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二十七章 酒肉穿肠过,为玄叶治伤
    “还好,我喜欢你,你也喜欢我…。”尹修看着苏云娘说道,说完抱着她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了一个吻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呢。”苏云娘搂着尹修的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,我也不知道,反正在我自己肯定的时候,我已经喜欢你很深了。回帝都后,我爷爷一直给我相看对象,我心里自然是很不想的,可他身体差,我又不能太过违背他,可我心里一直想着你,哪里会想娶别人呢。我爷爷,见我一个都不选,索性就给我决定了一个,我当时心里难受极了…。”尹修摸了摸苏云娘的头发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百里星辰若不派人将我带来帝都,你是不是就娶别人了呢。”苏云娘挣脱开尹修的怀抱,看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会想办法,逃婚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我来了,听他的人说你病了想见我,我心里就很着急,想也没想就跟着来了。”苏云娘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见你来,我好高兴,又觉得像做梦,那时候我还悄悄的掐了下自己,直到感觉到疼,我才惊觉这不是做梦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尹修的话,苏云娘莫名的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“你啊,当时还说还看我死没死,我听着哭笑不得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也让我看了你就走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喜不喜欢我,你自己又不说。那时候的我,哪里知道你怎么想的呢。”尹修看着苏云娘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这么直接问人的吗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尹修的话,苏云娘笑了笑,又依偎在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这边,安好趟了半个时辰,才从草地上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睡了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睡着了吗。”安好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刚睡着了一会儿。”君深说着,伸手拿掉了安好头上的杂草,将她身上的衣服也拿了起来穿上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媳妇,我不对你好,对谁好呢。”君深笑着看着说道,说着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也是,我们过去走走吧,我好像刚好像看到湖里有莲叶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安好站起来后,他们俩就朝着湖边走了去。

    “真的有莲叶,就是没有莲花,水看起来还是很清澈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吃烤兔子肉,吃水果,肉干点心这些倒是没事,可是公主,小姨还怀着孕呢。吃这些没营养,君深要不我们去打几只野鸡吧,到时候弄回来做叫花鸡吃,熬汤喝也行…。”

    等下其他人都走了,还可以弄点莲藕炖汤喝。这次来,百里星辰可是连锅都带了的,不过带的是小锅。

    “也好,我去叫星辰他们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人多,也不怕遇到狼。何况大多数的狼都是在晚上出没,之前君深受伤那次,是因为他身上被人下了药,不然也不会出现那么多的狼。

    巫苏云不理百里星辰,百里星辰只觉得坐着无聊,听君深要去打野鸡,立马就来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正好,我这次来还带了弓箭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也要去…。”巫苏云听说要去打野鸡,立马就站了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,你不怕狼了么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还有你们吗。我去给你们提野鸡啊…。”巫苏云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百里星辰有种被依赖的感觉,也没有在说啥了。

    经过商量,去的人有夜禾宇,夜清酒,君深,安好,巫苏云,百里星辰,尹修,青木,木头,至于其他的人就留在这边等着了。

    这里的和尚都是不怎么吃肉的,所以山上的野鸡有不少,没多会儿安好他们就收获了十多只野鸡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的箭法倒是好,一射一个准,十多只里,就有一半是他射的。

    原本他还想在射的,安好却没让了。十多只,做出来也差不多够吃了,这一只只看起来都有好几斤呢。

    回来的途中,安好发现了野生香菇,可是没有装的,木头直接脱了外衣,拿来装香菇了。

    野生香菇没有太多,但熬汤也够了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还没回来,就听寺庙里传来了钟声,寺里已经吃中午饭了呢。

    因为安好他们说了今天不在寺里吃,所以就没有小和尚来叫他们。至于其他人,在钟声响起的时候,就走回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怕高阳公主无聊,就没有跟着安好他们去,就在这边陪着她的。

    “相公,辰儿他们回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说着,就站了起来,在百里千城的陪同下向着安好他们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见安好他们回来,朝着他们就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长姐,你们打的野鸡都好大一只呢。”安心过来后,看了看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野鸡是挺大一只的…。”安好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让百里星辰他们去寺里借木桶和木盆后,安好他们就开始清理起了野鸡。

