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二十章 喜欢她,爷脑子可没进水
    快到中午的时候,一队马车从帝都郊外驶进了帝都城,马车的两边插着红色的旗子,旗子上绣有四个大字,顺安镖局。

    上次没能跟着安好他们一起走,巫苏云心里就一直惦记着来帝都。在得知皇上给君深和安好赐婚的消息后,她心里着实有些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安好不是男的吗,他们怎么能在一起呢。后来听她爹说后,她才知道原来安好是女子。她好不容易这么喜欢一个人,怎么就变成女的了呢。

    越想心里就越不得劲呢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她一直想来帝都,一直都在找机会,总算让她找了个机会偷溜了出来。却不想她出城没多久就遇到了石天他们,只得跟他们一路了。

    “苏云,前面就是帝都了,你要去哪呢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正在摇晃着腿,啃鸡腿,听到石天问她,擦了下嘴看着他说道:“天哥,我来帝都是找我师父的…。”

    石天和巫苏云已经认识有三年了,但他却一直都不知道巫苏云是女子。

    “要我送你过去吗…。”

    石天比巫苏云大三岁,对她一直都是很照顾的,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,反正就是很想保护她。

    “不,不用了,我自己能去的…。”巫苏云一听赶忙拒绝道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到了帝都,她自然是想一个人四处走走看看,吃吃玩玩的。而且她还得去皇城找安好呢。

    石天闻言也没有坚持,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那你有钱吗,没钱我给你一些,我会在帝都停留三天,你若要跟我一起回去,到时候就到顺安镖局找我,我们在帝都的镖局很好找的,你问问人就能找到了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看着石天说道:“天哥,我这次出门带了钱的,你就别担心我了,你说的我都记住了,等下进城后你就将我放下马车吧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石天没有说话。在马车进城后,他才开口说了起来:“你一个人出门在外,记得别惹事,毕竟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,不平的事太多,你管不过来的。这令牌你拿着,若是遇上什么困难就到顺安镖局找胡阳…。”

    “天哥,你对我真好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你这么一个结拜兄弟,不对你好对谁好呢。”石天说着,拍了拍巫苏云的肩膀。

    石天家里没有兄弟,只有两个姐姐。大姐已经出嫁几年了,二姐今年年初的时候也嫁了,就他还单着,还没有娶。

    听着石天的话,巫苏云心里无疑是很感动的。说起来,她的两个哥哥,还没有石天对她好呢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这身板,都几年了还这么瘦,也不长个,真不知你吃那么多,吃到哪里去了,我说的话你可都得记在心里呢…。”

    毕竟他不在她身边,打架可帮不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呢,我的胃口一向不差,可是就是长不胖。你说的,我都听得很清楚,你就放心吧…。”

    石天也不在说这些,取下腰间的令牌递给了巫苏云。巫苏云刚啃完鸡腿,手上还满是油,见他递过来,她擦了下手才将令牌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快到中午了,你跟我回镖局吃午饭吧,等吃了再去找你师父…。”

    “天哥不用了,我提前给我师父写了信,她还等着我吃午饭呢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都这么说了,石天自然也就不勉强了。

    等马车跑了段距离后,石天就让镖局的人将马车停了下来,在巫苏云离开的时候,他不免又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石天看着巫苏云远去的背影,只觉得莫名的不舍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绪,让他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男子呢,这根本不可能,他对她不过是哥哥对‘弟弟’的关心罢了。

    巫苏云的两个哥哥,虽然不经常陪她,但每次回家都会给她不少的钱。这次出来,她带了上万两的银票,全部缝在了她的衣服里。

    至于随身携带的钱袋,她就放了三百银票,几十两碎银子,铜钱几百文。

    冀州城虽然繁华,可也比不上帝都,光是小吃就比冀州城多不少。还没逛几条街,她就买了好几样小吃了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帝都,小吃都比冀州城的好吃…。”巫苏云一边吃,一边呢喃道。

    冀州城的百味斋她是吃过的,但她大哥说帝都的百味斋才是最好的,她现在来了,自然要去尝尝了。

    好在帝都的百味斋不难找,她没询问几个人,就找到了百味斋。

    她刚进酒楼,一个店小二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是要吃饭呢,还是住店呢…。”

    百味斋的店小二,永远都是那么热情呢,每次一进去就走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雅间还有吗,我要一间…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有的,您且随我来…。”店小二说着将巫苏云带到了楼上。

