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二十一章
    吃过晚饭,玩了会儿牌,大家就各自洗漱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飞杨前些日子,在帝都遇到了他昔日的好友顾家林,没当御医后,顾家林就回了老家,回去后在家人的张罗下他相看了个媳妇,后来就成了亲。成亲后,他带着一家老小又来了帝都,在帝都开了一家药铺,生意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顾家林开始的时候,还不相信飞杨就是周明轩。

    当飞杨说起他们的往事时,他才敢相信他是周明轩。他当初离开皇宫,可就是因为周明轩呢,还没来得及冲他发火,飞杨就将之前的事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听完顾家林着实觉得心惊,当初的周明轩有些怪异,可他还没来得及多想,就被当上右院判的‘周明轩’以医术不够好,清理出太医院了,除了他以外,还有几个也被清理出来了。

    飞杨觉得有些对不起顾家林,同他说他若还想进太医院,他能帮他的。

    顾家林以前对于皇宫是很向往的,可是在经历了这么多后,怎么可能还会想进皇宫呢。现在他自己开店,一个月赚的钱,都比他在宫里的俸禄高,日子能过成这样,他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他还劝飞杨,也去开个店,没钱他帮他出。

    不过飞杨,现在没心做这些,自然就只能辜负他的好意了,不过有个这样的朋友,他心里多少还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他闲来无事,就来了顾家林的医馆,打算帮着他看看病,却不想碰到了林允儿。

    假的周明轩死后,林允儿的爹娘想让她将孩子送走在嫁,可她却没有同意,毕竟孩子是她生的,虽然她心里也恨,可到底是她的骨肉呢。

    她执意如此,她爹便没有在认她了,倒是她娘在她离家的时候,悄悄的给了她一笔钱,否则她一个人带着孩子,怎么能生活得下去呢。

    林允儿今天是带着孩子来看病的,孩子得了伤寒,已经有好些天了,之前在别地拿了药,可吃了没效果,病情还加重了。

    于是,她又换了处看病,却不想和飞杨遇上了。

    飞杨离开帝都,林允儿是知道的,如今看着他在这,不免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孩子的病是飞杨给看的,看的时候两人聊了几句,得知林允儿如今的情况,飞杨的心里也不怎么好受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,她也不会像今天这样,心里虽然有些愧疚,可他到底还是接受不了林允儿生的孩子,两人注定不能在一起。

    晚上,洗漱过后,他却怎么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睡不着,就穿衣出了门,去库房拿了一坛子酒,就飞身上了房顶。

    今晚的天空,特别多的星星,月亮虽然已经不圆了,但还是挺亮的。

    夜绝色今晚吃得有点多,加上白天的时候,她睡了会儿,如今更是睡不着,她刚走出院子,就听到了飞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…。”

    这诗他听安好念过,无疑是很喜欢的。

    “好诗…。”

    他刚念完,就听身边传来了这样一道声音,他刚看过去,手里的酒坛子就没了。

    “好酒…。”

    夜绝色抢过飞杨手里的酒坛子喝了口说道。

    看到是夜绝色,飞杨不免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她刚刚喝的地方,正是他喝过的地方呢,想到这飞杨的脸莫名的有些热。

    “这诗,以前听安好念过,便记下了,她说这是她从一本杂记上看到的,作这诗的人叫王翰。这酒是从库房里拿的,的确很不错…。”

    飞杨想了想说道,不过他没敢看夜绝色。

    他说完,夜绝色又喝了一口,喝完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飞杨拿着一时间不知道,该喝还是不该喝。

    “你不喝吗,莫不是嫌弃我喝了,所以你就不想喝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。”

    夜绝色闻言,心里很是高兴,也没说话,就这么看着他。

    那意思无非是,你不嫌弃你倒是喝呢。

    飞杨也没在多想,拿起坛子换了个地方,一连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“你声音真好听…。”

    飞杨没想到,夜绝色会冷不丁的说这么一句,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有喜欢的人吗…。”

    夜绝色见他不说话,也没生气,想了想又问道。这句话她就想问了,不过一直没敢问。

    喜欢的人,有吗。他自己也不知道,他以为他是喜欢林允儿的,可在林允儿跟假周明轩成亲后,他也并不是很伤心。

    至于安好,他是当朋友的,虽然会开些玩笑,但也从不曾有太多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没有…。”