    安好准备拿一些来炖汤,哪一些腌制好后做叫花鸡。

    有了香菇后,就没有去弄湖里的莲藕了。

    安心,安然负责清洗香菇,清洗好后,安好又让她们折了些荷叶洗干净,留着等下用。

    巫苏云没有吃过叫花鸡,不免有些奇怪安好要做啥,在安好他们做的时候,她就在一边看着,时不时的提着问。

    在安好他们包好叫花鸡的时候,青木,木头,苏天临,苏天勤已经照着安好说的,将烤叫花鸡的灶给砌好了,一共砌了三个灶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都很喜欢安好做的叫花鸡,这鸡做出来不仅嫩,还香,可安好就是不常做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也是坑,带了锅却没有带碗筷,至于米还是在寺里买的。

    原本是想熬粥的,可是炖上汤后,哪里有地方熬粥呢。在他们去砍竹子做碗筷的时候,安好让他们多砍了些回来,准备做竹筒饭。

    竹筒饭,要翻烤均匀,安好就自己动手烤的。

    “师父,竹筒饭好吃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等下你吃了就知道了。”安好看着巫苏云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好吃。”

    安好闻言笑了笑,今天的竹筒饭,她有些做了两种。一种什么也没加,就是白饭。一种加了百里星辰带来的肉干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这边做吃的,自然有人去报告玄空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有人在后山那边做吃的…。”悟云对着玄空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随他们去…。”

    之前有弟子报告说有人借桶和盆,他就知道是安好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他们在我们这杀生了…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,有完没完,殊不知他偶尔还杀生呢。

    “别人的事,你小子倒是关心得紧,没见你写经文的时候,这么积极呢。他们你就别管了,他们跟我们是不一样的…。”玄空白了悟云一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。”

    悟云撇了撇嘴,有些委屈的喊道。

    悟云是一个弃婴,是玄空一手带大的,今年八岁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下去吧,把你昨天没抄完的经文给我抄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师父…。”

    悟云走后,玄空收拾了下自己,就出门。

    过来的时候,安好他们正准备开吃,他一过来就闻到了一股清香味。

    看他们一脸诧异的看着他,玄空笑了笑直接向着他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他一脸的笑意,安好就知道,他肯定不是来责怪他们的,难不成他也吃肉,毕竟酒肉和尚也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“大师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叫他,玄空笑了笑说道:“我闻着香味就过来了,你们都做得啥呢。”

    “做的竹筒饭,还有叫花鸡,烤兔子,炖的野鸡汤,大师要尝尝吗…。”

    在安好说出这话的时候,苏玉娘他们都愣了下,他不是和尚吗,这丫头咋还叫人吃呢。

    “好…。”

    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,他直接坐到了安好身边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也吃肉呢。”巫苏云想了想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,老头我偶尔也要吃肉的…。”玄空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鬼谷子听着,直接递给了他一小坛的酒,玄空看着笑了笑,伸手就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喝了一口道:“好酒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看着不知道说啥好了,还是默默吃她的好了。

    叫花鸡外面的泥巴已经是去除干净的了,现在由荷叶包着的,还没有打开。

    在叫花鸡打开的时候,玄空好奇的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叫花鸡吗,闻着真香…。”

    “对呢。”

    玄空偶尔会抓野鸡吃,每次都是吃烤的,眼下看着这叫花鸡他不免来了兴趣,一边吃还一边问安好是怎么做的。

    吃完,收拾干净,骨头什么的安好他们都埋进了土里。

    玄空看着他们没有到处甩,自然是很满意的。

    今天来寺里的人少,他就没有回去。对于象棋,他没有见过,在莫云邪和鬼谷子他们下的时候,他着实好奇,硬是坐在一边看了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黄昏的时候,玄空的师弟玄叶总算被抬回来了。

    玄空在玄叶回来后,就过来找安好了,过来的时候,安好他们都已经吃了晚饭了。

    看玄空过来,安好先开口说道:“大师,是你师弟回来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。”

    说了几句,安好,鬼谷子,莫云邪就先随玄空去给玄叶看病了。至于君深他们,将东西收拾好后,才能回寺里。

    安好原本以为,玄空的师弟,年纪跟他差不了多少的,却不想比他要年轻许多。看上去,也就四五十岁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师弟了,他已经昏迷快十天了,直接脸肿得不成样,这下倒是消了肿了,可是就是不醒,之前还发烧,这两天倒是退下来了…。”玄空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玄叶的情况,玄空在他们回来的时候,就问了下自然就清楚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看着先上前把了下脉,把完又看了看他的头。

