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三十八章 拉安好的小手
    “喜欢我夸奖你,那我以后就多夸夸你。”百里星辰说着,拉住了巫苏云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呢,我还得回屋换衣服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点了点头,就进屋子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抢球的时候,巫苏云几次都想犯规了,可一想到安好的嘱咐,她就忍了下去。

    虽然不易从云小七那抢到球,但她进了好几个球,这配合好,果断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,梳了下头,她才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见巫苏云出来,百里星辰就牵着她的手,去不远处的石桌边坐了。

    坐下后,巫苏云就跟百里星辰八卦了起来:“星辰,你可不知道,今天握手的时候,那云小七居然占师父的便宜,不仅握着她手不放,还捏了捏,还叫师父美人…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事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星辰,你说这云小七该不会喜欢女的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说,倒是不无可能呢,这云小七今年都十七了还没嫁人呢,亲事也没定一个。平时没少调戏她那些表姐,表妹。家里的小丫鬟,她也会调戏…。”百里星辰闻言不由得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够特别的…。”

    换她来,她要敢做这样的事,她爹娘还不得对她好好教育一番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,之前她找安好说什么事呢。若她真是这样的人,安好怎么可能见她呢。”百里星辰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呢,可能我们多想了。好了,我们去前院吧,就快要吃晚饭了,去帮着搬碗筷,端菜去。”

    他们到前院的时候,安心他们都已经在帮着上菜了。

    安好炒了些菜,剩下的就由厨子们来做了。

    晚饭,大家都喝了点酒,喝了后身上酸疼的也没那么疼了。

    吃了晚饭,聊了会儿,大家就各自洗漱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简单洗漱下后,就回了屋子,回屋后他们就进空间洗澡去了。

    在灵泉池泡了会儿,安好只觉得整个人都好了不少,这池子当真是好呢。

    她洗完进屋的时候,君深正在同小白它们看功夫足球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们踢球,是不是也这样呢…。”小白也想出去看安好比赛呢。

    “有些不一样,而且这电影里的功夫都不是真实的,只是电脑特技罢了…。”安好摸了摸小白的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哦,这样,主人我们能不能去看比赛呢…。”小白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就知道小白会提这个要求,刚刚看的时候,它就在他面前念叨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朱雀,青龙,你们也看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还有我…。”白虎到现在还没有出过空间呢,所以也想出去看。

    至于玄武和青玄还是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出去可以,但是不能到处跑,朱雀,白虎,到时小白,小黑就你们照看了…。”

    聊了会儿,小白它们就高兴的走了。

    之前来的时候,安好带了小白,小黑,所以它们偶尔出现,家里人不奇怪,但是朱雀和青龙就不一样了,毕竟安好来的时候没有带它们出来,所以它们要看就得易容一番,去看了。

    小白它们走后,君深就将安好揽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这功夫足球,挺有意思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君深,我今晚要去给夜空他们在做一次催眠,然后在陪他们说会儿话,毕竟最近都没怎么去看他们。你先睡吧,我等会儿就回来…。”

    最近在训练,就少有去看他们,他们能出来呢,可就是不出来看她。

    “没你,我睡得着吗,一起去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好也没在多说啥了,他既然做了决定就不会改变的。

    出了空间,他们就去了夜空他们住的院子。

    过来的时候,夜空他们几个都还没睡,全部在一个屋子下棋。

    五个老头,自然有一个只能在一边看着,见安好他们来,一边看下棋的夜净就拉着君深去下象棋了。

    现在夜净倒是挺喜欢给君深下棋的,虽然每次都输,但是每次下了后,他总觉得他的棋艺提升了不少。每次都赢夜空他们,搞得他们现在都不怎么愿意跟他下了。

    安好跟蒋苏苏打赌的事,夜空他们都是知道的了。

    知道后,夜羌第一个就想去毒蒋苏苏,要不是安好知道的快,他都去毒她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风头紧的时候,大家都看着的,这人要死了,可不就算到她头上了吗,何况这次她是真想靠实力赢她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们今天比赛赢了吧。”夜空看着安好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呢,都赢了,不过抽签要明天上午去,比赛怕是要晚上去了…。”安好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晚上还要比呢…。”夜羌闻言皱了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毕竟比赛的时间就三天,所以得抓紧点。”安好看着夜羌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训练,好好比赛,如果对手实在强,就告诉我们,我们帮你…。”夜明在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家丫头,是最好的,这比赛肯定会赢的。”夜羌看着夜明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头,之前不是担心得想去毒人家吗,这会儿居然这么说了,还你家的。”夜明闻言,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丫头,可是我玄孙女,不是我家的,是你家的啊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他们倒是挺喜欢斗嘴的,时不时的就这样。