    他的这声没有,说得有些低沉。

    “你有吗。”

    问完,他自己也愣了下,他干嘛去问这样的问题呢。

    “有呢,我喜欢上了一个人,不过他并不知道我喜欢他…。”夜绝色看着飞杨说道。

    “喜欢他,就告诉他,如果错过了,就真的成了遗憾了…。”飞杨听着她的话,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他要不喜欢我,我岂不是很尴尬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试试怎么知道呢,你长得好看,人也不错,肯定能行的。”飞杨也是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你也觉得我长得好看吗。”

    飞杨没有说话,却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说,我决定试试了,我喜欢的人其实就是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开玩笑…。”

    飞杨从没想过,还会有人喜欢他。听她这么说,不免有些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我夜绝色从不开玩笑,从见到你的第一眼,我就看上了。你都这么说了,我肯定得告诉你呢,至于你怎么想我是管不了了…。”

    夜绝色说完,抱起酒坛子,灌了几大口酒。好在坛子够大,喝好一会儿都是喝不完的。

    沉寂了会儿,飞杨才开口说道:“我不适合你…。”

    家里的人,都因为他死了,说不定他就是个天煞孤星呢。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我,就说不喜欢我呗,不适合,不试试你怎么知道合不合适…。”

    夜绝色的酒量并不是特别好,眼下她已经有了几分醉意。

    飞扬听着陷入了沉默,不知道该怎么说好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说话,她也不说,索性就在一边喝着酒。

    “你别喝太多,等下该醉了…。”

    飞扬说着,就要去拿夜绝色手里的酒坛子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,就来抢呢…。”

    飞扬闻言,皱了皱眉。见他没动,夜绝色又继续喝着。

    她若是喝醉了,他该怎么办呢,抱回去似乎又不太好,想着飞扬觉得还是得阻止她。

    他一伸手,夜绝色手里的酒坛子,瞬间就移开了。

    夜绝色的武功不弱,但是脑子有点晕,在飞扬抢的时候,她一下倒在了房顶上,飞杨原本想拉她的,却不想脚下一个不稳,拉人变成了扑人。

    唇上传来软软的触感,回过神的他愣住了,他居然亲了她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,他赶忙从夜绝色身上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,你…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他竟有些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夜绝色,虽然脑袋晕,可意识却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你亲了我…。”夜绝色的语气很是高兴,她说着慢慢的从房顶上坐了起来,坐起来后,见飞扬没说话,她又试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飞杨看着摇摇晃晃的夜绝色,生怕她又摔倒。

    夜绝色,也看出了他脸上的紧张,她身子一歪,人还没倒下就被他接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紧张我…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飞杨放也不是,搂也不是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正想说点啥,夜绝色就朝着他的唇上亲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说话算了,你亲了我下,我亲了你一下,我们扯平了,你松开我,我自己走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喝醉了,我带你下去…。”

    飞杨没想到她会亲他,还这么说。听她说完,他自然不放心的,所以就搂着她飞下了房顶。

    夜绝色也没挣扎,她本来就脑袋晕晕的,这落下去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谢了…。”

    夜绝色说着,就离开了这,也没在多言。今天的她,好像是有点过火了。

    可忍着不说,这不是她的作风。

    这次,飞杨没有跟上去,看着她的背影,他就想到刚刚的那一吻,心里着实有些不平静。

    回去后,他趟在床上,翻来覆去都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之前的酒,几乎都被她喝了,睡不着他又去拿了坛子,喝完总算好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吃早饭的时候,飞杨就没有看到夜绝色,虽然想问,可他还是没好问。

    但安好没见到夜绝色,自然就要问问了。

    夜清酒听安好问起,就告诉了安好她的情况,他们今天见她没起来,就去敲了她的门,结果她说脑袋不舒服,所以早饭就不吃了。

    飞杨听着皱了皱眉,她之所以头疼,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吧。

    安好吃了饭,就去看夜绝色了。

    早上,安好教了巫苏云一套拳法,吃了早饭后,她又琢磨去了,要是没这拳法,她怕是又跟着安好四处跑了。

    到了夜绝色的房门外后,安好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谁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绝色姐,是我,安好…。”