    上楼的时候,巫苏云就四处打量着,这帝都的百味斋,可比他们冀州城的大多了。生意也很是火爆,眼下大厅都已经坐满人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看这间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间吧…。”巫苏云进去后,店小二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坐下后,巫苏云拿着菜单看了起来,一边看她一边就勾画了起来,一连点了十八道菜。

    “就我一个…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听着她的话,就知道她是老顾客了,因为他的话还没问,她就已经回答他了。

    但是在看到巫苏云递过来的菜单时,他不由得愣住了,她一个人能吃得了这么多吗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先吃水果,要不了多久,就给你上菜了…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拿着菜单,下去后,就同其他店小二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议论什么呢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进来,就见几个小二聚在一堆说话,于是他就走了过去问道。

    “东家…。”

    “问你们话呢。”百里星辰看着他们那一脸的心虚样,不由得皱了皱眉。他有那么可怕吗,没事的时候,他又不是不允许大家站在一起聊天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问起,他们自然要如实相告了。

    “能吃是福,只要她不吃霸王餐,怎么都好说,你们就别在议论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东家…”

    没多久,厨房这边就给巫苏云上菜了。

    巫苏云在店小二上菜的时候,让他打了一盆的饭。在饭来后,她就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来一道菜,吃一道菜,着实把上菜的店小二给惊到了,这女子也忒能吃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,菜着实没剩下多少,因为巫苏云点菜点得多,百味斋还送了一碗银耳汤,全都被她给解决了。

    “好久,没吃这么饱了,这帝都的菜就是好吃,样式也比冀州城的多了不少…。”巫苏云背靠着椅子感叹道。

    结账的时候,花了她两百两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她的钱,可还是觉得有些肉疼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不常吃,偶尔这样,也不算太奢侈吧。

    吃了百味斋,就有不少人走过来,问她坐不坐马车。

    百味斋的客流量大,周围聚集了不少马车,都是拉人载客的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皇城,多少钱…。”

    一听巫苏云要去皇城,好些个人都涌了过来,让她做他们的车。这能进皇城的,可都是不简单的,这拉一趟也比拉其他地方赚得多。

    最后巫苏云选择坐了一个老头的马车。

    老头是个好的,没有太狠,只收巫苏云一两银子。但巫苏云手里的碎银,最少也是五两,于是她就直接给了老头五两银子。

    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到皇城门前,心里不免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刚上前两步就有守卫过来,拦住了她的路。

    “皇城重地,没有令牌,不准进入…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是来找人的,自然没有令牌了…。”巫苏云看着那中年守卫说道。

    “找人,找谁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就同守卫的兵士,说了下她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守卫的人,听说她要找安好,询问了她几个问题后,就去容安王府禀报了。

    却不想,安好和君深他们去了颜庄。

    他们不在,府里的人,自然是不敢做主,将人请进府的。

    没多久,去禀报的兵士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守卫长听了手下兵士的禀报后,就告诉了巫苏云,让她晚点再来。

    他们也是才换岗,所以并不知道君深他们出了府,不在家。

    巫苏云听了后,不免有些懊恼,早知道她就不吃中午饭过来了。这下倒好,又给错过了。

    在这等了会儿,她就离开这,去成衣铺买了换洗的衣服。

    买了后,她就找了个酒楼,住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来的路上,都没怎么休息,眼下洗了澡后没多久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等她睡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了。

    想着守卫说的话,她赶忙起床整理好自己,又去了皇城。

    却不想,安好他们还没回来,想了想她就明天再来找安好他们了。

    睡了一下午,她此刻哪里睡得着呢,好在帝都的夜市热闹,她就四处走走看看,吃小吃。

    当走到一个街口时,她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在冀州城,她也是偷偷去过青楼的,不过冀州城的青楼并不多,哪里像帝都这样,一条街都是青楼。

    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她走进了这条街道。

    这条街灯火通明,摆摊的也多,四处都停着马车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在那女子冲过来的时候,赶忙闪避开了,要不是闪避得快,怕是被拉进去了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,这些女子比他们冀州城的热情多了。

    她虽然想进去看看,可也不想随便找个青楼就进去。

    走到这条街的正中央时,她看见了青衣楼,青衣楼在他们冀州城也是有的,不过看上去,这里可是要大上许多。

    她刚进去,老鸨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看着面生啊,你这是第一次来我们青衣楼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来过这,不过去过其他地方的青衣楼,不过这一比较,果断还是你这里最好…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上酒的侍从,还是陪客的女子,都长得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公子能来我们这,是我们的荣幸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一个雅间,给我找一个会舞剑的…。”巫苏云想了想说道。这她听人说过,可还没见识过呢。