    坐着聊了会儿,在夜空下完棋后,安好就同他去隔壁屋做了下催眠治疗。

    夜明他们倒是想看看怎么催眠的,可人多根本不能催眠,哪里能让他们看呢。

    给夜空催眠后,安好又夜明做了下,还聊了会儿。

    两人的心理问题,现在都好了很多,算是好得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至于夜允的问题,一时间也是解决不了的,但还是同他谈了几次话,从谈话来说,他应该不是断袖,可也没有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催眠完,坐着聊了会儿,等君深下完棋后,就回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君深他们的比赛是下午,第二天起来照常训练,训练过后,君深他们开了个会。

    开完,君深就陪着安好去东郊抽签去了。

    女子比赛的已经比完,安好抽了签,君深在看完签上的名字后,就让人去查了。毕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。

    比赛的时间,着实坑,要凌晨去了,可也没得选呢,说起来赢了这一场,她们就可以参加全国比赛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抽完签后,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这刚进家门口,安心她们就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长姐,我们抽到什么时候比赛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凌晨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天啊,凌晨,正睡得香的时候呢,师父,到时候你可得叫我,我起不来的…。”巫苏云闻言,先开口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次比赛,真是够变态的,早晚都比…。”百里星辰也在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开个会吧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巫苏云她们就跟着安好去书房里了。

    等到大家都坐下后,安好才开始说话:“我们训练都是在白天,这次比赛却是在凌晨,那时候的天还不怎么亮,虽然周围有烛火,可到底没有白天看得清楚,等下我给你们测一下视力,这次视力差一些的,晚上就不出赛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什么是视力呢,要是我们都这么差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你看东西清不清楚,看到那种程度,等下你们就知道了…。”

    这古代又不是现代,没有手机,没有电视,眼睛肯定会好很多。

    安好说完,就提笔开始画视力表了。

    对于安好画的视力表,巫苏云她们只觉得是山字颠过来颠过去的在写,着实不明白啥意思。

    画好,安好去厨房,给纸张涂抹了米浆,涂抹好后就张贴在了一堵墙上。

    “长姐,我们要怎么做呢。”安心看着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君深他们也好奇的走了过来看,都不知道安好弄的啥。

    安好目测了下距离,在地上画出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“等下,我叫着名字的就站在这条线外,蒙着一只眼,看我指的字并说出这字中间的一竖是向着那个方向,好了我先给大家示范一下吧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完,就叫君深去给指字了。

    君深,跟着指了几个,后面就没指了。

    “长姐,你眼睛真好,这么小的你都看得清楚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心的话,安好笑了笑,看着她们道:“好了,等下我叫着名字的,就上前…。”

    测量之前,安好还去书房拿了纸笔,来记录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不会太差,可安好还是想测量下,就整了这一出。替补没有登记在册,是可以换的,但是只能半场换一次,不能在比赛的时候换。安好才看了云小七踢球后,心里不免有些想将她拉到她这组来。

    经过测量,星一,星七的视力要差一些。

    好在只有两个,也算没啥问题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他们自然也好奇,也跟着测量了下。

    孙念和苏天勤他们也测了下,他们长期看书,眼睛明显要差许多。

    测试完,安好给他们看了下,还同他们聊了会儿,现在不算严重,可以吃些明目的,药倒是不用怎么吃。但是看书的习惯得改,不然眼睛以后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听完安好的话,他们心里还是相信的,就是正当科考来及的时候,根本顾不上,恨不得早晚都看书。

    在安好他们坐着聊天的时候,外面跑了个下人进来禀报,说云小七要求见安好。

    “这云小七,怎么又来了…。”巫苏云听着不由得皱了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去看看,你们先去训练吧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百里星辰原本想说的话,都没有再说了。

    君深倒是看出了,百里星辰有话要说,在安好走后,他就将他叫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你刚想说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“君深,你查了那云小七没…。”百里星辰闻言,看着君深说道。

    “查了的,她不就是九门提督的小女儿吗,性子有些顽劣,怎么了。”君深看着百里星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不知道,她喜欢调戏女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不知道。”君深闻言皱了皱眉,调戏女的?

