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四十六章 冤枉,咱们谁跟谁
    裁判心虚的说道,一边说还一边往后退着。

    他还是挺怕云小七会揍他,因为他不会武功啊。

    云小七听他这么一说,火气蹭蹭的就往上冒,冲上前就逮住了他的衣领。

    正在她要下手揍裁判的时候,安好跑了过来,拉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小七,你先停下…。”

    她们分明就有问题,要是云小七真的打了裁判,这场就不用比了。

    云小七闻言看着安好情绪激动的说道:“安好,我真的没踢人,我没踢她,她冤枉我,他们都冤枉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小七,你先放手,你没踢我自然也不会让他们冤枉了你,他若真冤枉了你,到时候我陪你一起揍他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话,裁判浑身打了了个激灵,他可不想挨揍呢。

    云小七听安好说完,一把就将这裁判给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场外。

    “小七,怎么可能踢人呢…。”苏玉娘不相信云小七是这样的人呢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里面肯定有问题,我们先别着急,看看再说。”安大海看了看远处,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苏衡他们也不相信,云小七会做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周围围观的人也都纷纷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临坐得离赛场有些距离,对刚刚发生的事,他看得也不是很清楚。见他们没动,连忙让李德全上前去询问了下。

    李德全走上前,问了下围观的人,随后赶忙向着君临的方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德子,到底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场上有人受伤了,伤得有点严重,据说已经骨折了。这女子一口咬定是云小七踢的她,裁判刚要罚红牌,云小七不服想揍裁判,安好姑娘跑过去及时制止了…。”

    李德全如实报告着。

    “这云小七,性子倒是火辣,你再去看,有什么情况就禀报朕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,皇上。”

    在决赛前君临来了次容安王府,来的时候,正好看到云小七他们在训练。

    对于她,他也有了几分了解。自然不相信,她会做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赛场。

    安好在云小七放开裁判后,就打量起了裁判。

    她看得有些久,裁判只觉得心里更慌了,她干啥一直看着他呢,他脸上有花吗。

    他现在也是没办法呢,谁叫他的家人都在蒋苏苏的手里呢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队伍里的人干了这样的事,你以为你是未来的容安王妃,就可以包庇她了吗。”

    蒋苏苏见安好不说话,只打量,心里不免有些焦急,想也没想就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着什么急呢,莫不是你做了什么,怕我发现呢。”

    这裁判,安好一看就有问题,在她看他的时候,他眼里没有愤怒,更多的是不安。整个过程都不敢看她的眼睛,眼神更是闪烁不定。

    “你,你胡说八道啥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胡说八道,你心里最清楚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,走向了跌坐在地的大龅牙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要干什么…。”大龅牙见安好蹲下身子,将手伸向她的腿,她心里不由得惊慌起来,她到底要干啥呢。

    “干啥,自然是给你看腿了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着大龅牙,语气淡淡的说道。她都没做个啥呢,她慌啥呢,往后退啥呢。

    “你别碰我…。”

    大龅牙,一边说一边往后退着。腿上的痛意,让她难受不已,她此刻的心情是又惊又慌又有些暴躁。

    “碰了又怎样,碰一下还能怀孕啊,你既然说我队伍里的人伤了你,我又会医术,自然得看看了…。”安好看着大龅牙说道。她还真以为,她多想碰她呢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你的医术怎么样,我不会要你看的,我要别的人给我看…。”

    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居然能说出那样的话,她才不会让安好给她看腿的。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安好也没勉强,就让裁判去上禀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今天也来看了,不过没和安大海他们站一起看。

    君临听裁判说了后,就吩咐李德全去请鬼谷子给大龅牙看。

    鬼谷子听完后,就同李德全一起进了场。

    至于莫云邪,没有叫着他,他自然就不跟进去了。

    对于云小七,鬼谷子也挺喜欢的,只觉得她特有意思,眼下见她被污蔑,他也着实气愤。他倒要看看,这个污蔑她的人到底长啥样,伤得怎么样。

    过来后,在鬼谷子正要给大龅牙看腿的时候,安好让他先等等,随后让李德全帮忙去搬了个凳子过来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李德全就带着人,搬了两个凳子过来,一个给大龅牙坐,一个给鬼谷子坐。

