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六十九章 老男人,我乖你大爷
    听安好问起,君深看着她笑了笑说道:“味美多汁,爽脆可口,果肉很清甜,香味跟苹果有些像,吃起来着实不错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吃你就多吃几个,这果子吃了还能帮助睡眠,还可以帮助肝脏解毒消除体内有害物质,增进身体的健康。”安好看着君深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吃一边聊,没多会儿,刚刚洗的莲雾就被他们给吃完了。

    吃了安好就去洗澡了,君深随后也去洗了个。

    洗了澡没聊多会儿,他们就睡觉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起来吃过早饭后,安好就忙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她打算由她主厨,其他的人给她打下手。

    而唐天麒,吃过早饭就被苏玉娘他们叫去换新衣服了。

    云小七和独孤千羽她们来得最早,在安好炸酥肉的时候,她们就来了。

    独孤千羽先走进来,进来后她就朝着安好走了过去,看了看安好做的吃食,她直接就开口问了起来:“师父,你这弄得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金黄金黄的看着真不错,想来应该特别好吃吧。

    这酥肉之前她来的时候,安好都没做过,所以她并不知道这是啥。

    “这是小酥,左边的是用排骨炸的,右边的是用瘦肉炸的,都能吃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独孤千羽自然就不客气了,拿起一块就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做得酥肉真好吃…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吃,就多吃几块,但也别吃太多,一会儿还有别的菜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云小七之前吃过小酥,她着实喜欢,不过家里都不曾这样做过,可这味道她却觉得熟悉,第一次吃的时候,她就有这样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“安好,安心她们呢。”

    云小七吃完一块,看着安好问道,她今天来可还没见着她们呢。

    “她们跟着我爹上街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哦,安好你那未来弟弟呢。”云小七想了想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应该在试衣服,我娘刚把他叫去了…。”安好闻言看着云小七说道。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云小七便没有再说啥了,反正一会儿总能见到的,她只是好奇他长啥样。

    看炸到有那么多后,安好让人装了些端了出去。

    厨房烟雾重,安好跟她们聊了几句后,就让她们去外面坐了。

    云小七和独孤千羽是一起出去的,这刚出来,独孤千羽就看到了水云行。

    “小七师父,你看到水云行了吗,就在对面坐着呢,今天的他穿着一身白衣,看起来真像画里走出来的仙人一样…。”

    云小七听独孤千羽这么说,抬眸看过去,正好和水云行的目光相对。

    水云行见云小七看着他,不由得勾了勾唇朝着她抛了个媚眼。

    “小七师父,你看着了吗,他对我笑了,他的眼神看着好勾人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独孤千羽的话,云小七直接对着水云行翻了个白眼,这妖孽还真是会勾引人。

    这独孤千羽彻底的变成花痴了。

    “千羽,他这样的老男人不适合你,你今年才十四呢…。”云小七看着一边的独孤千羽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哪里老了,我看着挺好的,小七师父我们过去吧。”独孤千羽说完,拉着云小七的手就向着水云行的方向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今天一早,院子里就摆上了桌子,此时水云行是一个人一桌的。

    过来后,独孤千羽就拉着云小七坐在了水云行对面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刚坐下,独孤千羽就撑着下巴,看着水云行说了起来:“水哥哥,你长得真好看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的这声称呼,一边的云小七只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,你也长得很可爱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也觉得我可爱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云小七听着两人的对话,嘴角微抽。

    “水哥哥你今年到底多少岁呢。”独孤千羽想了想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想到问这个问题呢。”水云行闻言,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独孤千羽问这话时,云小七的眼皮不由得跳了下,这丫头想说啥呢。

    “因为,小七师父老说你是老男人,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有多老。”独孤千羽看着水云行问道,之前都说他二十多,可到底二十几呢。

    云小七听到独孤千羽这么说,站起来就想走。

    水云行听到这话,整张脸都黑了下来,之前说他娘他忍了,如今又说他老,他哪里老了。

    看云小七要走,水云行叫住了她:“云小七,你给我站住…。”

    “叫我干啥,我又没话和你说…。”