    “这云小七,可谓是个奇葩,家里的丫鬟,隔壁的大婶,她的表姐,表妹,但凡是长得好看的,她都会调戏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着实无语了,这些青木并没有跟他说呢,难不成没查到。

    水云行正坐在一边的石桌边喝茶,听到百里星辰这么说,一口茶忍不住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丫头,还真是够特别的。

    “看来,安好没同你说呢,那云小七…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看君深黑下的脸,百里星辰笑了笑道:“她也调戏了安好啊,不仅摸了安好的小手,还说她是美人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这话一说完,君深就拔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君深远去的背影,水云行看着百里星辰道:“你就在这说吧,要是安好知道是你说出去的,你看你,挨她揍不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她干哥哥,她才舍不得揍我呢。说起来,这云小七跟你倒是有些相同,她调戏女子,你也爱调戏女子,你说是不是呢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看着水云行笑着说道,刚刚他喷水出来,他可都是注意到了的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,少拿我跟她比较,我们可不一样…。”

    “唉,没人爱的脾气就是大,我去看我的云儿了…。”百里星辰说着就去后院训练场了。

    闻言,水云行真想将百里星辰拉过来揍一顿。

    他没人爱吗,他只是不想爱罢了。

    云小七没有进府来,就在外面等着安好的。

    安好出来的时候,就见她身穿一身紫色的长裙,在门口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七…。”

    “安好,你可出来了,我今天没事,就过来找你玩了。我跟你讲啊,昨晚我做了个梦,梦到了一个丛林,我在里面跑,周围都是砰砰砰的枪声,还有人在叫我快跑,可是这里明明就没有那样的丛林,我也没有在这里见过那枪,我的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呢…。”云小七说着,坐在了一边的石狮子身上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她就莫名的安心,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她还真是,哪里想坐就坐。

    “云七七…。”

    丛林,她们死的时候,可就是在一个丛林呢。

    “你叫谁呢,我叫云小七,不叫云七七。我在家排行九,我娘前面生了六个儿子,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儿,有生在七月初七,我爹就给我娶名叫小七了…。”

    七个孩子,生得倒是多呢。

    有六个哥哥,在家里肯定特别受宠吧,也难怪之前说她性子顽劣。

    安好只觉得她说话的语气也像云七七,越发得觉得是她了,想到是她安好的心里不免有些激动,可现在她还没想起,她还是不能认她。

    说起来当时队伍里的人都叫云七七为七七,但安好却一直都是叫的小七,因为她觉得这样叫好听些,也亲切些。

    “这样呢,有可能你做梦梦到的就是你遗失的记忆…。”

    “会是这样吗,这样的梦我偶尔也会做,可第二天能想起来的不多…。”云小七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本来现在的生活,她挺满意的,可脑子里总是做这些乱七八糟的梦,着实让她很不安心。

    “这个,我可以给你看看…。”

    “对哦,听传闻说你会医术呢,你真棒,不仅球踢得好,还会医术呢。好吧,那你给我看看…。”

    云小七觉得安好说得有理,她也越来越喜欢她了。

    云小七说着将手臂递给了安好,安好就给她把了下脉。

    把脉看上去,无疑她脑子有淤血,难怪她想不起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好看,又细又长又白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出来,就听到云小七这么说,在一看,云小七的手居然抓住了安好的手。

    他心里哪里能淡定呢,快步的走了过去,将安好拉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你是容安王吧,长得真好看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哭笑不得,这丫头就没看到君深黑下的一张脸吗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云小七…。”

    见君深不说话,冷着一张脸,云小七皱了皱眉看着安好说道:“他是不是不会笑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不怎么爱笑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对不怎么熟的人都是冷冷的,自然不会笑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她刚拉你手了…。”君深说着,视线看向了云小七,云小七只觉得君深想剁了她的爪子。

    云小七连忙开口说道:“刚刚安好给我看病呢…。”

    容安王不好惹,她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还这么护妻,她不就拉了拉安好的小手吗,他居然就想对她动手。

    “对呢,看病呢。”

    君深见安好维护云小七,不由得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我也病了,你给我看看呢…。”君深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安好,那个,你们什么时候比赛呢…。”

    这君深看着精神得很,居然还说他病了,真是扯得很。

    “要凌晨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我到时候比看你们比赛,我就先走了啊…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