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四十九章 蹴鞠学院,送人
    百里星辰过来的时候,安好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在上马车的时候,百里星辰叫着巫苏云跟他坐了一个马车。

    等人都上马车坐好后,他们就出发去皇宫了。

    上了马车后,百里星辰就和巫苏云坐到了一边,拉着她的手,他都不带放的。

    巫苏云也由着他去了。

    想了会儿,在马车开始行驶的时候,百里星辰看着巫苏云说了起来:“云儿,我已经同我娘说了我们的事,她听完很是高兴,还让我到时候把你爹娘他们也一起接到帝都来…。”

    听百里星辰这么说,巫苏云心里无疑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有高阳公主这样一个婆婆,以后的日子想来也不会难过。

    “星辰,你真的想好娶我了吗,你知道的我脾气不好,而且也没得改。要是以后你受不了我怎么办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巫苏云的话,百里星辰不免有些想笑,她还真是够理直气壮的。

    “云儿,你的性格我一直都知道,可我就喜欢这样生动,火辣辣的你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的脾气虽然有些火爆,可也不是个不讲理的人,不管怎么说,他就是喜欢上了,而且非她不可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的话,在巫苏云听来着实高兴。

    “星辰,那我们明天一早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说着,将巫苏云揽进了怀,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下。

    君深,安好,安心,安然她们是坐的一个马车,一路上说说笑笑,马车里气氛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颜九,颜七,星九她们坐的一个马车,之前报名就是报的她们的名字,她们作为队员,今天自然也要跟着进皇宫了。

    至于慕容米兰她们作为替补的,就不能跟着进宫了。

    马车到皇宫门口后,安好他们就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他们刚下马车,就见不远处跑来了一个马车,没多会儿就跑到了他们这边。

    马车停下后,独孤千羽第一个从马车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。”

    独孤千羽喊着,向着安好他们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今天的她身穿着一身火红的长裙,整个人看上去充满了活力。

    她下来后,她的几个师姐也从马车上下来了,她们倒是穿得很统一,全是水蓝色的长裙,不过衣服上绣得花纹却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过来后,独孤千羽原本是想跑上前,拉着安好的,可见君深站在安好身边,不禁想到了她师姐们说的那些话,想到这些她就不敢拉安好的手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是刚刚到,我们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不能拉着安好的手,跟着她一起走着,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这聊着聊着走的倒是快,没多久他们就来到了太和殿外,今晚的晚宴就是摆在这的。

    沿着阶梯他们走了上去,上去的时候就见殿里已经坐了好些个人了,其他队伍的倒是比他们来得早呢。

    丁山见君深和安好他们来,就走了过来行礼。

    殿里面的其他人,也走了出来向君深行礼,毕竟他是王爷呢。

    君深免了大家的礼后,就拉着安好的手进殿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在场的大多人都不是第一次见到了,倒也不怎么奇怪。

    进殿后,君深拉着安好和他坐在了一起,坐下后看了看桌上的水果,他给安好剥了个橘子。

    安好接过吃了一瓣,只觉得很甜。

    “君深,这橘子真甜,你尝尝看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,拿起一瓣橘子,喂到了君深嘴边。

    她喂过来的,他自然要吃了。

    “甜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还吃吗,我给剥。”君深看着安好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再吃一个吧…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,今天回来,她都没想着喝水,眼下着实有些口干了。

    丁山原本还想过来和君深喝杯酒的,可见他们俩这样,哪敢过来打扰呢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的互动,安心和安然不由得笑了笑,她们以后也能找个对她们这么好的该多好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和巫苏云两个也在一边吃着水果,聊着天,两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没多久,尹修就来了。

    同安好他们打了招呼后,他就坐到了安好他们后面的桌子。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李德全就从大殿里侧的门走了出来,站在一边喊道:“皇上驾到,皇后娘娘驾到,太子殿下驾到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所有在大殿的人,全都从座位里走了出来,跪在大殿中间行起了礼。

    君深现在叫君临倒是叫父皇了,但叫第五轻月,他却没叫母后,还是叫的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等到大家都入座后,李德全就吩咐人去叫厨房上菜了。

    这些菜,都是君深的小厨房做的,味道都很不错。

    丁山吃过安好做的东西后,只觉得在哪吃都不比上安好做的。

    一顿饭下来,大家话都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君临就让第五轻月和君非墨先回宫了,至于他还留在这没走,因为他还有话说呢。