    按理说,夜绝色和她舅舅同辈,安好是不该叫夜绝色姐姐的,可夜绝色就喜欢安好叫她姐姐,于是她就叫姐姐了。

    一听是安好,夜绝色赶忙从床上坐了起来,收拾了下自己,才过来开门。

    她一开门,安好就闻到了她身上的酒气。

    之前下人,禀报说库房里少了两坛子酒,她闻着飞杨身上有酒气,还以为是他喝的,可如今看来夜绝色也是喝了的,这也忒巧了。不喝则不喝,一喝两人都喝了。

    “我听,舅舅他们说你头疼就过来了,你现在还好吗,要不要我给你开点药…。”

    “安好,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安好也没多问啥,看她一副没睡醒的样,就让她再去睡会儿,她就去给她配药去了。要说之前吃了解酒丸,定然是行的,可是已经过了一晚,酒精已经渗入了她体内,不吃药是不行的了。

    安好离开这后,就去了放药材的房间,过去的时候,飞杨已经在那边了。

    “飞杨哥,你在这干啥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点伤寒,就来配点药…。”飞杨见安好问起,就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,这天气就是容易伤寒。那你忙吧,我也配药去,绝色姐她脑袋疼得很,这会儿又倒床上睡了,我看着真是着急,她怎么就喝那么多酒呢,身上都是酒气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既然能闻到夜绝色身上的酒气,自然也能闻到他身上的。

    “昨晚,我在房顶上喝酒,她也飞上来了,却不想她会喝这么多酒…。”

    至于昨晚说的话,发生的事,他只字未提。

    “哦,我说呢,不过你也是,居然不劝着她点,喝这么多…。”

    “她要喝,我也劝不听呢,这样吧,等下这药我就一起熬了…。”飞杨听着安好的话,想也没想就说了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安好听着,心里倒是有了几分猜想。

    “行吧,就交给你了,到时候你熬好,你就给她送去吧,她就住你旁边的院子,你进去后第一个看到的房间,就是她的房间…。”

    “安好,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下还要出去呢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飞杨也就没有在多说啥了。

    药配好后,安好给了飞杨。

    她到前院的时候,君深他们都已经等着她了,出了门他们就坐着马车去了颜庄。

    飞杨拿着药,心情有些复杂,他一个大男人,去敲一个女子的门真的好吗,可是他又想看看她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还是决定将药熬好后,自己给她送去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的药,却是没有熬,后面又放了回去,他刚刚只是想听听安好说说夜绝色的情况罢了,却不想她会让他熬药。

    药熬好后凉了会儿,飞杨就端着药去夜绝色住的院子了。

    夜禾宇和夜清酒不知道去了哪,此刻并没有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敲门声,响了好一会儿,里面才有动静。

    夜绝色只以为是安好来了,也没整理自己,就起床走过去开门了。

    开门看到是飞杨时,着实把她吓了一跳,还没等飞杨开口,她就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偷偷看了下,确定没看错后,她赶忙去梳理了下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整理好,她才走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过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安好给你配药的时候,我也在那边配药,她就让我一起熬了,熬好我就给你拿过来了。”飞杨见她问起,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拿进来吧…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样,他能来看她,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其实家里这么多人,他若不愿意来送,大可以不来的,他这算不算是关心她呢。

    “这药已经不烫了,你赶紧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喝,太苦了…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黑糊糊的药,她从小就喝得少,而且每次喝药着实很费劲。

    “安好,有加甘草,不会太苦的,你若觉得苦,我就给你去拿点水果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那你去拿吧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飞杨就出门去拿了,不过刚走出去他就停下了脚步,他刚刚都说了啥呢。

    夜绝色没有立马喝药,看着药,她坐在桌子边,单手撑着下巴,等着飞杨。

    飞杨,给她削了个苹果拿过来。

    “快喝药吧,喝了吃这个就不会觉得苦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飞杨的话,夜绝色笑了笑,拿起碗一饮而尽,喝完她只觉得苦,碗刚放下苹果就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吃了块,她总算舒服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,现在头感觉,怎么样…。”

    “疼,晕,涨,还有些想吐,不过比先好了不少…。”夜绝色见他关心她,不免夸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看看吧…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飞杨不免想给她把脉看看。

