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五百零四章 别生他气了,莫廷的坟
    “我啊,我想嫁个像九哥一样的…。”

    眼里只有她,对她比对谁都好,为了她什么事都愿意做。

    “你这光问我,那你呢。”这丫头,怎么会想到问她这样的问题呢。

    在安然面前,她倒是敢说这样的话,若是在安好他们面前,她肯定就不好意思说了。毕竟她跟安然俩经常在一起,几乎无话不谈,也没啥不敢说的。

    “我,我还小呢。”安然说着,红着脸跑了。她明明想试着问问她的,看看她对青木可有想法,可她倒好说完居然还反问起了她。

    这丫头,跑得还挺快,她都说了,她居然不说。

    她刚刚好像看到她脸红了,她都没脸红呢,她脸红的什么呢。

    想了会儿想不明白,安心也懒得想了。

    正准备,进工坊,云凡他们就驾驶着牛车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他们回来,安心连忙向着里面走了去,不然她站在门口挡着,他们可是不好进来。

    “云凡哥,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早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有个酒楼,很早就要货,我们就早些送过去了。我先把牛车赶进去,我们等下说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可是走的前面,楚大郎和陈铁牛都在他后面的呢。他要是在这停着,他们可是进不来。

    云凡他们赶着牛车进去后,安心也跟在他们后面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刚走到他们手工坊外面,云凡就向着她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他手里提着几个纸袋,安心愣了下,这提的什么呢。

    “二丫,这袋给你们的,我今天买的,我忘了叫什么了呢,不过挺好吃的。这一袋你帮我交给九九吧…。”云凡一边说,一边将手里的袋子递给了安心。

    “云凡哥,九九不是就在里面吗,你自己拿进去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云凡对原九九着实挺好的,这一袋子可不轻呢,跟她们这一袋一样多。

    “我,还是不进去了,她生我气了。而且我马上,要点货拉货出去,二丫这事就拜托你啦。”说完,云凡就跑了。

    他昨天忍不住亲了原九九一下,结果她就跑了,他只觉得她肯定是生他气了。因为,今天看着她都没有过来跟他说话呢。他也是没忍住,才亲的。想到自己干的事,他现在也挺懊恼的。

    生气,原九九会生他什么气呢。

    安心想着,看了看袋子里的吃食,这些吃食,她长姐也有买呢。

    摸到另外一个袋子不一样,安心不由得好奇的看了眼,这一看果断跟他们的不一样。云凡哥,对她当真是好呢。

    想着,她就提进手工坊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看安心提着袋子进来,安然不免有些奇怪,刚刚她们可没提袋子出来呢。

    “安心,你这提的啥呢。”风铃第一个好奇的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啊,当然是好吃的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是好吃的,风铃眼睛都快落到袋子里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早晨,她吃了一碗稀饭就跑了,现在又觉得饿了呢。

    看着风铃那吃货样,安心不由得笑了笑,将给她们的那袋递给了风铃,让她分给大家吃。

    随后她提着另一袋,来到了原九九身边。

    原九九正在聚精会神的穿着风铃,倒是没注意到安心来到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九九…。”

    “安心,你又吓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谁叫你这么认真呢,给…。”安心看着原九九笑着说道。这脸红的模样,看得她好想捏她脸。这么可爱,难怪云凡哥会喜欢她了,要是她的男的肯定也会喜欢她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。”

    原九九看安心递给她一袋子东西,不免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这个啊,是云凡哥托我带给你的。我原本让他自己进来给你的,可他说他惹你生气了,他怎么惹你生气了呢。九九,我看云凡哥对你挺好的,你就别生他气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心说完,原九九不由得想起了昨晚的事,脸顿时就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风铃见安心递给原九九一袋子,不免有些好奇,过来正好听到安心说这话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云凡哥给的呢,九九,云凡哥对你真好,我也想要个这样的未婚夫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风铃她们打趣她的话,原九九的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原九九这一袋只分了一半出来,倒不是她自己留着,而是安心她们让她留着。留着晚上带回去给家里人吃,这女婿给的这岳父岳母怎么能不尝尝呢。

    这里免不了又打趣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中午吃饭的时候,原九九是跟风铃他们一桌的,云凡看着直接就坐了过来。