    在第五轻月他们走后,君临就开口说了起来:“这些日子以来,大家都辛苦了。你们都是经过多次比赛后脱颖而出的精英,朕这次宴请你们,除了庆祝你们比赛胜利以外,还有件事要同你们说…。”

    听君临这么说,在场的人自然都很好奇了。

    看大家都好奇的看着他,君临想了想这才又继续说道:“大家都知道,我们每三年会与别的国家进行一次蹴鞠比赛,往年都是由比赛赢的书院参加。但从今年开始,就变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君临说完,大家算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明年正是三年一度的大比,比之原来,增加了女子比赛,男子这边以后也不在是只有书院出战了,这样说来只要踢得好,人人都能为国出战了。

    之前的比赛,燕州国无疑是输得最惨的,一连输了好多年,君临自然是想赢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打算再像以前那样随意了,今年开始他打算成立一个蹴鞠学院,学院一分为二,一边是女子,一边是男子。

    而这所谓的学院,并不是一般的学院。这里招收的都是踢蹴鞠踢得好的,然后再加以训练,为国比赛。

    只要能进这学院的人,每个月都有不少钱。

    君深他们这几个队伍里的人,愿意来学院的,君临都要,不愿意来的他也不勉强。

    学院才开始修建,所有人都还有考虑的时间,君临也没急着让大家做决定。

    说完,君临将君深和安好留了下来,其他的人都让他们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君临和君深他们聊了会儿,聊了会儿后就让安好他们回去了。

    君临也不勉强安好他们加入学院,反正一切都随他们。

    虽然他嘴上这么说,可安好和君深都清楚,他是想让他们来教的,可现在安好不可能留在这的。

    安好不在这,君深自然也不会在这的。

    离开太和殿后,君深就牵起了安好的手,一步步的走出了宫。

    出宫的时候,林城都已经等在这了,他把安心他们送回去后,就又过来接君深他们了。

    他们刚下马车,一个身影就飞了过来,随后又跟着飞来了一个人,那人手上还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封井已经在这边树上,等了安好他们好一会儿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回来后,他就赶忙飞身下了树,落风也带着人飞了下来。

    落风落下来后,将他手里捆绑的人,丢到了安好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封井,你们这是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着丢过来的人,不免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“你比赛胜利,我没啥送你的,就送他给你了。”封井看着安好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她还这么好看,可如今的她,却一脸防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君深打量着地上的人,只觉得血腥味很浓,这人浑身充满戾气,一看就没少杀人。此刻的他手被绑着,嘴被堵着,整个人看上去愤怒得很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人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也懒得去猜,直接看着封井问道。这样的人,送给她,他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们那天上场我看到不对,就让落风去查了。后来就查到了景安车行,落风他们过去的时候,正好看着他们杀人离开。这人就是其中动手的一个人,至于其他人,就靠你们自己去找了…。”封井想了想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闻言,心里明白了些,想来应该是颜一他们去问了后没多久,就有人下手了,然后他的人正好查过来就遇到了。

    “封井,这次这事,谢谢你了…。”安好看着封井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,你若真想谢我,到时候请我吃饭吧,我就住在百味斋…。”封井闻言,心里有些难受,可还是笑着说了这么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这事若是真的,我们自然会谢谢你,请你吃饭…。”君深看着封井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要安好的谢谢,你的就免了。我做这么多,只是因为她…。”封井听着君深口中的我们,只觉得刺耳得很。他在乎的从来都只有安好一个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,封井你不该再惦记她…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他帮了忙,君深此刻已经想同他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第一个动心的女人,放弃她,除非我死…。”封井还是这么执着。

    看君深要动手,安好拉住了他的手。君深的内力远超封井,他若真动手,封井不死都重伤。

    现在他已经是西凉王了,要是他出了事,这盟国怕是就毁了。

    “封井,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,你走吧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的手顺势,搂在了安好的腰上,封井看着只觉得很刺眼。

    可安好却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,她到底是喜欢君深,不喜欢他。

    封井看了眼他们,就飞身离开了,落风在封井离开的时候,也跟着飞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安好,我好看还是封井好看…。”君深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,哪根筋又混乱了,又想着问这样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我对你好,还是他对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了,真的。”

