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五百二十二章
    何能提起自己这儿子,心里是又气又无奈,可谓一言难尽呢。

    木清偶尔就来看他们,对于之前发生的一些事,自然都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何柱子不光拒绝吃药,拒绝看病,还曾想寻死,着实把木清也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去跟他说,孩子他娘你扶我过去…。”木清想了想,看着王喜说道。

    王喜正要站起来扶他,何能就开口了:“我来吧,嫂子你坐着…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你们俩兄弟去…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是一个姓,可这些年,自己男人跟这何能有多好,她都是看在眼里的,可不就是兄弟吗。

    没走多会儿,他们就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何家可谓一贫如洗,桌子板凳,都已经很破旧了,一个堂屋除了桌子板凳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走过堂屋,何能带着王喜来到了何柱子所在的房间。

    因为长期瘫痪,这屋子里早已经满是尿骚味了,关键何能想带他出去晒太阳,他还不。所以这一天天的,都待在家里。

    现在虽然不寻死了,可整天说不了几句话,没事就看着窗外发呆。

    这不,他们进来的时候,就见他在看着窗外发呆。

    木清看何柱子这样,就忍不住叹气,想当初他是多么高大一个人呢,如今却是瘦得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听到叹息声,何柱子这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清叔,你来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这一天天的发什么呆呢,想出去就让你爹背你出去,你爹不行的话,还有你木九哥他们呢…。”木清闻言,坐下后看着何柱子说道。

    何柱子,听着这话,又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何能看自己儿子这样,心里着实难受得紧,早知道当初他就不让自己儿子去学什么修房子了,想想他心里就悔不当初。

    看何柱子沉默着不说话,木清就很是上火。

    想了想就对着他骂了起来:“柱子,你要是我儿子,我早揍你了。你说你现在像个什么样,你没看到你爹娘,都为你急得头发更白了吗。他们还指望你养老送终呢,你就这样子,你对得起谁啊。家里是没钱,可是大家伙都不是在帮着你们吗。虽然是借的钱,可大家伙都理解,也没让你们家里马上还呢…。”

    何柱子还是闷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虽然他知道自己错了,可他心里还是面对不了如今的自己,他怕家里负债累累也治不好他的腿。

    当初那房子其实并不高,掉下来也只会受点轻伤,却不想后来又掉了一块石板下来,他的腿就是被石板给压坏的。

    这一年来,家里给他换了好几个大夫,可一个比一个贵,一个个都没能治好他的腿。

    到后面,他不在有期待,甚至出现了抵触的情绪,大夫一来就被他给哄走了。

    疼痛让他想死,他也曾寻死,要不是被及时发现,他早割腕死了。

    这次寻死被救了下来,他也被木清给骂了个实在,之后的日子里,木清天天不辞辛苦的来开导他。他虽然不寻死了,可还是没有看大夫,没有吃药。

    后来,木清虽然会让家里送东西钱过来,可人却来得少了,实在是看着他,他心里就气。

    屋子的骂声很大,安好他们在外面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可只有木清的骂声,并没有何柱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看着抹泪的王喜,安好在心里叹了口气,这都什么人,什么事呢。这何柱子,明摆的是在放弃治疗呢。

    屋子里,何能见何柱子闷着不说话,就想着先叫木清出来。

    可他还没开口,就听木清说了起来:“何苗今天在地里干活,晕倒了,你这个爹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何柱子听着总算有了反应,对于这个大儿子,他是最疼的,听他晕倒心里不免很是担心。

    “清哥,到底怎么回事,苗哥儿他还好吗。”

    何能还不知道这些事,听木清这么说,也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太阳热,他就中暑了,情况好在不是很严重…。”木清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何柱子听着心里很是自责,开口呢喃道:“都是我不好,是我连累了他们,要不是我…。”

    见何柱子还这么说,木清看着他说道:“柱子,你说你连累了他们,难道你死了,他们就不用这么累了吗。我告诉你,他们一样过得累。你有问过他们怎么想的吗,你在乎过他们吗,你可知他们没了娘,要是再没了爹,会是什么样吗。日子虽然苦,虽然累,可是只要想着有天能治好你,他们的生活就有盼头,你知道吗,你真的很自私…。”

    何能真的不知道,该拿何柱子怎么办。

    何柱子出事后,他不知道暗中抹了多少次泪。他的儿子从小就乖巧,长大也孝顺,可怎么就这么命苦呢。

    “可要是治不好呢…。”

    何柱子沉默片刻,看着木清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没怎么治呢,你就知道治不好了。”木清总算知道,他这么抗拒的根源在哪了。

    他是怕钱花了,腿还是这样吧。

    “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别跟我说这些,要是再说我非得揍你。今天来给你看腿的是何苗他们的东家,你给我客气点,要是在对人丢东西,骂人,你看我还管你们不…。”

    木清这话,已经说得很明白了,要是他在这样,他不仅不管他,还不会管他家里人了。

    “东家,她怎么会来…。”

