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五十四章 你是我亲娘吗,添妆
    君深说这话的时候,手紧紧搂住了安好的腰。

    听君深这么说,安好很是无语,这夜市哪有白天卖得东西多呢。

    “不想睡,那我们做点别的事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完还没等安好说啥,就吻了上她的唇,有浅到深,吻得好不霸道。

    这家伙,哪里是想睡觉,分明就是想占她便宜。

    这个吻,君深并没有持续太久,他也怕安好生他气。

    吻完,君深和安好聊了会儿天。

    这边云小七她们没等到安好她们来,就先去逛街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聊了多久,安好只觉得自己有些想睡觉了,正在她昏昏欲睡的时候,门外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听到敲门声,安好清醒了过来,正欲说话的时候,君深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的声音有些冷,青木在外面听着打了个寒颤,他也不想来打扰他们啊,可不有事吗。

    “主子,鬼老他们那边传来消息,说那车祸病人醒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青木听君深这么说,赶忙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看安好精神不太好,君深想了想说道:“要不你接着睡,那边我去就好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洗下冷水脸就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坐起了身,起床穿好鞋子,整理了下自己后,就出门洗脸了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醒来,她怎么可能不去看看呢。

    君深整理好衣服后,也跟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安好收拾好,他们就坐着马车去了帝都南的鬼谷医馆。

    今天的鬼谷医馆生意还是那么好。

    这些天,安好和君深他们都有来医馆,医馆的人早已经把安好他们看熟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进医馆后,就直接去了后院。

    他们过来的时候,房间的门是开着的,正在他们打算走进去的时候,林寒端着碗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,那人情况怎么样了…。”见林寒出来,安好就先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情况不太好,醒来后,见自己的腿没有了一条,情绪很是激动,这一激动又晕了过去,到现在都还没有醒来…。”林寒皱了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,那师兄你先忙,我们进去看看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。”

    林寒走后,安好和君深就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进来的时候,鬼谷子和莫云邪正在给他看着病,两个人一边只手把着脉。

    “师父,爷爷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虽然来得快,可也没有他晕得快,他这才醒来没多久呢,又晕了过去。”鬼谷子看着安好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,他到底记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,醒过来啥话也没说…。”莫云邪皱了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闻言皱了皱眉,这要是不记得,这条线岂不是又断了。

    安好听完他们说的,走上前给他把了下脉,他现在的脉象有些乱,刚刚之所以晕是因为情绪过激。

    把完脉,安好给他看了下头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经过这些天的调养,他头上的伤,已经都愈合了,脑袋也没有之前那么肿了。整个人看上去,比之前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看完,安好同鬼谷子他们聊了会儿。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那车祸受伤的人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的情绪倒是没像之前那么激动了,不过安好问他啥,他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对于他君深是查了的。

    这人叫汪连,年龄三十八左右,妻子已经死了十年了,妻子死后没多久,他女儿也生病死了。传闻他克妻,所以没人愿意嫁给他。

    他也曾在黑市买过媳妇,可日子没过几天,那女子就卷着他的钱跑了。

    后来他又买了几个,要么不能生,要么就生孩子的时候难产,一尸两命。

    在今年年初的时候,他在回家的路上,见有个男子在调戏一个女子,就出面解了围。这女子是个寡妇,长得不错,他一见就喜欢上了。

    后来,两人就一直私下来往着,该发生都发生了,但就是没成亲。

    汪连出事后,这寡妇来看了一次,后面便没有再来了。

    在鬼谷医馆待了会儿后,安好和君深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出了医馆,安好和君深就坐着马车去找那寡妇去了。

    马车上,君深同安好说了下这寡妇的情况。

    寡妇的名字叫方琴,今年二十九,她是卖豆腐的,她生有三个孩子。她男人死后,家里就把他们分了出来,不再管他们。

    大儿子今年十三岁,二儿子今年十一岁,小女儿今年九岁。方琴以前是住在平民区的,但后来汪连出钱给她买了个院子,就住在了富人区这边,毕竟富人区这边的治安好一些,晚上都有捕快巡逻。

    马车跑了好一会儿,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停下后,安好和君深就一前一后的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下车后,安好就看到前方有一个菜市场,看起来倒是不小。

