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五百一十四章 祸害他们家的猪
    百里星辰飞身下了房顶后,就在地上捡了一把石子,拿在手里他就飞身上了茅房房顶。

    看着这房顶,百里星辰不由得心里冷笑了下,这安家人当初还真是够做得出来的,当初给安好家住的房子,都没这茅房好吧,这茅房上的瓦片可是好好的,盖得也密集。

    这还没揭开瓦片,就听屋子里传出了安二郎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孙子还在哼曲呢。

    想着,百里星辰快速的揭开了屋顶上的瓦片。

    往下一看,就见安二郎在那蹲着的,干什么不用想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的视线,往着一边的蜡烛看了过去,想了想,伸手对着那烛火弹出了一个石子。

    安二郎进屋后,就点燃了蜡烛,火折子是吹灭了的。

    看蜡烛熄灭,他连忙吹燃火折子,起身点燃了不远处的蜡烛。

    他点燃后没多久,蜡烛又熄灭了,一连几次,他心里着实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他连忙拿起火折子吹燃,吹燃后他看了看四周,却没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刚准备拿竹片擦屁股,手里的火折子,也一下灭了。

    他这下屁股也顾不得擦了,提着裤子就往外面跑。

    屋子一片黑,百里星辰还真不好收拾他,在他出茅房的时候,他一颗石子袭击了过去,安二郎腿上一麻,整个人就扎扎实实的摔了一扑趴,脸朝地。

    巫苏云一直在盯着对面的动静,看门突然打开,她还没看清楚,安二郎就摔了一扑趴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想了想,弹出石子,把院子里仅有的一个灯笼也给灭了。

    灯笼灭了后,院子顿时的光线顿时暗淡了几分,要不是有月光,根本什么都瞧不见。

    巫苏云知道,肯定是百里星辰做的,就趴在房顶上没动。

    安二郎的脸磕着地,着实生疼,鼻子里也流出了血。回过神的他,发现院子里一片漆黑,心里越发惊恐了,张嘴就喊了起来:“快来人啊,救命啊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叫声,百里星辰不由得皱了皱眉,想了想对着他又弹出了一个石子。

    安二郎喊着,喊着只觉得胸口一疼,整个人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他晕后,百里星辰向着巫苏云的方向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云儿…。”

    “相公,我在呢。”巫苏云说着,上前一把抱住了百里星辰。

    被巫苏云主动抱住,百里星辰的心里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想了想,看着她说道:“安二郎刚刚被我吓得从茅房里跑了出来,出来后我一个石子过去,他就摔了一扑趴,现在我已经将他弄晕过去了,我想了想,这样还不够,不如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伸手将巫苏云揽入了怀里,想了想对着她说道,不过说着说着就没往下说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说话说一半呢。”

    “媳妇儿,那你亲我一口,我就接着说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百里星辰的话,巫苏云想了想,踮起脚尖在他的脸上亲了口。

    “不是亲这里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听着着实不知道该说他啥好,但还是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亲了口。

    “媳妇儿,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你这家伙,你…。”得寸进尺呢。

    “媳妇,别生气呢,我想说你的吻真香…。”

    “德行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闻言笑了笑,抱着她的手,更加紧了几分。

    也是亏得安好和君深没在这,要是听着,不知道会是啥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准备怎么收拾他呢…。”

    听巫苏云问起,百里星辰就凑到她耳边同她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行啊,就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商量好后,百里星辰就去收拾安二郎去了,提着他的时候,他不免有些嫌恶,但还是提着他飞身出了安家老宅。

    没多久,他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弄好了吗…。”巫苏云看他过来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将人捆好了,鱼七不去,没人找得到他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回去后,百里星辰先去找了鱼七,找完鱼七后,他就回了他们住的屋子,这刚进门,他就开始脱起了衣服裤子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之前有洁癖的事,巫苏云听安好说过,跟他相处下来,她自然也感觉到了些。不过现在的他,到底比以前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刚想去给百里星辰找一身衣服,就见他向着她走了过来,伸手就打横抱起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睡觉去。娘子,春宵苦短,忘了你之前说的话了吗…。”闻言,百里星辰看着巫苏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给我悠着点,我明天要是起不了床,你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还没等她说完,就抱着她压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这一夜,对于他们来说无疑又是激情的一夜。

    对于鱼七来说,却很是无语,他这大晚上的在外面守着安二郎也是够了。

    在要快天亮的时候,他就照着百里星辰吩咐的做了。

    一早,安月村王媒婆家。

    这一上了岁数王媒婆就不怎么好睡觉了,这天才蒙蒙亮她就起床了,起来后就开始剁猪草,煮猪食了。

    放在以前,这些都是儿媳妇们在做。可这分家后,饭各吃各的,这猪自然也就他们自己喂了。

    想想她心里就不得劲。

    煮好舀到桶里冷着后,她就洗锅洗手,揉面团,蒸馒头了。现在家里条件,比以前更好了,她自然是舍得吃的。

    所以做的都是白面馒头。

    馒头蒸上后,她就去扫院子了。

    院子扫好却不见她家老头起来喂猪,她着实有些生气,进屋就是一顿骂:“李山田,你还不给我起来,我这猪食都准备好了,你还不给我起来喂猪。你这一天天的,钱挣不了,睡到是挺能睡的,你咋不变猪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娘们,吵吵啥呢,我不正要起吗。”李山田不耐烦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的确不如王媒婆说媒来的钱多,所以在她面前一直都矮一头。