    “行呢,公子你楼上请,原子给公子带路…。”

    老鸨说着,就去给巫苏云挑姑娘去了。他们青衣楼,不比其他地方,凡是楼里的姑娘都是有才艺的,而且有些还是卖艺不卖身的。

    雅间,可以直接看着下面台子,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在冀州城的时候,她也就进去,看了下就出来了。这次来,她自然得好好看看了。

    她刚上楼的时候,台子上表演的是跳舞,此刻在看的时候,已然换了个节目,表演起了梁山伯和祝英台。

    这话剧,她听镖局的人说过,但是却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不禁看入了神。

    听到敲门声,她回过了神,叫着她们进了门。

    “公子,她叫翠云,你看怎么样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打量了下翠云,就将她留下了,留下来后就给了老鸨两百两。

    老鸨拿着钱后,嘱咐了翠云几句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离开后没多久,就有侍从上来上菜,上酒了。

    巫苏云现在却不想看翠云舞剑了,她更想看的是台子上的表演。

    翠云来后就开始了她的表演,但是巫苏云的视线却是看着下面台子的,她偶尔才会看翠云一眼,就这一眼她就觉得没什么看头了,因为翠云舞剑,舞得跟跳舞似的。

    翠云来之前,原本以为客人会长得很粗狂,却不想是这样一个白面小生,能伺候这样长相好看的人,她心里自然是很喜欢的。不过在她表演的时候,她就感觉到巫苏云并不喜欢她的表演。

    正想改变风格时,巫苏云就叫她停了下来,给了她一点赏钱后,就让她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老鸨见翠云出来得这么快,自然要问下了,得知巫苏云在看台上的表演,就没有去打扰她了。

    在看完梁山伯和祝英台后,巫苏云就准备回酒楼了。

    吃了点糖水,她不免想上茅房了,问了下侍从就去上茅房了。

    上完茅房出来,要经过一个巷子,才到大厅。

    正在她快要出巷子的时候,巷子入口走进来了一个摇摇晃晃的男子。巷子的光线,并不是很亮,所以她并没有看清楚来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闻着来人身上一身酒气她赶忙让开了路,却不想那个人一下扑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真香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流氓…。”巫苏云一脚就踹在了男子的身下,见他捂着下面,她连忙跑了出去,出去后也不做停留,直接就跑出了青衣楼。

    墨宇在安好上次警告后,一直就没怎么喝酒。可为了生意,自然要请客的,于是就请了几个要好的朋友,陪他一起来陪客,这请的人里就有百里星辰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今天心情也高兴,就多喝了不少,喝多了后自然想上茅房,下楼的时候,他就有些晕晕的,不过都还好,整个人脑子都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却不想吹了风后,整个人就不舒服了,进巷子的时候有些匆忙,一下就扑到了巫苏云的身上。

    闻着她身上的栀子花香,百里星辰下意识的说了句真香,本来想说对不起的,却不想被他压住的人,直接给了他一脚,好在踢偏了些,不然他怕是就费了。

    身体的痛意,让他没有立马追上去,等到没那么痛后,他站起身正欲出去的时候,脚下却踩到了一个东西,他捡了起来拿到亮处一看,不由得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这无疑就是假的喉结,也就是说,他刚刚扑到的是一个女子了。

    可是在怎么样,她也不该踢他一脚呢。要是踢废了,他以后怎么办,简直太过分了。不就是在她耳边说了两个字么,有没有亲着她。

    这被踢过后,他也没有那么想上茅房了,出去后逮人就问,刚刚又没有看到人出去,可问了好几个人都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坐着休息了会儿,他这才又去上茅房,他出来的时候,墨宇已经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星辰你还好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你大爷…。”

    看百里星辰这么大火气,墨宇不免有些奇怪。在听完,百里星辰说得后,他总算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需要看大夫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大爷,要我逮着她,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样,你不会想踢回来吧…。”墨宇看着百里星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上了她,我…。”

    居然说他是流氓,不流氓都对不起她。也不知道是哪来的疯丫头,居然敢扮作男子进这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星辰,你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…。”墨宇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难得有个女子,让他这么上火呢。放眼整个帝都,好些女子可都想嫁给他呢,居然还有人敢踢他。