    “摔得够重的呢,脑袋上开了很大个口子,到现在都还没有愈合呢,丫头,这怕是得你来…。”

    缝合脑袋,鬼谷子可是没缝合过。

    莫云邪也走过去看了下,这伤口还真是够狰狞的,不缝合自然是好不了的。

    安好先看了下伤口,看完后把了下脉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师弟的伤口有些严重,需要缝合伤口才能容易愈合…。”

    “缝合?”玄空对于缝合有些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“就是,像缝衣服一样,将伤口缝合起来…。”鬼谷子在一边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们准备什么吗。”玄空倒也没有质疑,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只要将药熬好就行,…。”

    玄空懂一点药理,但不是很精,安好将药方写好后,就拿给了鬼谷子他们,让他们帮着去配药。她则回了屋子拿药箱,说是回屋子拿,实则是进空间拿。

    出空间之前,安好同玄武要了些药,还在朱雀那拿了一坛相对普通一些的酒。

    安好过来的时候,玄空在这里守着玄叶的。

    看安好来,他连忙开口说道:“需要我帮忙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很多蜡烛,光线必须亮才行…。”

    现在天已经黑下来了,就这几根蜡烛根本不够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去叫他们多拿些过来…。”

    玄空走后,安好就开始给缝合的针线消毒了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玄空他们就过来了,一个个手里拿了不少的蜡烛,点燃后放在了屋子各个角落,床这边的柜子放的最多。

    玄叶现在是有意识的,所以安好在缝合前,喂他吃了颗药,随后又用酒给他脑袋上的伤口消了下毒。

    玄叶脑袋上的伤口有点长,但好在没有伤到里面,但到底是伤在了脑袋,安好缝合的时候,要慢上许多。还让玄空帮着给她擦了下汗水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过来的时候,安好还在缝合。

    缝合完,安好给玄叶上了药,将他的脑袋用布给包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身上,可还有伤…。”

    包裹好脑袋上的伤后,安好看着一边的玄空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的腿上有伤,手臂上也有伤,不过伤得没脑袋那么重…。”

    听完玄空说的,安好还是给他看了下伤口,愈合得还算不错,给他用酒清洗过后,又给他上了药包扎好。

    “他今晚是最难渡过的,我刚开的药,等下喂给他喝。他今晚若是再发烧,先给他吃这药,然后在喂我刚开的中药。如果高烧不退,记得来叫我,他今晚若挺过去,明天中午前应该就能醒过来,具体情况还得等他醒过来再看…。”安好想了想,看着玄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,我都记住了…。”

    聊了会儿,将药丸给了玄空后,安好就和鬼谷子他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君深在外面等着安好的,聊了几句后就各自回屋休息了。

    安好回屋的时候,巫苏云都睡着了。

    洗漱过后,安好也倒在一边睡了。睡到半夜的时候,她听到了拍门声,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怎么了,我好像听到有人敲我们的门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玄叶有情况,你先睡吧,我去看看…。”安好说着,就穿衣起床了。

    打开门,安好就看到了君深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怎么过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玄叶高烧不退,玄空他们不好来找你,就来找了我们,鬼老他们都过去了,我们也快点过去吧…。”

    听君深说完,安好关上门,就和他一起来了玄叶他们住的院子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过来的时候,里面站了一屋子的人,全是寺里的和尚。

    见安好来,他们连忙让开了路。

    “丫头,我们照你说的做了,可他一吃中药,就吐了…。”玄空走了过来,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安好闻言皱了皱眉,喝不下药,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她过来床边的时候,莫云邪正在给玄叶把脉,鬼谷子正在给他扎着针。

    “师父,他情况怎么样…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脉象有些乱,温度烫得吓人…。”莫云邪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先准备给他下针试试,丫头,你的酒还有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有…。”

    “玄空,你们来几个,用酒给他擦拭手脚…。”鬼谷子看着玄空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玄空一听,赶忙叫了几个弟子和他一起给玄叶用酒擦拭着手脚。

    这一番忙活下来,玄叶的体温降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没多久,又升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只觉得情况不对,想着之前君临的情况,赶忙让他们给他脱掉衣服裤子,好好检查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