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八十章 我都快想死你们了
    听着云凡的话,安好没有说什么,心里也觉得明兴阁的嫌疑最大。

    这姚瑶拿着她的工钱,帮别人办事,查出来她定然不会让她好过的。

    云凡只觉得心里很惭愧,毕竟安好走后,这工坊可是交给他管理的,出了这样的事,他却没察觉到,实在是他的失误呢,还好没出什么大事,不然他可怎么面对安好呢。

    见安好和君深都不说话,他想了想看着安好说道:“大丫,这件事我也有责任的,我早该通知你的,都是我不好,我就没想到那么多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云凡自责的话,安好出口打断了他的话:“云凡哥,这件事我不怪你,毕竟是他们太狡猾了,居然想出了这样的办法。你一天也挺忙的,哪能一直盯着工坊里的人呢。对了,出了王芳以外,剩下的人今晚上你就把工钱给她们结清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话,云凡看着她说道:“大丫,你这样做岂不是便宜了她们,她们之前可是一心想走呢,你这样岂不是把她们放到另外一边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倒是不担心这些,安好既然这样做,自然就有她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云凡哥,她们学的东西都是我工坊之前做的,如今我回来了,自然要出新品,她们就算去了那边,也不能怎样…。”

    一边卖旧品,一边卖新品,试问客人会去哪买呢。

    而且,她工坊的东西,都有特制的图案,在不易被看到的地方,想要陷害冒充她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“对哦,我都没想到这些,大丫还是你聪明。这样他们那边花大价钱,将她们请过去,又能怎样呢…。”

    云凡抬手拍了下自己的脑门,看着安好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嫌弃看了眼云凡,都这么笨了,还拍脑袋,也不怕拍得更傻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他们有一句无一句的聊着,马车到家的时候,他们只觉得没走多久似的。

    下马车后,安好看着云凡说道:“云凡哥,今天中午就在我们家吃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…。”

    云凡也没跟安好客气,既然她叫吃饭,自然要吃了。

    刚进门,大妞就向着他们跑了过来。至于那狮子和老虎,也跟了出来,不过都是远远跟着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云凡天天都能见着大妞,眼见着它肚子一天天大起来,平时他还会给大妞带点肉骨头,因为他也着实喜欢大妞呢。

    云凡见大妞跑来,想了想看着安好说道:“大丫,大妞是不是要生了呢,我看着它肚子,又比之前大了些,也不知道肚子里怀了几个呢。我家今年那母猪可生了十一头小猪呢,大妞看起来一点也不比我们家母猪小,肯定会生好多个吧…。”

    云凡这话刚说完,就被大妞踩了一脚。

    他低头一看,大妞正好对着他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大丫,它居然对我翻白眼…。”

    云凡并不知道,老虎一胎能生几个,看大妞长得这么大个,只觉得它会好些个。

    听着云凡的话,君深也想白他一眼,居然拿他的大妞,跟母猪比。

    安好听着云凡诧异的语气,笑了笑说道:“云凡哥,大妞可是能听懂我们说的话的,你居然拿它跟母猪比,它可是要生你气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居然把这事忘了,大妞啊,我可不是有意这样说的,我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云凡絮絮叨叨的话,大妞转过身,扭一扭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大丫,它不会真生我气了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它是懒得理你…。”君深闻言看着云凡说道,说完他也走了进去。他也有些日子,没单独跟大妞说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,那个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云凡哥,你不用说了,大妞和君深都没生你气,我们快进去吧。”安好看着云凡说道。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云凡也没在说啥呢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安好突然想到了原九九,想了想她对着走在她后面的云凡说道:“云凡哥,你跟九九现在怎么样呢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问起,云凡的脸上不由得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回过神,他赶忙说道:“我们俩挺好的…。”

    要是当时的婚礼没有被破坏,他和九九肯定也快成亲了。

    虽然慕容米兰破坏了婚礼,可他不怨她,因为他知道云天其实并不喜欢跟他成亲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…。”

