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五十二章 治病,他死了
    “丫头,你先等着,我去找他们去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说完,就从这屋子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情况,不光安好生气,他心里也是很生气的。他这人平时虽然贪吃了点,但对他自己的徒弟要求还是很严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们自己也有疏漏,之前他和莫云邪来后,就大致看了下,随后把了脉,就在那谈论起了病情。不过他是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但这算是给他上了一课,以后干什么都得细致点了。

    林寒在鬼谷子出来的时候,就看到他了,看他一脸怒气,林寒不免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相处了这么久,他可很少看到鬼谷子这般生气过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这是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那个车祸病人的伤,是哪些人处理的…。”鬼谷子见是林寒,脸色倒是好了些,想了想看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林寒跟了他有这么久了,他断然不会相信这是他处理的。

    林寒见鬼谷子问起,就同他说了起来,这也不是什么秘密,他们医馆的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后院看看,安好那丫头需要什么,你都给她准备好…。”

    听鬼谷子这么说,林寒只觉得是那病人出了问题,也没多问,直接就去了后院。

    林寒过来的时候,安好已经给这车祸病人扎起了银针,这次她用内力,这一番针灸下来,安好只觉得有些气血翻涌,不过比起之前却是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看安好在针灸,林寒就没说话。

    君深看安好脸色不好看,就扶着她坐到了一边的凳子上。

    莫云邪看着就知道安好用了内力,想说她两句呢,可是又舍不得说。

    就让安好将伸了出来,他拿着针在安好两只手臂上扎了下,他的内力到底浑厚些,在他扎完后安好只觉得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安好扎得穴位,用针的深浅,跟他们都有些不同,不过看起来效果倒是不错。那人之前呼吸本来是很不畅的,现在却是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看安好脸色好些后,林寒才开口说了起来:“安好,你有什么需要的就同我说,我去帮你准备…。”

    这车祸病人,一直是他们在照看,他只是偶尔才来看看。他自然就没注意到这些问题。

    安好听林寒这么说,就知道是鬼谷子授意的,也没客气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想要纸笔墨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先等着,我马上去给你拿。”林寒说完就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林寒走后,君深看着安好问了起来: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…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给我扎过银针后,我整个人都好了不少…。”安好看着他们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就是这么不爱惜你自己,你看看你刚刚那样,这内力不能使用过度,不然吃亏得可是你…。”

    这话既然开了头,莫云邪免不了要唠叨一会儿。

    之前的他话都是不多的,可安好是他孙女,他自然要多关心,多说几句了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林寒就拿着纸笔墨过来了。

    莫云邪就没有在说了。

    拿起笔,安好写了一张药方,这可是强力退烧的。

    莫云邪看着安好写的字,只觉得她的字挺好看的。这安大海,不愧是秀才,将女儿教得这么好。

    安大海是有教过安大丫写字,但是原主的字,可没安好写得好。

    “师兄,这个药方等下你拿出去后,就让他们拿药熬上。白布,烈酒,火折子,针线,鼠耳草这些我马上就要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说完,林寒就拿着药方出去了。他出去的时候,正好碰到鬼谷子进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忙你的去吧。”他不用问都知道,安好肯定叫了他做啥。

    听鬼谷子这么说,林寒就出去忙他的去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一进来,安好就看着他开口问了起来:“师父,你出去问清楚了吗…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听着看向了鬼谷子。

    君深也想知道,到底是谁这么不靠谱。

    “提起这个我就是火,刚刚知道是谁处理的后,我过去就将他们叫到一边给骂了一顿。这伤口是我教的徒弟给缝合得,截肢也是他做得。开始是他在包扎伤口,后来居然教给他徒弟去做了。这徒弟本来就还在学,这医馆一忙,他连换药都忘了,而且处理伤口的时候,居然都不用酒给消毒的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见安好问起,就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“你这徒弟就是坑,这病人伤得这么严重,他还敢假手于人,这人必须得有人照顾着…。”安好看着鬼谷子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还能挽回,不然就是草菅人命了。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话,鬼谷子看着她道:“不是还有你这个好徒弟吗,这次多亏你了,师父知道错了,你说得我都记住了…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听着嘴角微抽,这认错倒是挺快的。

