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三十一章 毒舌,挑战
    他们才认识多久呢,就谈婚论嫁了,想到这巫苏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不逼你,你什么时候愿意嫁我了,就跟我说,我娶你…。”百里星辰摸了摸她头说道。

    听着百里星辰的话,巫苏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,她是喜欢他的,只是还没到想嫁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云儿,我想抱抱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抱你二大爷…。”

    现在一跟他好好说话就想占她便宜呢,可她倒不觉得生气,反倒还高兴,跟以前可真是不一样了呢。

    嫁给他,她应该会幸福的,只是家里都还不知道呢,在等等再说好了。

    像他们这样的家世,能一生一世一双人,当真是难得。

    家里人都好,爹娘也不错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巫苏云不由得摇了摇头,她现在看百里星辰是哪都觉得好呢,当真是不得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听着巫苏云的话,心里很是开心,他就喜欢这么鲜活的她。虽然吵吵闹闹,但是不会伤感情那种,反倒让两个人的心更贴得近了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抱你二大爷,我要抱的是你…。”百里星辰说着,伸手就将巫苏云拉倒在了床上,伸手搂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乖,别闹,躺会儿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今天早晨要回去的,等下不回去,师父该担心了。”巫苏云挣扎着说道。要她之前的脾气,她早给百里星辰一巴掌了,可如今倒是舍不得打了。

    “在陪我待会儿,我等下送你回去,你在我这,她不会担心的,我又不会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欺负我,你刚刚明明就欺负我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欺负你,我欺负你了吗。”百里星辰在她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欺负了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的话音刚落,百里星辰就一口咬在了她的耳朵上,不过咬得很轻。

    “你个流氓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说我欺负你了,那我要欺负了,不然你告我状,我都没好好欺负,岂不是很亏…。”百里星辰闻言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讲理…。”

    “讲理,我是个讲理的人吗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被噎得无语,他还真就不是个讲理的人,不然当初也不会那么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可若没这些事,他们俩现在怕是个陌路人。

    之前都是亲亲的一吻,没有深入,这次百里星辰来了个深入的吻。

    为了这一吻,最近他还看了书呢。

    巫苏云没经历过这些,哪里是他的对手呢,没一会儿就被他吻得气喘吁吁,身子发软。

    在他又要吻她的时候,她伸手抵住了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星辰,不要了,我都快喘不过气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太笨了,都不知道换气。”百里星辰看着一脸绯红的巫苏云,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能干,你咋知道这么多呢,你是不是还吻了别的小姑娘。”巫苏云平静了会儿,看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这辈子,就吻你一个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知道要换气呢…。”

    听百里星辰这么说,巫苏云的无疑是很高兴的,但还是将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,你不知道有本书吗。”百里星辰看着巫苏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书,有教这个的吗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有了,你要看吗。”百里星辰说着,嘴角划过抹不易察觉的邪魅笑容。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拿出来看看呢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见她要看,就将书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真的有呢,这本书怎么这么厚呢。”不就是一个亲亲吗,用得着写这么厚。

    当她翻看到后面时,脸上不由得一红。

    “百里星辰,你个坏蛋。你居然,给我看这样的书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要看的吗,当预习了,以后成亲要看的。”百里星辰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成亲,那也是以后的事,以后再说,我,我不看了,你也不准看…。”

    万一看了,在对她耍流氓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好,不看了。以后成了亲,我们俩在一起看…。”

    然后在将上面的姿势,全部都做个遍,想想百里星辰就觉得心情澎湃。

    巫苏云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她其实挺好奇的,可没好意思看。

    想想以后的日子,她心里莫名的有些期待,有些欢喜,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,在她心里滋生着。

    昨晚没有怎么睡好,巫苏云跟百里星辰聊了会儿,竟然靠在他怀里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看着睡着的巫苏云,百里星辰只觉得心里没来由的平静,真想就这么一直抱着她,可她现在还不同意嫁给他呢。看来,他得好好努力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他觉得成亲没啥好的,床也要分一半给别人,可现在他不会这么想了,有了她以后,只觉得好幸福。

    在他难过的时候,他总算能体会到尹修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好在老天没有太过折腾他们,如今能这样也挺好的,假以时日,她总会愿意嫁给他的。