    何柱子听着很是意外,这无缘无故的,怎么可能会来他们家呢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怎么知道,反正人家是来看你的。行了,我先出去,等下你也给我出来,我让他们帮你爹抬你出来。在屋子里闷了这么久,你也该出来透透气了。”

    木清这次说完,何柱子倒是没有在反对。见他没反对,木清总算高兴了些。

    何能看着,心里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他可是各种好话说尽了,可他压根就不听他的,也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看何能扶着木清出来,王喜他们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看我干啥,没听见我骂人,行了,你们去几个人,帮着何能将人收拾下,抬出来…。”

    王喜一听顿时就哭了,过了这么久,她儿子总算愿意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边的其他老婆子们看着,连忙安慰了起来:“喜妹子,这可是好事,哭啥哭呢,别哭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这是高兴的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的人都叹了口气,这是搁谁身上,也不好受呢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也松了口气,虽然可以勉强给他看,可到底不好。说白了,这看病治病自然是要病人配合的好。

    不然看了,他怕是也不会谨遵医嘱。

    木清坐下后,就站起来了几个男子,跟着何能去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这何柱子,虽然有天天擦洗换衣服,可在屋子久了,到底有股味道。

    何能给他打水擦洗,刮了胡子后,才让他们帮着给他换的衣服裤子。

    换好后,他们将屋子里的一个躺椅,给抬了出来,抬出来后才去抬的何柱子。

    这躺椅,还是木清的,在何柱子出事后,他就让人抬来了他们家。

    可何柱子,就不出来,自然就没用上了。后来,就搬到屋子的角落放着去了。

    许久没出来,也没有怎么见村里人,当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时,何柱子心里莫名的有些酸楚。

    “柱子,你早该出来了,你看看这外面风景多好…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别担心,你肯定会好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何柱子平时人勤快,也热心,哪家有事他都会帮,所以一个个对他都很是关心的。

    何柱子出来的时候,安好打量了下他,他整个人不但瘦,脸色也苍白得难看,虽然他出来了,可他的眼神却很空洞,整个人都在走神。

    长期的不晒太阳,给他的身体带来的影响自然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人放下后,木清看着一边的安好说道:“丫头,这下你可以去给柱子看了,不管能不能行,我们都感激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木爷爷,我会尽力的…。”

    既然来了,自然要好好看下了,这也算日行一善了,这样应该也有助于她的空间升级吧。

    君深在安好过去的时候,也起身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安好他们过来的时候,何柱子才回过神,看着眼前的两人,他怎么看都不觉得是会医术的。

    看安好坐下来,何柱子看着她说道:“你是苗儿和树儿的东家…。”

    “对…。”

    这眼神里满满都是不可置信呢,是觉得自己不会医术是吗。

    “你问了我,该我问你了,你要想你的腿好,就老实的回答我的问题…。”

    这还真不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,能说出的话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说下,你当时的情况吗。”安好看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,我是脚踩滑掉下来的,可当时的房子并不高,但没想到的是,他们运上去的石板松了,然后就砸在我腿上了,我根本来不及跑。剧烈的疼痛后,我整个人就晕过去了,醒来的时候,已经在医馆了…。”

    思维清晰,话语平淡,倒是没有愤怒。

    这事,应该算是工伤吧,这包工头可有负责呢。

    听着何柱子说起过去的事,何能和王喜他们心里都很是难过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的腿,有知觉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有,一下雨,就疼得生不如死…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何柱子的情绪变得有些急躁起来。

    这感觉太深刻了,要是有刀,怕是想把腿给切了。

    “君深,帮我把他裤子往上卷起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人一边,没多久就卷了起来。

    摸骨之前,安好可是不行的,可跟着鬼谷子,莫云邪他们学了后,现在对于摸骨,正骨这些她都行的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腿的情况,安好不由得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他的右腿明显有些畸形了,要么是之前的大夫没弄好,要么就是他自己有动着腿了。

    “柱子叔,你别动,现在我给你在摸下骨…。”

    两条腿,安好都给摸了下。

    何柱子虽然没有拒绝,可在安好摸腿的时候,他还是忍不住脸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安好一脸严肃,一个个都说啥。

    “疼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疼,可她还是没停下来。一会儿后,才松开了他的腿。

    “你的左腿,没有你的右腿伤得严重。右腿偏粉碎性骨折,左腿一部分骨折。在你用药期间,你可有动你的腿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何柱子看着安好说道:“没有…。”

    他的腿,当时在治疗,他怎么可能随便动呢。

    “那后面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有,当时疼得不行,我就用手锤了腿…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时候,他自然不敢在隐瞒了。

    木清他们听着,着实不知道该说他啥好了。这腿本来就伤了,还这样去弄,岂不是伤得更重。

    “你的左腿,要治好不难,只需正骨,用药,按摩。但是你的右腿伤得较重,又受了二次伤害,还长得畸形,要想好除非碎了重组…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