    他们没聊多会儿,林寒就端着安好要的东西进屋来了。

    所需的东西都来后,安好就开始给这车祸病人清洗伤口。他的手臂缝合得并不完全,安好准备加几针。

    消了毒后,安好就开始缝合,缝合好后包扎伤口的事,安好就教给林寒做了。

    林寒在伤口外放上处理好的鼠耳草后,就开始包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寒包扎的事干得最多,现在包起来熟练得很,包得也特别好。对于包扎手法,安好看着只觉得挺好的。

    截肢的腿,现在已经恶化了,安好不得不将他腿周围的腐肉全部给剔除干净。安好的匕首锋利得紧,处理起来不算太难。君深在她处理得时候,见她额头有汗,还没等她说就给她擦拭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安好说得话,他可是都记在心里的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看着不由得笑了笑,看他们两个感情好,他们心里就高兴。

    这要是以后成了亲,他们肯定要不了多久,就能有小家伙抱了。他们俩的孩子,肯定不一般。

    安好绝对想不到仅仅一个擦汗,他们会想这么多。

    处理好,消了毒后,安好亲自给他上了药,包扎好后,安好给他把了下脉。她刚刚给他处理腿的时候,她可是看到他手动了下的。

    他的脉象比现在有力了些,不过还是有些紊乱。

    在安好给这人把脉的时候,鬼谷子和莫云邪也一一上前,把了他另外只手的脉象,这看起来倒是比先前好了些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在看看他头呢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正准备给他处理头的,还没动手,鬼谷子倒先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头,完全是肿的,出血的地方已经止住了,不过却没有进行缝合,虽然伤口不是很大,可若不缝合好起来着实慢,缝合下却是要好些的。

    安好之前只是简单的看了下,并没有做处理。

    现在自然要给他的脑袋缝合下了,消了毒,喂了颗药后,安好就开始缝合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人因为脑袋受伤,头发已经都剔了的,现在看起来脑袋着实很大。

    毕竟这脑袋不是其他地方,万一在动,这问题就大发了。

    安好已经有些日子没干这样的事了,这缝合完,只觉得手不怎么舒服。

    缝合完,安好和鬼谷子他们聊了会儿。

    他们要在这守着,下午才回家,安好和君深就先坐着马车回家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没看到安心和安然,安好心里不免很是担心。

    正在她想出去找她们的时候,星一回来,她说安心她们去了小七家吃饭,下午才回来。

    得知她们去了小七家,安好也不那么担心了。

    今晚安好要办庆功宴,早上厨房买菜,就买了不少。吃过午饭,安好去厨房看了看,休息了两个时辰后,她和君深就出门买菜了。

    云小七跟她一样喜欢吃虾,安好就买了不少。

    到菜市这边的时候,安好四处看了起来,买了不少的菜。

    放到马车上后,他们又过来继续逛着,可看了好久,安好都没有再买,君深看着不免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这是要买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听君深问起,安好看着他说道:“我想买玉米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看了这么久了,这里想来是没有卖的,我们去别地看看…。”

    上车后,君深让林城驾驶着马车去了帝都西,这边卖的全是大棚里出来的,就是价钱贵。

    过来后,安好看到不少想买的菜,索性一样买了些,至于玉米她多买了些,炒不完煮来吃也不错。

    买好放好后,他们就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君深,我突然想起一件事,我们下注的钱,还没去拿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去拿,我已经让人给送回了府,不过忘了告诉你了。家里人的钱,也一并都给拿回来了。”君深闻言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这样倒是好。”

    她之前的钱,她是拿给君深以她的名义下的,每个下注的人都会有一张纸,只用拿着这个就能去换钱了。

    君深却是没说,那赌坊已经赔得倒闭了。虽然蒋苏苏这边也有人支持下注,可到底不是很多,所以就只能赔老本了。

    “君深,之前我们最后一场比赛的那个裁判,不是被皇上给关押了吗,他有交代什么吗。”

    那裁判一看就有问题,在她看来这裁判要么就是收了她的钱,要么就是受到了她的威胁,不过还是后者占的可能性大些。

    听安好提起这个,君深就不由得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沉默了会儿才说道:“他死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死的,什么时候死的,怎么会这样,他啥也没交代吗。”安好听着着实有些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这人到底关在哪的呢,怎么就这么轻易死了呢。