    昨晚,君临派了人来通知君深,让他今天早上上朝。

    这次上朝,主要说的是蹴鞠比赛。

    往年都是书院与书院之间的比赛,今年明显改变了不少,除了书院,民间的蹴鞠队也可以参与比赛,另外今年还设立了女子蹴鞠,也就是说今年女子们也可以参加比赛了。

    一个队伍只要有七个人就可以报名比赛,至于替补每个队伍可找二个人,年龄大小不限。

    君深下朝回来的时候,安好他们正在吃早饭。

    他今天起得早,所以走的时候就没有吃早饭,安好看他回来就给他拿碗盛了粥。

    接过安好递过来的粥,君深想了想说道:“今天上朝,主要说的是蹴鞠比赛。往年都是各个书院之间决一胜负,今年民间的蹴鞠队也可以参与比赛了,除此外今年还设立了女子蹴鞠比赛,不论年龄大小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论年龄大小,那老头我是不是也能参加了…。”鬼谷子闻言看着君深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君深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鬼谷子笑了笑说道:“老头我想想就好,这人老了,可比不得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比试的奖励怎么样呢。”鬼谷子不免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奖励自然比往年丰富了,男女队伍排名是分开的,但奖励是一样的。第一名的队伍,每个人一个金球,黄金一千两,良田百亩。第二名的队伍,黄金八百两,银球一个,良田五十亩。第三名的队伍,黄金五百两,铜球一个,良田二十亩…。”

    不仅钱多,排名前三的队伍,还能参加皇宫的夜宴。

    苏玉娘他们听了都很是诧异,往年公布的比赛结果他们都是听人说过的,今年的奖励无疑比往年好很多呢。

    “这还真是不错,丫头,要不你们成立一个女子蹴鞠队吧。”鬼谷子看着一边的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,一个队伍要七个人呢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奖励其实还是挺心动的,足球她会踢,就是不知道这筑球踢起来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想参加吗。”君深闻言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听着奖励也觉得好,可她们连筑球长什么样都没见过呢,更别说参加了。

    正在君深问安好的时候,一个下人跑了过来禀报道:“王爷,百里公子送巫姑娘回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

    没多会儿,巫苏云和百里星辰就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巫苏云看到安好后,就没跟百里星辰一起走了,朝着安好的方向就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过来后,还没等安好说啥,她就开口说了起来:“师父,你听说蹴鞠比赛了吗,今年女子也可以参加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,刚刚听君深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要不我们组建个队伍吧,听说入了前二十名的都有奖励呢…。”

    之前蹴鞠比赛只有男子能参加,如今如今女子能参加,巫苏云心里自然是想参加的,说起来她的蹴鞠踢的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君深,有没有兴趣,要不我们也组建一队吧…。”百里星辰以前玩蹴鞠也是很厉害的,不过现在没怎么玩了,但每年的比赛他还是看了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组建吧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安好想要第一名,她若不行,他给她拿个第一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要组建,安心,安然你们也参加吧,然后我们在找几个人…。”巫苏云拉着安心和安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苏云姐,我们连筑球长什么样,都没有见过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东西不难学的,你们啊要对自己有信心,何况离比赛还有二十天呢…。”

    比赛的时间在四月二十二,每个城各自比试,比赛限三天内完成,排名前三的队伍就来帝都参加最后的比试。

    算了下时间,能够赶得上收获油菜,安好就决定参加了。

    安好要参加,安心和安然自然也跟着参加了。她们这队伍,目前有四个人,还是不够呢。

    原本还有个宁彩蝶的,可她胆子到底没有安心他们大,也不像他们有武功底子,所以就没有参加。

    “人不够我来想办法,从今天开始,就开始训练吧。”君深看着安好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通知慕容白他们,到时候在你这训练,还是去我家呢。”百里星辰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来我这。”

    “行,就这么定了。”这样,他就天天都可以看到巫苏云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同巫苏云说了几句话后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走后,君深将安好叫到一边聊了会儿,君深准备让颜九和颜七也参与蹴鞠。

    安好自然是没意见的,不过加上她们都还差三个人呢。

    “家里没有筑球,等下青木他们陪你们出去买…。”君深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队伍的人不是还差三个吗,我再去给你找找。”

    帝阁,君深还不打算带安好去。

    那里面太过严酷,也太过血腥,他并不想她看见这些。

    “行吧,那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君深找的替补,肯定不会差的。

    苏天临和苏天勤,孙念他们想看看帝都卖的筑球,就跟着安好他们一起出门了。

    马车是青木驾驶的,木头随行保护,就坐在了青木身边。

    今天的帝都街道,明显比往常拥挤了不少,安好他们的马车一路上跑跑停停,好一会儿才来到了买筑球的地方。

    今天的街道比往常挤,马车就不能驾驶进去了,到了街道口后,青木就找了地方停马车。

    后面林城驾驶的马车,也跟着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马车停下后,青木和木头先下了马车,安好没让他们拿凳子,他们就没拿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,这条街都是卖筑球的,今天人特别多,我们只能走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马车有林城在这看着就好,青木和木头就跟着安好他们走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看那边掉的筑球看上去真好看…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那边那个筑球好大呢,能踢得动吗…。”

    一条街,还没逛到三分之一,巫苏云就吧啦吧啦的说了好多话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在一边听着都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,前面那家店卖的筑球不错…。”青木对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那家吧。”