    “喜欢你大爷,爷脑子可没进水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墨宇的话,百里星辰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没看出来,你居然是这样的人,还想上了不负责,还要喜欢我大爷,我大爷都好几十岁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…。”

    本来想骂去你大爷的,可话到嘴边百里星辰硬是改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生气了,这件事我会帮你查的,还是去看看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才不想这么丢脸了,于是就离开青衣楼回了公主府。

    这边,巫苏云跑出去后,就叫了个马车。

    坐着马车,就回了她下住的酒楼。回去后,她躺在床上许久都没睡着,耳边一直在回响着刚刚百里星辰在她耳边说的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她下脚没个轻重,此刻的她不禁在想,她会不会把人给踢坏了。听他当时压抑的声音,就知道那教踢着肯定有些疼。

    可是这也不能怪她呢,谁叫他扑过来,她这也是自然反应嘛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今天去颜庄,是因为颜庄发生了件事,有工人私自将自己的孩子带来工坊这边,差点溺水身亡。要不是安好他们赶去得及时,那小男孩怕是早已经没了命了。

    晚上工人们下工的时候,安好给大家开了会,若是没办法,孩子实在没人带的,就送到庄子里。但有人带的,就不能带过来,出了事可就要自行负责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事,安好他们自然就回来得晚了。

    人工呼吸,心脏复苏,鬼谷子他们没有见过,自然很是诧异,回来后莫云邪和鬼谷子就叫着安好,问东问西的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没见过这样救人的,自然就好奇了。

    君深是见过的,就没那么好奇了,可心里庆幸安好救得了人,不然在池塘里死了个人,总归是不好的。回来的时候,他也吩咐了云庄几句,让他明天带着庄子的人,编制围栏将池塘围了。

    苏玉娘他们今天在见到那小男孩时,都以为他不能活了,在看到安好他们救活他的时候,他们提着的心总算放下了。

    经过安好今天的科普,大家也知道,以后落水要怎么救人了。

    苏衡看着不免有些感叹,要是以前有人知道这个办法,他们村子出事的那两个孩子,或许也不会死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本来就不早了,聊了会儿,大家就洗漱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回屋后,就进了空间,进空间后他们就洗澡看电视了。原本玄武和青玄之前都没过来看电视的,却不想下午的时候,青龙在看,他们看了后就喜欢上了。

    因此晚上的时候,房间就多了青玄和玄武。

    看电视,看得晚,第二天,安好和君深都起晚了,他们起来的时候,安心他们都已经训练上了。

    训练了会儿,他们就去吃早饭了。

    巫苏云一晚上都没睡好,所以早上就起得有些晚了,看着照进窗子的太阳,她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番收拾后,也没顾得上吃,直接就来了皇城。

    守卫在她来了后,就去禀报了安好他们,听到是巫苏云,安好不免有些意外,连忙让他们放了行。

    巫苏云到容安王府的时候,安好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。

    才看到安好的时候,她不免有些不敢认,在安好叫她的时候,她这才敢认她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。”

    对于她的叫法,安好倒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教了,你就是我师父了,师父我千辛万苦的过来找你,你不会赶我走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赶你走呢,我们进屋吧。”

    君深和鬼谷子他们正在下棋,巫苏云进去第一眼就看到了君深,她连忙跪了下来行礼。

    起来后,她的目光看向了一边的鬼谷子,鬼谷子的画像她是见过的,看到后不由得激动的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没看错吧,他,他是鬼谷子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鬼谷子,而且他是我师父…。”安好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你师父,你又是我师父,那他岂不是我师祖了…。”巫苏云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鬼谷子听着巫苏云的惊叫声,不由得打量了下她,这丫头倒是有些意思。

    “师祖,你知道吗,我老想见你了,今天总算见到了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闻言,看着巫苏云笑了笑说道:“你为什么想见我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医术好啊,我老佩服了,也想看看你是不是跟画像上长得一模一样,如今看着你比画像上好看多了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闻言,哈哈大笑了起来,终于有人说他长得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,我喜欢…”

    见莫云邪看着她,巫苏云想了想看着安好问道:“师父,这老头是谁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他叫莫云邪,也是我师父…。”还是我爷爷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没吹牛吧,他,他不是天山派的掌门吗,怎么可能在这呢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巫苏云的话,安好看着她说道:“你什么时候,见过我吹牛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也是我师祖了…。”