    云小七才不会那么听话呢,说完她迈着步子就走,结果还没走出去几步呢,手就被水云行给抓住了。

    两人顿时就动起了手,云小七的内力虽然不高,可招式却使得很犀利,水云行看着只觉得她跟安好的武功略有相同之处,不过相比起来,她的更狠一些。

    独孤千羽看得莫名奇妙,这两人怎么说打就打起来了呢。

    水云行的内力远高于云小七,没多久就将她拿下了,直接点住她的穴道,将她拉着坐回了位置上。

    君深和鬼谷子他们在下棋,在水云行和云小七打起来的时候,他们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君深跟安好曾经比试过,看着云小七的招式,君深就觉得有些相同。想到她们曾经是战友,君深也不觉得奇怪了。

    看了会儿,见他们没在打后,他们又接着下起了棋。

    这边,水云行把云小七摁着坐下后,他也坐下了,不过这次他没有坐他原来的位置,而是坐到了云小七旁边。

    “那个,水哥哥,小七师父她不是故意这样说你的,你就给她解开穴道吧…。”独孤千羽想了想,觉得这水云行肯定是因为听到她说云小七说他老,他才生气的。

    “她还说了什么…。”水云行看着独孤千羽说道。他可不信,云小七就说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看云小七瞪着她,独孤千羽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我今天就不给她解了,我的点穴手法可是独一无二的…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是这样,可他偏就这么说了。想来,独孤千羽定然会信的。

    独孤千羽听水云行这么说,只得努力回想了下那天云小七说的话,这一想倒是想起来了。那天她后面说的那句,她其实也不太明白呢。

    云小七记得不行,这水云行这么小气,要是知道她那样说她,她今天怕是惨了。

    “哦,我想起了,那天她还说了一句话,不过我不太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。”水云行倒是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好看呢,小七师父就说,这男的年纪大了,在做那事的时候,嘿嘿嘿…。”

    独孤千羽却是没敢把她的原话给说出来,要是水云行听她说她想追他,不知道啥反应呢。

    云小七此时想到了一句话,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。她几乎将她说的原话给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水哥哥,那事是什么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问你相公去。”水云行说着,搂着云小七的腰,就飞身上了房顶。

    “相公,为什么要问我相公啊…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是要去哪呀。

    鬼谷子他们都听到了,这云小七啊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,这下有得她受了。

    水云行带着云小七直接回了他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后,他直接踢开了门,将云小七丢到床上后,他才过来关的门。

    关好,他向着床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过来后,他解开了云小七身上的哑穴,另外个穴道却是没解,因此云小七只能说话,身子却是不能动。

    水云行见云小七瞪着他,他想了想看着她说道:“云小七你自己说了什么你心里有数吧,之前你说我娘,这后面你居然跟别人说我老,我哪里老了。说这些也罢了,你居然还说老了做那事不行,云小七你说我是不是要跟你证明下呢…。”

    看水云行向着她靠过来,云小七不由得慌了:“水云行,你别乱来,你要是敢乱来,我,唔…。”

    对于她这张喋喋不休的嘴,他之前就想吻了。

    如今有独处机会,自然要吻了。

    云小七被水云行这么一吻,整个脑子都陷入了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可水云行并不满足这一简单的吻,用他那灵巧的舌头撬开她的贝齿,直接攻城略地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小七整张脸都黑了下来,这混蛋,居然夺她初吻。

    等水云行满足离开的时候,云小七的唇已经被他吻得红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味道真甜。”

    “水云行,你这混蛋,你夺我初吻,老娘要杀了你…。”云小七闻言,瞪着他喊道。

    “小七,你叫这么大声,是想把人都叫来看我吻你吗。你是初吻,我还是初吻呢。你既然要杀我,那我怎么也得死个够本呢,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…。”

    水云行说着,上前伸手就拉扯云小七的腰带。

    “水云行,你给我住手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你都要杀我,不上了你,我岂不是白死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敢上她,她非把他变太监不可。

    腰带解开后,他的手又伸向了云小七的里衣,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,云小七叫停了。

    “水云行,你给我停下,我不杀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你,你亲了我,只要你放开我,我们之间的一切就一笔勾销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口说无凭呢,万一你还要杀我呢。”

    云小七听着水云行的话,真想掐死他。

    “我杀得了你吗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说不准,除非写下来。”水云行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去写…”说这话的时候,云小七无疑是咬牙切齿的,可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呢。