    木头倒是有些羡慕青木会选筑球,偏偏他不会,想跟安好说句话,都不知道说啥。

    “如意阁,这名字倒是取得有意思…。”安好看着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家店好大,买的筑球真多,人也好多。”巫苏云看着不由得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长姐,这里这么多筑球,我们怎么知道,那些好踢呢。”安心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啊,就要问青木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青木哥,你真厉害…。”安心看着青木夸道。

    听着安心的夸赞,青木的脸不由得红了。

    安心没有注意到脸红的青木,木头却是注意到了,心里不明白他脸红的什么劲,不就是夸了他一句吗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进去看吧。”安好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卖的筑球,可比越寒城的好看多了,而且样式也多,真不愧是帝都呢。”孙念看着不由得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这价格也不便宜呢,这么小一个就要五两银子。”苏天临指了指一边的标价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分价钱一分货…。”苏天勤看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苏天临倒是想踢替补呢,可他也知道,自己现在还差得远。

    苏天勤和孙念也有此想法,可就是他们太弱了。

    听着他们的谈话,安好看了看墙上挂着的筑球,最低的也有二两一个,至于贵的上百两的都有。

    “青木,你觉得那个绛紫色的怎么样…。”安好指了指不远处的筑球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还不错,可以拿下来看看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青木这么说,安好就让取球的人,将那绛紫色的给她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安好还没接过手,就听一边传来了一道霸道的女声:“你,把这个筑球给我包好,这个我要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这个是这个姑娘先要的…。”

    视线相对,安好皱了皱眉,还真是冤家路窄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呢…。”蒋苏苏看着安好语气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苏苏,她是谁呢。”

    跟着蒋苏苏一起出来的,这些都是各家的庶女,所以她们并不认识安好。

    “她可不就是我们的农女王妃吗。”蒋苏苏看着安好鄙夷的说道,虽然嘴上叫着王妃,可嘴里没有半点尊重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她呢,她也来买筑球,莫不是也想踢筑球吧…。”青衣女子捂着嘴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长得跟个花瓶似的,会踢吗。”黄衣女子打量了下安好说道,毫不掩饰的嫉妒。

    “哪里是什么王妃呢,只是未来王妃,这以后的事啊,可说不准…。”蓝衣女子看了眼安好,语气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还有三个没有说话,但在蓝衣女子说完后,她们都跟着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店里的其他人,也纷纷向他们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她们是庶女,可家里不是当官的,就是经商的,家里都不差。

    对于安好这个农女王妃,她们心里无疑是很嫉妒的。

    青木他们听着都很来火,正想出口,这边巫苏云就说话了。

    巫苏云一听就知道来者不善,自然不会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说我师父像个花瓶,你这是羡慕嫉妒吧,你看看你,一张脸坑坑洼洼的,丑的这么惨绝人寰,当花瓶的资格都没有吧。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,还敢出来走,也不怕吓着人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骂完,周围的人都不由得笑了。

    跟着她的几个女子,也有些想笑,可没好笑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黄衣女子听着巫苏云的话,气得你半天,都没说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长成这样,是她的错吗。

    巫苏云要是知道她此时的想法,怕是回她一句,长得丑不是你的错,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越看越丑,我知道她们为什么要跟你做朋友了,因为跟你走在一起,她们都成了天仙了,这一对比,其他人可不都看她们了吗,啧啧真是替你可怜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这话一出,黄衣女子不由得看向了蒋苏苏他们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女子脸上都不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“沉鱼,你别她胡说八道,她分明就是想离间我们…。”青衣女子看着黄衣女子说道。

    敢情这黄衣女子叫沉鱼呢,听着这个名字,安好有些忍不住想笑,她们这实力有巫苏云一个对付她们都够了。

    也不能怪她不厚道,这些人要在她面前找存在感,活该被虐。

    “大龅牙,你胡说八道啥呢,离间,本小姐才不屑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骂谁大龅牙呢。”青衣女子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这本就是她的痛了,巫苏云居然还直接这么说她,越想越气。

    “谁应谁是呢,我这也是实话实说,拜托你赶紧闭嘴吧,还是捂着嘴好看…。”

    青衣女子气得扬手就要打巫苏云,可木头往前一站,她的手立马就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男子这么冷,要是打她,她这身板怎么受得了呢。

    巫苏云看她那怂样,不由得对着她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蒋苏苏不由得打量起了巫苏云,心里不禁在奇怪,她是谁。

    “这位姐姐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巫苏云叫她,蓝衣女子身子不由得抖了下。

    “你,你叫我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长得这么好看,穿着也不错,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呢。”

    听巫苏云夸她,蓝衣女子不禁有些飘飘然了。

    “我,我是工部尚书的女儿…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工部尚书呢,真真不错。那姐姐今年多大呢,可有定亲呢。”

