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五百一十五章 打架赔钱
    听云正德这么说,李山田看了眼他媳妇儿,见她点头,这才去将猪圈门给打了开。

    猪圈门一开,安二郎连忙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,早已经脏得不成样子了,浑身还散发着臭味。

    衣服裤子还残缺不已,明显被猪给咬着扯烂了些。

    李山田离他最近,闻着他身上的味道,都快要吐了。他连忙,往后站了些。

    王媒婆也捂着鼻子,向后站了些。

    这下倒是留着,云正德一个人站在前面了。

    “里正爷爷,我没有祸害他们家的猪,事情是这样的,昨晚我在家上茅房,上着上着蜡烛就灭了,然后我又给点燃,可又灭了,后来…。”

    安二郎看云正德一脸严肃的看着他,他心里莫名的有些慌,想了想连忙对着他说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听安二郎说完,在场围观的村民们,就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莫不是遇到鬼了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为人不做亏心事,半夜敲门心不惊。这安二郎,分明就是做了亏心事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看这样,他肯定做了什么亏心事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到底,有没有对王媒婆家的猪,做那样的事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周围人的议论,安二郎现在回想起来,只觉得不是这样,肯定是有人在整他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,肯定是有人在整我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二郎这么说,人群里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:“整你,那你倒说说是谁在整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。”

    那人的话一出,就引来了不少人附和。

    闻言,云正德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安二郎。这事听着玄乎,可看他的样子,也不像是说谎呢。

    不过安二郎这孩子,他是喜欢不来,就算被人整,也是他活该,他还真不想管。

    “这村子里,最看我不惯的可不就是安大丫吗,肯定是她在整我。”

    云正德闻言,一脸严肃的看着安二郎道:“你说是大丫在整你,你有证据吗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死性不改,现在都还这般针对大丫。

    安二郎哪里来证据呢,一时间没了声。

    “昨天我还听大丫说,感谢你呢,今天你居然说她整你,你这分明就是在胡说八道。你祸害了我家的猪,你要敢不赔钱,我跟你没完…。”王媒婆闻言,看着安二郎说道。她今天非得让他们赔钱不可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此时也来了,刚刚安二郎说的那些话,安好他们过来的时候,可是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是谁整的安二郎,安好心里已经有数了。

    虽然巫苏云和百里星辰没说,可来的路上,他们俩一直都在笑呢。

    他们出手整他,安好倒是挺意外的,不过这安二郎这么讨厌,被他们整整也好。

    王媒婆的话,说完没多会儿,就有人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,这话我昨天也听到了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昨天一起去干活的有些个都在这,听王媒婆说完都附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媒婆,这安大丫为什么要感谢安二郎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王媒婆,你倒是说说呢…。”

    安二郎跟安大丫有多不对付,村里的人可都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如今听到安大丫要感谢安二郎,不免有些意外,自然要问问了。

    云正德并不知道这些,听王媒婆说完,心里也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,话说这安…。”

    “王媒婆,你给我闭嘴。”安二郎见王媒婆要说,连忙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我说,我还偏要说呢。大丫都说感谢你了,你还怕啥呢…。”

    于是,王媒婆便开口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家出事,安月村的人都还不知道的,听王媒婆说完,都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跟安好有关,想来是工坊的事了。

    这一想似乎明白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可这安月华不是嫁给了秦云生吗,这安二郎怎么可能帮着安大丫呢。

    想不通,索性不在想了,反正这事跟他们没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管你是遇上鬼,还是被人害,总之我家的猪,因为你受到了刺激,身上也受了伤,不管怎么说你都得赔钱…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必须赔钱…。”李山田连忙附和道。

    这时,人群后面响起了一道声音,这声音一听有些人就听出是江氏了。

    “赔钱,门都没有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在场的人往后看了去,就看到安家老宅来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王媒婆向来跟江氏不对付。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心里顿时就不满了,走上前看着江氏得意的说道:“你们要不赔钱,我就把这事闹得人尽皆知…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原本心情就不怎么好,一听她这么说,脸色更加难看了。

    这要是传出去,别人得怎么想呢。他们家,可还有两个孩子,要科考呢。

    安二郎的脸上也很是难看,可恨他没有证据,证明是安好整的他。

    “王媒婆,你要敢拿出去乱说,你看我撕烂你的嘴不…。”

    安二郎在不对,也是她江氏的孙子呢。而且,她也讨厌这王媒婆,自然要护着安二郎了。

    “呦呵,撕烂我的嘴,你倒是来呢,看谁撕烂谁的嘴。你都被安老头给休了,还当你自己是安家人呢。死赖在家里不走,还真是够不要脸的。”

    王媒婆性格向来泼辣,听江氏这么说,她说话更是不客气了起来。还专挑江氏痛的地方说。

    王笑抱着孩子,站在一边没有说话。看着江氏被人怂,她心里却是很畅快的。

    代晓晓,安大河没让她来,就让她带着孩子,留在了家里。

    “我赖谁家呢,我让你胡说八道,我打死你…。”江氏说着,上前就去扯王笑的头发。

    王笑早就想收拾江氏了,这次她主动动手,她自然也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这是干啥呢,还不给我住手。李山田,安奎明,你们两个还不给我上前,拉开她们俩…。”

