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五百二十一章 心目中的英雄,去何家
    听到说云青峰来了,一个头发花白,满脸皱纹的老者激动的从石凳上坐了起来,用他那浑浊的眼睛往着周围看了看。

    他只能看清楚近处的人,远处的人根本瞧不清楚,只能看到模糊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穆哥儿,他真的来了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你不信问奶奶他们,可不就是来了吗。”木穆看着他爷爷木清说道。

    “清哥,是云青峰来了…。”木穆的奶奶罗云秀闻言,看了看远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里正,我看着好像是云青峰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他,他身边还跟着两个人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木穆说完,坐在木清周围的其他人都纷纷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里正爷爷,青峰叔真的来了,一起来的还有一个漂亮姐姐和一个漂亮哥哥…。”其他的孩子也开口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孩子他娘,快,扶我过去…。”木清连忙对着一边的妻子罗云秀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你慢点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,君深,云青峰还没走过去,他们就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木清在看清楚来人时,笑了笑说道:“青峰啊还真是你,你身边这两位是谁呢,你们一路也走累了吧,快来这边坐,坐下再说…。”

    木清虽然眼神不是特别好,腿脚也不是很利索,但说话却是挺快的。

    木清说完,其他人也招呼着云青峰,安好,君深他们过去坐,一个比一个热情。

    孩子们,在云青峰,安好,君深他们坐下后,就围了过来看。

    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长得这么好看的人呢。

    坐下后,木清看着一边的木穆说道:“穆哥儿,快回去拿几个杯子来…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爷爷…。”

    坐在大榕树下,安好只觉得凉快了许多。这大榕树下,一共有三个石桌,桌子是圆的,每张桌子周围有六张石凳。

    每张桌子上,都放了一个茶壶,几个茶碗,大多都是豁口的。

    他们用碗喝,却给他们杯子,可见对他们的重视了。

    “木叔,不用麻烦了,我们都还不渴…。”云青峰闻言连忙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也开口附和着说了下。

    这来的路上,他们可是吃了不少水果,哪里会渴呢。

    闻言,木清看着他们笑着说道:“现在不渴,等会儿也会渴啊,没关系的,小孩子跑得快,不麻烦…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青峰叔你们别看我小,我跑得挺快的。你们坐着慢慢聊,我去拿杯子…。”木穆说着就跑去拿杯子了,其他孩子也跟着他跑了。

    木穆他们走后,云青峰想了想看着木清他们说道:“木叔,这是安好,我们村的工坊就是他们家开的,她身边坐着的这位是她的未婚夫…。”

    一听云青峰说起安好,木清就想到他儿子说的赐婚,看了眼坐在安好身边的君深后,他连忙跪了下来喊道:“草民,见过王爷…。”

    难怪他第一眼,就觉得君深看起来不凡呢,敢情是容安王呢。

    听到木清这话,其他人也连忙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大家快请起,不必多礼…。”君深连忙开口说道,说着还上前将木清给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幸能见到传闻中的战神,木清的心情别提多激动了。

    坐下后,就同君深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着木清说的这些话,安好有些忍俊不禁,这木清活脱脱的一个君深的忠实粉呢。

    对他着实崇拜得很。

    其他的村民也很激动,可他们心里还是有些畏惧,在他们谈话的时候,他们都没怎么参言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后,木清才同安好说了起来:“丫头,真是多谢你们了,要不是你们家办工坊,我们村的人也找不到这样好的活干呢…。”

    说完,木清又看着云青峰说道:“当然,这还得谢谢青峰你了,要不是你来我们村招人,我们村的人也不能够去你们村干活呢…。”

    虽然去了后,只要了二十多个人,可他们心里还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只要这工坊越来越好,肯定还会要人的。

    听他们说了会儿话,一个个都觉得君深挺平易近人的,也就没了之前的畏惧和拘束。

    在木清说完后,他们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,话里话外,都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安好闻言,看着木清他们笑了笑说道:“木爷爷,你们就别这么客气了,你们村的人都挺勤快的,能招到这样的员工,也是我们工坊的福气呢…。”

    这来的路上,她可是同云青峰聊了的,对于他们村子人的情况自然就知道了。说起来,他们村子里的人,都挺勤劳好学的,每天下了工都很是积极的打扫自己所在的工坊,从不会让其他师傅们动手。