    虽然矮一头,他心里却是不怎么服气的。

    “我呸,我进来的时候,你还在打呼呢,你骗谁呢你…。”

    王媒婆的声音很是大声,说起话来,唾沫横飞,李山田着实有些厌恶。

    要不是以前家里穷,他才不会娶她这个大嘴巴呢。

    一天就背地里说人是非。

    在家里更是唯舞独尊,一天就知道使唤他。

    越想,李山田的心里越是不爽,想也没想就对着她吼道:“你给我闭嘴吧,一大早就吵吵,这太阳不是还没出来吗,慌啥慌,急着去投胎啊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死老头,你说的什么话呢。你…。”

    王媒婆一听他这话就炸毛了,拿起地上的鞋子,就往他身上招呼。

    亏得她为这个家尽心尽力,他倒好,居然这样说她,真是气死她了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李山田连忙开口说道:“哎呦,媳妇儿,你别打了,我说错话了还不成吗。猪还没喂呢,你忍心它饿着呀,要是饿着了,肯定会瘦的,这还等着养肥了,多生几个崽呢…。”

    现在家里的钱,可都是掌握在王媒婆手里的,她要一个生气不管他,他的日子可就难过了。

    再说,她一泼辣起来就没完没了,可不是他能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对于王媒婆,这相处了这么多年,他心里自然是了解的。

    说白了,在她心里,他还不如她喂的猪呢。

    所以他这话一出,王媒婆果断就消停了下来,看着他说道:“给我麻利点,不然这早饭,你就别吃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…。”

    到了厨房后,李山田麻利的提着猪食桶去了猪圈喂猪。

    看看桶里的红薯,李山田很是无语,这猪现在都快赶上他吃的了。

    可惜还混合了猪草,不然他肯定得偷吃几块。

    他们家的猪,是喂在后院的。

    他们家的围墙一般高,猪圈上面是敞着的,就遮盖了一半。下雨,晴天,猪都可以在里面待着。这冬天出太阳的时候,就可以跑另外一边来晒太阳。

    他们家里现在就喂了一头母猪,刚配了种,现在可是宝贝着呢。

    每一顿都要喂不少。

    他还没走到猪圈,就听里面传出了猪的叫声,他听着连忙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看到猪圈里有人,他连忙叫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孩子他娘,你快来,有人在我们家猪圈呢…。”

    只是看着背影,李山田一直还没认出人。

    听着喊声,安二郎回过神,就看到了李山田。对于村子里的人,他自然是熟的,一看就知道是谁了。

    当看着是安二郎时,李山田顿时愣住了,似乎没想到,他会跑到他们家猪圈来。

    王媒婆一听,连忙拿着扁担,就冲着猪圈小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谁呢,谁胆子这么大,想偷我们家猪吗…。”

    看李山田不说话,目光直直的看着猪圈,她也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,就看到安二郎,正被他们的猪圈追着跑,而他正一边系裤子,一边冲着李山田喊道:“山田叔,你看着干啥,你倒是开猪圈门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娘诶,安二郎你这孙子,你居然对我们家的猪,干这样的事…。”王媒婆一看这样,就觉得安二郎对他们家的猪干了什么,顿时就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,我干了啥,我是被人害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二郎一听顿时就慌了,一边跑一边解释道。他的腿脚不方便,又有猪跟着他追,猪圈也有那么高,这不开猪圈门,他哪里出去得了呢。

    “我呸,信你才怪。山田,你在这里看着,不准他跑了,我去叫里正来…。”

    出门后,王媒婆就小跑着去了云家。

    她过来的时候,云正德他们正好从家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看王媒婆来,云正德他们都很是意外,他们家最近可没拖她说亲事呢,她这是来干啥呢。

    “王媒婆,你这是…。”

    “里正啊,不得了了,那安二郎跑我们家猪圈,去祸害我们家的猪了。早上,山田去喂猪,就发现安二郎那孙子,在我们家的猪圈里,被猪追着提着裤子跑呢,这一发现,我就来找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这一大早出门干活的人都多,王媒婆的声音又大声,一听她说起安二郎,一个个都围了过来听。

    听完,一个个都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这安二郎,也忒恶心了吧,他媳妇儿不是已经出了月子了吗。

    云正德听完,脸顿时就黑了,他们村子,怎么出了这样的败类呢。

    于是,连忙让云青峰去通知安老头他们,他则跟着王媒婆去了他们家。

    这消息,很快就在村子里传开了。

    听到消息的,都跑去了李家看热闹。

    到了家后,王媒婆就带着云正德他们,去了他们家的猪圈。

    猪圈里正上演着,猪追人的大战,安二郎此刻已经跑得快虚脱了。

    看云正德来,连忙喊道:“里正爷爷,快救我,他们把我关在他们家的猪圈,不让我出来…。”

    “里正,可不是这样的,明明是他跑到我们猪圈来祸害我们的猪,刚刚他可还没系裤腰带呢,那裤子都是提着的呢,你说说这都是什么事呢,他还是人吗…。”

    王媒婆听安二郎这么说,连忙出口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先把人放出来,再说…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