    她最想见到的人,如今都见到了,心里别提多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师祖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都认可的徒弟,莫云邪自然也认了,在她叫他的时候,他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君深没想到,巫苏云居然还崇拜鬼谷子他们,这下倒好都在这见到了,也算了了她的心愿了。

    安心他们却是在一边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对于巫苏云,安好没有跟他们说过,他们自然就不认识了。

    “苏云,我给你介绍下,这个是我姥姥,这个是我姥爷,这个是我娘…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真羡慕你,你居然还有两个妹妹,一个弟弟…。”爹娘就生了他们兄妹三个,她无疑就成了家里最小的一个,可她骨子里却想着当姐姐呢,从小就这样想,可她娘在没有给她生个弟弟妹妹。

    安好笑了笑,其实她也羡慕她,有哥哥罩着,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巫苏云的性格开朗,安心他们都挺喜欢她的。

    在这边坐着聊了会儿后,安好就将巫苏云叫到那边亭子里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的帝都,家里人知道吗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巫苏云低着头说道:“师父,我是离家出走的,但是我有给他们留信。我若是告诉他们,他们定然不会让我来找你的,所以我就…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你留了信,可他们到底还是会担心的,去书房写一封信吧,写好给你爹娘他们送去,这样他们也放心些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安好就带着巫苏云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书房里只有笔墨纸砚,书籍这些,至于画的图那些,画好后都在空间里,安好并没有放在外面。

    巫苏云虽然性子有些顽劣,但字写得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她整整写了两篇,在收尾。

    写好后,他们都出了书房,安好将写好的信,交给了颜一,由他送去给帝都的信使了。给的钱多一些,自然就送得快一些,这样他们也能早早放心。

    巫苏云对于苏玉娘他们做的背包很喜欢,安好也看出了她喜欢,直接就送了她一个,巫苏云得到安好送的东西,心里着实开心。

    离中午还早,安好就坐下来,同苏玉娘他们讲起了跟巫苏云认识的经过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省略了些,并没有全部都说出来。

    快到午饭时间后,安好就去帮着准备午饭去了。安心,安然,苏天临也都跟去帮忙了。

    巫苏云见安好要做菜,也跟了去看。

    今天中午,安好本想简单些的,但巫苏云来了,作为她的师父自然要给她做一顿吃的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这酥肉,炸得真好吃…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这鱼你片得真薄,怎么片得这么薄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什么叫拔丝苹果呢…。”

    一顿饭做下来,安好只觉得巫苏云比十万个为什么,都还要多的为什么。

    反正她不明白的,她就要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辛苦了,你吃吃这个菜,我不知道叫啥名,可是做得真好吃…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想跟你学做菜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不仅是为什么大王,还是个话痨。

    水云行,看着说个不停的巫苏云,真想喂个馒头,把她嘴堵住。

    君深也觉得有些头疼,她这一来,又腻着安好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,却是很高兴,因为他们升级当师祖了,有这么个徒弟,家里不愁不热闹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,只觉得巫苏云胆子好大,问题好多,好多都是她们想问,而没有问出口的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巫苏云就主动搬着收碗筷了。

    在家里这些事都不用她做的,但来了这,安好在帮着收拾,她这做徒弟的自然也要帮着收拾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现在就可以考我的基本功了,你走了后我就开始训练了,这次来我就是想看看你,跟你学武功…。”

    不过现在又多了一样,那就是美食。

    安好做的有些菜,她在百味斋刚吃了,只觉得安好做的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问,可她心里也有些数了,说不定百味斋的菜,就是师父给教着做的呢。

    “休息会儿,你才吃了饭,不适合运动。学武,忌急功近利,你想要学好,就得一步步来,知道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,师父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现在对安好着实崇拜得紧,可惜不是男子,不然她绝对要嫁给她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过后,安好在开始验收她的训练成果。

    她现在跑步特别快,着实不错,马步也扎得很稳,坚持得也久。

    “师父,怎么样,我过关了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短短时间,就能训练成这样,着实不错…。”安好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,那我是不是就能跟着你学武功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早上开始,所以早上不能起太晚了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听着点了点头,她平时起得也是很早的,除非她累了,才会多睡会儿。

    昨天是个意外,不然她也不会起那么晚。

    这边,百里星辰昨天没有看大夫,今天却是疼得他不行,因为他那里已经肿了些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只得派鱼七过来请鬼谷子了。

