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五百一十二章 还不给我跪下,感谢安二郎
    吃过晚饭,在客厅坐着聊了会儿后,大家就各自洗漱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在大家都睡着后,安好把大妞它们给带进了空间。

    空间现在里的鱼虾,野鸡都比原来的大个了不少,吃起来肉质也比外面的好吃。

    原本吃饱了的君深,都又吃了不少。

    大妞它们吃得很是欢喜,安好做的吃得一点也不剩。

    吃过东西,让它们在空间待了会儿后,安好就将它们放出了空间。

    洗了个澡后,他们就睡觉了。

    雨下到半夜的时候,就没有再下了,第二天又是大太阳。

    一早云青峰就来找了安好,说了下招人的事。

    这次,一共招了一百八十多个人,安月村的人大部分都在工坊做工,还有出外做工去了,所以本村招的人,也就十来个。

    刚下了雨,地里还很湿润,今天自然是做不了工的,安好就让云青峰通知大家明天来干活。

    今天虽然是杨家分店开张的日子。

    但都不在越寒城,所以安好他们没有去,只送了份大礼。

    杨家分店开张前,并没有任何预兆,可在开张的早晨,各个分店的人,就出去发起了传单。

    这一次买的饰品,不仅样式新颖,还品种繁多,除此外还加卖了风铃。

    价格也比之前优惠了些。

    三十,半下午,青衣楼。

    在天还没黑的时候,秦云生就带着他的猪朋狗友们来了青衣楼,饮酒作乐。

    一人叫了两个女子伺候不说,还叫了舞姬来跳舞。

    正在他们喝得正热闹的时候,门突然被人给踢开了,这声音很大,着实把秦云生他们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秦云生看着来的是秦楚生,脸上都是就不悦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这是来干什么呢。

    秦云生站起身,摇晃着身子,走到秦楚生面前看着他说道:“你来这发什么疯呢,怎么,是不满意我现在接替了你吗,你自己没本事,还看不过去我给家里赚钱呢…。”

    秦云生自小就讨厌这个大哥,如今他好不容易上位,对他自然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“云生,这就是你家那吃闲饭的大哥吗,长得倒是不错呢。”说话的男子,眼里满是猥琐的光芒,这人可是男女通吃的主,好看的他都喜欢。

    秦云生跟这人已经比较熟了,一听他这话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秦楚生见过的人也多,对于这人看他的眼神,他只觉得厌恶,不过现在他没时间去跟他计较。

    “秦云生你给我出来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什么态度呢,你叫我出去,我就出去。你莫不是想我替你在娘面前说好话吧。想我帮你也可以,只要你…。”

    秦云生这话还没说完,就见秦楚生一拳揍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闪避不已,扎扎实实的挨了一拳,正想还手就被他制住给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的这些朋友们,见秦楚生出手这么狠,都没跟出去帮忙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,秦楚生,你要干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拖出来没多远,秦楚生就一把将秦云生推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吧,金缕阁开分店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开分店,他们不是要关门了吗。”秦云生听着很是诧异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关门,人家现在的分店,可是比我们的还多。全部都是在今天上午开的,卖的东西,全是新品,价格也实惠,还弄了什么会员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骗我,怎么可能会这样呢…。”

    他还压了这么多货,没发到分店呢,这可是一大笔钱呢。这要有更新颖的饰品,那些人岂会再买他的呢。

    “不信,你自己查去…。”

    秦楚生说着,就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他这些年,为了金缕阁一直都很尽心尽力,可他娘一直就没给过一个好脸色。弟弟妹妹,对他更是没有一点亲情,他着实很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秦云生在秦楚生走后,连忙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必须弄清楚,真要是这样,他必须尽快将东西处理掉,不然以后怕是更卖不出去。

    秦云生一回店里,就得到了他下属的禀报,还真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连忙叫着掌柜,将所有的饰品,摆了出去卖,可这已经是晚上了,能卖出多少呢。

    而且有些成本也不低,一时间根本没人买。

    他连忙去了工坊,叫着姚瑶她们说了话,得知她们就会做这些,心里着实气得不行,当即就让她们收拾东西滚蛋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君深的人就到秦家下了圣旨,取消了他们的皇商。

    他们来的时候,正好是人多的时候,听到秦家被取消了皇商,本来想买东西的都没买了。

    这一上午的时间都不到,秦家被罢免皇商的事,就在帝都传开了。

    下午又爆出,秦家卖的东西有问题,所有跟他们家有合作的人,都怕他们倒台跑路,所以不少人都上门要求他们将之前未结算的钱结算。

    着实把秦家的人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这次他们亏损的可并不是只是钱,还有名声呢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气得不行,杨家这边却是生意火爆,各个分店生意都不错。

    明兴阁的东西之前买的东西一直都贵,样式也不是特别新颖,不少人都喜欢原来的金缕阁。见金缕阁分店开张,这捧场的人自然就多了。

    秦家这边一出事,安月华就找人给安二郎报了信。

    安二郎一听心里顿时就慌了,收拾东西就想跑路,却不想被安大河给发现了。

    还在他的包里,翻出了几百两银票。

    安老头他们也在场,安二郎没办法,只得把实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说出来,就被安大河和安老头给打了一顿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,安好他们现在不好惹,居然还敢去惹。

