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七十三章 告别,准备回去
    他们一逃,君深这边就收到了消息,得知宫里的事后,君深立马召集炎甲军直接追出了城,在天快亮的时候,追到了蒋家的人。

    带回后,就直接关押进了天牢。

    经过审问,君临对他们做出了判决,蒋贵妃到底是宫里的妃子,又是小公主的娘,所以留了她一命,打入了冷宫。

    君临审案的时候,君深还拿出了蒋家贩卖人口的证据。

    参与贩卖人口的是蒋尚书的二儿子,三儿子,另外涉案的还有蒋家的孙子,外孙。

    两个儿子是贩卖人口的头目,直接被判了秋后处斩。

    蒋尚书也被判了秋后处斩。

    至于蒋家的其他人,全部被判流放,永不召回。

    虽然这是宫里发生的事,可没多久帝都的人都知道了,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,一时间帝都都是骂蒋家的声音。

    娶了蒋家女儿,孙女的人家,心里都很是不安,少数的人选择了休妻,剩下的人,都搬离了帝都。

    牢里的蒋苏苏也得知了消息,她本来还想着,他们能救她,如今是彻底绝望了。

    蒋潇潇,到底离得远,得知消息也得好些天去了。

    君深回家的时候,已经快中午了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安好正在做饭,他就去厨房找她了。至于独孤千羽,一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,我想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,上前就搂住了安好的腰。

    “你松开我,大家都看着呢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闻言抬眸看向了周围的厨娘,厨子们。见君深看过来,他们识相的全部都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走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般看着他们,他们能不走吗。”安好闻言笑了笑说道。真是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好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君深抱住安好腰的手,还紧了几分,没有一点要松的意思。

    安好想了想看着君深说道:“你这大晚上的都没怎么睡,先去休息会儿吧,等下吃饭我叫你。中午吃了饭,你在好好睡一觉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好奇蒋家的事吗…。”君深闻言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奇自然是好奇的,可是你不得要休息吗,什么时候告诉我都行。”安好闻言,看着君深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都叫我中午吃了饭睡觉,就中午吃了饭在休息好了,到时候你陪我一起睡会儿午觉可好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点头,君深就同她说起了蒋家的事。

    “这蒋贵妃还真是够胆大的,私换龙种她都敢,为了皇位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…。”听完君深说的话,安好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君深就出去看鬼谷子他们下棋了。

    中午吃了饭后,安好就陪着君深睡了会儿午觉。她昨晚到底是睡了的,所以睡到半下午的时候就醒了。

    半下午的时候,龙天月他们来找了她。

    这几天他们都没来她,敢情是去游玩去了。他们先去普陀寺,后面又去了青城山,都是距离帝都没多远的,一两天路程就能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龙天月倒是想在这里多待些时间呢,可惜不能,他们已经出来了有好些天了,必须得回扬州去了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龙天月同安好说起了之前害她的人。

    害她的人正是宫里的一个妃子,已经和她娘是朋友,可后来她娘比她受宠,她心里一直嫉妒得很。在她娘生下她后,心里更是不平衡,就给她下毒。

    她给她下的是慢性毒,无色无味不易被察觉。

    要不是之前她落水,她怕是就死于这无色无味的毒了。

    说起她落水,并不是意外,而是被宫里的另外一个公主给推下水的。说起来,也是嫉妒,嫉妒龙天行和龙天宇对她这么好。

    安好听完着实无语,这人的嫉妒心还真是够可怕的,动不动就要人命。

    君深醒过来的时候,身边就不见了安好。

    等他到前院的时候,就见安好正和龙天月他们聊着天。

    见君深过来,龙天月先开口喊了起来:“九哥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君深点了点头,多余的话没有一句。除了安好外,其他的女子,他都不会说太多话。

    龙天宇和龙天行看着君深过来,也同他打了下招呼。现在熟络后,他们都是直呼其名了。说起来他们的年纪都比君深要大上一些。

    君深过来后,就挨着安好坐了下来,坐下后同龙天行他们寒暄了几句。

    君深的话本来就不多,聊了几句后就没话同他们说了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不由得笑了笑,想了想看着龙天行他们说道:“五哥,七哥,自行车这些在你们扬州国卖得好吗…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她都不在家里,自然不知道他们在她这定了多少车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,这自行车,滑板车什么的,在我们扬州国卖得可好了。现在走在我们扬州国帝都的街道上,都能看见不少在骑自行车呢。他们买了后,一个个都学得挺快的,老老少少都在骑…。”

    龙天月听安好问起,赶忙说了起来。他们说了这么多,她都插不上话,这下总算能说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们都开了两个分店了。