    “好啊…。”夜绝色说着,将手伸了出来,平放在了桌子上,她的手很白,手指很细长,人也高挑,比飞杨矮不了多少,放现代就是一米七的个子。

    飞杨坐下后,给她把了下脉,脉象上她的心跳有些快,想着她说的那些话,飞杨忍不住抬眸看了她一眼,就见她眨巴着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的情况,其实没她说得那么槽,飞杨明白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以后别那样喝酒,晚上我在给你熬药,午饭后喝一次,睡觉前再喝一次就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夜绝色一听还药喝药,一张脸都苦了下来,这家伙分明就是在坑她。

    飞杨走后,夜绝色又倒在了床上,不过这次却没有睡着了。

    原本是打算今天编制围栏将池塘圈起来的,可云庄想着许久都没有清塘了,所以就打算今天清一次塘。早晨他就给君深传了飞鸽传信,在得知他要清塘,安好和君深他们就过来帮忙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他们过来的时候,云庄他们已经忙活起来了。

    见他们一桶一桶的提水,安好只觉得很不效率,可她事前不知道,现在想做水车,明显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见安好他们来,云庄连忙走了过来行礼。

    虽然君深让他们别行礼,可到底身份摆在那,他应该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君深免了他的礼,同他说了会儿话。

    苏天临他们看着,也去帮忙了。没多久,炎甲军就来了,来的时候,带了不少桶过来。

    见他们在提水浇地,安好也就没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人多力量大,一半天,池塘的水,就少了很多。不过还没有将水清理完。

    炎甲军是带了干粮来吃的,毕竟事前没有说,庄子里怎么可能煮得了这么多饭呢。云庄,想了想就让厨房多煮了些粥,清热的水也煮了不少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有粥有咸菜,云庄还给端了红烧肉,虽然不太多,但他们都挺高兴的呢。

    半下午的时候,池塘里的水,总算没剩下多少了。

    “长姐,你看里面好多虾子呢,鱼也好多…。”安心看着很是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挺多的。”

    大的鱼全部留了来吃,小的在塘清了后,就放了回去,虾子放了些在池塘里,其他的放到了田里。

    今天这么多鱼,炎甲军们晚上自然要在这吃的。

    安好她们在鱼起塘后就先去清理了,炎甲军他们弄完池塘后,也去帮忙清理了。

    池塘里的水,都是从河里提的,也算是对他们的训练了,不过今天没有往池塘倒太多水,还是明天再来了。

    今晚上的鱼,安好打算拿一些来水煮,拿一些来烤,拿一些来油炸。

    空间里,她之前种了点野山椒,全部泡了起来,如今都能吃了,今天来的时候,她就从空间里移了三坛子出来。

    水煮的鱼,她打算做一锅野山椒的,在做一锅红辣椒的。

    知道今天要吃鱼,所以一早云庄就让庄子里的人,去越寒城买了不少辣椒,花椒,除此外还买了不少菜。安好他们过来的时候,也买了不少菜。

    鱼清理出来一些后,安好就开始在厨房忙活开了,她准备先将烤的鱼腌制好,至于怎么烤就有君深他们想办法了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她们也在厨房帮着安好,庄子里的女子们,也都来帮着忙活。

    鱼腌制好后,安好就开始给草鱼切花刀了,安心她们也都学着切着,不过她们到底没怎么弄过,切得并不是很好。巫苏云也切了下,但是切得实在太差劲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怎么切得这么快,这么好呢,是不是有什么诀窍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能说熟能生巧,你多练练就好了,凡是要敢于尝试,你担心做不好,就学不会的…。”

    该说的她都说了,剩下的就是练习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,巫姐姐,多练练就好,我们都比先前好了些了。”安心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那我接着练…。”

    虽然切得不好看,但切好一个后,她心里还是蛮有成就感的。

    苏绣娘她们看着都不由得笑了笑,难得她这么敢于尝试呢。

    她们还在切,她就开始准备,给鱼配好佐料,腌制了下,安好就准备开始裹粉炸鱼了。

    锅里已经烧上油了,不过还没热,她先准备着。

    在安好炸的时候,巫苏云停下了切花刀,站着看着安好炸了一个鱼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的这个鱼炸得真好看,我切得这个,你也炸炸呢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了看,她手里提着的鱼,拿到一边处理了下,等炸了几个后,才炸她的。

