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二十六章 命里有时终须有
    解签的是个老和尚,看上去大约有七八十岁,胡子都已经白完了。

    安好过来的时候,正好看到那老和尚在给人解签,刚想走过去,一边就走来了一个小和尚,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小和尚看起来,有十五六岁,长得倒是清秀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施主,劳烦你在这边排队,大家都还等着的呢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完,视线向一边看去,这才发现,这边还坐着八个人等着解签呢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好意思,今天是第一次来这里…。”

    “施主不用不好意思,这样的我都见过许多次了,你过来这边坐吧。”小和尚笑了笑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安好就拿着签文走了过去坐下。

    安好的旁边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,看上去穿着一般,长相也一般。

    她刚坐下,那妇人就开口说了起来:“姑娘,你这是来求姻缘的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年纪还不大,说求子嗣未免太奇怪了,她既然这么认为,她就这么承认吧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来求姻缘的,不过我不是给我自己求,是给我儿子,我儿子啊今年都二十了,还没娶妻,都快急死我了…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唾沫横飞的对着安好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不由得把凳子,往后挪了些。

    那妇人说完,挨着她坐的一个妇人也开口说了起来:“你儿子二十都还算好的,我儿子都二十五了,也没成个家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男娃成亲晚,也大有人在,我家闺女都十八了,今年相看了几个,都没看上呢,我这看着也着急…。”

    一个开了头,另外几个也吧啦吧啦的说了起来,其中还有一个年轻男子,不过他不是来求姻缘的,而是来求子嗣的,他媳妇已经都快二十了,他们俩还没有孩子。

    今天他还是瞒着他媳妇来求的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女子没有说话,年龄看上去只有十七岁左右,长得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距离坐得这么远,这边的人是听不到那边的谈话的。

    但安好的听力异于常人,所以远处的谈话,她是能听得到的。

    那女子过去后,丫鬟就没有跟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走过后,就坐了下来,将签文递给了那老和尚,说了句:“大师,我快要嫁人了,可那个人不是我想嫁得人。我心里有一个喜欢的人,可是这么多年过去,我都没有在见到他,也没有寻到他的踪迹…。”

    老和尚看了眼那女子,语气淡淡的说道: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…。”

    女子闻言,放下银子,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的丫鬟见她追出去,也赶忙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女子走后,一个妇女又走了过去,没多久安好前面的几个人都解了签。

    有的人一脸喜色,有的人却是愁云惨淡。

    在他们解签的时候,巫苏云,夜绝色,安心,安然,苏天勤,苏天临他们已经拿着签文过来了。

    过来后,同安好说了几句,安心他们就没在说话了。

    轮到安好上前解签的时候,她深吸了口气,拿着签文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师,我想问子嗣。”

    安好没有坐,将签文递过去后,就同那老和尚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安好过来的时候,老和尚就打量了下她,他看过的人不少,但从没看到过如此有灵气的女子,听到她问子嗣时,他不免有些诧异,因为她的年纪一看就没有多大呢。

    “施主请坐…。”

    听他叫自己坐,安好倒也没说啥就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施主可否将手伸出来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闻言,皱了下眉,倒也没有拒绝,想了想就将手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却不想,他伸手给她把了下脉。

    “施主小小年纪,内力就如此深厚,非常人所能及呢。”

    难怪走路如此轻盈。

    这老和尚不看她的签文,却同她说这些,到底几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施主会医术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对…。”

    他应该是闻到她身上的药香了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此签不好不坏,乃平签。施主,这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呢…。”老和尚看了眼签文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大师了…。”安好说着拿了一百两的银票,塞进了老和尚一边的木箱子里。

    “施主,我们普陀寺的斋饭还不错,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要尝尝的…。”安好说完就向着安心他们走了过去,同他们说了两句后,她就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要尝尝,那就证明她今晚住在这了。

    安好只觉得这和尚说了等于没说。

    安好出来的时候,只看到夜禾宇,夜清酒,苏衡,君深,鬼谷子,莫云邪,飞杨。至于她爹抱着小葡萄在一边看人往树上丢红绸。

    苏绣娘他们,百里雨辰他们也在那边弯腰写着牌子,似乎也想丢红绸。

    尹修,苏云娘,百里千城,高阳公主他们在一边求平安符。

    寺庙里自己也有卖东西,百里星辰看了看,买了两串红色的佛珠手链。

    来的人,安好几乎都看到了,就是没有看到水云行。

    君深见安好出来,就走了过去:“解完签了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,签文不算差也不算好,还行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君深也没有在多问。