    那些吃的,也卖得挺火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们扬州国的人虽然不如燕州国人多,可也少不了多少,关键还都比燕州国的人有钱。

    在他们那边,稻谷一年是可以种两三次的,粮食可是不缺的。

    龙天月说完后,龙天宇又说了起来:“安好,你这些车真的卖得特别好,我们的人每几天就会去你们村拉货,这每次也就只能拉回上百架自行车,这一到店里没多久,就被卖完了,着实有些供不应求…。”

    “说道这个,之前我就同你们说过,这自行车做起来比较费时间,一架自行车也得好些时间才能做好,这想短时间做很多出来,定然不容易的…。”安好看着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几天就能拉上百架,想来工坊应该是又招了人了,毕竟除了自行车外,还要做其他的呢。

    君深没问同龙天行他们说,就坐在一边喝着茶,听着安好他们说着。

    “安好,要不你来我们扬州也开个工坊吧…。”龙天月看着安好说道,这个想法她之前就有了,可她一直在扬州国也没能见安好,自然没办法说了。

    如今提到这,她自然要说一下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,目前还没有想过,不过你这提议倒是不错。”安好闻言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要是来,我可以把我帝京郊外的地卖给你,到时候建工坊什么的都可以。”一直没说话的龙天行,这下倒是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就是,你若觉得不够,我这也还有地呢。”龙天宇也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闻言皱了皱眉,这几个人是想拐走他媳妇呢。

    “这个,只等以后再说了,目前怕是不行的…。”安好想了想,看着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龙天行他们也没勉强,就换了个话题聊。

    他们明天就要走了,今晚上安好自然要留他们吃饭了。让君深陪着他们打牌后,安好就去帮着做晚饭了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她们中午吃了午饭,就出去找云小七她们玩了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太阳都要落山了。

    看到龙天月他们在这,不免有些意外,因为好些天没见到了,她们都以为他们回扬州了呢。

    龙天月没有打牌,安心和安然就拉着她去一边坐着聊天去了。

    天还没黑,安好他们就吃上了晚饭。

    因为明天就要离开,龙天月又想跟安好她们多说会儿话,今晚上就住在容安王府的。

    吃了饭,聊到半夜的时候,龙天月才放安好,安心她们回去睡。

    安好回屋的时候,君深是侧着躺在床上的,脸朝得里面,安好看他这样还以为他睡着呢,可她刚走到床边就被君深一个转身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。”

    还搞突然袭击,着实吓了她一跳。

    “没你在,我怎么可能这么快睡着呢。”君深说着,手也紧了几分。要不是龙天月明天就走了,他才不会让安好同她们聊那么久呢。

    “好了,也不早了,我们回空间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君深的话音刚落,安好就带着他进了空间。

    洗了澡后,他们聊了会儿,就睡觉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吃了早饭后,龙天月他们就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安好本以为,封井已经回了西凉,却不想他们刚送完人回家没多久,就有人给他们送来了一封请柬。

    这一看,可不就是封井,请她和君深吃饭吗。

    看着请柬,安好皱了皱眉,他这是在提醒自己,没请他吃饭吗。

    快要中午的时候,安好和君深才动身去了百味斋。

    落风早就在下面候着了,在安好和君深来的时候,就带着他们上了楼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进屋的时候,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菜。

    “我都等你们多时了,既然来了,就坐下吧…。”封井看着安好和君深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刚坐下,封井就给他倒了碗酒,然后又给他自己倒了碗,至于安好他没有给她倒。

    “封井,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安好,我等了你好久,你都不请我吃饭,我自然就请你们吃饭了。”封井看着安好说道。说完他端起面前的酒,就喝了起来,没多会儿一碗酒就被他喝光了,然后他又给自己倒了一碗。

    可以的话,他也不想请君深。可他知道,他单独请安好,她定然是不会来的,所以还是一起请了。

    喝了碗,见君深没动。

    封井笑了笑道:“怎么,你怕我给你下毒吗。”

    君深闻言,没有说话,拿起酒一碗饮尽。他只是在想,封井到底想干啥,如今看来倒是明白了些。

    “豪爽,再来…。”封井说着,又给君深倒了碗,然后就喝他的酒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他们一人一碗的喝着,不由得皱起了眉,这封井到底是要闹哪样,比喝酒吗。

