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两百九十九章 你们还真是胆肥,秋葵
    李成林说着,连忙向着家的方向跑了回去。

    林江花见他跑得这么快,心里不禁骂他是个傻子,有懒都不知道偷。

    李成林回家的时候,李升还在茅房里哭。

    李成林听着李升的哭声,连忙破窗而入。

    听到窗子这边传来声响,李升不由得吓了一跳,看到是李成林时,他连忙哭喊道:“爹,你终于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李成林听着连忙走了过来,看李升弄得那么脏,他不由得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真是够笨的,上个茅房都能摔成这样,这一脸花的,真是快认不出他了。

    看着紧闭的屋门,李成林连忙走了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李升看他爹过来,又走了,心里着实委屈,还以为他不管他了,顿时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哭,没看到老子在开门吗。你说你上个茅房,把门关这么紧干啥。也亏得是有窗,不然这门怕是都得拆了…。”

    李成林说着,走了过来,一脸嫌弃的将他这儿子给抱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在这给我坐着,我去给你烧水洗澡…。”

    李升连忙点了点头,他都快恶心得想吐了,自然想洗澡了。

    虽然天气热,但李成林还是没让他洗冷水澡,毕竟那样对身体不好。

    到了厨房后,他就快速的洗锅烧水了。

    这天气,水也不用烧太烫,看着有点冒烟后,他就舀在了木桶里,兑了点水后就给提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快点洗,你看你这浑身脏得…。”

    “爹,你都没给拿帕子,我怎么洗啊。”李升撅了噘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欠你们的,等着…。”李成林听着,看着李升说道,说完就走去给他帕子了。

    “爹,还有衣服裤子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爹,我饿了…。”

    李成林着实无语,现在的他就跟他们娘俩的下人似的。这每天干了活回来,还得给他们做饭,洗衣服。

    如今更是不省心,连上个茅房都要摔跤。这一摔,害得他干活都得回来,等晚上还得给他洗那臭衣服臭裤子。

    去前院拿了帕子后,李成林就去了他睡的屋子拿衣服裤子。

    林江花刚走进大门,就听后院传来了李升的哭声,除此外还夹杂着李成林的吼声。

    听着她赶忙走进了屋。

    刚到后院,就听到李成林说:“你这身伤,到底怎么回事。我说了多少遍,叫你好好读书,你把老子的话都当耳旁风了是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成林,你这么骂他干啥,他还小呢。”林江花连忙走了过去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,都是你给惯得,真是慈母多败儿…。”

    林江花见李成林瞪着她,一时间没敢再说话了,怕把他惹怒又打她一顿。现在的他,虽然也会照顾他,可却没有以前那么迁就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不说…。”

    “爹,我不是说了吗,我就是摔了一跤。”李升可不敢说他跟别人打架。

    “呸,你当你老子我傻呢,你看看你这浑身的青紫,一看就是被人给揍的。你到底是惹了什么人,你说不说,不说我去书院问…。”

    林江花之前只看到李升脸上有伤,却是没注意到他身上,如今他洗了澡,还没穿衣服,这身上的伤痕可不就出来了吗。

    “升儿,是谁欺负你了,你告诉娘,娘帮你教训他们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,真要是别人欺负了他,他怕是早都回来告状了,还用得着你问。”

    李成林觉得肯定是自家儿子,惹人在先,所以被人打了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越想李成林越觉得是这样。

    李升没办法,只得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李成林和林江花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真是胆肥了,居然敢合伙去揍人,别人打死你都活该…。”李成林听着很是愤怒,他这养的什么儿子呢,胆子居然这么大,这样的事都敢做。

    李升不以为意的说道:“谁叫他这么嚣张,这么讨厌,我们也是想给他点教训,可谁叫他反抗呢,这下手自然就没轻重了。你到底是我爹呢,还是别人的爹呢,居然这样说,我是亲生的吗,你当的什么爹呢…。”

    李升这话一出,就被李成林给扇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养不教父之过,老子今天好好教教你,在这样下去,你怕是得飞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娘,爹要打你儿子了,你不管管…。”李升见李成林去找棍子,赶忙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拿着衣服跑,等你爹气消了再回来…。”

    李升听他娘这么说,连忙抱起衣服,就往外面跑。等李成林从厨房将棍子拿过来的时候,李升早已经跑得没影了。

    “他人呢…。”李成林看着林江花很是生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当我儿子傻呢,你去拿棍子了,他自然得跑了。我们升儿有不对,那个叫唐天麒的就有多对了吗,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,他肯定也有不对。升儿回来途中被人袭击,肯定是安好他们干的,既然双方都打了,这事情也扯平了…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很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只觉得安好下手够狠的,之前对付她,如今又找人打她儿子,这些事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。

    “扯平,你那儿子就是个惹事的主,这以后能太平都怪了。反正他不爱读书,又这么笨,我看还是别让他去书院读了,这读了也没用…。”

    林江花听李成林说,顿时就不乐意了:“你说的什么话呢,我还指望我儿子考取功名,光宗耀祖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,就他那样…。”