    “她就在这里面卖豆腐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”

    说完,他们就朝着菜市里面走了去。

    没走多会儿,他们就来到了方琴的摊子前,她每天都是在这个位置卖豆腐的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过来的时候,方琴正在给人找钱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们要买豆腐吗。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安好往旁边一看,看到了一个小姑娘。她应该就是方琴的小女儿了。

    她长得清秀可人,看他们的时候,眼里没有丝毫畏惧,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笑容,性格倒是开朗。

    “对,买豆腐,你们这里的豆腐,我们都要了。”安好看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娘,他们要把豆腐全买了…。”小女孩的语气很是欢喜。

    方琴闻言,给人找完钱后,连忙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看到安好他们时,她的脸色微微变了下。安好他们穿着都不差,这样的人在她看来,根本不可能自己出来买菜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豆腐不少,你们真的都要买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都买了。”安好看着方琴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没有说话,安好既然要买这么多,她心里肯定有她的打算。

    给完钱,安好看着她说道:“你就是方琴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是,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。”要是害她的,怕是不会买她豆腐的,也不会站在这问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,汪连吗。”

    方琴想了想,点了点头。小女孩闻言,没有说话,她其实挺想去看看汪连的,可她娘都不带她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能找个地方谈谈吗…。”安好看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外面谈吧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没意见,方琴就开始收拾东西。挑上后,就带着她女儿,跟着安好他们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出去后,他们就找了个角落谈话。

    安好还没开口,方琴就先问了起来:“他现在情况怎么样,醒了吗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好看着她道:“你既然这么关心他,为什么这后面不去看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娘说,有坏…。”

    “小云…。”方琴听她女儿这么说,连忙开口阻止了她。

    她女儿想说什么呢。这方琴是不是也看出了这车祸有问题呢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已经醒了过来,但是他失忆了,不记得以前的事了,所以我们就来找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方琴闻言皱了皱眉,她知道安好和君深能找到她,定然是知晓了她和汪连的关系,可这件事她不想插手,因为她怕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我恐怕帮不了忙,我还得养家,照看我的几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的这些话,安好想了想说道:“汪连出事,不是单纯的车祸,这件事还牵扯了一件命案。只要你愿意帮忙,这一切肯定就能早些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命案,听到这词,方琴的脸色不由得一变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在顾忌你的几个孩子,若是这个原因,我们可以派人保护。你们几个都可以住到医馆去。至于你养家这个问题,你一天豆腐卖多少钱,我给你多少,你只要在医馆陪着他就好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想了想,看着方琴说道。

    方琴的大儿子没有读书,在一家酒楼做学徒,二儿子在读书,今年刚考中了童生。

    不过她小儿子读得书院,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但即使是不怎么样的书院,一年也得要好几两的束修。

    她的大儿子倒是好办,直接放到百味斋去当学徒,在那里相对安全,因为没有人敢在百味斋闹事。

    只需出门送,回家的时候接就成。

    小儿子这边,君深想了想,给安排了个书童,暗中派了两个暗卫保护。

    商量好,她就回家收拾东西,跟着安好他们去了医馆。

    汪连看到她后,暴躁的情绪好了不少,但还是不记得她。安好也知急不来,就让她先陪着他,时不时的跟他说说过去的事,这样对于他的记忆也有帮助。

    事情办好的时候,已经天黑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,莫云邪就坐着安好他们的马车,一起回去了。

    巫苏云这两天,倒是来找安好说说话,可是她就要大婚了,她爹娘根本不让她到处走,她就只能待在别院里。

    好在,百里星辰会来看看她。

    不过到了大婚的前一天,百里星辰就不能来看她了。

    安好最近也忙,就没去看她,云小七她们倒是去了两次。

    时间转眼到了,五月十七。

    五月十七的晚上,苏遥拿上她准备好的书来找巫苏云了。

    听到敲门声,睡不着的巫苏云,连忙起身,走了过来开门。

    “娘,你都还没睡呢,快进来坐…。”

    苏遥进屋后,就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娘,你喝水完,要不吃个苹果,我给你削。”巫苏云看着她娘说道。

