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四百九十八章 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
    安心看着不由得惊呼了起来,连忙向着他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安然也跟着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也向着唐天麒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鼻青脸肿的唐天麒,安好的心里无疑是很愤怒的。

    这才读书第一天呢,怎么就弄成这样,唐天麒是什么性格的人,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,安好也是知道的,她可不认为,他会是一个去挑事的人。

    “天麒,告诉姐,怎么回事…。”

    唐天麒心里甚是委屈,说到底他也只是个八九岁的孩子,在安好问起的时候,他不由得哭了起来,哭得好不伤心。

    之前被人打的时候都没哭,可现在他却哭了。

    “天麒,你倒是说啊,哭啥哭。你告诉我,是谁欺负了你,我帮你揍他去…。”

    安心看着着实着急,这到底是被谁欺负了呢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他们为什么讨厌我,一见面什么都没说,就打我…。”唐天麒一边抹泪,一边看着安好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打你的不止一个,你可知道他们的名字…”安好听着,心里更加愤怒了,连忙看着唐天麒问道。

    这还是孩子呢,出手就这么狠,长大了还得了。

    唐天麒闻言,看着安好说道:“他们都用面巾蒙着脸的,在他们跑的时候,我抓了一个人,这个人我认识,他的名字叫李升,今天他还将我坐的凳子给移开了。可是当时周围没人看到,他们不会承认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这件事我定然不会就这么算了。先回家吃饭,吃了我们跟你一起去书院…。”安好想了想,看着唐天麒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们都去。”安心和安然也出声附和道。

    看大家这么关心他,唐天麒的心里很是感动,连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苏玉娘在安好他们出去后,就抱着小葡萄在院子里走来走去,见他们回来,她连忙抱着小葡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天麒,你的脸怎么了…。”

    看唐天麒一脸的伤,苏玉娘只觉得很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娘,天麒被人打了…。”安心见苏玉娘问起就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打了,怎么就被人打了呢,是谁打的呢,这也太过分了…。”苏玉娘听着,也不禁愤怒起来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,这么过分呢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我会查清的,先吃饭,饭吃了换套衣服,上了药再去书院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苏玉娘便没有再问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,莫云邪,夜羌,夜净他们看着都很是诧异。这早晨出去,还干干净净,白白生生的,这一半天的功夫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回事呢…。”夜羌看着连忙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被你们书院的夫子给打了吧,这也忒狠了…。”鬼谷子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脑子里想啥呢,天麒又不是那种顽皮的孩子,怎么可能会被夫子打呢。”莫云邪觉得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该不会被书院的孩子们给欺负了吧,你们夫子不管吗…。”夜净看着唐天麒问道。

    安大海看着也很是心惊,这是谁干的呢。

    家里的人,看着也很是诧异,纷纷上前问了下。

    安心在大家都在问,就又同大家说了下,听完一个个都很是愤怒。

    吃了午饭,安好让唐天麒清洗了下,换了身衣服,上了药后,他们就跟着唐天麒去了书院。

    云修听到人禀报,连忙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看到一脸是伤的唐天麒时,他不免有些意外,这上午明明还好好的呢。

    “安丫头,天麒这是怎么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他这一身伤都是被书院的孩子给打的,我也想知道,他们为什么下手这么狠…。”安好的语气透着冷冽,让云修听得心里不由得一颤。

    这到底怎么回事呢。

    “天麒,是谁打的你呢…。”

    唐天麒见云修问起,就把之前发生的事,同他说了下。

    听唐天麒说完,云修就让人去把李升给叫了出来。李升看着安好他们时,脸色不由得一变。

    看着李升,安好就想起了那林江花,真不愧是母子,长得还真是像。这做事,也是一样的不过脑子,不计后果。

    “夫子…。”

    “李升,唐天麒说你跟人一起打了他,你可承认,你们…。”云修看着李升语气严厉的问道,可话还没说完,就被李升出口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夫子,他胡说八道,我怎么可能打他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没动手,那你额头和手背上的伤是怎么回事。”安好看着李升,语气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李升有些不敢看安好的眼睛,可他知道,这事断然不能承认。

    要是承认了,其他几个孩子不会放过他不说,家里面肯定也会赔钱,到时候他爹还不得打死他。

    “我,我是摔了一跤,才弄成这样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一连问了他几次,他都咬死说是摔的。安好便没有再问了,机会她已经给了,不老实交代就怨不得她了。

    看安好放他走,李升心里很是得意。

    回到他们班,就同那几个孩子悄悄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修也知道这件事,很可能跟李升他们有关,可这没人看见,他们又不承认,这事拿着也没办法,好在安好没一直拿着不放。看唐天麒伤成这样,他心里也着实愤怒,这以后必须得加强对他们的教育了。

    说了几句后,唐天麒就跟着云修回了班上。

    看他们离去,安心忍不住看着安好问道:“长姐,这件事,难道就这样算了吗…。”

    安然心里也很不舒服,看唐天麒被欺负成这样,她心里着实不甘心呢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会就这么算了…。”