    她其实也想问问云天,可是想了想,还是没有问出口。

    安好进后院的时候,君深正在亭子那边坐着,给大妞顺毛。

    这样的他,看起来还真是蛮有爱的。

    云凡见安好在望着对面,他也看了过去,望过去正好看着君深一脸笑意的看着大妞,而大妞正倒在他脚边对着他撒着娇。

    这样笑容满面的君深,云凡可是少有见到。

    见安好向着君深那边走过去,云凡就没有跟去了。

    他向前走了没几步,就听一边传来了安心他们的笑声。他转头一看,正好看到安心他们在教其他人滑滑板,看着他就走了过去。说起来,这些日子一直在忙,他也很少滑滑板了。

    安好没有走太近,看着眼前和谐的一幕,倒是不忍过去打扰了。

    君深倒是先看到了安好,见她不过来,就对着她招了招手,示意她过去。

    安好刚过来,君深就对着她说了起来:“在那傻站着干啥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傻呢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坐下后,就伸手摸了摸大妞的脑袋。

    君深闻言笑了笑,伸手摸了摸安好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着实无语了,想了想,她伸手摸了摸君深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还真是不肯服输的主…。”

    “叫你摸我脑袋…。”安好看着君深说道,语气里还带着傲娇。

    “我摸你脑袋,你就摸我脑袋,那我要是亲你呢…。”君深将脑袋凑近安好,在她耳边笑着低语道。

    “大白天的,你这是要耍流氓吗,你别教坏了大妞,你看它还看着你呢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大妞呆萌的大脑袋,她真想伸手捏捏它的脸。

    “有吗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看向了大妞,大妞的头早已经不知道偏到哪去了,哪还看着他们呢。

    “刚刚明明就有,不理你们两个了,吃饭去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就站起了身,她刚转身君深就拉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一起过去…。”

    大妞在安好和君深走后,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其实,它现在挺想小白它们的,可是它开口说不了话啊。

    大妞它们有各自的盆,每个的份量都给它们准备得很足。这些日子以来,除了大妞和大白,其他的几个,天天都会上来捕猎,每天都会带不少猎物回来。

    夜净和夜羌他们只觉得安好他们家修得挺大的,比他们看到的房子都好看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,飞杨同安好说了下后,就带着夜绝色回他家了。

    这回来了大半天,他还没有回家看看呢。

    夜绝色也说要看看他家,他自然要带她过来看看了。

    走了没多会儿,飞杨停下脚步,指着不远处的房子,对着夜绝色说道:“绝色,前面的房子就是我的家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,真不错…。”夜绝色看了看说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不错,就是太大了,一个人住着的时候,感觉空落落的…。”飞杨看着前面,低喃道。

    夜绝色听着飞杨这话,就知道他又想起了那些不开心的过往,想了想伸手拉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我呢,以后我们一起生活,在多生几个娃娃,家里就热闹了…。”夜绝色想也没想就说了出来,说完见飞杨目光直直的看着她,她的脸顿时就发烫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刚刚都说了什么呢,想着她都不敢在看飞杨了。

    飞杨看着她这般脸红,不由得笑了笑,反握紧了她的手,看着她说了声好。

    然后夜绝色就被他给带回家了。

    这边,飞杨他们刚走,风铃和风天翔就来了安好家。他们这几天都没在家,因为风铃的姥爷死了,他们在他下葬后才回来的。

    这一回到越寒城,都听人说君深带着炎甲军回来了。

    君深回来了,安好岂不是就回来了吗,所以这一回来风铃就叫着她爹一起过来看安好他们了。

    风铃他们来的时候,安好他们正在屋子里吃着水果聊天。

    得知风铃来,安好,安心,安然就出来接他们了。他们还没走出后院,风铃他们就已经走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风叔,风铃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叫完,安心她们也叫了下风铃。至于唐天麒,并没有跟着跑出来,因为他在看鬼谷子和莫云邪下棋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们可回来了,我都快想死你们了…。”

    风铃说着,上前就给了安好一个熊抱,随后又抱了抱安心她们。

    看着性格欢脱的女儿,风天翔着实无奈,他都说了她好多次了,可她还是这样。

    他们家日子越过越好,打风铃主意的人也多,今年都有不少人来家里提亲了,可都被他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虽然可以先定下,可他也想风铃找个自己喜欢的。

    为此,他还和风铃谈了许久的话。

    “风铃姐,我们也想你呢…。”安然看着风铃笑着说道,之前在工坊她天天都能看着她,那时候到不觉得有啥,可这分开久了她还真就想风铃了,她和安心睡觉的时候,都没少念叨风铃。