    “那边,已经安排好了房间了,你累吗,累的话我们就先过去休息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等娘他们出来在一起过去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。”

    话说,水云行刚刚本来是在大殿外四处走走看看的,却不想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,他不免有些慌乱,赶忙飞身上了房顶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事隔这么几年,他还会遇到她。

    她无疑就是天谕老人的孙女,天轻轻,几年没见,她还是这么好看,都长成了大姑娘了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她居然还没有嫁人,因为她的头发还是女子打扮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,天轻轻没有看到他的,却不想看到了他,还跟着飞身上了房顶。

    “水云行,我知道是你,你给我站住…。”她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的哭腔,让水云行不由得停下了脚步,回头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正想说点什么,却见她跑了过来,一把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水云行,我哪里不好了,你不要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不好,而是我对你没有男女之情,所以当时我就选择了离开,你爷爷呢…。”

    天谕老人,不仅容易得好,武功也是很高的。

    “他,他现在在帝都呢,水云行你真的不要我吗,我爷爷他现在身体不好,他想看着我成亲,可我心里只有你啊,我不想成亲,可是我又怕他生气难过自责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你就是不喜欢我对吗,可是我呢,喜欢了你这么多年,我一直都在盼着你会回来找我,可是几年了你都不曾出现…。”

    见水云行沉默不语,天轻轻抹了把泪,转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的丫鬟在她飞上来后,也飞了上来,见他们在说话就没有跟过来,在天轻轻走的时候,她赶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之前天轻轻是没有丫鬟的,可她爷爷见她太孤单了,就给她买了一个丫鬟陪着她。

    晚饭是在一个大厅里吃的。

    天轻轻看着坐在对面的水云行,心里很是苦涩,他身边这么多女子,他是不是已经成亲了呢,她都忘记问他了,若是成亲了,她也该死心了。

    斋菜味道不错,不过到底没有肉,百里星辰只吃了两碗,要在平时他可是要吃三碗的。

    安好也吃了两碗,至于小葡萄喝得也是菜粥。

    吃过饭,他们就洗漱睡觉休息了。

    男女是分开住的,今晚安好是和巫苏云住一起的。

    虽然今天有些累,可安好却睡不着,就带着巫苏云,提着百里星辰给她们的零食上房顶去了。

    上来的时候,君深和百里星辰,尹修他们三个正在不远处坐着喝酒,聊天。他们的面前,还摆了些下酒的吃食,不过光线不太亮,安好没看清楚。

    君深看到安好,心里很是高兴,连忙招呼着她过去坐。

    巫苏云虽然不想看到百里星辰,但安好都过去了,她在这边算怎么回事呢,想了想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吃烤兔子吗,这是我们刚刚烤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在寺庙的房顶上吃烤兔子,除了他们也没谁了。

    兔子是百里星辰带来的,之前就烤好的,刚刚他们拿出去加热了下,拿回来的。

    听安好要吃,君深就拿着匕首切了起来,切了两块,分别递给了安好和巫苏云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带了些吃的上来,想着睡不着,看会儿月亮吃会儿东西在回去睡…。”

    “吃吃看烤兔子怎么样,我烤的…。”君深看着安好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兔子是你烤的,可佐料可是我们给涂抹的…。”百里星辰开口说道,说着他又喝了口酒。

    “安好,云娘睡了吗。”尹修看着安好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今晚和姥姥睡的,我们上来的时候,她们屋子里已经吹了蜡烛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。”

    这一会儿没见,他就想苏云娘了。

    “兔子不错烤得好吃,苏云你觉得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吃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本来就是个吃货,对于好吃的东西,她都是喜欢的。

    “好吃,就多吃点,这次来带了不少,不够我们等下又烤去…。”百里星辰见巫苏云吃的一脸欢喜,说完就切了块给她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巫苏云这次也没拒绝,直接就接过来了。

    尹修看着,只觉得他们俩有问题,在一看一边的安好和君深,两人脸上都是笑容。

    安好和巫苏云也喝了点酒,毕竟光吃兔子还是有点辣的。

    正吃得欢的时候,就听一边传来了鬼谷子的声音:“你们这几个小娃娃,吃好东西都不叫我们的…。”

    同鬼谷子一起来的,还有莫云邪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担心,你们牙口不好吗…。”百里星辰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牙口不好,老头我的牙齿可比你的好多了…。”

