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五百二十七章 摆了他一道
    “君深,你别担心,我先前虽然有些疼,可现在已经好很多了…。”见君深看着她不说话,安好反握着他的手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这么说,伸手摸了摸她头说道:“二丫,已经都告诉我了,快把红糖水喝了,喝了好好休息…。”

    看安好脸色好了不少,他心里总算放心了些。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安好连忙拿起碗喝了起来,这次的红糖水里加了姜,喝下去安好只觉得整个人都暖暖的。

    碗刚放下,她就被君深一把给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准在到处跑,不准吃冷的,辣的也不准吃,现在去睡觉…。”君深说完,抱着安好朝着床边走了去。

    听君深这么说,安好小脸不由得苦了下来,不吃冷的也就罢了,居然还不准她吃辣的,这也太没天理了。不过她深知君深的脾气,既然他决定了,她肯定吃不着的,也就没有开口反驳他。

    放下安好后,君深就拉过被子给她盖上了。

    安好原本以为君深会出去,却不想他脱掉鞋子,上了床。

    当他揭开被子,将手伸向她肚子时,她总算明白他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很大,很暖,贴上她肚子后,她只觉得整个肚子都暖暖的,也不怎么疼了。

    靠在君深怀里,安好没多久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话说今天是初五,明天就是安家老宅办满月酒的日子。

    三个孩子的满月酒一起办,自然要多准备些了。

    一早,安二郎就被安老头他们叫着一起去了越寒城,安老头他们要去订菜,买菜这些,酒水就让安二郎去订了。

    王家那次事后,安二郎一直在家养伤,都没有出门。

    这好不容易出门,他自然要去赌场过一把赌瘾了。

    这酒水刚订完,他就去了赌场,他今天可是带了一百两来的,自然要去赌下了。

    他今天的运气不错,没多会儿就赢了五十两。

    赢了五十两,他就打算离开了。要是平时,他定然还要赌的,但今天家里还有其他事,他自然不敢在这赌。不然,他们要是找来,可有得他受的。

    将钱换成银票,放到贴身的衣服里后,他才出了赌坊。

    这刚出赌坊的大门,就被人给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光天化日的,想抢…。咦,严管家怎么是你呢…。”

    突然被人上前抓住,安二郎自然想骂人了。可这话还没说到一半,他就看清楚了来人。

    “把他给我带回去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严管家你什么意思啊,我可是你家少爷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二郎这话还没说完,严宽就对着周围的人使了个眼色,他们立马会意,从马车里拿出一块破布,堵住了安二郎的嘴。

    堵住他的嘴后,他们就将安二郎绑好带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对于这安二郎,严宽着实讨厌得紧,每次在他面前,都一副要不完的样子,也不知道他嘚瑟啥。

    上了马车后,马车就动了起来,刚开始路还挺平坦的,马车也跑得快,后面就感觉颠簸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二郎被颠得七荤八素的,要不是嘴被堵着,他早骂起来了。

    马车不知道行驶了多久,才停下来,停下来的时候,安二郎的头磕在了马车上。

    这一磕,他人才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还没适应过来呢,就被人给拉扯着,带出了马车。

    出马车后,安二郎一看周围的环境,就觉得很是荒凉,他这是来了什么地方呢。

    刚看了下,就被人推着带到了一个小木屋。

    一进屋子,他就被人推到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给他,解开…。”

    跟秦云生打了这么多次交道,安二郎一听声音,就知道是他了。

    他这是干啥,没事整着他玩吗。

    绳子解开后,安二郎扯掉了堵着自己嘴的布,看着这乌漆墨黑的布,安二郎心里就一阵犯恶心。

    对着一边的严宽就呸了一口。

    呸完,他很是不满的看着秦云生吼道:“秦云生,你什么意思呢,你居然这样对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打…。”

    秦云生心里本就一肚子火,如今见安二郎这么嚣张,心里更加不爽了。

    严宽刚刚被安二郎呸了口,心里正不舒服着呢。

    听秦云生说打,他就冲着一个打手使了个眼色,他安二郎敢这么对他,他自然要报复回来了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就听到了安二郎的哀嚎声。打了一好会儿,秦云生才让他们停手。

    安二郎被打得缩成了一团,此刻的他,只觉得身上疼痛不已。

    心里虽然很是气愤,可也没敢再说啥。

    “安二郎,亏得我还想着带你赚钱,你却这般坑我。安好那贱人,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呢,你居然帮着她,来对付我。你可知因为你们,我们家损失了多少…。”

