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二十三章 帮里不帮亲,死女人
    听着百里星辰的话,君深不免有些意外,这些年他的府里虽然有丫鬟,可在他身边伺候的可都是男子呢。

    看来两人的梁子是结大了,若没安好他自然是站在百里星辰这边的,可如今有了安好,她若要保下这徒弟,他自然也是要帮忙的。

    巫苏云听完百里星辰的话,立马就炸毛了:“丫鬟,想本小姐做你丫鬟,美得你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不由得扶额,这暴脾气。

    听着她的话,百里星辰挑眉再次打量了下她,本小姐,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呢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呢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见他没生气,还一脸笑意的看着她说话,不由得警惕了几分。

    看她不说话,百里星辰又说道:“怎么,伤了我,怂得连名字都不敢说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谁怂了,你才怂。本小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,姓巫,名苏云…。”

    一个激将法,直接将名字都给报出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听着没有说话,索性坐在一边看着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听着巫苏云的名字,不由得笑了,这都取得啥名字呢。

    巫苏云看着捂着肚子笑的百里星辰,不由得皱了皱眉,她的名字有那么好笑吗。

    帝都的官员,百里星辰心里都是有数的,这里面根本就没有姓巫的,之前他也没见过她,想来应该不是帝都的人了。

    姓巫的官员他只知道一个,可是眼前这丫头,会是那人的孩子吗。

    “你爹叫啥名呢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百里星辰的话,巫苏云脸色微变,却是没有回答他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爷也能查出来…。”

    “星辰哥,这事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闻言站了起来,话还没说完,百里星辰就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安好,她是你徒弟,我也是你干哥哥呢,你这是要胳膊肘往外拐吗,你太我伤我心了,亏我对你们这么好,还帮你们买店招人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有些无语,她该说啥好呢。

    这百里星辰是摆明了,不放过巫苏云呢。

    见君深要说话,百里星辰看着他道:“我们还是不是兄弟…。”

    眼下之意,是兄弟就别维护她,别插手他的事。

    自家爹有多严厉,巫苏云心里是很清楚的,若是百里星辰派人找上门,倒霉的绝对是她。

    师父他们又被他堵得没话说,就只能靠她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我,我同意当你丫鬟,可是总得有个期限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,只要我好了,你便可以离开了…。”百里星辰挑眉看着她邪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,那你要是一直都不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是想爷废了吗,我要是好不了,我这辈子就缠上你了,谁叫你伤我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被她的话给气笑了,这丫头脑子里都想些啥呢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都看出了些不同,既然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这事他们就先不插手了。

    巫苏云回屋收拾好她带的衣服,就跟着百里星辰离开了。

    上马车前,安好拉着她到一边说了几句,听安好说完,巫苏云就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她现在已经是丫鬟了,自然得坐马车外面了。

    抓到了罪魁祸首,百里星辰只觉得心情都美妙了几分,离开这后,他想了想让鱼七驾着马车出了皇城。

    他还是把人带到他别院的好,若是带回家,他娘看着怕是又该问东问西的了。这丫头跟他不对盘,肯定会胡说八道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是要去哪呢。”巫苏云见马车出了皇城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公主府明明在皇城,为什么马车跑得方向不一样呢。

    听着她有些惊慌的声音,百里星辰笑了笑,没有回答她。鱼七见百里星辰没说话,也没敢跟巫苏云说话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巫苏云的心又平静了下来,他是当着他们的面带走她的,定然不会杀了她,卖了她的。

    马车跑了好一会儿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马车停下后,鱼七先下了马车,去搬了凳子。

    巫苏云看着眼前的大宅子,不由得皱了皱眉,这里是哪里。

    正在她看得入神的时候,百里星辰已经下了马车,走到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就住这…。”

    “还看着,还不跟上来,你现在这名字太难听了,以后你就叫小苏吧…。”

    小苏,小酥,酥肉。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巫苏云脑子里就冒出来这么几个词。

    好在他取的名不太难听,她忍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走在前面,她就在后面跟着。

    “身为爷的贴身丫鬟,爷叫你站着你就得站着,叫你坐你才能坐。每天我起床的时候,你得把洗脸水,洗脸帕这些全都给我准备好,洗脸的水要烧开后凉会儿的,水温要适中,不能冷也不能太烫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听完他说的话,不禁有些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她还是第一次见到,这么挑剔的人,他分明就是想折腾她。