    云正德看两人打起,连忙出声呵斥道,可这人打起架,哪能听得进他说的话呢。看她们不听,他又看向了李山田和安老头说道。

    这年纪都一大把了,还打架,像个什么呢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她们打起架来够狠的,你扯我头发,我扯你头发。你抓我一下,我抓你一下。

    头发被揪掉了些不说,脸上手臂上,都满是被手指抓的血痕。

    安老头和李山田听云正德喊起,这才上前,将打架的两人给拉了开。

    这一架打得,两人都很是狼狈。

    这刚分开,王媒婆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拍着大腿哭喊道:“哎呀,要打死人啦,你们大家可都看到了,这江氏太泼辣了,完全不讲理啊…。”

    江氏不由得白了王媒婆一眼,这死老太婆,倒是比她速度快呢。

    “里正,你可看到了,是江氏先动手打的我媳妇儿,这事必须赔钱…。”李山田站了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呸,要不是你家这老太婆嘴欠,我能打她,我闲的慌是吧。”

    江氏一听,就不满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家媳妇,说的可是实话,你难道没被安老头休吗。”李山田看着江氏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吵什么吵,都给我闭嘴。”云正德早就听烦了,此刻的他着实有些忍无可忍了。

    安大河听着心里着实气得很,可他也觉得自己儿子不可能干出这样的事。刚想开口说话,就听一边的安老头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里正我有问题,想问问王媒婆他们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问吧。”

    云正德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好,这两家都是不怎么讲理的主。

    他们能自己解决最好,也省得以后怨他。

    听安老头有问题问他们,李山田和王媒婆向着他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安老头想问啥呢。

    安老头想了想,看着李山田他们说道:“你们说我家二郎祸害你们家的猪,你们亲眼看到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虽然没有亲眼看到,可看到他提裤子系裤子了…。”

    王媒婆听完,便立马说了起来,这没干那样的事,他干啥提裤子呢。

    “对,而且还慌得很呢…。”李山田也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提裤子,也就是没有真的看到了,我家二郎被你们家的猪追着,能不慌吗…”安老头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我爷爷说的对,你们别想污蔑我。”安二郎听着连忙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李山田两口子,都不知道该说啥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个问题,我家二郎的脚什么样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,就凭他怎么可能进得了,你家的猪圈,你们晚上睡觉不关门的吗。”

    听完安老头的话,周围的人不由得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二郎之前一直厌恶自己这脚,如今这脚倒是给他起了点作用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管这些呢,总之我家的猪,现在受了很大惊吓,身上也受了伤,不赔钱不可能。”王媒婆就咬着要他们赔钱。

    “赔钱可以赔,可这话不能这么乱说…。”安老头想了想看着王媒婆说道。

    “赔什么赔呢,她还打伤了我呢…。”江氏听着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江氏听着这般吼她,原本想出口骂他的,可见他瞪着她,一时间没敢开口了。

    安二郎心里虽然有些不服气,可还是没说啥。

    今天这事,他算是记住了。以后,有机会,他定然会收拾王媒婆一家的。

    “王媒婆,这事我们这边有做得不对,你们也有不对,这事你想我们赔多少钱呢。”安老头看向一边的王媒婆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赔我们五两银子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氏一听又火了:“我呸,五两银子,亏你开得了口,你咋不去抢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一头母猪,可是花了我不少钱买的,你还先动手伤了我,我要这么多又怎么了。”王媒婆闻言瞪着江氏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值五两,就你这样的一两卖出去都没人要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看她们又要动手,云正德连忙站了出来说道:“商量事情,就好好商量,闹什么闹…。”

    “里正,这可不是我要闹的,江氏说啥你也听到了…。”王媒婆一想到江氏说的那话,心里气得很。

    安老头也觉得五两有点多,跟安大河商量了下后,看着王媒婆他们说道:“我们最多赔你二两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最少也得三两,再少可不成,我这身上可都是伤呢…。”

    看他们答应赔钱,就知没有好戏看了,一个个也就没有在这围着了。

    毕竟时间也不早了,工坊和地里,都要开始干活了。安好他们在大家离开的时候,也离开了这。

    给了钱后,安老头他们就带着安二郎离开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没少听人在议论他们,他们虽然气,可也拿他们没办法。毕竟嘴长在别人身上,还能上前堵住他们的嘴吗。

    安大河在离开李家后,就去找许大夫去了。

    江氏伤成这样,自然要看一下了。

    代晓晓正抱着孩子坐在院子里,看他们弄成这样回来,不免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这话还没问出口呢,江氏就对着她骂了起来:“看什么看,还不去给你的男人烧水洗澡…。”

    这死丫头,看着比以前好了些,可脑袋还是木。

    这一天天的干什么都要人教。

    “喊什么喊,一边待着去,晓晓还带着孩子呢。晓晓你坐着,爷爷去烧水…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