    饰品卖火后,他又招了不少人,一连做了不少出来,却不想出了这样的事。金缕阁分店开张后,陆续出新品,他们明兴阁做的即使降价,也没卖出去多少。

    东西卖不出去,他自然要想办法了。想着,其他国家还没有这些卖。

    他就托人运去其他国家卖了,可这马车才走到一半路呢,就被人给劫了,他这简直是血本无归呢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们明兴阁底子厚,早都完了。

    听完,安二郎连忙说道:“秦云生,我恨她都来不及,我怎么可能帮她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呵,你当我傻呢,你们村可都在传,安好那贱人,当面说谢谢你,说你帮了她大忙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安二郎总算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安二郎见秦云生这么生气,连忙出口说道:“不是这样的,这话就是她故意说的,她这么讨厌我,肯定是想借你的手收拾我。你这是中了她的计啊,跟她窜通的肯定是姚瑶,出事后我就没有在见到姚瑶了,她绝对有问题,人可都是她给你带过来的啊。再说,他们之前可是都把房子卖了…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姚瑶,安二郎心里就很是气。

    在秦云生第一次介绍他们认识的时候,他一眼就喜欢上了,之前还曾想将代晓晓贬为妾,娶她。

    在接触的这段日子里,他可没少在她身上花钱。

    可也只是亲了亲,抱了抱,摸了摸,连上她都没上到,因为她老说要成亲后。

    出事后,他一直在家,没敢去找她,可她也没来找他,也没托人送信,他只觉得她很有问题。于是他就托人打听了下,这一打听才知,他们家早就没在村子里了,他们家的房子也卖给了别人。

    这事,他也才知道不久,知道后当时只觉得,他们肯定是怕安好报复才离开的。

    可如今看来就不是这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听安二郎说完,秦云生陷入了沉思,当时出事后他就派人去杨柳村找了姚瑶一家,可他们并不在家。

    后来,再去找还是关着门。

    找不到人,回家后他就去质问姚瑶的姐姐姚春桃了,可她说她什么都不知道,他心里大为恼火,想也没想就对她动起了手,差点把她打得小产。

    得知她怀孕后,秦云生便没有在对她动手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心里愤怒,可她肚子里怀的,到底是他的孩子呢,暂时就没跟她计较了。

    后来,他的人又去了村子找他们,还是没找到人。

    他当时心里还想着,是不是君深暗中派人解决掉了他们,毕竟姚瑶背叛了他们,来帮他。

    对于卖房子这件事,他的人倒是没打听到呢,看来这事他们做得很隐秘呢。

    回过神,秦云生看着安二郎说道:“安二郎,这出事后,我可派人去你家送了信的,而你却见都没见我…。”

    这正是秦云生大为恼火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,我不知道啊,我没有收到信。我之前在村子里,被人坑了,这几日都在家中养伤呢。我爹他们知道我做的事后,很是气愤,说不定是他们将信给拦下没给我呢,你的人不是将信送我手里的吧…。”

    敢情还有这些事呢,难怪他一见面就让人打他。

    “这信,严宽你说…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,秦云生还真就没去想过。

    这安老头和安大河还真不识抬举,亏得他之前上门,还给他们都备了礼。

    严宽见秦云生说起,连忙开口说道:“这信,是小五去送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叫他进来…。”

    严宽听着就去叫车夫小五了。

    小五进来后,就把送信的事说了遍,还真是他们将信给收下了。

    问完话,秦云生着实有些生气,这小五自然免不了一顿打了。

    小五出去后,秦云生走上前,看着安二郎说道:“这事,我迟早会弄清楚,谁敢摆我一道,我定然不会放过的。这是一百两,先给你治伤,你最好说的是真的,不然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…。”

    秦云生说完,将手里的一百两丢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安二郎紧了紧手,没有说话,但还是上前将钱给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安二郎,你们家明天就办满月酒了是吧…。”秦云生看着安二郎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。”

    请柬不早给他们送去了吗,分明就是明知故问呢。

    “满月酒,安好家要来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爷爷,请了他们,他们应该会来的。”安二郎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秦云生看着安二郎笑着说道:“安二郎,你不是说你恨安好吗,证明的机会来了。她即摆了你一道,又摆了我一道,自然收拾下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收拾,谈何容易,我倒是想呢,可她如今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安二郎早就想收拾安好了,可每每想到她如今的身份,他的心里就有些胆怯。