    “云儿,娘过来是有话同你说…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说吧,我听着呢。”巫苏云说完,低头削苹果去了。她娘不吃,那她吃好了。

    “这嫁人了,就不比在家了,你的脾气啊,还是该收敛些。高阳公主虽然对你好,可你也得明白你的身份,尽到你这个做儿媳的本分。对星辰好一些,别老欺负他…。”

    苏遥看着巫苏云语重深长的说道,她心里其实很矛盾,有时候很想将她嫁了,可真当能嫁了,她又舍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娘,你是我亲娘吗,我才没欺负他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不知道你…。”

    这两天,她可是看得很明白,百里星辰对她女儿是真的很迁就,很好。

    闻言,巫苏云笑了笑,百里星辰若是不想让她欺负他,她能欺负得了吗。再说,他以后可是她相公了,她怎么可能欺负他呢。

    “之前你来帝都的时候,你爹啊,只觉得家里好清静,天天回来都要念叨你。他虽然没有说想你,可我知道他心里还是很惦记你的…。”苏遥想了想,看着巫苏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爹是嘴硬心软。以后有时间,我会经常回家的…。”巫苏云闻言,心里其实酸酸的,但脸上却是一脸笑容。可以的话,她倒是想一直陪在他们身边呢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不太现实,可听巫苏云这么说,苏遥心里还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时间也不早,明天还得早起,今晚早些睡。这书你先拿着看看…。”

    苏遥说着,转身就走了,走得那叫一个快。

    “娘,你知道我不喜欢看书的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后面这声音,苏遥忍不住扶额,她生了个什么丫头呢。

    “这速度,可比平时快多了,怎么就走得这么快呢,居然连门都不关呢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念叨着,将书丢到床上后,就去关门了。

    门关好,回来将苹果啃完,擦了下嘴和手,她这才上床睡觉了。

    她刚躺下,就觉得有东西膈背,想到她娘给的书,她连忙从背后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书呢…。”

    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她翻着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前面讲的是各种亲吻技巧,后面则是带图的男女姿势。

    看着,她脸顿时就红了。

    这书上次百里星辰不就在看吗,还让她一起看。

    不过,明天到底是要看的,想了想,她又翻看了下。看了会儿,她就没敢在看了,只觉得越看越睡不着。

    开面,梳妆的人都是高阳公主给找的,倒是不用他们操心。

    早晨,天刚蒙蒙亮,巫苏云就被她娘给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沐浴,一连洗了三次,期间还有丫鬟婆子给她揉搓背,抹一些她没见过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心里不禁在想,这又不是拿来吃,洗那么干净干啥。

    洗好,就开始穿衣服,一连穿了好多件,她着实很抓狂,干啥要穿这么多呢,她哥成亲的时候,她没见她哥穿那么多呢。好在昨夜下了雨,今天倒是挺凉爽的。

    开面的时候,她只觉得脸疼,可她娘事前有交代她,她自然不敢乱动,或者说她不开面了。

    梳头时候听着的吉祥话语,巫苏云也觉得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看巫苏云笑得这么没心没肺的,原本落泪的苏遥,倒是不那么悲伤了。

    她的女儿肯定能幸福的。

    安好她们这边,已经约定好一起去添妆,所以她们早早的就在皇城门口集合了。

    添妆,君深不可能去,就让颜九,星一她们陪着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颜九她们正好也准备了添妆的礼物,毕竟她们曾经可是队友呢。马车跑得快,没多久她们就来到了百里星辰的别院。

    安好她们来的时候,巫苏云都已经吃过东西,装扮好了。

    安好一进门,巫苏云就喊了起来:“师父…。”

    “苏云,你就叫安好了,都不叫我们呢。”慕容米兰看着巫苏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嘛,这不一个一个来吗,你们可都是我姐妹呢。我给你们介绍下,这是我娘…。”

    相互介绍了下后,苏遥同安好她们说了几句,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苏遥看着女装打扮的安好,只觉得很是好看,也难怪当初自己女儿会喜欢。

    “苏云,你今天打扮后更好看了,快让我摸摸,这小脸白的…。”云小七说着,就要去摸巫苏云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看她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直接跑到安好身后躲着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啊别闹了,时间已经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