    打完,他们商量了下后,就带着安二郎来了安好家找安好他们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,安好他们并不在家,得知他们在大棚那边摘菜,安老头他们就来大棚这边找安好他们了。

    他们过来的时候,安好,君深,巫苏云他们正在大棚里帮着摘着菜,因为今天下午又有人来拉货了。除了他们,安好还在村里请了些年纪大的帮着摘。

    其中就有王媒婆,看到江氏他们来,她不免有些奇怪,按理说安好他们是不可能请他们来帮着干活的。

    “大丫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安老头的声音,所有的人都向着他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安好听着站起身,向着他们走了过来,君深也跟着安好走出了大棚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们怎么来了呢,你们来是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混账,还不去给我跪下。”安老头见安好问起,就吼着安二郎过来跪下。

    看安二郎突然给安好跪下,里面忙活的人都不由得往外看着。

    现在来跪,不觉得迟了些吗。

    “大丫,是二郎对不起你们啊,他不该帮着秦云生那混账做事啊。如今,他已经知道错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说着,悄悄的踹了安二郎一脚。

    “大丫妹妹,我,我知道错了…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这件事他们也不好治他罪,安二郎就怕他们背地里报复他,如今既然来了,自然要认个错了。

    有他们在,安好他们应该不会对他太狠的。

    听着安二郎的话,君深不由得在心里冷笑了下,之前还想着跑呢,如今居然说他知道错了,骗谁呢。

    这一切,不管安好要怎么做,他都支持。

    秦云生这个名字,在村子里可是很熟的了,想当初安玉梅嫁给他后,江氏可在村子里逢人便说她孙女嫁给了皇商呢。

    村里的人,对于越寒城发生的事,还不清楚的,如今听着只觉得很奇怪。

    这安二郎帮着秦云生干了什么事呢。

    江氏的脸上也很是不好看,没想到秦家这么靠不住。

    这安二郎要是跑了,他们倒是好派人收拾他,可这被带来这,却是不好收拾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安好看着安老头他们说道:“爷爷,原来你说的这事呢,说到这事我可得感谢二郎哥呢,要不是他,这秦云生也不会做这么多饰品卖不出去呢。行了,这事就先说道这了,有时间在聊,我们还忙着呢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没有怪罪安二郎,安老头的心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安二郎,只觉得哪里不对劲,她居然就这样放过他了,未免太轻松了吧。可她都当着他们的面说了,应该就不会对他怎样了。这样说来,他的几百两岂不是就保住了,也不用跑路了。

    看安二郎还跪着,安大河上前就踹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给我起来,没听到大丫说的吗…。”

    他们走后,安好和君深就进大棚里接着忙活去了。

    安心他们虽然在里面,但是隔得不远,对于刚刚安好说的这番话,他们都是听到了的。

    王媒婆对此很是好奇,可安好没有说,她也没敢多问。这件事,她可得打听下,村子里肯定有其他人知道。

    安心她们心里很是疑惑,照理说,她们长姐是不可能原谅安二郎的,可她为什么要这么说呢。

    安家老宅。

    一回到家,安二郎就叫着安大河把钱还给他。这钱是他赚的,他才不想给安大河他们呢。

    现在家里没有多少收入,都是一直在用钱,江氏,安老头,王笑他们看着这几百两只觉得很眼热。

    “这钱不能都给你,给你你还不得都用了,何况马上就要办满月酒了…。”安老头第一个开口说道。他现在手里的存钱,一共也就几十两呢,他要有几百两这日子,也就不用算计着过了。

    “这钱还是得交给你爹,你们可还没分家呢…”江氏想了想说道。亏得她以前这么疼她,有钱了也不知道分点给他。

    安大河是她儿子,钱若是在他那,他总得顾念着她一点。

    至于安老头,这钱她才不会让他得到,得到后他怕是就拿去养那贱人和那小贱种了。

    江氏这话一出,安老头不由得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安大河却是有了些底气,没错呢,他们现在可还没分家呢,他管这些钱,总没错吧。

    安二郎一听,就知这钱,回不到他手上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看着安老头他们说道:“满月酒,你们可是说的一起办,这钱就算要出,也不是我一个人出。还有我身边,总不能一点钱也没有吧…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些老不死的,这么大把年纪了,都要弄些孩子出来。村里的人表面上没说什么,实际上不知道在怎么说他们呢。跟他们一起办满月酒,安二郎只觉得有些恶心,可到底没敢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这话,倒是没错。”江氏听安二郎这般说,连忙出声说道。

    安老头听着心里却是不怎么爽,这么说来这满月酒还要他出钱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要多少…。”安大河闻言,看着安二郎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一百两,这里一共有六百多两,都是我赚的,给我一百两不为过吧。”

    安大河想了想,就拿了一张一百两的给安二郎。

    安大湖一家没有在家,安大湖又干起了老本行,成了一大户人家的护卫统领。

    至于方容他们也租到越寒城去住了。

    拿了钱后,他们就商量起了办满月酒的事,安老头说什么也不出钱,这钱就只有安大河来出了。

    经过商量,将办满月酒的时间推后了几天,准备办在七月初六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