    巫苏云一直盯着安好炸的鱼,当看着炸出来的鱼时,她不免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切的鱼炸出来真好看,你看看我的,像个啥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你多多练练就好了,反正做出来都好吃…。”安好也不知道该说啥好了。

    “也是…。”

    她这还没切几条鱼呢,到底是她自己太过心急了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,也想安好将她们切的炸来看看,于是切好后,就先放到了一边的盆里,这样安好腌制的时候,就先腌制里面的了。

    炸鱼,炸了许久,巫苏云闻着只觉得好香,不过吃起来却不是很有味,听安好说后,才知道还要淋作料的。

    鱼炸好后,安好就开始煮鱼了。

    至于君深他们已经将腌制好的鱼,抬了出去,在外面挖了坑,用竹子烤了起来。

    巫苏云见安好,将坛子里的水和野山椒倒进锅里,不由得开口说道:“师父,这是辣椒吗,看着咋不一样呢,我能尝尝吗…。”

    她闻着着野山椒的味道,看着这野山椒的颜色,就觉得好吃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野山椒,跟一般的辣椒有些不一样,吃起来很是酸辣,你要尝就试试吧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是个爱吃辣的,安好这么说,她自然要尝了。

    吃到嘴里,巫苏云就辣得不行,安好看着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尝到味道后,巫苏云就没敢在吃了。

    晚饭吃得要晚些,但一个个都吃得很高兴,炎甲军吃完后,只觉得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这边,夜绝色中午喝了一大碗药,晚上又喝了一大碗,是又高兴又憋屈。高兴的是这药都是飞杨熬的,都是他送来的,可憋屈的是,她明明就没那么恼火,还喝这么多药。

    殊不知,这后面的药,飞杨加了点别的药,吃了对她身体有益无害。

    晚上安好他们回来的时候,给家里的人带了不少的鱼,夜羌他们一人一条烤鱼,一条油炸的草鱼。

    喝着酒,吃着鱼,他们只觉得这日子真不错,一吃就知道是安好给做的。

    虽然吃了饭了,可他们还是将鱼都解决完了。

    夜绝色晚上没有吃太多,因为喝了药她只觉得一整天都不爽。在安好将鱼带回来的时候,她也吃了些,吃到安好做的菜,她心里着实高兴。

    安好见夜绝色吃得这么欢,就知道她的情况好了些了。

    收拾好,聊了会儿,洗漱过后,大家就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安好去看了下,夜空他们后,就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忙了一天,她浑身都酸痛得很,好在有灵泉水可以泡。

    今晚小白它们早都没在屋子里了。

    君深知道安好不舒服,洗完澡后,给安好揉了下腰,手臂也揉了下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,好些了吗…。”

    今天要不是他叫这么多人去,安好也不至于这么累。

    “没事,现在可比之前好多了,你是不知道先回来的时候,我都不怎么想动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我在给你揉揉。”

    这边,百里星辰在用鬼谷子的药后,今天下午总算消肿了,不过还是不舒服,因此都在家养着,没有到处走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过来看他的时候,他就说他不小心扭了脚,需要一段时间才好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听了自然很担心,不过听百里星辰说他请了鬼谷子看后,她就没有在想去请大夫了。

    那天巫苏云跑的时候,他依稀看见了她衣服的颜色,在墨宇查的时候,他就告诉了他。经过一番查询,总算找到了几个嫌疑人,经过排查,有一个人最有嫌疑。

    不过墨宇找的画师,却画不出这人的长相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不禁想到了安好,可是这事他要怎么跟她说呢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百里星辰就派了鱼七过来找安好,准备让她帮帮忙。

    鱼七过来的时候,安好他们刚吃完早饭,听他说完,安好和君深就去了百味斋。

    墨宇已经将青衣楼的老鸨请到了百味斋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来报了墨宇的名字后,就有人带着他们上了楼。

    安好一进屋,就闻到了浓郁的胭脂味,在一打量,就知眼前的人是从青楼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们可来了,这事情百里星辰都跟你们说清楚了吗,安好这图就拜托你画了,我请的画师都太不行了,画出来根本就找不到那个人。纸笔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我先画…。”