    “木叔,大丫说的对,你们啊都别这么客气…。”

    云青峰的话刚说完,就见木穆他们拿着杯子从远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爷爷,杯子拿来了,现在就倒上吗…。”木穆连忙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木穆过来的时候,安好上下打量了下他,他倒是跟他爹有几分像,不过应该像他娘多一些,长得挺不错的,浑身透着股机灵劲。

    “木穆,你们快过去跪下,给容安王行礼…。”木清看着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容安王,听到这,木穆愣了下,回过神的他,满是激动的看着他爷爷说道:“爷爷,我没听错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我耳朵有问题,你耳朵可好着呢,我说的可不就是容安王吗…。”木清闻言,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木穆看了看周围,除了刚刚来的人以外,在没有别的人。

    想来,他就是容安王了。

    想着,他连忙带着身后的几个孩子,走到了君深面前跪下。

    这刚跪下,还没说啥,就听君深说了起来:“你们都起来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哥哥,你可是我们心目中的英雄,听了你的那些事迹,我们老崇拜你了,这必须得跪…。”木穆闻言,看着君深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他这称呼,木清连忙就想纠正,君深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闻言也不由得笑了笑,这称呼倒是特别。

    木清见君深在笑,也就没说啥了,拿起茶壶,就给安好,君深,云青峰各自倒上了一杯水。

    安好拿起茶杯闻了闻后,看着木清笑着说道:“木爷爷,你这是用野菊花泡的吧,闻着真香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呢,这野菊花喝了避暑消热,清心明目,着实不错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木清他们村子别的草药长得少,野菊花却是不少,一到开花的季节,坡上就开满了野菊花。摘了些来卖,留下了一些来喝,倒也不错。毕竟茶叶太贵,自然不可能花钱去买这个的。

    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,他们来定然是有什么事的。想了想,木清看着云青峰问道:“青峰,你们这次来是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今天来这有两个目的,一个是来看看村子,另一个则是给何苗的爹看下腿。

    云青峰尚不知安好来看村子是为什么,自然不可能这么说了。

    见木清问起,云青峰想了想看着他说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,今天何苗干活的时候晕倒了,大丫听到他们说起,他家里的情况就过来看看了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木清连忙问道:“何苗没事吧,他怎么就晕倒了呢…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其他人,也是一脸关切的看着安好。

    安好见木清问起,便开口说了起来:“木爷爷,说起来这事还是因为这天气太热,他今天收工的时候,多干了会儿就中暑了,我当时正好在那,还好他中暑不严重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木清他们都松了口气。这热死的,他们可是看到过的。

    “他们家也着实不容易呢,诶…。”

    木清提起何苗家,就不由得叹上了气,他们村家家的日子都不怎么好过。虽然能帮忙一些,可到底帮不了太多。

    “木爷爷,能带我们去看看吗…。”

    没看着何苗爹的腿,安好也不敢打包票说,她能治好他。

    “行,我们走吧,说起来我已经有几天没去他们家了…。”

    由木清他们带路,安好,君深,云青峰就在身后跟着走着。这一路走来,看到了不少矮小的土胚房,错落有致立在这小山村里。

    有些看起来,都破损了,着实有些年头了。

    村里的路,是泥巴路,要是下雨天,这路怕是就难走了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可见不远处的土地里,不少人在忙活着,虽然地不多,可还是要精心伺候才是,毕竟一家老小,就指望着这点地过活。

    经过聊天,安好才知道,他们村竟没有一家喂着有猪,最好的人家也就喂了几只鸡。

    这地本来就贫瘠,在加上没有肥可施,这庄稼怎么可能长得好呢。

    可话说回来,这人都没得多少吃,怎么可能会喂猪呢。

    整个村子的屋子,建造得有些散,这里一家,那里一家,相隔得还挺远的。

    村里的路是不是很宽,也不平坦。一会儿下坡,一会儿上坡的。

    走了好一会儿,木清才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丫头,这坡上就是何苗他们家了,远处地里忙活的几人,就是何苗的爷爷,奶奶,弟弟,妹妹。”