    君深就知道安好会这么大反应。

    “他是昨晚死的,我是今天早上知道的,上午事多都忘了同你说了,他是撞墙自杀的。带回去的时候,有审问,可当时他什么都没有交代…。”

    听完安好只觉得可惜,这算是错过一个收拾蒋苏苏的机会了。君深还真是忘得事多呢,要不要吃点啥补补。

    想到这,安好又问了起来:“那蒋苏苏上午被打得那么惨,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样了,我都没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蒋家,已经扬言将她逐出家族了。虽然是这么说,可他们也没有不管她,私下给了她钱和房子…。”君深看着安好说道,蒋苏苏他有让人暗中跟着,自然清楚这些事了。

    “这蒋家人,还真是有意思…。”

    聊着聊着,没多久他们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安心她们,在安好和君深去买菜后,没多久就回家了。一起跟着回来的,还有云小七,独孤千羽和她的几个师姐。

    因为安心她们,云小七,独孤千羽她们都会玩叶子牌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回来的时候,她们正好打完一局,等到马的叫声,她们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刚下车,就见她们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出来后,独孤千羽就叫起了人,对于君深她觉得叫师公太难听了,就跟着安心她们叫了九哥。

    看安好他们买了这么多菜,安心她们就帮着提了回去。

    回去后,安心和安然他们就帮着安好处理起了虾子。

    独孤千羽没处理过这些,却是好奇得紧,她们干啥她都要跟着学。

    安好打算晚上做汤锅,除此外,在做一些炒菜,蒸菜,凉菜。

    安好做菜的时候,厨房里可谓是站满了人,一个个都在看着她做菜。

    苏玉娘她们看着,就坐外面聊天去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做的菜,看着比百味斋做得都好呢。”独孤千羽看着不由得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,我姐做的菜最好吃了。”安心听着笑了笑说道。至于安好和百味斋合作的事,安心想了想,就没说。

    安好闻言笑了笑,也怎么说。

    有些事懒得解释,解释多了,到后面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独孤千羽今天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安心说安好做菜好吃了,此刻看着,她只觉得自己好饿,等下肯定能多吃一碗。

    云小七她们没有说话,只是在一边看着安好做菜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熟练的动作,就知道她没少做饭,跟她住在一起,真是太有口福了。

    饭厅里汤锅都熬上了,菜也上了不少。

    鬼谷子他们回来得比往常晚了些,他们回来正好赶上吃饭。

    晚饭做得很丰盛,独孤千羽她们吃着安好做的,只觉得比百味斋做得都好吃,独孤千羽对安好的崇拜又上升了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云小七吃着安好做的椒盐玉米,只觉得这味道好熟悉。

    安好在云小七吃饭的时候,看了她好几眼,从她的表情安好可以看出她是记得这味道的。虽然她记得这味道,可她到底是忘了她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,总算明白,安好为什么想买这玉米了。

    可看起来,云小七想起得事情不多。

    今晚上,夜羌他们几个长老,也出来吃了饭,他们是单独坐的一桌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独孤千羽他们没少看夜羌几人。这觉得他们挺能吃的,而且也挺能喝的。

    对于安好的养父养母,夜羌他们看着,都觉得挺好的。也明白,安好之前为什么那样说了。

    夜禾宇他们都很喜欢,安好他们这样的生活氛围,他们在家的时候,可从没觉得这么热闹过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,大家都没走。

    安好就组织着大家打起了牌,不打牌的就下棋,想睡觉的就去睡。

    现在家里的人,除了小葡萄,没有一个不会打牌的。

    至于夜羌他们之前带来的人,在另外院子住着的,他们吃住都在那边院子的。

    打得晚,索性就留着她们在府里住了。

    话说这边,百里星辰和巫苏云去冀州城的路上,一路都是骑得马,在下午很早的时候,他们就到了冀州城。

    一路上都还没吃饭,就吃了点心和水果。

    到了冀州城后,百里星辰就叫着巫苏云先同他一起去了百味斋。

    休息了下,洗了个澡,吃过午饭,他才让鱼七送她回去的。至于他,还得为提亲做准备,暂时就没陪着她一起回去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