    有了莫云邪和鬼谷子,这几只兔子没多会儿,就被解决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鬼谷子只觉得吃得意犹未尽,又让他们去烤了几只。

    佐料弄好后,安好和君深就开始翻烤了起来。

    莫云邪和鬼谷子一边喝酒,一边帮着他们烤着,至于尹修就去捡柴火了。

    巫苏云本来是要待在这,看着安好他们烤兔子的,却不想百里星辰一把拉住了她,让她跟着去捡柴火,若是不去他就在这吻她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就没有干不出来的事,心里很是慌乱,刚想叫安好,就被他点着穴道拉走了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距离,他才解开了巫苏云的穴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来找柴火,干嘛拉上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吃,哪有不干活的,你不来,我自然就拉上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也可以烤兔子啊。”巫苏云白了他一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会烤兔子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会我可以学啊…。”巫苏云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君深可不想你在那…。”

    不仅君深不想她在那,他也不想她在那。

    “可那里不还有,鬼老和莫老吗…。”巫苏云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是不是傻,他们俩可能一直在那吗,还不给人独处的时间呢…。”这丫头,还真是问题多。

    “可我不想跟你待一块,谁叫你老欺负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在这待着吧,我走了,这普陀寺周围的树林里,可是有不少狼的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刚走没几步,巫苏云就听到狼叫声,赶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听着后面的声音,百里星辰就知道她跟过来了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他们就开始捡柴火了,他手里也就握着一个火折子,好在没吹风,不然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因为拿着火折子,百里星辰就抱不到多少,于是就将火折子给了巫苏云,至于柴就有他来抱了。

    回去没有看到莫云邪和鬼谷子,巫苏云总算相信百里星辰说的话了。

    在他又要去捡柴的时候,她想也没想就跟上去了。

    走出一段距离后,百里星辰停下脚步,转过身看着巫苏云说道:“知道我说的是真话了吧,跟你说你还不相信,你可不知道君深那家伙有多变态,你要是惹着他,你就知道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真话,不过你废话也挺多的…。”

    居然当着她的面,说君深的不是,也不怕她告他的状呢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我这是给你忠告呢,你居然说我废话多,你还真是欠收拾…。”百里星辰闻言,看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来收拾我呢,你要敢过来,我就敢叫非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看着她那喋喋不休的嘴,上前就吻了过去,在她一巴掌扇过来的时候,他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又想打我,美得你。你都叫我收拾你了,我自然得配合你了。你要就叫吧,最好叫大声点,将他们都叫过来,看我是怎么非礼你的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看着他脸上的痞笑,就特别想揍他,被他握住了一只手,她还有一只手,想着就打了过去,脆生生的一巴掌就这么打在了百里星辰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自从遇到你,你对我是又踹,又咬,又打。你今天若是不道歉,我就…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,他现在都还有些疼呢。

    “你,你就怎样,你就打我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打你,我只会在这要了你…。”百里星辰看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巫苏云听着他这番流氓的话,脸顿时气得爆红。

    刚想跑,就被他拉住了手。

    “还想跑,道不道歉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扑倒我,我会踢你吗。你不亲我,我会咬你吗。你刚刚又亲了我,我不该打你吗。合着我就该任你欺负是吧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冲着百里星辰吼了一通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好像有道理,可是我百里星辰从来不跟人讲道理,敢对我动手还活着的,除了我家里人,就剩下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吹吧,不还有君深吗…。”

    这死丫头,还真是会补刀,真想掐死她。

    “说不赢我,就想揍我吗,你还真是够小气的…。”

    见他没在对她做个啥,巫苏云就去一边捡柴去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刚刚的声音太大,此时百里星辰刚抬眸,就看到绿色的狼眼睛,这一看可不止一头呢。

    见一只狼要对巫苏云发起攻击,他赶忙上前,将她拉了过来,一脚踹开了那扑过来的狼。

    搂着巫苏云的腰就上了树。

    巫苏云被吓了一跳,被百里星辰搂着后,她就紧紧的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的是狼吗…。”巫苏云看了看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,不是狼还能是狗啊…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啊,刚刚救了我。”巫苏云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知道道谢呢,刚刚要不是我救了你,你肯定就被狼吃了,这救命之恩,怎么也得以身相许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,要不是你,我能来这林子啊。”巫苏云说着松开了抱着百里星辰腰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松开我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闻言,没有说话,还真松开了她的手,这一松开,巫苏云就觉得害怕了,赶忙伸手搂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投怀送抱吗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听着没有说话,百里星辰见她不说话,也没管她,直接就朝着脚下的树干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着实怕巫苏云吓了一跳,直接就扑在了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,爷都被你扑了,是不是也该给你一脚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。”