    在安好画画像的时候,君深就将墨宇叫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,星辰只说让安好来帮着画画像,其他的啥也没说…。”君深出来后,看着墨宇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,他都告诉你们了呢。我就跟你讲了吧,这事你迟早肯定也会知道的,事情是这样的,那天我请客吃饭,便请了百里星辰他们作陪,结果,他去上茅房的时候,遇到了一个女子…。”

    墨宇想了想后,才开口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天,鬼老看病回来,我就问了下他,他有些支支吾吾,我心里便有了些猜想,想不到还真是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怪我,我当时该陪着他一起去的,若是一起,肯定就没有这些事了,好在他伤得不算严重,不然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墨宇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想那么多了,这事谁也不想这样的。到时候找到那个人在说吧,说到底星辰也有些错…。”

    若他没有做出那样孟浪的行为,别人也不会伤他呢。

    “可星辰现在着实上火得很,说什么也要找到那女子…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外面聊着,里面安好一边听老鸨说,一边将画像给画了出来,当看着画像上的人时,安好不由得愣住了,这人不就是巫苏云,虽然是男子打扮,可脸是她的脸呢。

    安好画完后,没有说话,直接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到墨宇后,她开口问了起来:“到底怎么回事。星辰哥为什么让你找这个人…。”

    “安好,你画出来了吗。这个,我…。”

    墨宇说着,看向了一边的君深,这事拿着他在君深面前好说,可在安好面前,他却是没好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我来说吧,我们去那边说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深的话,安好就跟着他走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君深组织了下语言,将事情给安好简单的说了下,听完安好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“画像的人,是不是认识的…。”

    见识过安好的厉害,君深自然肯定她是画出来了的,可她没有立马拿出来,定然是有什么隐情。

    “我画出来的人,是男装打扮的巫苏云,这事我想先回去问问她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过来后,君深同墨宇说了几句后,就带着安好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离去,也没给画像,墨宇连忙进屋问了下那老鸨。

    听到说,安好画了像,墨宇不由得皱起了眉,难道说着画像上的人,安好认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那边,还在等他消息呢,他该怎么说呢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还是决定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安好回府后,就去找巫苏云了,过去她院子找她的时候,她正在练习安好教的拳法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不是出门了吗,这么快就回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苏云,我有话同你说,我们去那边坐着说吧。”安好看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巫苏云听安好这么说,就跟着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坐下后,她看着安好说道:“师父,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苏云,你来帝都的时候,是不是去了青楼,伤了一个人…。”安好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在安好说道青楼的时候,巫苏云就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在听完后,她心里不免有些慌乱起来,难道那人找来了吗,可他分明没有见到她的模样啊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的确伤了人,只是那天是他先耍流氓的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想了想,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,同安好说了下。

    “师父,那个人找来了吗,他现在还好吗,是不是…。”巫苏云最怕的就是将人踢坏了,此时她真想拍自己几巴掌,怎么当时就踢那里呢。

    “没有废,但是有点严重,这个是我认识的,还是我的干哥哥。他叫百里星辰,是高阳公主的小儿子。他们查到了你,然后得知我会画图,就找了我,却不想画出来是你,所以我就先回家问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她一副懊恼的样子,就知道她是有悔意的,想了想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这要换她来,她肯定也会动脚的,所以她不觉得巫苏云做错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那我要怎么办呢,你都画出来了,虽然你没将画交出去,可他们肯定会来找你,问我的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此刻有些不敢见百里星辰了,这要是他长得丑,逼着她嫁给他怎么办。

    巫苏云远在冀州城,自然是没有听过百里星辰的名号,自然就觉得他可能长得丑了。

    “这事,你们各有责任,大不了赔钱,反正没踢坏…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这话说得倒好,可他要是不要钱,要我嫁给他怎么办…。”巫苏云皱了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听着她的话,安好不由得一笑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都这么倒霉了,你还笑得出来,他若长得猪头样,我要怎么办,毕竟他是公主的儿子肯定很霸道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见安好笑,心里着实委屈。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师父我吗,放心他肯定不会让你嫁给他的,到时候你态度软一点,他根本不会同你在计较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呢,有师父你在呢,你可是他干妹妹…。”

    有安好帮她,她心里倒是松了口气,没有那么忐忑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