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五百一十六章 又干了什么,不可理喻
    安老头说完,就去厨房烧水去了。

    对于安二郎,他现在是越来越失望了。只觉得他完全随了他娘,一天就知道搞事情。自己处理不好,还连累家里人。

    王笑看着,自然不好插嘴,就抱着孩子去一边坐着去了。

    安二郎被一身的臭气,晕得心烦气躁。脱掉外衣丢到地上后,就回屋拿衣服裤子等着洗澡了。

    代晓晓心里委屈不已,可安二郎不帮着她说话,心里就算在委屈,也只能忍了。

    她抱着孩子刚坐下,江氏就冲着她喊道:“一天抱着那赔钱货干啥,有那么金贵吗。我渴了,快去给我倒碗水来…。”

    王笑在一边听着,手不由得紧了几分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家,分明她才是正主,可这江氏还一天天的在她面前耀武耀威,当真是气人。

    虽然她是在对着代晓晓骂,可何尝又不是在嘲讽她呢。

    她心里也气,要是她生的是儿子,江氏怕是也不能在她面前这般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代晓晓进屋后,江氏看着脸色不好看的王笑,得意的说道:“这有孙儿媳妇使唤就是好…。”

    “孙儿媳妇是好,可这孙子…。”

    王笑听着江氏的话,心里着实不舒服,想也没想就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笑,你给我闭嘴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外面有声音,安老头连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一出来,王笑就抱着孩子,向着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相公…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怎么还哭上了。”安老头看着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,没事…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听着王笑这么说,在见她时不时的看江氏一眼,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。

    “江氏,你又干了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干什么了,我什么也没干,她自己哭的…。”这贱人,还真是会装,想哭就哭。

    安老头听着,整张脸都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看着江氏说道:“自己哭,无缘无故怎么可能自己哭呢,江氏你要再敢做什么,以后都不许来这边了,我如今能让你来这边,也是看在孩子们的份上,你莫要逼得我做得那么绝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老头说出这样的话,王笑不由得在心里笑了笑。

    只要他站在她这边,她就不怕江氏了。

    江氏闻言,心里很是酸楚,留着泪看着安老头说道:“安奎明,我和你夫妻几十年,你居然信她不信我,我在你心里就这般不可信是吗…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听着没有说话,他对江氏已经没了感情,又怎么会管她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奶,喝水…。”

    江氏正在气头上,看着代晓晓端着水过来,就想着刚刚王笑嘲讽她的话。伸手就打掉了代晓晓递过来的茶碗。

    “你这蠢货,没眼力见的东西,给我滚远点…。”

    “江氏,你…。”

    可安老头的话,还没说出口,就被江氏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我,我是她奶奶,我说不得了是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她奶奶,可是她没得罪你吧…。”安老头看着皱了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王笑,安老头要护着也就罢了,可见他还护着代晓晓,江氏心里就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“我高兴怎样我乐意,你这么护着她,也不会跟她也有一腿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可理喻…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没想到,江氏会说出这样的话,心里着实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王笑,你若累了,就带着孩子回屋休息,不用理她,我先去看下火…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着实不想在跟江氏说话了。在说下去,他真想动手打她。

    “相公,我没事,你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看王笑这么说,安老头看了下女儿,就去厨房烧火去了。

    安老头走后,江氏看着王笑说道:“你这贱人,你现在很得意吧,你说什么他都相信…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的男人,自然该相信我…。”

    江氏听着王笑的话,心里只觉得恶心:“我呸,你这抢人男人的贱货…。”

    王笑听着江氏这话,非但没有生气,还笑着看着她说道:“那也是我的本事呢,有本事你也抢个去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江氏听着,气得不行,扬手就想打她。

    “你打啊,你要敢打,你以后就崩想来这院子了…。”

    代晓晓看她们又要闹,连忙抱着孩子走了。

    江氏听王笑这么说,自然不敢打下去了,她要不能来这,以后王笑怕是更得意了。

    江氏刚放下手,就见安大河带着许大夫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河,你怎么才带着,许大夫回来呢…。”

    安大河皱了皱眉,看着江氏说道:“许大夫,刚刚在给其他人看病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王媒婆那贱人吧…。”

    许大夫听着不由得皱了皱眉,这江氏还真是没得救了,这么久了一点改变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许大夫,快请坐。”

    王笑抱着孩子,拿了个凳子过来给许大夫坐。

    许大夫是村子里,唯一的大夫,之前又给她看过病,对于他,她心里还是挺尊重的。

    江氏心里虽然不舒服,可也没好跟王笑闹。

    许大夫给江氏把了下脉,开了点药后,就离开了。安大河也跟着去拿药了。

    一看江氏的伤势,许大夫就知道她伤得比王媒婆重些。

    这王媒婆虽然比江氏瘦,可是人却不是那么弱的,所以在她面前,江氏着实没讨到好。

    这边,安好他们在离开李家后,就走着回家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巫苏云见安好他们没问,她自己却忍不住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那安二郎是我们整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说知道,巫苏云连忙问道:“师父,我们都没告诉你呢,你咋知道…。”

    “来的路上,你们两一直在笑,这一看就有问题…。”

    巫苏云听着,不由得笑了笑,还是她家师父聪明,什么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君深听着没有说话,他自然也是看出来了的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闻言,看着安好笑了笑说道:“你倒是会看。可惜啊,我当时手里没药,不然真给那安二郎下点药,这样那场面看起来,啧啧…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…。”君深看着百里星辰说道。这家伙,也看看当着谁,什么都敢说,当真是找抽。

    “行,我闭嘴,我们啊不打扰你们两个的二人世界了,云儿,我们走吧。相公我带你上山转转去…。”百里星辰看着君深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一听上山,巫苏云心里很是高兴,挽着百里星辰的手就走了。

    她早就想上山走走了呢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君深看着安好说道:“丫头,你不是要去工坊看看吗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们过来工坊的时候,一个个都在忙活着。

    看安好他们来,他们纷纷跟安好他们打了声招呼,随后又忙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香肠工坊四处走了走看了看后,安好和君深又去了手工艺坊这边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,解雇人,现在工坊里的人,一个个干活都比以前勤快了不少,最主要安好给她们提了工钱。现在每人都是七十文一天了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,已经听说了安二郎的事,不过她们之前没有过去看。

    看安好他们来,她们自然要问下了。

    “长姐,九哥,我们出去说几句吧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心这么说,安好和君深就知道她们想问安二郎的事,就跟着她们出去了。

    出去后,他们就去了库房。

    进屋后,安心就问了起来:“长姐,你们过去看了的吧,事情到底是怎样的呢…。”

    安然也一脸好奇的看着安好。

    “事情呢,是这样的,你们昨天不是说了安二郎干的坏事吗,然后苏云他们就…”

    安好想了想就把,这事告诉了安心她们,并嘱咐她们不许到处说。

    听安好说完,安心和安然心里都很是感动。

    她们没想到,巫苏云会听了她们的话,跑去收拾安二郎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后,安心和安然就回工坊去忙活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在手工坊看了会儿后,就来了榨油坊这边。

    油菜籽,云正德已经全部让人送过来的了,颗粒饱满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跟工坊的工人说了会儿话,安好和君深就去地里看了看。

    安好给的工钱不低,一个个都干得很是卖力,看大家这么勤快,安好心里自然是很满意的。

    看了会儿,他们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回家后,她就让羽林他们将准备的水送去了地里。

    现在离中午还有会儿,回家陪着小葡萄玩了会儿,安好才去帮着做午饭的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