    蒋苏苏她们看着,只觉得很奇怪,这安好到底是唱的哪一出呢。

    巫苏云她们心里也都着急得很,生怕云小七被污蔑了。

    大龅牙,不知道安好到底想干啥,她心里很是没底。她有些不敢看安好的眼睛,她总觉得她看她的眼神,有些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在凳子来后,安好没有去扶她坐,让蒋苏苏她们扶的。

    “丫头,这下可以看了吗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的名号,蒋苏苏她们都是听说过的,但她们并不知道,安好是鬼谷子的徒弟。

    见他对安好这么客气,她们不免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都说这鬼谷子脾气怪得很,不怕得罪权贵,可现在的他看起来怎么这么狗腿呢。

    “师父,等下再看,我先问一个问题…。”

    师父,听着这称呼,蒋苏苏她们不由得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你给我看,你是她的徒弟,你们都是一伙的…。”大龅牙顿时就闹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当老头我喜欢给你看呢,长得这么丑,这看了晚上也不知道会不会做噩梦。”

    既然她这般说,他也不用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这个死老头,居然说也说她丑。

    “江姑娘,鬼老可是皇上派来给你看的,你这是质疑皇上的决定吗。再说鬼老向来公正,你岂能这么质疑…。”

    听李德全这么说,大龅牙还能说啥呢,顿时就禁了声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不是要问她问题吗…。”鬼谷子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呢,是有个问题要问。”

    大龅牙听着这话,整个人更加紧张了,她到底想问她啥呢。

    安好说完看向了大龅牙说道:“你说小七踢你,那你可记得她是从后面踢的你,还是前面踢的你呢。”

    大龅牙听完安好的问话,立马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云小七根本就没有踢她,她要怎么说呢,想着她不由得看向了蒋苏苏她们。

    蒋苏苏几人也不知道安好是啥意思,见大龅牙看着她们,蒋苏苏不由得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这问她呢,她居然看向她们,是不是傻,她怎么就跟这样蠢的人成为了一队呢。

    大龅牙见蒋苏苏瞪她,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想了想看着安好说道:“是,是,是踢的前面,没错就是前面…。”

    她的腿之前可不就是被她们从前面打骨折的吗。

    “前面,你肯定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前面…。”大龅牙看着安好斩钉切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要问这些呢,是要做啥呢。

    “行了我问完了,师父你可以给她看腿了。”安好看着鬼谷子说道。

    为了诬陷小七,她们还真是够做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鬼谷子看不明白,安好要干啥,索性也懒得去想,坐下后,就准备给大龅牙看腿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为了过来看看,帮帮安好,他才不会想要给这个大龅牙看腿呢。

    大龅牙心里虽然不乐意,可是也不得不将腿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鬼谷子准备给她看的时候,安好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师父等一下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又要干啥…。”鬼谷子脑子里满是疑问。

    蒋苏苏几人,听着安好的喊声,也不由得吓了一跳。一个个都很是不满的看着安好。

    “李公公,裁判,你们都在这,那么请你们好好看看,她的裤子上你们可看到有脚印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完,李德全,裁判都看了过去,她的裤子上哪里有什么脚印呢,根本就没有。

    “没有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。”

    蒋苏苏听着心里不免有些不安起来,她似乎明白安好为什么这么问了。

    “刚刚我可是问得很清楚,可她说就是踢的前面,那么这上面为什么没有脚印呢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大龅牙的脸色不由得一变,她要怎么说呢。

    “反正是她踢的我,没有也可能是刚刚没注意给拍掉了…。”大龅牙看着安好说道。现在的她,已经没有退路了,她不能承认。

    “拍掉了,你的腿都伤成这样了,你还去拍?既然能把你伤得这么重,那这一脚定然不轻,这脚印又岂是轻轻就能拍掉的,你似乎忘了件事,我们地下踩的这个土,弄在身上,可是不容易弄掉的,不信现场试试…。”

    在这里比赛了这么久,安好对这里早就熟悉了,自然就注意到这些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来试试,李公公你往我裤子上踹一脚…。”鬼谷子站了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鬼老,这不好吧。”

    李德全可不敢踹鬼老,万一他以后秋后算账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师祖,我来…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怎么能少得了她巫苏云呢。

    可是正当要下脚的时候,巫苏云却不知道该下多大的力踹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要用多大的力踹这一脚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太大力…。”