    既然不能按正常方式解决,她不介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

    君深似乎明白,安好想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回去后,就召集了几个暗卫,待命。

    这边,李升看唐天麒进来,还得意的冲着他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唐天麒,看着李升还得意样,心里就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班里的其他人,看唐天麒一脸的伤,都很是奇怪,连忙围了过来询问。

    “唐天麒,你这什么情况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回家挨打了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也被打得忒狠了,我爹虽然打我,可也没这么狠呢…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唐天麒没有回答大家的问题,见唐天麒不说话,他们也就没有在多问了,就回了座位。

    这第一堂课,李升又故技重施,想移开唐天麒的凳子。

    却不想,唐天麒将凳子压在了他脚上,疼得他不由得叫了起来,立马就对着云修告了状。

    可没人给他证明,云修自然帮着唐天麒了。

    于是,李升就被罚站课堂了。

    下了课堂,李升就对着唐天麒骂了起来:“你这臭婊子养大的,你居然压我脚…。”

    唐天麒听着他这话,当场就给了他一拳。

    看得周围的孩子们,不由得惊呼了起来。这唐天麒还真是下手重呢,都把人打出鼻血了。

    可他们也知道,这李升骂得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云修就知道,这下了课堂会闹事,在李升他们要动手打唐天麒的时候,他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要干什么,学流氓打架吗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云修的吼声,一个个连忙站到了一边,哪里还敢打呢。

    “夫子,是唐天麒先动的手,你看我鼻子都被他大出血了…。”李升连忙告状道。

    “虽然是唐天麒先打的你,可也是你先骂他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帮着唐天麒说话的人不少。

    “他骂了什么…。”云修听着连忙问道,唐天麒这孩子他看着也是个乖巧的,不可能轻易打人的。

    “李升骂,唐天麒是婊子养大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骂的这个…。”

    “夫子,我们都听到了的,我们可以作证,这李升态度嚣张极了…。”

    李升见一个个都指责他,着实想把这些人都给揍一顿。

    “夫子,虽然我骂了他,可他也揍了我…。”李升很是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扯平了…。”

    唐天麒本以为云修会罚他的,却不想他说了这样一句。

    “夫子,你未免太偏帮他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偏帮,你嘴里不干不净的这样骂人,就该了吗。你说这样的话,就是活该被打。”云修看李升态度这么嚣张,心里很是生气,说话也不客气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升一时间,不知道该说啥了。其他几个孩子,也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却不想,他们刚刚动手,准备打人的场景,已经被趴在房顶上的青木给看了个一清二楚。看完,他就回去禀报安好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看没人帮李升,唐天麒只觉得心里痛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可心里同时,也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因为,他害得他死去的娘被人骂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三堂课,显得清静了不少,没有再闹事。

    放学后,一个个就各自回家了,可今天打了唐天麒的几个孩子,在回家的途中,却是莫名奇妙的被人揍了一顿,还是蒙着口袋打的。

    李升被打得最惨,回去的时候,脚都有些跛。

    林江花大着肚子在院子里走,看自家儿子浑身是伤的回来,着实有些心惊。

    “升儿,你这是怎么了…。”

    上午他身上就有伤,这下午怎么比上午多了这么多伤呢。

    “娘,我,我没事,我想拉屎,我先不跟你说了…。”

    李升说着,连忙跑了进屋,将他的书本放下,就向着茅房跑了去。

    知子莫若母,林江花一看李升那样,就觉得很有问题,这刚准备去问他,就听隔壁传来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这死小子,今天是不是又去跟人打架了,你怎么把你自己弄得浑身都是伤呢,真是个笨蛋。”

    “娘,我也不知道是谁打的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,谁打你的你都不知道,你这一天天的读的什么书呢,亏老娘还指望你光宗耀祖…。”

    随后就是一阵哭声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被谁打了都不知道,这怎么可能呢。林江花听着,也觉得很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她家那孩子,肯定是个傻的。

    想着,林江花向着后院茅房走了过去,可李升却迟迟不出来,她问他啥他也不说。

    李升蹲着只觉得脚都麻了,这刚站起身,就跌坐在了地上。弄得身上更脏了,闻着身上的臭味,他不由得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门是关着的,里面反锁了,林江花根本进来不了。

    心里着实着急。

    “你这死小子,到底怎么了,哭啥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娘,我摔了一跤,疼,我爬不起来,呜呜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李升的哭声,林江花着急不已,连忙去了地里找李成林。

    李成林看林江花大着肚子走来,赶忙放下镰刀,向着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天这么热,你出来干啥,我马上干完就可以回去了,今天割了地里的油菜就差不多没有了…。”

    林江花见李成林问起,连忙开口说道:“升儿回家上茅房,摔了一跤在里面哭呢,他关着门我根本进不去,我这大着肚子,我想翻窗也不行啊,成林你快回去看看他吧,也不知道伤着没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。”

    云正德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,连忙看着李成林说道:“成林,家里有事你就先回去吧,今天也给你算一天…。”

    “里正,那我快去快回…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