    他对这个儿子是彻底失望了,小小年纪这样的事都干得出,再不好好管,怎么得了。

    小时候就敢聚众打人,以后怕是就敢杀人放火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真是太气人了,有你这样的爹吗。我儿子哪里差了,你个窝囊废,我怎么找了你这样的人,自己的儿子被人欺负了,你就只知道退让…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此时她还怀着孕,怕是已经坐在地上拍腿大哭,她命苦了。

    “我窝囊废,你倒是去找个不窝囊的啊。儿子变成今天这样,都是你惯的…。”

    她可不想被他休,听他这么说,她看着他说道:“我还怀着你孩子呢,你居然这样说,你太过分了。我这辈子,还就跟定你了。什么叫我惯的,有你这么说话的吗,你不也在家,你倒是管呢。那唐天麒到底是什么人呢,为什么会来我们村子读书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话过分,你做事就不过分了,你自己想想你做的那些事,你就是个没脑子的。儿子我倒是想管呢,可我之前一直在忙,既然你样说,以后我管你就别给我护着,不然连你一起打。唐天麒,他可是安大海收的义子,我们惹不起…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,他之所以知道,还是从云正德他们那里知道的。

    那天他们无意中谈起,他听到后,就记下了。

    “义子,他们不是有儿子吗,还收义子呢。这义子,怎么就在我们村子里读了呢,他的爹娘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,他的爹娘已经都不在了。好了,我不跟你多说了,我还得去地里呢。”

    李成林说完,收拾了下自己,就去地里接着忙活去了。

    林江花看着他离开家,气不打一处来,就知道使蛮力,活该一辈子都是农民。

    没爹没娘,可不就是野种吗。

    这安家的人要是知道,这安大海认了个野种做义子,还留在家里养,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呢。

    这孩子,会不会是安大海在外面跟别人生的孩子呢。

    不过这安大丫脾气这么怪,她爹要是在外有野种,她怎么可能容忍得了呢。

    话说唐天麒放学的时候,是安然和安心来接的。

    见她们来,却没见安好和君深来,唐天麒的心里不免有些失落,这刚走出没多远,他就看着走在他前面的安心和安然问了起来:“二姐,三姐,长姐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呢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心先转过身看着他道:“你这脑子里,一天都在想啥呢,长姐怎么可能会觉得你没用呢。长姐,可是在家里给你做好吃的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怎么会没用呢,夫子们可都夸你呢,你是最棒的。”安心也看着唐天麒说道。

    听她们这么说,他心里顿时豁然开朗了起来,是啊,他怎么会这样想呢。

    一边走一边聊着,他们只觉得没走多久就到家了。

    回去后,安心和安然就去厨房帮安好的忙了,唐天麒去厨房说了会儿话后,就去磨墨写字了,他今天可是要写一百个字呢。

    安大海在唐天麒写字的时候,不由得走了过去看,只觉得他的字在他这个年纪,能写成这样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苏玉娘也抱着小葡萄看了下。

    小葡萄看着唐天麒在写字着实好奇,一直歪着脑袋要去看,嘴里还咿呀额的不知道在说啥。

    苏玉娘怕打扰到唐天麒,连忙把小葡萄抱了去看花草。

    老虎,苏玉娘倒是想去看呢,可是有小葡萄在,她可不敢去。上次看了次,她差点没抱住他,因为他一个劲的想去摸大妞生的小狮虎。

    她真不敢想象,他能走了会是什么样。

    安好没让他帮忙,君深就和鬼谷子他们下着棋,不过每次都是他赢,下得他只觉得没有挑战性。

    莫云邪和鬼谷子他们着实无语,这到底是什么人呢,他们这天天下的,都赢不了他呢。

    虽然偶尔会赢一局,可他们心里清楚,这分明就是君深在放水。

    厨房里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一直在帮着安好切着菜,好些菜她们都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安心看着不免好奇,拿起一根秋葵看着安好说道:“长姐,这菜是你们下午买的吗,长得好奇怪,都没见过呢,叫什么名字呢。”

    “长姐,还有这个,这个叫什么名呢,看着真好看。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紫色的菜呢。”安然拿着羽衣甘蓝看着安好问道。

    不光她们没见过,慧心他们也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“绿色的那个叫秋葵,这菜吃了不仅可以美容,还能降血糖,补钙,增强抵抗力这些,着实不错。这个紫色的菜,叫羽衣甘蓝,吃了对身体也好。”

    羽衣甘蓝,含钙量很高,还有多种营养元素,也是菜中精品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前面说的有些难懂,后面关于羽衣甘蓝的作用,安好就没有再细说了。

    美容,安心和安然倒是明白,什么降血糖,补钙这些她们就不是很明白了。这不明白的她们自然要问下了,听完只觉得安好懂得真多。

    晚饭,安好做了不少菜,光是这几种菜,就做了好多种做法,吃得一个个都很是满足。

    唐天麒吃了不少,他的胃口相比以前可真是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以前可没觉得自己这么能吃呢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一个个就去里散步了。人多,洗澡自然要轮着来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是最后洗的。

    洗了澡后,他们才去看的大妞,见它们都在睡着,就没有进去。

    离开这后,他们就回了屋子,进空间睡觉去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