    看着巫苏云黑下的脸,百里星辰倒是开心得很。

    “行了,爷的话都说完了,跟爷走吧,带你去你住的地方看看…。”

    鱼七看着百里星辰走的方向不由得皱了皱眉,自家主子到底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巫苏云本以为,他会折腾她,让她住柴房的,却不想他带着她走进了一个布置华丽的屋子。

    他有这么好心吗。

    一口一个爷,爷你大爷。

    看着她四处打量,百里星辰笑了笑说道:“小苏这房间,感觉怎么样…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…。”

    就看了外面,里面都还没进去呢,虽然很不错,可话到嘴边她还是言不由衷的说了这么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爷的屋子,以后你就住在这了…。”

    他的房间,她住这,他啥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住这,那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这里是我的房间了,你说我能住哪…。”百里星辰看着她邪魅的说道,说完还向着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巫苏云看着他脸上的表情,心里很慌,不知道该怎么办好。

    正在她想动手的时候,百里星辰停下脚步看着她说道:“我想你没有认清一件事,作为贴身丫鬟,可是要贴身服侍的,这屋子有两张床,我睡里面,你睡外面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做你丫鬟,可没说做你的贴身丫鬟…。”巫苏云想了想看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爷身边,就缺贴身丫鬟…。”

    没叫她暖床,搓背都是好的了,还敢跟他说这些。

    “这边就是你的床了,被套棉絮这些等下我会让人送过来,你自己收拾好,我床上的也全部换了,换好后将屋子里打扫下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交代完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巫苏云看着百里星辰离开的背影,着实想冲上去再踹他两脚。

    她根本就不会弄这些啊。

    棉絮被套是鱼七带着人送过来的。

    鱼七早就猜到她不会弄,所以将丫鬟小青留了一个下来,同他一起在这看巫苏云收拾床。

    枕头套倒是好套上去,可是被套巫苏云就不行了,越弄越乱。

    鱼七看着让丫鬟小青指点了她一下,巫苏云原本以为鱼七他们是留着监督她的,却不他会让丫鬟帮她,心里对鱼七着实很感激。

    看她将两个床都收拾好后,鱼七嘱咐了小青几句,就抱着换下来的床单被套离开了这。

    打扫屋子,有什么要求,东西在哪里拿,小青都跟巫苏云说了个清楚。

    说完后小青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小青在这别院已经待了两年了,这两年她很少看到百里星辰回来住,带女人回来更是第一次。虽然说巫苏云是来做丫鬟的,可她一眼就看出了不同,巫苏云穿的衣服绝对不是她们穿的起的。

    在看她做事,完全就是个生手,一双手细长白嫩,哪里是干过活的呢。

    她们这些丫鬟,都是两年前进府的,可从没有在百里星辰身边伺候过。对于帝都的传闻,她们当时也是听说了的,只觉得传闻可能是真的。

    当时只觉得很可惜,自家少爷长得这么好看,怎么就是断袖呢。

    可如今,君深被赐了婚,她们少爷又带回来了女子,可见那传闻也不见得是真的呢。

    巫苏云在小青走后,就拿着扫帚清扫屋子了。

    屋子的地上其实是很干净的,但是床底下有灰尘,巫苏云看着后,索性都扫了出来,免得百里星辰挑她的毛病。

    屋子扫干净,将灰尘倒进外面的木桶后,她就去井边打水抹桌子板凳椅子这些去了。

    这些小事倒是难不住她,可是屋子太大,她到中午的时候才将整个屋子给清理了干净。

    上蹿下跳,她也够累的,此时清理完将东西放好后,她着实不想动了。

    昨晚她本来就没睡好,今天上午这番忙活下来,她不免有些想睡觉了。百里星辰过来的时候,就看到她背靠着门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的脸上此刻也花兮兮的,看上去着实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看着她这样,他心里没觉得痛快,反倒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在他身体里蔓延着。

    看她身子一歪,百里星辰大步的走了过去一下接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心还真是大,在这都睡得着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虐待你了呢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的脸,百里星辰鬼使神差的将手伸了过去,刚要给她擦脸,她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非礼啊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没想到她会这么说,想也没想就伸手捂住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,叫你做事你居然在这睡着了,要不是看你要摔倒我才不会接住你,你要在叫我就将你丢到水池里喂鱼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在叫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巫苏云连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先松开了捂着她嘴的手,随后又松开了搂着她腰的手。

    “走,吃午饭了…。”