    这一路上木清跟安好说了不少话,对于安好他挺喜欢的。所以这一来,叫的就是安好。

    可惜,家里也就两个孙子,没有一个孙女。他这辈子,也就三个儿子,女儿更是没有。

    视线看过去,安好就看到一个陡坡。

    这何家就是建造在陡坡之上的,这建造得也不嫌懒得爬呢。

    木清他们都上了年纪,走起来着实慢,好一会儿才走上去。

    “清哥,你们怎么来了。”说话的人,是何苗的爷爷何能,今年五十有八,看到他们这么多人一起来,不免有些意外,说着他连忙从菜地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何苗的奶奶王喜,弟弟何开心,妹妹何忆香看着,都从地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话说得,没事我还不能来看看你们啊…。”木清看着何能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村里其他的人也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哪能啊,看到你们大家来我心里可高兴了,快去家里坐吧,在这站着太晒人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晒人呢,还带着他们在地里忙活。”木清闻言,看着他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何能拿着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他本来也让他们在家的,可他们非得跟来。

    “清哥,你就别说我家相公了,这还不是看天好,就想着把草给锄了,到时候就把它们给晒死了吗…。”

    这几天他们身子不爽利,就没有在地里干活,这身子好些了,自然要把草都给锄了。这不从早上,忙活到现在才清理了几块土出来吗,到现在都还有两块地没清理出来。

    粮食没多少,草倒是挺多的。

    他们家的麦子,栽种得有些晚,刚收了没多久,这不打算清理出来后,种玉米,豆子呢。

    何苗他们一天在工坊都够累的了,他们哪能让他们回家在接着干呢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都有理,快回家吧,看把孩子晒的。”

    “清爷爷,没事的,我们热了,知道躲到树下的…。”何开心看着木清笑着说道。何开心今年九岁,看起来却像个六七岁的孩子,又瘦又矮。

    “清爷爷,我们也有帮着干活呢。”何忆香也出声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性格倒是挺开朗的。

    说完,他们又喊下了在场的其他人,至于君深和安好,他们是不认识的,就喊了哥哥,姐姐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他们,就想到她才穿来时,看到的情形。

    她的娘,她的妹妹,一个个都瘦弱得很,跟他们比起来,可是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安家的情况,可比他们的情况好,可见当时他们是有多不待见他们一家呢。

    聊了几句,大伙就跟着何能他们回家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家,往上走没多远就是了。

    上来后,何能就招呼着大家,去大榕树下坐了。

    没错,他们家的坝子边,也种了颗大榕树,正好将他们家的屋子,给遮住了一半。

    热天的时候,住在里面,格外凉快。

    他们家的房是土胚房,一共有三间卧室,一个堂屋,一个厨房。

    因为家里孩子多,后来他们爹,又在旁边建造了一个屋子,不过地势有限,所以建造得有些小。

    大榕树的石桌是何苗的爹,以前弄的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石桌,这么多人,自然不够坐,其他人就坐到一边的石头上去了。

    何能他们虽然端了凳子出来,可也不够坐呢。

    在大家坐下后,王喜就去厨房里,将他们泡的水给端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啊,别忙活了,这一个个的都是喝了不少水来的…。”

    他们家有几个碗,他可是都知晓的。

    “清哥,你们来是…。”何能想了想,又看着木清他们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来看看你们了,不过一起来的,还有何苗的东家,这个是安好丫头,工坊就是他们家开的…。”木清见何能又问,便笑着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“东家,你是何苗的东家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何苗的东家…。”

    何能明显有些意外,没想到何苗的东家,有一天会来到他们家。

    想了想,何能看着安好说道:“东家,是不是我们家何苗和何树做事不好,所以你们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小子,想的什么呢,何苗和何树有多勤快,大家可都是看着的。你自己的孙子,你还不了解吗。”木清闻言,没好气的看着何能说道。

    “清哥说的是,只是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好看着何能说道:“对于你们家的情况,我已经是了解一些的了。我这次来,是给何苗的爹,看腿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看腿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说看腿,何能和王喜他们的情绪都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这才出事的时候,他们家里还有点钱,倒是请了大夫,可何苗的爹伤得严重,哪是一时间就能好的呢,这一直吃药,家里就越过越艰难了,后来在村子里借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何苗的爹,知道自己连累了家里,便拒绝吃药,如今已经断药快四个月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愣着干啥呀,还不带路,别看这丫头小,来的路上我可是同她聊了的,她可是会医术的。”木清看着他们愣着没有说话,不由得出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清哥,不是我们不想看,而是柱子他…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