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九十七章 夫子们眼中的尖子生,群殴
    听安心这么说,唐天麒不由得低下头说道:“二姐,是我太笨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不笨呢,是我太着急了…。”安心看着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。”安然也出声附和道。

    青木想了想,看着安心他们说道:“以后,我来教他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对哦,天麒以后你就跟着青木哥学,他的武功可厉害了…。”安心听青木这么说,不由得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听安心这么说,青木不由得笑了笑。能被她夸奖,真好。

    看他们在这边有说有笑,安好和君深就向着他们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说啥呢,这么开心…。”

    “长姐早,九哥早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安好的声音,安心他们回过了头看着他们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早…。”

    “长姐,青木哥武功比我们厉害,以后就由他来教天麒武功了,刚刚我们就是在说这事呢。”安心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就这样吧,我们过去吃早饭吧,吃了早饭天麒还得去书院呢。”

    早饭准备很丰盛,有蒸的包子饺子,也有煎的。粥有两种,一种是香菇青菜瘦肉粥,一种是皮蛋瘦肉粥。

    除此外,还有热牛奶,煎的鸡蛋,酸辣粉慧心她们也做了点。

    唐天麒的胃口倒是挺好的,每样都吃了些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安好本想送他去读书的,可他说他自己能去,安好就没勉强了。在他去书院的时候,给他书包里装了些糖,让他到时候分给他的同学们吃。

    唐天麒出门后,就小跑着去了书院。

    书院这边,云修早已经在门口等着了,见唐天麒来就带着他去了他所读的班。

    他所读的是没有功名的班,这个班的人最多,有六十多个,年龄身高都是参差不齐的。

    云修带他过来的时候,班里已经来了十多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天麒,以后你就坐这里了,你先坐着,等下讲学的时候,我在同大家介绍下你…。”

    云修在昨天下午的时候,就将唐天麒的位置安排好了,在第一排的中间第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“谢谢,夫子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这么客气干啥,那你先坐着,我去把你的书本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云修说着,就去给唐天麒拿书本去了。

    云修一走,周围的其他孩子,就向着他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全名叫什么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年多大啦…。”

    “夫子对你真客气,平时我们没少挨他打呢,你们是不是亲戚啊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衣服真好看,你背的这是啥呢,真好看…”

    班里已经很久没有来人了,来一个他们自然很是好奇,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天麒听着,都不知道该回答谁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孩子,都干啥呢,还不给我坐好看书,书都能背了是吗,等下我可以要抽背的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云修的声音,一个个连忙自己的座位。

    “天麒,这书本都在这了,你写好自己的名字,自己收拾好…。”

    同唐天麒说了几句,云修就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书院到了讲学时间,是要摇铃的,听到声音刚进书院的孩子们,一个个连忙向着自己所读的班跑了去。

    云修来的时候,班里一阵闹腾,在他说话后,班里的孩子们才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没功名的班,有成绩好的,也有成绩差的,说起来,云修其实都还想分一个班。毕竟这些不爱学习的,对其他人的影响很大。

    “昨天我就跟你们说了,今天会来一个新学子,他就是唐天麒,以后他就是你们的同窗了,希望你们大家都能好好相处,团结互助,好了天麒你坐下吧…。”

    在云修介绍完后,堂下的孩子们,就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有的可是见过唐天麒的,有的却是不认识,听说跟安好家有关系,一个个都想着等夫子走了,他们好好问问。

    李升看着坐在自己前面的唐天麒,心里着实不爽。

    他可是这个班最矮的一个,理应坐到最前面的,可这下他来后,他就坐后面来了。

    听说他跟安好家有关系,他心里就更讨厌这唐天麒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静静,现在我要开始抽背了,没背着的今天下午放学的时候,就留下来好好背书…。”

    说是抽背,云修却是将每一个孩子都叫了起来背书,只是背的段落不一样罢了。

    当然唐天麒除外,毕竟他才来。

    可有的孩子就不满了,在云修抽完后,就站了起来说:“夫子,我们你都抽背了,你怎么就不抽唐天麒呢,你这未免太不公平了…。”

    这孩子正是没背着书的一个,见云修不抽唐天麒心里不免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他一开头,其他几个孩子也站了起来附和。

    云修看着着实生气,本想说他们的,可唐天麒却站了起来看着他说道:“夫子,你抽吧…。”

    他们现在学的是论语,昨天问唐天麒问题的时候,他可是没问关于论语的问题。本来还想着,给他补下课的,如今见他这般信心满满,他倒是觉得这孩子怕是早已经会背论语了。

    这帝都的教学就是不一样呢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看着唐天麒道:“好,那天麒你可得听好我说的。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下一句是什么呢…。”

    唐天麒闻言看着云修说道:“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…。”

    “吾日三省吾身:为人谋而不忠乎…。”云修听着,想了想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…。”

    云修听着很是满意,只觉得唐天麒几乎都不用怎么想,就答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一想,他又连着抽问了好些个。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…”

