来训练过后,他找鬼谷子聊了会儿,让他想办法给安好把下脉,看看她身体有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后,鬼谷子寻了个理由,给安好把了下脉,但是他没有看出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君深听他说完后,心里也放心了些。

    或许是安好自己,心里在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早饭后,安好她们就坐着马车去了阿好坊,过去的时候绣娘们已经都在干活了。

    她们绣得比苏玉娘她们绣得好,看起来活灵活现的,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在这看了会儿,安好就想叫着安心她们去逛街,却不想刚从后院出来,就见铺子里有人在闹事。

    “大家快来看啊,这是我昨天花了十两银子给我儿子买的熊,这才没玩多久呢,线就全部都散了,这简直是黑心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大叔,你说我们铺子买的,你倒是给我看看呢。”说话的人,是阿好坊的掌柜,君深的人,名叫费心。

    “看就看,给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根本熊,根本就不是我们铺子卖出去的…。”费心看着那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大家快来看啊,他们自己卖出来的,居然还不承认…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。

    安心他们看着急得不行,安好却是没有说话,也没让他们上前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也没说话,但看那闹事男子的目光,却是清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们店的熊,里面全部都是用的棉花,你这却是烂布条。而且每个熊,我们都会在这里面,绣一个编号,你这个根本就没有,你这是想敲诈勒索吗…。”

    费心说着,拿了几个熊,给周围围观的人们看。

    看完,周围的人都对着那男子指责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男子见事情办砸,就想跑,却不想被费心拦住了。那男子是个练家子,会点功夫,但哪里是费心的对手呢,几下就被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居然还想跑,敢在我们店闹事,你的胆子还真是挺大的,云山将他送官府去…。”

    说是送官府,实则是送到了暗牢。

    在他们这闹事的,自然要亲自审问了。

    安好曾说过,质量有问题,百倍赔偿,这还真就有人敢来做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在见识了费心的厉害后,有想法的都没敢在动手了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有些也是看便宜,在别地买了,在看到这场闹剧后,赶忙回家看他们买的熊去了。

    费心回过头的时候,就看到安好他们正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主子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做得好,以后不管是谁闹事,都别客气…。”君深看着费心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。”

    说完,见君深没在说啥,他就去忙活去了。

    见事情摆平,安心他们心里都松了口气。这才开一天呢,居然就有人跟风了。

    “幸好,你之前留了一手,不然就麻烦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好了,我们出去逛街吧…。”安好说着从苏玉娘怀里接过了小葡萄。

    “长姐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最近很少抱他,眼下被她抱着,小葡萄着实高兴。

    “长姐…。”

    “乖…。”

    他一连叫了几次长姐,安好着实有些意外,也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看着却是羡慕得紧,因为小葡萄都不怎么叫她们的。

    帝都很是繁华,卖什么的都有。

    没逛多会儿,安好他们就各自买了不少东西,安好还买了不少吃的,一边逛一边吃。

    看见有卖野味的,安好他们也买了些。青木,木头和颜一他们就帮着提着买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二妹,三妹,你们要吃糖葫芦吗…。”安好见前面有卖,不由得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吃…。”

    “君深,小葡萄就交给你抱了…。”安好说着将怀里的小葡萄塞给了君深。

    数了下人,安好和安心,安然就过去买糖葫芦了。

    因为人多,所以直接将那人的糖葫芦全部给买了。

    帝都的糖葫芦比越寒城的要贵一些,但看上去,却是要大一些。

    拿过来后,一人分了一串,还剩下几串,安好就留给安心她们吃了。

    木头原本不怎么喜欢吃糖的,但是安好给的,他就收下了,吃着酸酸甜甜的,倒是比他想象中的好吃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不喜欢吃这些,就把糖葫芦给了安心她们。

    小葡萄看着倒是想吃,可是哪里敢给他吃呢。

    看着他那吃货样,安好不禁在想,他长大后会是什么样呢。

    就快要晌午了,安好他们就回店铺这边,坐马车回家了。

    逛街的时候,吃了不少东西,一个个中午都不是很饿,吃饭也比平时少吃了一碗。

    看着剩这么多菜,厨房里的厨子们,还以为是他们今天做得不好吃呢。

    夜净虽然没有吃到安好做的菜,但是有酒喝他也满足了。

    夜羌现在有了亲人,心里自然很是高兴,可高兴的同时,他又有些不开心,因为安好和莫云邪这几天都没有来看他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