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七十四章 请吃饭,准备离开
    既然要请吃饭,自然要好好做一顿了,吃过早饭,安好和君深就出门买菜去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封井将杀手送来,他们也不会那么快查到黑市去,他帮了忙,请他吃一顿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之前都在忙别的事,要不是他突然来这么一下,安好到现在都还没想起请他吃饭。

    菜买回来后,安好就开始忙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欲言又止,索性出去同鬼谷子他们下棋去了。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就有人禀报说封井求见。

    他今天走正门来,君深倒是有些意外,听完就让守卫放行了。

    看安好在忙活,君深就没有叫她。

    听人禀报封井来后,他才出去迎接的他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,一早就知道封井要来,在君深出去迎接的时候,她们也跟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见安好没来接他,封井心里多少有些失落,不过这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,很快被他隐藏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封井哥,你来啦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长姐呢。”封井闻言,看着安心和安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长姐,在厨房忙活着做菜呢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心这么说,封井的心里倒是高兴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安心,安然你们先进去,我有话同封井说。”君深看着安心和安然说道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听君深这么说,就先进去了。

    她们走后,封井看着君深笑着说道:“怎么,看她们对我这么热情,你心里不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既然来了,就请进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。”封井闻言,看着君深说道。

    “刚不是说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深这么说,封井只觉得君深好欠扁。

    落风听到君深这话,嘴角微抽。请人进屋,这话还用把人支开说吗,这君深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君深说完便没有再说什么,转身就进屋了。

    说了一次请,他自然不会再说二次。

    封井也没同君深计较这些,在他进去的时候,就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落风看着心里松了口气,刚刚他可是见到他家主子的手捏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经过上次的那次打斗,他现在着实不想看他们俩在打,上次打那一场,他家主子可受了很重的内伤,好久才调理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现在没打,可落风心里还是觉得,他家主子还是不是君深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倒是想劝封井放弃呢,可他不敢说。要是说了,他家主子准揍他。

    进去后,封井就见鬼谷子他们在下棋。

    同时,他还看到了几个白发苍苍,留着长胡子的老头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怎么又来了…。”鬼谷子并不知道封井今天会来,见君深将他接进来,不免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安好请我吃饭,我自然要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闻言,总算明白安好他们为何买这么多菜回来了,敢情是请他吃饭呢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要请他吃饭呢。

    莫云邪看封井来,不由得皱了皱眉,他可不信安好那丫头会无缘无故的请他吃饭。

    “封井哥,来这边坐吧…。”

    见那边没有位置,安心她们就招呼着他去了他们那边坐。

    封井看了眼君深,就向着安心她们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唐天麒看安心和安然对封井这么热情,不免有些好奇他是谁。

    见封井向着他们走来,唐天麒拉了拉安然的衣袖问道:“三姐,这个人是谁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曾经找过我长姐治病,他跟我们家在生意上有往来…。”安然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可他的气质,跟他见过的商人,可完全不同呢。

    安然的话刚说完,封井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见封井和落风过来,安心招呼他们坐后,就给他们倒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落风的眼神,不由得看向了不远处的君深,这看过去,倒是没见他往他们这边看。

    “封井哥,这些日子,都没见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事忙。”

    听着封井的回答,落风没有说话。他这一天天的喝酒,哪里有什么事忙呢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家的亲戚,在决赛的时候,他可都是看到了的,但这个孩子他却是没见过。

    “他叫唐天麒,是我爹他们新收的义子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封井有一句无一句的跟安心他们聊着。

    唐天麒跟他不熟,至始至终,都没有说什么话。

    封井一边聊,眼神却是在往厨房那边看。

    距离不是很远,他看过去就见安好在里面走来走去的忙活着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也有好久没吃过安好亲手做的菜了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封井说要去上茅房,安心就让唐天麒带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安心想了想看着安然说道:“三妹,封井哥,看来是真的喜欢长姐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见他一直往长姐那边瞧吗…。”安心闻言笑了笑看着安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许是他饿了呢,毕竟长姐做得菜这么好吃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然的话,安心着实无语,这丫头逗她呢,这根本就很明显好吧。