    再说,他现在接触安好的时间也不多。

    “她如今的身份,只是未来王妃,算不得什么。只要将她收拾了,对你们都好,而我还会给你一笔钱…。”

    安二郎想大富大贵,想做人上人,在听到秦云生会给他一笔钱时,心里着实心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可要怎么收拾呢…。”

    秦云生将其他人都叫出去后,才同安二郎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聊了许久,安二郎才拿着他给的药,坐着秦云生的马车,回了越寒城。

    到了越寒城后,他就先去医馆治了下伤。

    好在他们当时打的时候,他护脸护得及时,不然这脸怕是就不能见人了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满是泥土,要不是他来的时候,先拿出了钱,这大夫怕是不会给他治。

    看完拿了药后,安二郎先去成衣铺买了套差不多的衣服换上,换好后就去了约定的茶楼等安大河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把能买的菜都买了,不能放的,就先定下,让人明天送到安月村安家老宅。

    安二郎过来茶楼的时候,他们都还没过来的。

    他两杯茶都喝完后,他们才到茶楼找他。

    这一来,就叫着他走了,倒是没有注意到他有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回村的时候,已经快中午了。

    简单的吃了午饭后,安老头就去找云正德了。

    他之前就给云正德打了招呼的,他过来后,云正德就去各家叫人帮忙了。

    ~

    话说,安好是睡到快中午的时候醒的。

    她醒来的时候,君深已经没在身边了。

    这刚起床出来,就见君深在厨房忙活着,敢情是在跟她熬鸡汤呢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,巫苏云,鬼谷子他们免不了打趣安好一下。

    在得知巫苏云可能怀孕后,百里星辰着实高兴,在上午的时候,家里的人就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巫苏云着实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更是派人给帝都去了封信,将巫苏云可能怀孕的消息告诉了家里人。

    这上午睡了,下午自然是睡不着的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,安好就叫着巫苏云他们出门走走去了。

    这睡了一上午,看安好气色不错,君深也没拦着不让她出门了。

    这刚出门,就见云正德从不远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云正德向着他们走来,安好他们也向着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云爷爷…。”

    “大丫,你们这是去哪呢…。”云正德走过来后看着安好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出来走走,没想去哪,云爷爷你这是…。”

    云正德想了想看着安好说道:“这安家不是要办满月酒吗,今天就得请帮忙的人,去他们家帮着收拾,我就挨家挨户的帮着他叫人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爹娘他们都去了安家老宅的了…。”听完,安好看着云正德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去安家,倒是不知道,那行我就先走了,还得去别家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云正德虽然上了年纪,但走得也不慢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安家人这么讨厌,你们家还同他们断了关系,你爹娘他们都还去帮忙呢。”巫苏云想了想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,我拿着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该做的她做了,该说的她也说了,他们要这样,她又能怎样呢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不说这些了,我们去大棚走走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,我现在就特想吃那酸甜的番茄…。”巫苏云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媳妇儿,肯定是我儿子想吃,那必须多摘点。”百里星辰听着,在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听着不禁觉得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这还没确定呢,就儿子,儿子的叫着了。

    “百里星辰,你现在心里就只有你儿子是吧,一切都还不确定呢,哼…。”

    “哪能啊,在我心里你才是第一位的,至于儿子什么的,肯定得往后排啊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们俩的对话,安好着实无语,要不要这样在他们面前秀恩爱呢。

    秦云生在安二郎走后,就坐着马车回去了,安月华已经被他关了几天了,除了水什么吃都没给。

    如今弄清楚了,自然要回去将她放出来了。

    回到别院后,他就吩咐人将安月华放出来了,并吩咐厨房,准备了粥。

    这几天只喝水,没吃东西,安月华整个人明显瘦了不少,脸色看上去也苍白了不少。

    在看到秦云生的时候,她就无声的流起了泪,模样看上去甚是委屈。

    秦云生这几日都在忙店里的事,最近都没碰女人,看着安月华这柔弱样,他就特想蹂躏。想着,他上前就将安月华搂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秦云生,你不是不相信我吗,干嘛放我出来,让我饿死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月华,这事弄成那样,我心里不是气吗。这不一弄清楚,就将你放出来了吗。你就别生我气了…。”

    秦云生说完,一把就将安月华打横抱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安月华现在是看清楚秦云生这个人了,就没有他干不出来的事。虽然顺从着,可心里却多了几分恨意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