    “其恕乎!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…。”唐天麒听着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听着他们的对话,在课堂上的孩子们,都在翻着书。看唐天麒,全部答对,有的人羡慕,有的人佩服,有的心里却是记恨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,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唐天麒你的论语学得很好,坐下吧。你们可还有意见,既然没有就给我好好学,看看人家在看看你们,年纪有些还比他大,你们可得努力了,别成天的想着玩,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知道吗…。”

    云修只觉得唐天麒比他的孙子,都还厉害。

    说完,云修就开始讲课了。

    李升对于云修,他是害怕的,所以在他的课堂上,他是不管乱来的。

    一堂课下来,云修还拖了下堂,多讲了会儿才离开的。

    他一走,好多孩子都向着唐天麒围了过来,大多都是夸他的。

    “唐天麒,你好厉害…。”

    “唐天麒,你能教教我们,怎么背书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唐天麒,你还会背别的书吗…。”

    不少都提了问,唐天麒也尽量回答了,随后还将安好给他的糖,分给了他班里的孩子。

    李升离唐天麒近,抢了不少。

    唐天麒心里虽然不舒服,可想着以和为贵,也没有同他计较那么多。

    第二堂课,学的是算学,来给他们讲课的是李贺,书院里的另外一个夫子,今年五十有八。

    他的课相对枯燥,好几个孩子,在他讲的时候,趴着睡觉,为此没少挨他打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家里人,送你们来是学知识的,你们还不好好学…。”

    他讲了会儿后,就开始抽问了,一连抽了好几个人,最后个抽的是唐天麒。

    对于唐天麒的回答,他着实满意。

    刚叫唐天麒坐下,就见他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唐天麒挨着坐的两个,跟他关系还算不差,见他摔倒,连忙去扶他。

    李贺也走了下来问:“唐天麒,你感觉怎么样,摔着没,要是疼,我就带你去看大夫…。”

    好的学生,谁都喜欢,李贺自然也不列外。

    “夫子,我没事,不是很疼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继续上课…。”

    没多久,这堂课就结束了。李贺刚走,唐天麒就转过身看着李升道:“你为什么要把我凳子移走…。”

    听唐天麒这么说,在场的人都看向了李升。

    李升听唐天麒这么说,连忙开口说道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呢,我才没有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刚刚摔下的时候,可是看你将脚收回去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污蔑我,我没有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唐天麒瞪着他,李升的心里很是心虚,可嘴上却一点也不松。

    反正没其他人看见,他是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唐天麒着实气,伸手就抓住了李升的衣领,李升连忙喊道:“你干嘛,你这是要大欺小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唐天麒,你别太过分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这是要干啥…。”

    多少有几个不爽唐天麒的,平时又跟李升一起耍,自然就站出来帮着李升说话了。

    看他们围过来,唐天麒身边的人,也劝他松手。要是在书院打架,可是要挨打的,情节严重的还得叫家里人来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别让抓住你的把柄,否则我不会对你客气的…。”

    唐天麒说着,松开了李升的衣领。

    李升心里不以为意,却没敢在这时候,跟唐天麒呛声,毕竟他可比唐天麒小呢。打起架来,他可占不了便宜。

    第三堂课,是射箭,这射箭是安勤在教,虽然他已经五十五了,身体却很是爽利,也是这三个夫子里,唯一一个学过武功的,骑射自然比他们好,就由他来教。

    骑射唐天麒一般化,可在安月村,却是不错的了。

    他如今的臂力,也比之前好了不少,就是准头不是很够。

    这三堂课下来,几乎每一个夫子都夸奖了他。他可谓是夫子们眼中的尖子生了。

    可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夸奖,引得不少孩子,对他心生不满。

    这不,他刚背着书包,出了书院,就有几个孩子跟上了他,其中就有李升。

    “他走得真快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夸他吗,还不追上去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有条近路,你们跟我走…。”

    没多久,他们就超路,超到了唐天麒前面。

    看着突然从草丛里,钻出来的几个蒙着面的孩子,唐天麒不由得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他向来在家里都是个乖孩子,在书院里也不曾与人打过架。

    要不是,安心她们教了他几招,他根本就不会。

    可他今天才学,根本不怎么会用,他们一上来,他就落了下风,被几个孩子摁在地上打了一顿。

    在他们走的时候,他突然冲上前抱住了一个孩子,扯下了他脸上的面巾。这面巾每个孩子,都带了块,在书院热了,就在书院里洗脸。

    “李升,是你…。”

    李升慌乱的给了唐天麒一拳,就跑了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孩子,见他没被抓住,心里松了口气,也赶紧跑了。

    反正没人看着,他们不承认,他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。

    李升跑后,唐天麒也没去追了,他被他们打得浑身都疼,脸上一片火辣,鼻子也很是疼,他用手一抹,手臂上都是血。

    他连忙走到湖边,清洗了下,才回的家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在家等了好久,都没见唐天麒回来。不免有些奇怪,就准备出门找他。

    这刚出门,就见他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天麒,你怎么了,这是怎么回事…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