    安心想了想又说道:“上次比赛的时候,他来找长姐,把长姐叫到了一边说话,后来长姐要过来,你没见他拉住了长姐的手吗…。”

    安然闻言笑了笑没说话,她哪能没注意到呢。

    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她二姐又何尝不是这样呢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早就看出来了吧,还非要我说,你还笑…。”安心说着就去挠安然的痒痒了。

    安然是个怕痒的,没多会儿,她就求饶了。

    没闹后,她们坐下休息喝水了。

    休息了会儿,安然看着安心说道:“二姐,你觉得青木哥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他武功挺好的,人也挺好的,还挺能吃。昨天吃饭,我看着他盛了一盆饭,结果你猜他怎么说,他说他今天胃口不好,少吃点…。”

    她以前都注意到他吃这么多呢。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正在安然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,唐天麒和封井他们已经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了看天色,见封井在和安心她们说话,安好就开始炒菜了。

    在安好出来的时候,封井也看到了。

    跟安心她们聊了会儿,他就叫着她们一起去看安好炒菜了。

    安好正忙着,就听身后传来了安心她们的声音,她刚转过身准备拿盘子,整个人就撞在了封井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怎么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她着实没想到,封井会站得离她这么近。

    “封井哥想看看你炒菜,我们就一起过来了…。”安心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封井在安好撞过来的时候,真想伸手抱住她,可这么多人在,他到底没敢抱她。

    “厨房里油烟大,你们还是先出去吧…。”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听安好这么说,就叫着封井出去了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他肯定会赖在安好厨房里的,可现在不同了,他只能是离开了。

    苏玉娘他们今天还在绣书包,这些都是昨天没有绣完的。

    毕竟明天就要走了,这些今天定然要弄好的。

    过来看到封井来了,都有些意外。苏玉娘和安大海他们就过来,同封井说了会儿话。毕竟是认识的,哪里能不打打招呼,说说话呢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安好就将所有的菜都做好了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安好只搬了几坛子酒出来,每桌就只有那么多,她到底不想他们在拼酒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,封井没待多久就准备走了。不过在走的时候,他叫着安好去送他了。

    君深陪着安好一起去送的。

    封井看着笑了笑,他是在担心什么呢,怕自己带走她吗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过来下…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君深倒是没阻拦,让安好过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在防备着,封井要敢做出什么,他定然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“燕州国你没开分店,我倒是在别的地方开了不少分店,这是分红,给你你拿着…。”

    封井说着,从马车里拿了一个箱子递给了安好。

    “他要是敢对你不好,你来西凉找我…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安好说啥,他就上了马车,他一上马车落风就驾驶着马车走了。

    “他对你倒是好…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啊,你也要对我好,不然哪天我跑…。”安好听着君深的语气,就知他吃醋了。笑了笑,这么几句话,还没说完她就被君深给打横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只能是我的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,抱着安好就往大门里走了去。守卫的侍卫们,看着都不由得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,还真是够热情够胆大的。两人,也真是够恩爱的,看得他们没媳妇的都想找个媳妇了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放开我,我跟你开玩笑呢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君深走了段距离才把安好给放下来,直接将她壁咚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“你要再敢说你要跑,我马上要了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要了我呢。”安好闻言,踮起脚尖凑上前,在他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君深带着安好直接飞身上了房顶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啥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让我要了你吗,我们回屋去。”君深看着安好一脸邪魅的说道。这丫头,看得他真想收拾她。

    “才不要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,飞身就跑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没有去追,他要是去追,安好定然跑不了。刚刚听她这么说,他真的很想要了她,狠狠的要。

    可想到她还小,到底是没有这样做。

    还有两年,他等得起,也愿意去等。要到那时候,她在撩他,他就不会客气了。

    安好离开这后,就飞身下了房顶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了许多,不由得伸手拍了拍胸口。