    对着她说了句后,百里星辰就走了。

    巫苏云早就饿了,听他说吃饭,连忙站起身小跑着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看着桌子上丰盛的菜,巫苏云不由得咽了咽口水,她只觉得自己好饿,饿得都能吃下一头牛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也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,她不可信百里星辰会这么好心,让她跟他一起吃。

    “看着我干啥,还不给我盛饭,还不给我布菜…。”

    平时他都没让人给他布菜的,如今提出布菜,无非是想折腾下巫苏云罢了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你喜欢吃啥…。”听着他的话,巫苏云一边盛饭一边呢喃道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虽然很小,可却被百里星辰听了个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但是他没有说话,就等着看她会给他夹什么菜。

    巫苏云看了眼桌子上的菜,拿起碟子,夹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夹菜时候露出的表情,百里星辰就知道,这些都是她喜欢的。

    桌子上,有十二道菜,她只夹了五道,剩下的菜都没有动。

    她夹得菜,倒是他最喜欢的。

    有了饭,有了菜,百里星辰就开始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的巫苏云早就饿了,可现在她却只能看着他吃,想想就憋屈得很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看着她那憋屈样,却是心情大好,一连吃了三碗,也想她给他布了三次才菜。

    吃完,菜还剩不少,巫苏云只觉得百里星辰太浪费了。

    两个哥哥做生意,家里向来不缺钱,但是也没像他这么奢侈过。

    在巫苏云看来,就觉得他是个败家子,殊不知百味斋是百里星辰开的。

    吃了饭,百里星辰也没在为难她,就让她下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下人的饭菜,一荤三素,其实也算不错的了。

    看着巫苏云的饭量,鱼七他们都很是意外,她这身板这么小,咋就这么能吃呢。

    容安王府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说百里星辰那家伙,会不会不给苏云饭吃呢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君深不由得笑了,这丫头脑子里就这么想百里星辰呢。

    “他没有那么坏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笑着说道,说完摸了摸安好的头。

    “好吧,是我胡思乱想了…。”

    但是,以百里星辰的性格怕是会折腾巫苏云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喜欢吃虾子吗,今天下午我们在出去买一些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君深心里其实不想巫苏云腻着安好的,如今这样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下午,百里星辰没有叫巫苏云做什么,在他去睡觉后,她也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等他起来的时候,就发现巫苏云在外面的床上睡着了,身上什么都没有盖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放心我得很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睡相真是难看,跟八爪鱼似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脸长得还行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原本是睡着的,可在百里星辰这一阵念叨后,她直接被他给说醒了。

    醒来,听到的是这么一句话:“这么能吃,腰还长得这么细,吃都胸上去了吗,难怪长这么大,不过这脾气太不好了,屁股倒是翘,可就是太小了…。”

    本来,就没睡好,又听他说这样的话,巫苏云拿起枕头就朝着百里星辰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个疯丫头,你居然敢砸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砸你,我没打你就是好的,你个大变态…。”居然当着她的面,对着她的身材评头论足。

    “疯丫头…。”

    “大变态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火一上来就啥也不管了,被子都给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给你准备的,你不要,今晚你就这么睡吧…。”

    刚刚的一番闪避,弄得他下面又有些痛了,他此刻说话的语气,也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不伺候了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下床,说完就往屋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走出去你别后悔,你出来这么几天了,你爹巫言,肯定想见你,到时候我就帮你把他请到帝都来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知道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闻言,脸色不由得大变。转过身,看着他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爷想知道的事,没有查不到的,谁叫你们的姓这么稀罕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,威胁我,你不要脸…。”

    也是呢,他是公主的儿子,势力肯定不小,哪有他查不到的呢。

    “做丫鬟就要有丫鬟的样子,你这样的丫鬟我可要不起…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,我错了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此刻的气焰,比先小了不少,此刻的她有些后悔来帝都了,早知道她就该乖乖的在家等着安好路过他们那的。

    “声音太小了,听不见,你没吃饭吗…。”

    他没让她自称奴婢,已经算是好的了,这丫头居然还这么不服气。

    巫苏云虽然心有不爽,可人在屋檐下,还是得低头呢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错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声音太大了,你少爷我又不是耳聋,以后啊小声点,你的声音大了着实有些吓人,千万别在晚上吼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若是可以,她真想挠他一顿。

    说完,百里星辰就抱着枕头被子走了。

    “这混蛋,还真的抱走了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受了伤后,一直都没有洗澡,但今天他想洗一个。