    看着越来越多的空酒坛子,安好劝都劝不住,两人还是一直喝着。

    封井的酒量着实不错,可到底不如君深。

    喝到最后,直接喝趴下了。落风看着着实不知道该说啥好,他倒是想过来劝呢,可封井哪里能听他的呢。

    君深虽然没喝趴下,可脑子还是有些晕的,他喝酒也上脸,这没喝多少,脸就是红的了。

    “落风,你照顾好你家主子,将这药给他吃下,等会儿就会好很多。你告诉他,我们明天中午在王府请他吃饭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完,就拉着君深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给的药,落风叹了口气,她还是关心自己主子的,可为什么就不喜欢呢。可知道,他主子这段日子,都是在练喝酒呢,虽然酒量也不错,可他总觉得不行,自然要练了。

    为了赢君深一次,他家主子还真是够想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出了屋子,安好带着君深下了楼,下了楼后并没有立马走,而是让店小二盛了碗白开水来。

    “把这药吃。”

    君深看着安好没说话,倒是乖乖的把药给吃了。

    吃完,他看着安好说道:“丫头,我没喝醉…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没喝醉,那我们回家吧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闻言不由得笑了笑,她这语气,分明就是认为他醉了。

    他也没在解释,任由安好拉着他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没多久,封井就醒了。见封井醒来,落风很是高兴,只觉得安好的药好见效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醒了,感觉怎么样,脑袋疼吗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呢。”

    见封井问起,落风看着他说道:“他们已经走了,走的时候,安好姑娘给了我一颗药丸,让我给你吃。刚才你还醉得胡说八道,这吃了药丸果断好了不少。安好姑娘还说,他们明天请你去王府吃饭…。”

    “落风,我又输给他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主子,胜败乃兵家常事,你别想那么多。”落风看着封井说道,其实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劝慰他,看他这样他心里也不怎么好受。

    “落风,你先下去准备,明天吃了饭我们就回西凉…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他,不认输都不行,可认输并不代表他放弃。现在的他贵为一国之主,到底不能再像之前那般了。

    落风听着封井的话,欲言又止。离开,也好。

    落风走后,他就回了屋子,现在的他头还有不舒服,但确实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几天,他休息得并不好,如今躺在床上倒是没多久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睡着后,他做了个梦,梦里安好和他背道而驰,他想追她却跑得很快,怎么都追不到,叫她也不理。

    他的心不可抑止的疼,最后竟然是疼醒的。

    看着如今的自己,他的嘴角划过抹嘲讽的笑,他封井也有今天呢。

    这边,马车上。

    安好见君深是真的清醒,想了想看着他说道:“君深,我想回越寒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想回就回吧,说起来我还没同你讲,村里已经在开始收割油菜了,我们若是最近回去,应该还在收割…。”君深闻言摸了摸安好的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父皇那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闻言,看了看安好说道:“我们要走,他最多舍不得,不会拦着的。至于蹴鞠,目前你我都不可能在这教,那么就将训练方法写下来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,安好一直不是很喜欢帝都,既然想回去,他自然不会说反对的话。

    商量好,他们决定后天就走。

    回去后,安好就到书房去画图,写训练方法了,君深也一起,毕竟他也有他的训练心得,一并都给写了下来。

    等他们忙活完,已经快黄昏了。

    得知后天,就要回家,一个个都很是高兴,毕竟离家已经有那么久了。至于夜羌他们,安好同他们聊了下,他们若愿意同她回去,就一起回去,不愿意就先回迷林之森,毕竟她还有些事要处理,处理好才能去迷林之森。

    夜禾宇他们是要回去的,但夜绝色想跟着安好他们回村,因为飞杨也要回去。

    夜羌想去看看莫廷埋在那,也打算同安好他们一起回去,夜净也打算跟着安好,因为跟着她既有美食吃,又有美酒喝。

    夜空他们打算先回族里,毕竟族里还有一些事需要处理。

    至于夜子嫣他们早在之前,就被解决了。

    唐天麒听安好说了后,却不是很开心。

    安然上了茅房出来,见他在不远处趴着,想了想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天麒…。”

    “三姐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然过来,唐天麒看着她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趴着干啥呢,大家都在屋子里收拾东西呢。”安然坐下后,看着唐天麒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从小就没离开过帝都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然看着唐天麒说道:“别怕,有我们呢。你要是想回来,长姐他们肯定会带你回来的…。”

    这个地方,也算是唐天麒的伤心地,他若离开也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听着安然的话,唐天麒若有所思,他真的还能回来吗。

    如今大仇得报,家里人安好他们也帮着他安葬了,他却不知自己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。

    接着安然又同他聊了下村子里的情况,说了下村子里的人,让他心里先有个准备。

    对于安然说的老虎,唐天麒倒是好奇得紧。

    听说都是很凶猛的,可他长这么大,还不曾见过呢。

    这一聊,就聊到了吃饭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就各自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