    这刚直起身,就听到了水云行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莫不是干了什么坏事吧…。”

    听声音她看过去,就见水云行正坐在一边石桌喝茶。

    她走了过去,给自己也倒了一杯,喝完歇了会儿,看着水云行道:“说道干坏事,也不知道是谁干了坏事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云小七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安好说云小七的名字,水云行下意识的往周围看了看。

    看水云行不说话,安好想了想看着他说道:“水云行,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,你要是真喜欢,就好好去追,然后成亲生子。若是你不是真心的,还请你早停手,你要是敢去祸害她,我定然不会对你客气…。”

    水云行听完安好说的话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。

    “安好,我是那么坏的人吗。我们认识这么久,你看我祸害过谁…。”水云行闻言,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认识很久吗,我怎么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认识再久又怎样,人是会变的,何况他们本来就认识不久,她对水云行可了解得不多。

    小七是她的姐妹,她定然要护着她。

    沉默了会儿,水云行看着安好认真的说道:“我很肯定,我喜欢她,只是她现在还不喜欢我,不过我不会放弃的…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安好笑了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看安好在笑,水云行看着她道:“你别笑呢,我可是认真的。对了,你怎么来这了,我刚看你那样子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…。”

    水云行见安好不说,就没有再问了。

    安好在这坐了会儿,就到前院去了,过来的时候,君深已经跟鬼谷子他们下上棋了。

    见安好过来,他下完当前这一局,就没有下了。

    安好正在一边坐着,见他过来莫名的有些心虚,他不会来真的吧。

    “怕我么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走过来,坐到了安好身边,坐下后伸过头在她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凑那么过来干啥,不怕她揍他吗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走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明天就要走了,今天你不去工坊,绣坊看看,交代下吗。”君深闻言看着安好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走吧。”

    收拾了下自己,安好就和君深坐着马车去颜庄了。

    上马车后,君深就将安好揽入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会等你长大的…。”他可不想安好怕他呢,这样以后抱不到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什么意思,安好自然是明白的。不过,她觉得她今后还是不要随便撩拨他的好,万一擦枪走火,可咋办。

    没多久,他们就到了颜庄。

    今年的麦子,看起来着实不错,每一束看起来都挺饱满的,不过成熟要六月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来的时候,云庄正在仓库里清点货。

    见安好他们来,云庄特别高兴。

    “王爷,安好姑娘,你们来啦…。”

    “云叔,你若有事,就先忙,我们等下说。”君深看着云庄说道。刚刚进来,他们可是看着有马车停在外面的。

    “好,好…。”

    没多久,云庄就把货清点完了,安好和君深也帮着搬了些上马车。

    去工坊里看了看,说了会儿话后,安好他们就同云庄回了庄子里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里,安好画了轮椅,君深让人做出来后,就送到了颜庄来。

    原本只能靠其他人抱的人,现在自己能动,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如今,见安好来,他们先喊的不是王爷了,而是先喊的安好姑娘。其实他们更想喊王妃,可到底没成亲,只能等以后再喊了。

    现在工坊加了工艺品,他们不能走,但手能动,现在一天也有事做了,虽然君临每年有给他们发钱。但这自己挣钱的感觉,可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坐着同他们聊了会儿后,安好和君深才和云庄说起,他们要回越寒的事。

    听他们要离开帝都,云庄虽然有些舍不得,可到底没说啥。

    在颜庄待了会儿后,安好和君深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离开颜庄后,安好和君深就去了绣坊,绣坊这边现在生意也特别好,绣娘的待遇安好也提高了些。生意好,这后面又请了些绣娘。

    绣得样式,也比之前多了不少,安好还鼓励她们创新,一旦她们绣得图案被采用,就会得到一笔奖励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以来,还真就有几个心灵手巧的人,得到了奖励。

    在绣坊没待多久,安好就和君深去了集市,因为她打算晚上,请独孤千羽,云小七她们吃饭。

    明天就要走了,自然得跟她们说下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