    云凡现在比以前更会说了,他坐下后桌子上都多了些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看原九九没生他气,云凡心里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这一高兴,中午都多吃了两碗,因为他想陪着原九九吃饭呢。可原九九吃得慢,他吃得快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走后,家里面清净了不少。

    安心她们只觉得吃饭都没有那么香了,安好他们不在,她们去看大妞它们也只敢看看,没敢过去摸。

    吃了中午饭,她们就送唐天麒读书去了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没人找他麻烦,可她们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索性就当训练了,吃了饭运动运动也不错。

    回来的路上,就听有人在谈论林江花,说她在家里骂孩子,打孩子。

    这么小都打,亏她干得出来。

    可这到底是他们家的事,她们也管不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回来后,她们就去了工坊,今天工坊的贝壳都快用完了,她们又得染贝壳了。

    这一染贝壳就得上山采染色的花草。

    于是她们就回家,叫着颜九跟她们一起上山了。

    毕竟山上危险,人多去才好。

    看她们出门,雪球它们也跟着跑了出来,一起跟着上了山。

    每次有它们,她们的背篓回去的时候,都会装不少野鸡,弄得她们整个染色花草,都得跑几趟。

    话说这边,安好他们没多久就出了越寒城,莫廷的坟是葬在边界的,莫廷葬的地方距离仁义镇不远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一路上马不停蹄,到了仁义镇他们才吃的午饭,吃完已经是半下午了。

    仁义镇是边界小镇,来往的客商特别多,即使是下午,百味斋的生意都很好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百里星辰还真是够会经营的,四处都有他的店了呢。

    休息了会儿后,他们就坐着马车出了仁义镇。

    莫廷葬在哪只有鬼谷子知道,所以他们的马车是走在最前面的。

    越接近目的地,莫云邪的心里越是不好受,一路上都沉默得紧。看他那样,鬼谷子都不敢跟他说话了。

    出了仁义镇的路,着实有些不平坦,一路上颠簸不已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马车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马车停下后,安好他们连忙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看大家都走过来后,鬼谷子才开口说起来:“马车只能到这了,接下来我们得走着进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视线向着不远处看去,安好就看到了一条蜿蜒的河流,河流很长望不到尽头,看起来水质也特别的清澈。

    河流的两边长满了青草,野花,树木,风景其实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鬼谷子走在前面带路,莫云邪,安好他们跟在他身后走着。青木和木头他们走的最后面。

    走了一里多路,他们才来到了莫廷的坟前。

    莫廷的墓,外面是用石块堆砌的,里面用的泥土。

    “当时,他是中毒身亡的,我怕他有仇家,所以就没给他立墓碑…。”

    不过就算有墓碑,墓碑上也只会有一个莫字,因为他只知莫廷的姓氏,名字却是没来得及问。

    听着鬼谷子的话,再看着眼前这个没有墓碑的坟,莫云邪的情绪再也控制不止,不禁捂脸蹲着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哭得很压抑,是悲拗,泪水透过他的指缝滴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鬼谷子看着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好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也忍不住流出了泪,她走上前跪在了莫廷的坟前:“爹,我和爷爷他们来看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话,莫云邪哭得更伤心了。他盼了十多年的儿子啊,却躺在了这里,他的心里如何不疼呢。

    一边的君深,看着心里也很是压抑。

    夜羌的心里很是难过,很是自责。夜净待在一边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青木他们看着心情也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今天不适宜起坟,要明天才行,他们在这待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,才回的仁义镇。

    夜氏一族,死人后都是火葬的,可莫云邪有些接受不了,他不想自己的儿子,死了还被火烧,因为他的坚持,回到仁义镇后安好和君深又去找了家棺材铺,定了一口棺材。

    起坟所需的东西,是莫云邪出钱买的,安好他们回来的时候,他们都已经买好了。

    晚上吃过晚饭后,大家都没有睡意,就去街上走了走。走到摆摊的人,都回家后,他们才回来。

    回来聊了会儿,一个个就洗漱睡觉了。

    安好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睡着,可她却是有些睡不着。

    这刚起身,准备喝点水,君深就翻窗进来了。

    看他翻窗进来,安好看着他说道:“君深,你要喝水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。”

    坐下后,君深打量了下安好说道:“看你哭,我心里着实不好受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好上前抱住了君深。