    风铃只觉得有好多话,想和安好说,可是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聊了几句,安好就招呼他们进屋去坐了。

    看风天翔来,安大海就招呼着他去一边坐着说话了。

    至于安好她们就去了安心她们住的屋子聊天。

    中午回来得急,风铃他们就简简单单的吃了碗面,面的味道着实有些咸,进屋后见安好端来茶水,风铃立马就接过来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喝完,她看着安好说道:“安好,你是不知道,今天我们在越寒城吃那面,咸得要死。那老板,还真是舍得放盐。不行还是渴,我还得再喝几杯…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,那老板有别的想法呢,那面铺周围有茶铺吗…。”安好听着,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风铃立马放下了茶杯,看着安好道:“安好,你咋猜得那么准呢,还真有一个茶铺呢,不过不是很大,看起来也挺简陋的,不过看起来还是有点客人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完笑了笑,她就随意这么一说呢,还真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长姐,我知道了,他们是一家人,这边卖面那边卖水,咸了就去他那边喝了…。”安心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这些人为了做生意,什么都干得出来呢。

    “对了,安好你们听说安月华的事了吗…。”风铃突然想到了什么,连忙对着安好她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,她不就是给秦云生做小妾了吗。”安心看着风铃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呢,可你们知道她为什么给秦云生做小妾呢。”风铃又问道。

    安好也在想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见安好她们看着她没说话,风铃冲着她们招了招手,示意她们凑过来听她说。

    看着风铃神秘兮兮的样子,安好她们就凑了过去,听她说。

    “这事情啊,其实我也…不知道…哈哈…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她们齐齐给了她一个白眼,她们这般认真,她居然忽悠她们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愿意给秦云生做小妾,可我却看到他们俩…。”

    “风铃,你要在忽悠我们,你果断没朋友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心看着风铃说道,她只觉得她肯定还会忽悠她们。

    “别啊,我继续说行了吧,这可是真事。那天,我本来是去我们家菜地,掐葱子。却不想,看着安月华和秦云生俩在那草垛上亲吻,然后他们俩就去了小树林。后来没两天,安月华就被秦云生给纳为小妾了,说是小妾,可他却是亲自来接的,为此安玉梅跑来大闹了一场,然后就摔了一跤,肚子撞在了一边的石头上,然后孩子就没保住了,据说她以后生育都有困难呢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据说她还被你二叔带回家去了,后面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…。”

    虽然已经过去了有些日子,可对于风铃来说,还是有些记忆犹新,因为安玉梅摔倒后流出了很多血,她看着只觉得很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那天闹起后,来的人很多,为此还打了架,这安玉梅到底是自己摔的,还是人推的就无从得知了,毕竟没人站出来说,她也没有看清楚。

    她爹见这么血腥,赶忙叫着她走,没有让她再看了。

    听着风铃说得小树林,安好免不了脑补了些内容。这安月华摆明先就跟秦云生在一起了,她的胆子还真是大呢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听完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安月华和安玉梅相比,她们最讨厌的还是安月华。可安玉梅也是不听劝告在先,执意要嫁给这秦云生,弄成今天这样,也怪不得谁呢。

    “那天打架,你二叔下手可一点也不轻,一拳打得安大河都吐血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,江氏和安老头他们看着,什么反应呢。”安好听完看着风铃问道,这安大河和安大江,在江氏他们心里,占得份量可都不轻呢。

    听安好没有叫他们爷爷奶奶,风铃倒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想了想,看着安好他们说道:“看他们打架,江氏他们心里自然着急了,赶忙站了出来劝架,可这人打红了眼,哪里听得进他们的劝呢,后来还是村里人将他们拉开的。据说,安老头是不同意安月华嫁人为妾的,可他哪里管得了他们呢,他们就不听他的。江氏对于,安月华嫁人为妾倒是支持得很…。”

    可话说回来,安月华弄成如今这样,还有多少人愿意娶呢,愿意娶她的又有多少好的呢。相比之下,江氏自然觉得这安月华嫁给秦云生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这样,姐妹相互扶持,其他人也别想插一脚。可这到底,是江氏的一厢情愿罢了。

    风铃把看到,听到的全部都告诉了安好她们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