    她不杀他,她打他成了吧。叫着她的那些姐妹,群殴他。

    吃她的豆腐,她非揍得他,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水云行住的屋子里,就有笔墨纸砚,平日没事的时候,他就在研究着配药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他就写好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看看吧,同意的话,你写个名字,今天这事就这么算了。”水云行说着,将写好的协议递到了云小七面前。

    纸张上面写着:今有水云行吻了云小七,云小七不得其追究,任何方式都不准,也不准叫人帮忙,要是违背就肉偿。后面还有关于肉偿的解释。

    云小七看完上面写的后,整张脸都黑了下来,这混蛋简直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看完了吗,要是你觉得可以就写下你的名字,不行我们继续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还要挟她,老天怎么不来个雷劈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给我解开穴道呢,我这动不了怎么写。”

    听着云小七的话,水云行上前给她解开了穴道,不过这穴道一解开,云小七就想跑,可水云行早就防着她的。

    她还没跑出两步呢,就被水云行抓住了。

    云小七脚下一动,直接一脚飞起,向他袭击了过去。她的一脚来得很突然,水云行只得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这混蛋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学不会乖…。”水云行看着云小七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乖你大爷…。”

    门出不去,可不是还有窗吗。

    可水云行哪里能看着她跑呢,他出手就想抓她,可这次没有抓到她的手,而是抓到了她的里衣角。

    云小七被他抓住衣服,跑不掉心里气得不行,回头就是一脚。

    这一脚被水云行避了过去,他闪避的时候,他的手也跟着动了,于是云小七的里衣就被他华丽丽的扯开了,这一眼看过去就看到了她粉红色的肚兜,还有她起伏的胸部,看起来着实有料。

    水云行看着,顿时愣在了原地,这小丫头身材还挺不错的呢。一看就一手不能掌握,这形状真圆润。

    看着,水云行不由得流出了鼻血。

    回过神的云小七连忙捂住了胸口,将她的衣服拉好系了起来。她的脑袋真是进水了,居然没系好就跑。

    “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,是你踢我,我这一闪避才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混蛋,我杀了你…。”

    水云行的话还没说话,云小七就喊着向他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水云行看她这么生气,自然不可能站在这里给她打了,他一跑云小七就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云小七跑得倒是快,一下就跃了起来抓住了水云行的后衣领,或许是扯得太过用力,这一往后扯,水云行的唇和她的唇触碰到了一起,然后她惊得手一松,水云行直接倒了下去,要不是落地的时候,他用撑了下,他的头现在怕是疼死了。

    可他若不疼,云小七肯定还会在闹。

    于是他就装着呻吟了起来:“啊,我的头,我的腰疼死了,云小七你这是要谋杀呢…。”

    回过神的云小七看着在地上滚动着呻吟的某人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。

    她向来下手没个轻重,只以为她这次把水云行给伤着了。

    看着,她连忙蹲下身子,看着水云行道:“水云行,你没事吧,我,我不是故意的,我是气过头了…。”

    见水云行疼着滚着不和她说话,她想了想道:“我,我去叫安好给你看看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要找她,丢脸死了,你扶我起来…。”

    找安好来,他这不白装了吗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云小七就动手将他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水云行在她扶他起来的时候,直接靠在了她的肩膀上,感觉她身子强硬似要发火,他开口说了起来:“啊,我头好晕,我腰好疼,小七啊你还不服我到床上…。”

    云小七只得将他扶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他睡下后,云小七想了想看着他说道:“你这样,怕是不行,我还是找去安好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找她,她知道还不得问个明白,你想让她知道刚刚的事吗。”

    云小七也觉得安好肯定会问,想了想她又说道:“那要不我去找鬼老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老头,你更别想了,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也是大夫吗。我床边的第二个抽屉里,有一个白色的瓶子你拿给我,我先吃点药,这药吃了会好很多…。”

    这臭丫头,还知道关心他呢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云小七连忙就去找药了。

    找到后,直接拿给了水云行,想了想给他倒了杯水。

    喝着水,水云行眯了眯眼,这被人伺候的感觉,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吃点药怎么行呢,不抹点药吗。”

    “抹药,你给我抹吗,我的屁股好像也摔倒了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