    “一到那,我就控制不了我的情绪,看爷爷哭,我心里着实难受…。”

    她平常可不爱哭呢。

    君深知道这样的感觉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啥好,伸手将她拉进了怀里抱着,还有一下无一下的拍着她的背。

    安好的情绪原本有些低落的,可被他这么一拍,她不禁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笑声,君深看向她说道:“你这丫头,笑啥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君深,你这样,你知道像啥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像在哄孩子睡觉…。”安好看着他说道。被他这样呵护的感觉,真好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安好沉默了下,不过她的情绪去的快,君深倒是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闻言君深想了想看着安好笑着说道:“不,我这是哄媳妇睡觉。媳妇儿,天色已经不早,我们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至于孩子什么的,现在还遥远着呢,鉴于之前的几次谈话,君深现在也不在谈论孩子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到了床上,说了会儿话,安好没多久就靠在他怀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看着睡着的安好,君深伸手轻轻捏了下她的脸,亲吻了下她的额头,就抱着她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起床后他们吃过早饭,就出发去莫廷的墓地了。

    香案摆好,莫云邪上前说了几句,就开始起坟了。

    最先出来的是莫廷的玉,这是他一直随身携带的玉佩。莫云邪拿着后,情绪再一次崩溃。

    鬼谷子看着叹了口气,还好他这辈子没有什么亲人,不用面对这些生离死别,看起来太难受了。

    当初鬼谷子是采药的时候发现莫廷的。

    墓碑没立,这衣服自然也没有给他换寿衣了,只是给他简单清理了下遗容,就用树叶遮盖,泥土石块掩埋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莫云邪他们就看到了莫廷的尸骨。

    看着那熟悉的衣服,莫云邪的心不由得抽疼,在看那骨头不少都是黑的,可见他当时,毒素已经走遍全身了。

    莫廷的尸骨,是由安好和莫云邪两人捡起放进棺材的,每一个部位都是按着原来的位置放在棺材里的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莫云邪的脸都是面无表情的,他心里痛可他不想将泪落到他儿子尸骨上。

    尸骨都弄好后,莫云邪往坟里扔了一个萝卜,撒了九枚铜钱,随后就让青木他们填坟了。填好后,他点火烧了他儿子的衣服,虽然他舍不得,可这些带走到底不好。

    一切都弄好的时候,他只觉得喉咙一阵腥甜,一口血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着实把安好他们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鬼谷子连忙上前,扶住了莫云邪,扶他坐下后,连忙给他把了下脉。

    把完脉,鬼谷子就对着莫云邪骂了起来:“你还要不要命了,这人死不能复生,你在怎么伤心,你儿子他也活不过来。你这样子,你儿子在天上看着,能好受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心里好难受疼得慌…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听完鬼谷子说的话,看着他说了这么一句,说完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爷爷他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死不了,就是伤心过度,加上昨晚他没怎么睡,又没怎么吃,这可不就出问题了吗…。”鬼谷子皱了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鬼谷子拿出一瓶药丸,倒了几颗喂进了莫云邪的嘴里。

    收拾好后,安好他们就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,又买了个马车,专门用来拉棺材。离开这后,他们就上路前往夜倾雪所藏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莫云邪醒来的时候,已经快中午了,正好赶上中午饭。

    他们想尽快到达目的地,所以走的不是官道,而是小道,所以吃饭都是在山野小店,虽然不是很丰盛,但味道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中午饭,莫云邪还是没吃多少,安好看着不免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毕竟,他平时可是要吃不少的。

    吃了中午饭,他们休息了会儿,才又继续上的路。

    沿途的风景,都挺不错的,一路上走得不是很快。傍晚的时候,他们来到了一个小镇,不过这个镇挺穷的,一个镇上也就一个客栈,看起来很是一般。

    一个镇一条街走过,很是小。这还没天黑了,大多的店门,都已经关了。

    虽然客栈很一般,可他们来的时候,里面还是有几桌客人的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坐下好一会儿,才有店小二过来招呼。

    “几位客官,真是不好意思啊,我们店小二少,就只有两个,今天又突然来了这么多人,所以有些忙不过来…。”说话的店小二,看上去也就十七八,长相有些黝黑,但五官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在他说完话的时候,他已经将桌子抹好了,茶水也给倒上了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安好他们自然不可能生他气的。

    “无事…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