    见她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啥,百里星辰索性闭上了眼,也不抱她,任由她趴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这边,安好和君深都听到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君深,他们不会出事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遇到狼了,不过星辰的轻功不错,应该会没事的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,放下了手里的烤兔,伸手将安好揽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在这,晚上不能抱着你睡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会想我吗。”君深看着安好问道。

    “会想。”

    君深闻言笑了笑,在安好的额头上印上了个吻。

    尹修中途回来了两次,见到他们都不在,他又去捡柴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莫云邪和鬼谷子回屋抱酒去了,不过他们没有立马出来,而是待在屋子里喝着酒,准备等会儿在出去。

    君深都让他们回来抱酒了,他们两人肯定烤得过来的。

    这边树上。

    巫苏云见百里星辰不说话,伸手拍了拍他:“诶,你不会是睡着了吧,这狼是不是走了,好像都没看见了,我们快回去吧,我不要在树上…。”

    “说你错了,我就带你下去,怎么样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…。”

    在树上待了这么会儿,她才不想在这了,不就是说几个字吗。

    “没诚意,语气太生硬,一点也不像知错的样子…。”

    她真想一脚将他踹下去呢。

    “我,错,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,搂紧我,掉了我可不知道…。”百里星辰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不抱我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抱你,你又咬我,打我,踢我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怎么把我带上树的,你就怎么把我带下去…。”

    她倒是会说,这次百里星辰也没在逗她了,搂住她,就飞身跃到了别的树上,好一会儿才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看到安好他们,巫苏云连忙松开了抱着百里星辰腰的手,朝着安好他们就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,你们还好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,没事,就是柴没了。”巫苏云连忙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,这兔子已经能吃了,先给你一只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在她松开自己的时候,忽然觉得空落落的,走过来的时候,只见巫苏云已经吃上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过来后,安好也给了他一只。

    没多儿,尹修也回来了,莫云邪他们也过来了。

    想到有狼,烤好后他们就去房顶上吃了,也没在这吃,毕竟这周围有不少狼呢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没吃的人,就明天烤给他们吃了。

    吃完收拾好,安好他们就各自回去清洗睡觉去了,君深一个人睡的,百里星辰和尹修一起睡的。

    趟在床上,百里星辰许久都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“尹修,你睡了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。”

    没有苏云娘在身边,他现在都感觉有些失眠了。

    “星辰,你是不是喜欢那巫苏云呢,我怎么看怎么像…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一个人,是什么样的感觉呢。”百里星辰想了想开口问道,他自己其实也不确定呢。

    “我不就是个列子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不一样吧。”百里星辰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啥不一样,你是不是想看到她,没见到的时候,就想她,想她在做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有这样的感觉,可是她每次都气我…。”

    听百里星辰说完,尹修不禁想到了一句话,流水有情落花无意。

    他这追妻路,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呢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许久,才睡。

    第二天,听到钟声,安好他们一个个连忙起了床。

    这是吃早饭的钟声,在这里是有时间限制的,若是钟响二次,还没过去的就自行解决早饭了。

    水云行过来的时候,天轻轻和她的丫鬟,已经坐着吃上了,两人目光相对,谁也没有招呼谁。

    早饭是粥,还有菜包子,另外还有馒头和咸菜。

    这粥很粘稠,吃起来味道不错,包子皮薄馅多,也很不错。

    馒头安好没吃,但看着还算不错,咸菜有点咸,但也挺爽口的。

    “昨晚,睡得怎么样…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喝了酒好睡些,没多久就睡着了,你呢。”安好看着君深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吃了颗药,没多久也睡着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君深又吃了药,安好心里不免有些不好受,他这情况咋就好不了呢。

    “没事,这药是你给的,副作用没有那么大…。”