    虽然受了伤,但他还是打算自己洗,因为他真的不太喜欢,别人服侍他。

    巫苏云在被他叫过来的时候,不由得吓了一跳,还以为他要她给他搓背呢。可是他却没让她进去,而是让她在外面给他守着门。

    她真是不知该说啥好了。

    站在外面,里面的水声,她都听得很清晰,心里着实想骂他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一个澡洗了许久,巫苏云见他许久不出来,索性坐在了石梯上。

    又等了一会儿,听见开门声,她赶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洗浴过后的百里星辰,一身的香气,她说不出来是种什么香味,但闻着还算好闻。

    他今天洗了个头,虽然有用帕子擦拭头发,可还是有些滴水。

    “你也去洗澡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用…。”巫苏云愣了下说道,好好的干嘛关心她洗不洗澡啊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命人,丢你去洗吗…。”

    今天,这里坐那里坐的,还忙活着打扫了半天的屋子,她脏不脏,居然还不洗澡。

    “洗,我自己去洗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说着,就跑回屋子去拿衣服去了,拿好后她就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等巫苏云洗完澡回屋的时候,百里星辰正在擦拭着头发。

    “过来…。”

    “过来干啥,我要睡觉了…。”见他目光直直的盯着她,巫苏云心里有些不安,想了没想就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贴身丫鬟,我还叫不动你是了吧,主子都还没睡,你就想睡,美得你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闻言,慢吞吞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过去,百里星辰就将一张帕子丢给了她。

    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。

    走过去后,就给他擦拭起了头发。

    “你踢了爷,心里可有后悔呢…。”

    他干嘛这么问,是想要放过她了吗,他有这么好心吗。

    “我踢了你后,就一直都睡不着,心里自然是后悔的…。”现在更是后悔。

    “可惜啊这世上没有后悔药,不然你可以去买点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这番欠扁的话,巫苏云的手不由得收紧用力,她一用力自然就扯着百里星辰的头发了,还一下给扯掉了好几根。

    “巫苏云,你好样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我能说这是意外吗,我不是有意的…。”见百里星辰瞪着她,巫苏云赶忙解释道,还伸手揉了揉百里星辰的头。这扯了这么几根,肯定特别疼吧。

    “对,你不是有意的,你特么就是故意的,嫉妒爷的头发比你长得好是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谁叫你这么说,我一走神,不就这样了,再说我下手本来就没有轻重,我又没有给人擦过头发…。”

    她还有理了。

    “滚回你窝里呆着去,爷不想看到你…。”

    她早就想走了,听着他这话,脚步走得特别快。

    没有被子,开始巫苏云还行,后面就觉得有些冷了。

    心里不禁,骂了百里星辰一句又一句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,原本还想着让鱼七给她拿被子的,可被她这么一扯,这么一气,他直接就忘了。

    将头发弄干后,他就直接盖着被子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越是夜深,越是冷。

    巫苏云一直就没有睡着,想了想,她从床上坐了起来,向着里面走了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只留了一盏蜡烛,现在已经快燃烧完了,光线并不是很亮。

    巫苏云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,看着里面的柜子,她欢喜的走了过去,可打开,只有几件薄衣服,除此外啥也没有。

    回过头,她的视线停留在了百里星辰睡的床上。

    他睡的里侧,还有一床被子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决定将那床被子,抱出来她盖。

    想着,她悄悄的走了过去,脱掉鞋子,爬上床准备抱被子,却不想手刚伸向被子,百里星辰就醒了过来,并且向着她出手,将她按在了身下。

    “你,你放开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大半夜的,你居然爬我床上来,莫不是想对爷行不轨之事…。”百里星辰看着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腰还真是细。

    “美得你,我不过就是想要被子,谁叫你把我被子拿走了,我没要你身上盖得这床都很对得起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现在是又羞又气。

    “白天,你对爷做的事,你都忘了?你忘了,我可不会忘,想要被子,门都没有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欺负人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此刻的模样,百里星辰倒是觉得可爱得紧。

    等他回过神时,就发现自己不能动了,而巫苏云却一把推开了他,冲着他说道:“是你逼我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样的,你别让爷有机会收拾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抢你床被子吗,真是小气…。”巫苏云躺在一边说道,他的床就是不一样,软和不少呢。

    “你,给我起来,去外面睡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…。”本来是要的,可他这么说,她还就不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都这么说,她还是把他绑上的好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,敢这么对他,正要说点啥,就被她用帕子堵住了嘴。