    听说百里星辰受了伤,君深和安好都很是担心,说要过去看,鱼七却是连忙拦住了,还胡乱说了个理由。

    要是他们过去,自家主子不得将他狠狠揍一顿才怪。

    鬼谷子跟着鱼七上马车后,就开口问了起来:“鱼七,那臭小子又怎么了,该不会又伤着屁股了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鬼老,这次伤得比上次严重多了,你知道就好,别告诉其他人,是这样的…。”鱼七想了想,就将百里星辰怎么受伤得给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鬼谷子听完不由得笑了起来:“真是够笨的…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一早就被百里千城,带着一起去了兵营那边,所以她并不知道百里星辰受伤的事。

    百里云辰他们倒是知道了,可也怕高阳公主担心,就都瞒着没有告诉她。

    鬼谷子来到公主府后,就直接去了百里星辰的院子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,痛得不想动弹,所以一直都躺在床上的。

    “鬼老…。”看鬼谷子来,百里星辰有气无力的喊道,他倒是想吼出声呢,可是怕家里人担心。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,亏得你学得一身武艺,居然被一个丫头伤了,你说你咋这么笨呢。你还看着干啥,还不去把你家少爷的裤子给脱掉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听着鬼谷子的话,脸顿时就红了。

    鱼七没有百里星辰的命令,哪里敢去脱他的裤子呢。

    “你屁股我都看过了,你还怕啥。你要不脱,我就走了,我可不是神,你穿着裤子我都能给你看病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听着鬼谷子提起往事,就很囧,这以后可又多了一件事让他说了。

    见百里星辰点头,鱼七这才去给他脱了裤子。

    没了裤子,百里星辰只觉得凉飕飕的,可脸上却是火辣辣的。心里对于这罪魁祸首,又记上了几分,他不讨回来,他着实不甘心。

    鬼谷子仔细的看了看,还伸手触碰了下,反复检查了下。

    “鬼老,你还没看好吗…。”百里星辰见他看这么久,着实有些忍不住了,要平时他早骂人了。

    “嗯,还好,没伤得太重,不过也得养个十天半个月,这几天你别做大的运动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脑门一阵黑线,这话啥意思呢,他明明还是个处呢。

    看完后,鬼谷子给百里星辰开了药,一些是吃的,一些是敷的。

    “鬼老,这事你可得帮我保密…。”

    “老头我又不是什么都会说的人,你就放心啦,我肯定不会胡说八道的,安心养伤,治疗费一万两,记得早点给我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说完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一万两,就这一脚,他就损失了一万两,好气啊。

    气归气,可这一万两,他却不得不给。

    这次这梁子结大了。

    鱼七听着鬼谷子的开价,嘴角微抽。这还紧紧是看病的钱呢,抓药这些,还得另外算钱呢。

    自家主子做商人奸,这鬼谷子做大夫,也是奸的很。

    鬼谷子若是知道鱼七此刻心里的想法,怕是会直接给他一针,居然这么说他。

    这边,巫苏云此刻,喷嚏打个不停。

    安心看着不由得开口说道:“巫姐姐,肯定是你家里人念叨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二姐,好像不是这样诶,好像是有人骂,才会打喷嚏…。”安然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谁会骂巫姐姐呢。”安心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巫苏云听着安然的话,不禁在想,肯定是被她踢伤的那个人在骂她。

    不会真的废了吧。

    要是是家中独子,岂不是恨死她了,她这些日子,还是乖乖待在王府的好。

    既能吃美食,又能跟安好学武功,学厨艺,简直不要太好。

    君深本来想问问鬼谷子百里星辰的病情的,但他见这般不好说,就没有在多问了。要是伤得重,他肯定告诉他了,既然不是那就肯定伤得有些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君深不由得皱了皱眉,百里星辰的武功也不弱,现在怎么可能轻易被人伤到呢。

    下午没有什么事,安好他们就坐在一起打了会儿牌。

    夜禾宇他们三个,之前老输,这段日子,他们三个没事就打,现在打起来倒是比之前好了不少,打到半下午的时候,还赢了些钱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的运气,似乎都很霉,就他们两个人输。

    因为打得不大,他们俩一共输了八百两,一共输了五百两。

    看了看天色,安好他们又开始做晚饭了,现在跟她学厨的,一下多了几个,她炒菜在,他们就在一边看,帮着递着佐料。

    夜绝色,巫苏云都是想学会了,自己好做来吃。

    苏天临则是想做给家人吃。

    安心是个吃货,自然是为了自己学。安然却是想着,以后安好嫁人后,她也能经常给家里人做饭吃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