    吃过饭,安好他们本想回屋搬东西的,却不想有个小和尚走了过来,说寺里的方丈要见安好。

    君深本想跟去的,可方丈只见安好一人。

    但君深不放心,在安好过去的时候,也跟了过去,在她进殿后,就在外面等着他。

    安好进去的时候,里面的和尚们正在做早课,对于他们诵的经,安好根本听不懂,在小和尚的带领下,安好跟着他进了内室。

    来了这么久,安好还不知道方丈是谁呢,在看到里面的和尚时,她不由得愣了下,这不是给她解签的和尚吗。

    “你,你就是这寺庙里的方丈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正是老衲玄空。”老和尚看着安好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,大师找我干啥…。”安好看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请你救一个人…。”

    “救人,救什么人…。”安好皱了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救我师弟,他前些日子上山砍柴摔到了头,到现在都还没醒过来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昨天,怎么不说,他人呢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问起,玄空看着她说道:“这受了伤,我自然要将他送出去医治了,可在帝都医治了这么多天,都不见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治不好,你怎会觉得我能行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上的药香不是一般的药香,闻着就很与众不同,你的医术肯定也不一般…。”玄空想了想说道。何况,还有个鬼谷子做师父呢。莫云邪他并不认识,但鬼谷子他是认识的。能做他徒弟,定然是不一般的。

    他居然闻得到。

    “我人这,他在帝都,我要回去才能给他看呢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的时候,我已经让人给他们送了信,今天黄昏的时候,他们应该就能回来了,至于药材我也让他们买了些,另外我们山上也有不少药材…。”

    聊了会儿,安好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君深见出来,连忙走了过去,打量了下她说道:“他找你说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方丈,就是昨天跟我们解签的人,他想我出手救治他师弟,我们一边一边说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说完,君深不由得皱了皱眉,这老和尚倒是鼻子灵呢。

    走了会儿,他们就到了他们住的院子。两个院子是挨着的。

    “长姐,你们总算过来了,星辰哥他们已经去后山了…。”安然见安好他们过来,跑了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长姐,你们去干啥了呢。”安心也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她们没去后山,颜一,青木他们也没去,都留在这边,陪着她们的。

    “先出去找他们吧,一边走我一边告诉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说方丈要请她治病,安心他们都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后山,有一片草地,还有一个湖,四周是茂密的树木。

    草地的草,长得并不高,睡在上面,坐在上面都很不错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过去的时候,百里星辰他们早已经将吃的都摆放好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们快过来,这草地真舒服,而且周围还有好多花,闻着真不错…。”巫苏云冲着安好他们喊道。

    好多花,都是她没有见过的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他们,都各自坐在一处聊着,对于这草地也着实喜欢。

    除了他们外,还有其他人,不过人不多,都是今天早上上山来的。

    之前,在寺庙里住的,也就安好他们,还有天轻轻主仆。今早,倒是又来了几个人。

    天轻轻也和她的丫鬟坐在一边,晒着太阳。

    见水云行没有和任何一个女子待在一起,天轻轻心里好过了些。

    今天天气不错,此刻太阳已经出来,晒着倒也不怎么热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他们过来同他们说了几句后,就找了片草地,坐了下去。安心和安然他们也在别地找了地方坐下。

    苏玉娘和安大海他们是坐在一起的,他们坐的地方垫了布,坐下后,就将小葡萄放在布上面坐了会儿。看着周围的草,小葡萄很是高兴,伸手就要去抓。

    安大海哪里敢让他抓了,就给了他一个苹果玩,有了苹果他总算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拿在手里就想啃,不过却不怎么啃得动。

    一边看着他,安大海一边和苏玉娘说着话,两夫妻现在,可是比以前更甜蜜了,毕竟现在没有多少操心的事。

    这边安好坐下后,没多久就躺在了草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草地真不错…。”这一躺下就能闻到花香和青草香呢。

    “喜欢吗…。”君深见安好趟在草地上,笑了笑看着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以后也栽种一大片这样的草地好了…。”君深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呢。”

    说道草地,她的牧场现在应该长得很好了吧,可惜都没在家,不知道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土豆和野山椒,她倒是每隔一些时间就从空间运些回去,着实太麻烦了,可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巫苏云见安好躺下,她也趟到一边的草地上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见她趟在一边的草地上,心里着实有种想过去和她躺在一起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过,他若是过去,怕是大家都得看着他了。

    巫苏云见百里星辰没来打扰她,心里着实开心,一边躺着还一边吃着苹果,这感觉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看她对着自己做怪脸,不由得笑了笑,还真是够嘚瑟的。

    要是别地,他早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买的手链,准备自己留一串,送一串给她,可昨晚没有带出来,今天倒是想送呢,可是一直开不了那口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和百里千城他们是坐在另外一边的,在百里星辰偷看巫苏云时,高阳公主就注意到了。若是看一眼也就罢了,偏偏还看了好几颜,高阳公主看着不得不多想了。