    这样啊,那就好办了,巫苏云看准鬼谷子的腿就踹了过去,力道不是很重,等她脚离开的时候上面赫然有一个脚印。

    鬼谷子走到两下,给大家看了看。

    随后又对着自己身上的脚印,用力拍了拍。可只拍掉了一点点,依旧可以看到脚印。

    “大家看到了吧,就这力度,留下的脚印都拍不掉。她的腿可伤得更重,这脚印怎么可能拍掉呢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这话说完,大龅牙的脸色立马就变得苍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小七踢你,可这脚印根本就没有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…。”

    大龅牙被安好问得哑口无言,她计上心头,直接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就晕过去了,师父你可带有银针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都带着呢。”

    他的银针,现在也是随身携带着的呢。

    “那就给她扎下吧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鬼谷子不由得笑了,这丫头是看出什么了吧。

    鬼谷子将银针拿出来,摆放好后,就念叨了起来:“丫头,我看就用长的好了,这样扎得深,好得快…。”

    蒋苏苏她们看着很是着急,可也不敢站出来,阻止。

    大龅牙听着,自然要偷看一下了,当看到鬼谷子手里长长的银针时,她的心不由得颤了下。

    长这么大,她还没有扎过银针呢,手倒是被刺扎到过。

    这针这么长,这么尖,扎进去肯定更疼。

    当鬼谷子的针,对着她脑袋扎过去的时候,她赶忙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师父,她醒了,这下你不用扎了…。”

    大龅牙闻言,不由得瞪了眼安好。

    “说吧,既然醒了,就继续我们刚刚那未说完的话题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冤枉云小七了,这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,伤是我自己弄的,我就是讨厌云小七,我讨厌她每次都抢我的球,还说我丑。”大龅牙准备把这件事,一个人扛下来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认了,她们队伍就不算输。

    “李公公,你这下可以去禀报皇上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不准备继续问了,现在这样问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蒋苏苏她们在安好说这话的时候,心里都松了口气,好在她扛下来了,不然就该一起倒霉了。

    李德全听安好说完,就去禀报君临了。

    君临听李德全说完后,就让百里千城,去将大龅牙先带回关押,随后再审。

    大龅牙被带走后,安心她们跑向了安好。

    “长姐,你真棒…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太崇拜你了,我都没有注意这土弄到裤子上不容易拍掉呢…。”巫苏云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慕容米兰只觉得事情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安好,谢谢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云小七的话,安好拍了拍她肩膀道:“咱们谁跟谁呢,这一场战你可是来帮我们的,我岂能让你受人冤枉呢。”

    云小七闻言,笑了。此刻的她,越来越喜欢安好了,有这么个朋友也不错。

    今天她定要好好踢,她还要看蒋苏苏脱衣服呢。

    她们想赢,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因为这场闹剧,下半场的比赛要重新比,君临下令让他们休息会儿,然后再比赛。

    苏玉娘他们看事情得到解决,心里总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君深队和炎甲队的比赛,已经比完了,君深的队伍总的踢进了八十个球,炎甲队这边踢进了六十五个球,胜利的一方自然是君深他们了。

    他们比完过来看的时候,安好她们都没在赛场,全部都在休息区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刚刚这边的事,他们隔得远看不清楚,但也猜到了这边有事发生。

    听颜一说完后,百里星辰他们都很是气愤,她们为了赢当真是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。

    水云行之前一直在看安好她们比赛,刚刚的事情,他也目睹得很清楚。见云小七被人冤枉,他看着心里着实不爽,这笔账他已经记下了,到时候定然会帮云小七收拾她们的。

    休息区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的观察能力真强,是我,我就想不到这些。那大龅牙,还真是够狠的,对自己都下得了手。”巫苏云咬了口苹果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她总觉得在容安王府吃的苹果,比在她家里吃的好吃,其实看起来好像也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这大龅牙一看就是个棋子…。”慕容米兰想了想,还是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闻言,巫苏云愣了下,随即就反应了过来:“你是说这件事,根本就不是她的主意,是其他人出的主意…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是这么觉得。”慕容米兰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,是这样吗,那你为什么不继续审问下去呢。”巫苏云看着安好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云小七闻言笑了笑道:“因为你家师父,想看她们脱衣服啊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师父才没你那么猥琐呢,你啊,以后怎么得了…。”巫苏云闻言看着云小七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云小七笑了笑没说话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她们笑了笑说道:“既然她们要跟我们打这个赌,这赌坊又开了赌局,自然要继续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她还有话没说完,这罪会治的,这衣服她也是想看她们脱的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还是你想得远些,我咋没想到呢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