    “晚安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心她们说了早安,晚安后,她就给记住了,现在也就这么说了。

    有了被子,身体没多久就暖和了,巫苏云紧靠着床壁睡的,丝毫没管百里星辰。

    看着她睡得这么香,百里星辰却是睡不着。

    心里不禁骂了她好几次,死丫头。长这么大,敢这么对他的,也就她一人。

    他的武功本来就不弱,巫苏云的功夫不到家,穴道没多久就自动解开了,开了后百里星辰直接运功震断了绑在手上的布条,刚想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的,却不想她一下滚了过来,搂住他的腰,脑袋还往他怀里拱了拱。

    被她这般亲近,百里星辰此刻却是没有一点厌恶的感觉,还手上揽住了她的腰肢。

    在被高阳公主坑了几次后,他对女人是很厌恶的,尤其爬他床的女子,如今她却给了他不一样的感觉。他到底是病好了,还是其他原因呢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,最后竟然抱着她睡着了。

    等他醒过来的时候,身边已经没人了。

    床上的被子,还是之前那么多,他看着脸色不由得一变,出外面看的时候,巫苏云的衣服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死女人,轻薄了我,还敢跑…。”

    收拾好自己,百里星辰一脸难看的走出了门。

    看到鱼七,他快步走了过去问道:“鱼七,你可看到巫苏云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…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包袱不见了,你去问问其他人…。”

    鱼七看自家主子脸色这么难看,起来就找巫苏云,心里不禁在想巫苏云到底对他主子做了啥。

    没多久,鱼七就过来禀报百里星辰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,巫小姐她今天一早就提着包袱离开了我们这…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拦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主子,你又没说不准她外出,她寻了个理由就出去了…。”鱼七皱了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主子,她会不会回了容安王府呢,我们要不去看看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暗中打听下,我就不去了,昨晚没睡好,再去睡会儿。”百里星辰说着就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鱼七此刻有些看不懂百里星辰了,不知道他咋想的。

    想着百里星辰的话,他就出门去容安王府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回屋后,一趟在床上,就能闻到栀子花香,想着她昨晚居然亲了他,他心里就很不平静。起身,自己去拿了床单被套来换。

    可是他没换过,弄起来着实不容易,却也没有叫人帮忙。

    看着丢在一边的床单,被套,他想了想也没拿去洗,就丢进了柜子里。

    那丫头这么拽,这么讨厌,他怎么可能会喜欢,才不可能。

    换完,躺在床上,他只觉得还有她的体香,想了想直接换了个屋子睡。

    睡不着,又去洗了澡,换了身衣服。

    这一番折腾下来,他也累了,趟在床上又睡了会儿,等他醒来的时候,鱼七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鱼七见他在睡觉,就没有禀报他。

    当他出来,鱼七才禀报道:“主子,巫小姐她的确是回了容安王府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用管她了…。”

    鱼七抿了抿唇没有说话,主子到底是啥意思呢。

    之前为了要人,都跑上门去了,如今人要过来才多久呢,又给放回去了,这是闹哪样。

    这边,安好他们见巫苏云早上回来,都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见巫苏云没有之前的笑容,安好心知肯定发生了什么事,就拉着她,回了她之前睡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师父,呜呜…。”

    一进屋,巫苏云就抱着安好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,巫苏云年纪可比她大呢,此刻却在她面前哭得跟个孩子似的。

    “苏云,到底怎么了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看着安好,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他欺负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找他去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要去找百里星辰,巫苏云赶忙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别去,你先坐下听我说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整理了下思绪,将昨晚发生的事,给安好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原本睡之前,是没啥。可醒来见自己睡在百里星辰怀里,还有些衣衫不整,她就慌了,就连忙离开了。

    听完,安好算是明白,她为什么哭了,敢情是觉得自己不清白了。

    “苏云,我能问你个问题吗…。”

    虽然没有做过那事,可她还是清楚一些的。而且百里星辰也不是那样的人,她还是相信没发生啥事的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问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你有没有觉得什么不适,有没有觉得哪里痛,身上可有什么痕迹吗…。”安好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巫苏云听完安好的话,愣了下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说的啥呢,我昨晚睡得很香啊,没有啥不舒服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更加肯定了,想了想给她科普了一些事。