    这丫头可说了有喜欢的人,自己儿子要是喜欢她,可如何是好呢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正在同高阳公主说话,却见他没有应他,这一看在发现她在看百里星辰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看什么呢,我叫你都不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随便看看,你刚说啥了…。”高阳公主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再说,给孩子取名的事,不管是男是女,这名字得先取好,所以我一样都取了些…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是他和她的孩子,即使还是两个男孩,他也高兴。

    “嗯,先多取几个吧,等到生下后,在定下名字,还有几个月呢。相公,我腿现在都有些肿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趟着,我给你揉揉。”

    在其他人看来,就是伤风败俗,可他们却没在意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在看星辰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相公,你咋知道呢。”高阳公主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回答我,我自然就看你在看啥了,结果一看,发现你在看星辰…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儿子,我看看怎么了。”高阳公主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闻言,看着高阳公主道:“他有我好看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,还跟儿子比,在外人眼里肯定是星辰最好看,可在我眼里,你才是最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听着好,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百里千城看着高阳公主,笑着说道,说完他看了看周围,见没人看他凑过去就在高阳公主的唇亲了口。

    “你呀,你个流氓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相公,亲你是理所应当的,所以这并不是耍流氓。”

    她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以前的他,可不是这样的呢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的他,她却是更喜欢的。

    这边,鬼谷子和莫云邪,是走到哪就在哪下棋,不过这次出来没有带围棋,而是带的象棋。

    苏衡和苏天勤,孙念他们都在一边看着。

    苏天勤和孙念现在都会下了,不过下得到底没有他们好。

    刘玉书和苏绣娘他们坐的地方离苏衡他们很近,之前他们是一年到头都在忙,如今能这样,当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现在就苏月娘没在她身边,想着她之前的身体情况,刘玉书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。

    尹修和苏云娘是坐一起的,他们俩坐得位置离安好他们有点远,他们坐这边,并没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昨晚上没你在,都没那么好睡,星辰那家伙还一直跟我聊天,睡得就更晚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上,我娘跟我聊了会儿,没多久就睡了,我现在倒是嗜睡得很…。”苏云娘靠在尹修的肩膀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怀孕了,肯定要好睡些。”

    “尹修,你喜欢儿子呢,还是女儿呢。”苏云娘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干嘛问这样的话,不管是男是女,我都是喜欢的。”尹修看着苏云娘说道,说完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苏云娘抱了抱尹修说道:“你知道吗,我娘连着生我们五姐妹的时候,村子里的人都在背地里说我们家绝户头了,没有儿子。后来,我娘又怀孕了,千辛万苦的生了两个弟弟,村里的人才没在说啥了…。”

    尹修听着苏云娘的话,心里也不怎么好受。

    “在后来,就是我的四姐,安好的娘。开始家里人觉得她嫁个秀才,以后的日子肯定会好过些,哪成想,一切都不随人愿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,我四姐连着生了三个女儿,她的婆婆就开始磋磨她,在后来姐夫出事,我四姐又怀孕,他们呢想的不是照顾她,而是想弄掉她肚子里的孩子,说什么怕她在生一个女儿,要不是安好,根本不会有小葡萄…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我三姐,她生两个女儿,现在又怀孕了,还是两个,可她担心生两个女儿,之前看着的时候瘦弱得不行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连着说了许多话,越说她心里越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生男生女,为什么就怪到女人头上呢。女儿,就不是亲生的了吗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了孕,她只觉得现在的她变得情绪化了许多,想着想着总能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云娘,你别哭。他们是他们,我是我,不管你生的是男是女,我都一样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。”

    “那必须的,你别哭了,在哭孩子也该跟着你难过了。”尹修用手将她脸上的眼泪给擦拭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有件事我要告诉你,星辰他有喜欢的人了。”尹修看着苏云娘说道。

    “喜欢的人,是谁呢。”

    “巫苏云,就是安好的徒弟,不过你现在可别告诉其他人。”尹修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巫苏云长得挺不错的,性格也还好,可她喜欢星辰哥吗。”听尹修这么说,苏云娘想了想开口说道。说起来,她和尹修能在一起,可是多亏了百里星辰,若是能帮帮他也好。

    “这个,我就不得而知了,不过我看星辰挺苦恼的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