    君深闻言心里高兴了些,伸手就将安好揽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天色已不早了,这人还在这躺着呢。”安好拍了拍君深的背说道。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完,君深这才松开了她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带他回去,先审问下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君深走上前,直接就将人提了起来,然后就押着回了家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回来的时候,巫苏云她们全都睡了。

    君深和安好商量了下,就将这人带去了夜空他们住的院子。

    他们过来的时候,夜空他们都还没说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有动静,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安好,君深,你们这带回来的是什么人呢…。”夜羌看着,先开口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夜允打量了下安好他们带回来的人,这人浑身戾气,一看就不是好人。

    “这人有可能参与杀唐天麒一家,不过我们还没审问…。”安好看着夜羌说道。

    唐天麒家的事,他们都已经知道的了,对于唐天麒,他们看着还是挺同情的。

    夜空对于唐天麒,最是同情,看着他,他就会想到以前的他。

    夜净在一边喝着酒,没有说话,眼神却是在打量着安好他们带回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好好问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叫我们。”夜明听着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进去后,君深将人丢在了地上,扯开他嘴上的布。

    相比之前的愤怒,这人现在平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安好见他不说话,就开口问了起来:“唐家的命案,你到底有没有参与,你的同伙还有哪些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一连问了几次,他都不说话,心里不免有些恼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安好出手,点住了他的穴道,同青玄要了药。

    在安好点住他穴道时,他倒是有了点反应,知道瞪着他了。他若开口说他没做,安好或许不会用这办法,可他呢,啥也没说,还这般瞪着她。

    君深见安好能搞定,就没有出手干预,就在旁边看着。

    安好拿了瓶药出来,倒了颗在手里,准备喂给他吃。

    “给我吧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可不想安好的手,去捏这个人的脸。

    安好也没犹豫,直接就拿给了君深,君深的力气大,捏着他的嘴,就将这药丸喂了进去。

    药喂下去后,安好就给他解了穴道。

    “你,给我吃的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他只觉得这样苦得他难受不已。

    “什么药,自然是毒药了…。”安好看着他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不是不说话吗,给他喂了药,反应就这么大了。难不成,也怕死。

    闻言,那人没在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这药毒发的时候,会让人生不如死,活活痛上七天才会死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话,那人身子不由得颤了下。

    他不怕,可是却怕生不如死,这样太过折磨了。

    本来是可以催眠的,可这次安好似乎不愿意让他这么轻松,于是就真的用了毒药。

    这毒药还是青玄研制的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就第一次毒发了,开始的时候身体里仿若有上万的蚂蚁在啃食,又痒又疼。

    身上痒他自然就要去抓了,可这一抓,若抓的地方就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,会持续一个时辰,这人难受得都快要撞墙了,但安好哪能如他意呢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我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你,你做梦呢,你若不说,就慢慢享受吧,这时间还长得很…。”

    青玄制得毒,烈得很,这人受不了,只能说实话了。

    唐家的人他是有参与,一起杀人的还有三个人,他们是他结拜的异性兄弟。

    他们也是缺钱没办法,才接了这事。

    他们接这任务是在黑市接的,至于这任务是谁发布的,他们并不知道。他们只知道,杀了人,每人能拿到一千两银子。

    晚上黑市已经关门,今天他们是查不了。

    这人出了事,他那几个兄弟,说不定已经闻风跑了。

    但安好还是让他交代了他那几个兄弟的住处。问清楚写下来后,就交给了君深,君深看了看后就去找青木他们了。

    让他们连夜带人去查找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推荐好友文(2p求收)

    深度诱婚:萌妻不上钩 by神非羽

    重生前,她只是云城上千万人口中不起眼的存在。

    重生后,她依旧是不起眼的存在,但是虏获了一个非常亮眼的男人,这个男人,有钱有权有料,爱玩深沉,还比自己大了十一岁。

    宋悠然说:“金钱权欲下的感情,终究一场浮华,可以玩,但是不能动真,动真你就输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说:“没关系,我就站在浮华背后等你,你什么时候玩够了,就什么时候回来,咱们有一生的时间,慢慢耗。”

    殷越泽,殷氏现任掌权人,传言中他天性凉薄,难得情深,因此他的身影只会出现在财经版,永远那么高不可攀。

    宋悠然表示传言都是胡扯,她眼中的殷先生天性火热,情深似海,不用攀自己就能压上来……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