    听完,巫苏云的脸立马就红了,她根本就不太清楚这些事。昨晚,也是一时冲动加糊涂,才干出了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“师父,百里星辰那要怎么办呢,我就这么跑了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之前一直有洁癖,虽然在她帮助下好了些,可还是有点的,如今他既然能抱着她睡,就证明巫苏云在他心里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“你安心在府里住下,这件事你就别管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是不是个麻烦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,做事的时候,从来不多想,过后才想,如今弄成这样,心里不免有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谁没点事呢,没事,你先休息会儿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安好出院子的时候,就见君深在门口这等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书房说去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。”

    没走多会儿,他们就到了书房。

    坐下后,安好想了想才开口说了起来:“事情是这样的…。”

    说完,见君深不说话,安好又说了起来:“还好没发生什么事,不然就麻烦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星辰不可能随便抱一个女子的,这巫苏云无疑是个列外,先前下人禀报说,百里星辰派人过来打探了下巫苏云,在得知她回府后,就离开了…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,他们的胆子,可比他们俩大多了,他们好歹是未婚夫妻呢,这两个现在还不知啥情况呢,居然就弄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这事到底是怎样,好在没出事,不过这当丫鬟的事就算了,你去同他说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这就去找他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也想问问这事呢,自然要去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虽然在下着棋,可在巫苏云回来的时候,他们就感觉到了不一样,之前的她和现在的她,着实不一样,现在的她没之前那么开心,开朗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心里不禁在想,是不是百里星辰做了很过分的事,可是他没好直接问巫苏云。

    看君深出来本想问的,却不想他快步的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安好跟君深谈完后,切了点水果,给巫苏云拿了过去,过去后就陪着她说话了,也没到前院来。

    君深来的时候,百里星辰已经起来了,正在吃着粥,见君深来,他也没在吃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过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,巫苏云突然跑回来,安好自然要问发生什么事了,这一问巫苏云就是哭,敢情她以为自己失了清白。你们到底什么情况,你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拿着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总算明白,巫苏云为什么跑了,她倒是个有意思的。换成别人的女子,早要他负责了,她倒好居然还跑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发生什么大事,这事要从昨天下午说起,昨天下午我说她…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看出来你是这样的人…。”君深听着不由得吐槽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实话实说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理了,你这也算是语言上的轻薄了,她给你丢枕头都是轻的…。”君深看着百里星辰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还是兄弟吗,你居然这么说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人,是帮理不帮亲的…。”君深看着他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她后面做的事不过分吗,她居然点我穴道,还绑着我,还霸占我的床…。”百里星辰白了眼君深说道,还帮理不帮亲呢,遇上安好若有事,他怕是不会管谁有理吧,这就是兄弟跟媳妇的区别。

    “是挺过分的,可你怎么不将她赶下床,还抱她,星辰这样的你,真是跟平时不一样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本来想赶她下去的,给她紧紧抱着我,后来我就睡着了…。”

    可实际的情况却是,他好久都没睡着,抱着她看了好久,最后还被她无意中亲了口。

    “抱着,你能这么快睡着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听着君深的话,心里不禁想到了他跟安好:“看来,你深有体会呢,看得着吃不着,是不是很难受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挨打,你直说…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暴力呢,真是不知道安好为什么会喜欢你这个大冰块,你到底哪里好了…。”百里星辰继续吐槽道。

    “你管我暴力,还是冷,安好她就喜欢我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嘚瑟…。”

    有个人抱着,这晚上的确比平时暖和了不少,软软的香香的,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过来,是想同你说,巫苏云这事算了,以后她不来给你当丫鬟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早就不想要她了,当一个丫鬟,她一点也不合格,要是经常在我身边,我怕是会她气死,吃也吃得多,在这么继续下去,都该把我吃穷了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闻言,嘴角微抽,还真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嘴上这么损,脸上却是一点也不愤怒呢,真是不知道他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口是心非了。

    君深跟百里星辰聊了会儿后,就回去了。临走前,他看着百里星辰说了这么一句:“星辰,其实你年纪也不算小了,若是遇上合适的,可以先定下来,确定想娶后就成亲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深的话,百里星辰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成亲,这个问题,他之前不曾想过呢。

    喜欢他的人,都快绕帝都一圈了,他娶什么样的女人没有,这样凶巴巴的,怎么可能适合他呢。

    想着他准备去试试,看看他的病到底是不是好了。

    君深回来后,就去找了安好。

    得知百里星辰不在找她麻烦,巫苏云心里总算松了口气,她就怕他去找她爹,到时候她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