    蒋苏苏不由得白了眼蓝衣女子,真是个蠢货。

    听着蒋苏苏的咳嗽声,蓝衣女子这才回过神,看着巫苏云道:“我今年多大,定没定亲关你什么事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关我事啊,我就问问,你爱说不说,你不说我也不能逼着你说啊。长得这么好看,嘴却这么臭,真真可惜了…。”

    居然骂她嘴臭,她的嘴哪里臭了。

    “瞪着我干啥,比眼睛大呀,你知道吗,你哪都好,就是眼睛小了点,笑起来眼睛都没了,这一瞪啊也就那样没什么看头,还跟我比眼睛大,傻不傻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还晕了,这么不经说,还让不让人说大实话了…。”

    苏天勤和苏天临他们听着都忍不住笑了,这巫苏云真是无敌了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都一脸崇拜的看着巫苏云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好姐妹吗,这人晕了,你们都不管呢,看着我干啥,看着我,我也没糖给你们吃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太过分了。”青衣女子捂着嘴,看着巫苏云说道。

    这捂着嘴,说话自然不是那么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啥,不好意思啊,耳朵不太好,听不太清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你太过分了…。”意识到自己暴露了牙齿,青衣女子赶紧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“我过分吗,我哪里过分了,她自己要晕,怪我喽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回家安排好后,就过容安王府找巫苏云他们了,得知他们来这边买筑球,他就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蒋苏苏闻言,站了出来看着巫苏云道:“这位姐姐,当真是伶牙俐齿呢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可别乱叫,我娘可没给我生妹妹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一路走进来,都没看到安好他们,见这边这么多人围着看,他就走了过来,这一走过来,就听到了巫苏云的声音,听到她说的什么后,百里星辰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晕过去了呢,不然等下怎么回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…。”

    见巫苏云没回话,蒋苏苏就觉得她肯定是个乡野丫头。

    “这般没教养,怕是也没啥好出生呢…。”

    蒋苏苏这话一出,挤进来的百里星辰就给了她一脚。

    “爷的女人,什么时候轮到你胡说八道了…。”

    看到是百里星辰,蒋苏苏她们都不由得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星辰,你可来了,她们欺负我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蒋苏苏她们都瞪着巫苏云,到底谁欺负谁呢。

    “嗯,记得看清她们长啥样,爷会帮你收拾回来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百里星辰,你莫要太狂了。”蒋苏苏站了起来,看着百里星辰喊道。

    “狂么,天生的,还不滚别在这碍爷的眼…。”

    “安好,你们敢跟我们比吗。”蒋苏苏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跟你们比什么,比丢脸吗,这样的事我还真做不出来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蒋苏苏她们一听,都气得不行。蓝衣女子倒是醒了,可听着这话又气得不行,不过没有再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和巫苏云他们听着都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别在这装,你会不知道我们要跟你比什么吗,我们要跟你们比蹴鞠…。”蒋苏苏语气很是不爽的看着安好说道,真是恨不得上前扇安好几巴掌。

    “没兴趣…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是怕输吧。”黄衣女子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肯定是怕输…。”青衣女子也说道。

    怕输,在她安好的字典里,可没有怕输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师父,跟她们比…。”

    “长姐,我们不怕她们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着这么有斗志的妹妹和徒弟,心里无疑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怎么比,这输赢总该有点彩头吧…。”安好挑眉看着蒋苏苏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比这次蹴鞠的名次,若是你们输了,就挂着牌子游街绕帝都一圈,至于牌子写啥,就由我们决定了…。”蒋苏苏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到时候,她坏了名声,看她还凭啥做王妃。

    “说得你们好像能赢似的,你们要是输了呢…。”巫苏云白了眼蒋潇潇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输了,自然也这样…。”蒋苏苏她们商量了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,似乎不够刺激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想怎样。”黄衣女子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要输了,就脱了衣服,在这条街裸(luo)奔好了,外加一人一万两…。”不是想玩吗,那就玩大点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听着脸色不由得一变,这赌注未免太大了。不过,既然已经说出口,他怎么也会帮她们赢的。

    “对,就这样比…。”巫苏云只觉得好刺激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看着巫苏云欢喜的样,不由得头大,这样比真的好吗。

    蒋苏苏她们没想到安好这么狠,居然提这样的条件,一时间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是你们要比的吗,不敢了吗,怕输么。既然决定不了,你们就先商量下…。”

    青木和木头听着都很担心。

    苏天临他们听着只觉得安好这决定太鲁莽了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,倒没觉得怕,她们相信安好。

    蒋苏苏她们闻言,还就走里面去商量了,商量好后她们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行,就这么比…。”

    这次,她非毁掉安好不可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