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五百二十八章 生得漂亮,喜欢温柔一些的
    安家老宅,帮忙的人已经都来了,此刻已经干起活了。

    江氏看着王笑抱着孩子,走来走去的同人说话,她心里就膈应不已。

    不就是生了一赔钱货吗,有什么了不起。

    当她视线再次看过去的时候,就见王媒婆接过王笑的孩子,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听到她们在说话,她就移动步子,靠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在她们看过来的时候,她就假意,在扫地。

    这边,王媒婆抱着王笑的孩子,看着她笑着说道:“王笑啊,你这闺女,生得真漂亮呢,以后肯定能嫁个好人家。”

    想着这王笑能让江氏心里不爽,王媒婆看她只觉得很是亲切。

    敌人的敌人,可不就是她的朋友吗。

    再说,这王笑可不是看着那么简单的,交好也不错。再者,这王笑的女儿是真的长得好看呢,比起安月华这些来,以后肯定比他们好。

    “王姐,你谬赞了,这孩子还小呢…。”

    王笑嘴上虽然这么说,心里却是高兴得很,她这辈子就生了一个女儿,自然想她以后好呢。

    “我这啊,可是实话实说,你啊就别谦虚了,有些人一辈子还没能生个女儿呢。”王媒婆看向远处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江氏一听这话,不由得捏紧了扫帚。王媒婆这话,可不就是在说她吗。

    以前她觉得自己连生了四个儿子,很是了不起。可如今见安老头这般宠着他的幺女,江氏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想法。

    她当初要是多生的女儿,该多好呢。

    王笑闻言笑了笑,没有多说什么。光生儿子,没生的也有。光生女儿,没有儿子的也有。甚至,村子里还有没得生的。

    这话还是不去接的好。

    王媒婆说完,一边摘菜的妇人,也看着王笑的孩子夸了起来:“要我说啊,最漂亮的可是这双眼睛,又大睫毛又长,看起来灵动可人…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妇人又说道:“哟,这丫头还对我笑了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呢,笑着啊真好看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闺女,长得真让人稀罕,我咋就没个闺女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听大家的话,王笑的脸上满是笑容,也没四处走了,干脆端了个凳子,挨着她们坐了下来说话。

    “王笑,你这性子这么温柔,难怪安老头会喜欢上你呢,这男人可不就喜欢温柔一些的吗。说起来,我也觉得你比江氏好,那…。”

    这边江氏听着顿时就火起了,拿起扫帚就想过来打这个说话的女人。

    不过在她拖着扫帚往她们这边走的时候,扫帚却拉不动了。

    她心里更气了,正想骂人,却见是安大湖踩住了她的扫帚。

    “大湖,你给松开,我要去打那个女人…。”

    “娘,别闹呢,今天家里这么多人呢,你要是心里不好受,就回屋子里吃东西睡觉去…。”安大湖想了想,看着江氏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那女人,一天天的在我面前耀武扬威,现在啊,更是同其他人在背后说我坏话,我为什么要忍啊,门都没有,我今天非揍她一顿不可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王笑跟她们有说有笑,江氏的心里就更加不得劲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安大湖的力气大,根本拉不住她。

    “娘,你是想爹以后都不让你来这院子了是吗,你先跟我回屋好不好…。”看周围有人向着他们看了过来,安大湖连忙上前在江氏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他娘这暴脾气随了谁呢,记忆里他姥姥,姥爷,性子都没她这么烈呢。

    吃不得一点亏,让不得一点人。

    江氏听到这话,暴躁的脾气,比先前好了些,就由着安大湖扶着她回屋了。

    王媒婆看着江氏被安大湖带走,不由得冷笑了下,还想过来打她们了,她倒是来呢,她要敢过来,她们几个非得群殴她一顿不可。

    安大湖直接把江氏,扶到了他们住的屋子。

    毕竟江氏,一直都住在后面院子,这边根本就没有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这刚进屋子,江氏就哭诉了起来:“大湖啊,娘心里苦啊,你说你爹以前对我也不差,他的心为什么说变就变啊。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他了,我可是给他生了四个儿子呢,他说休我就休我,说不管我就不管我,他的心怎么这么狠啊…。”

    江氏是真的伤心了。

    夫妻几十年,弄成今天这样,可是她从未想过的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天天在她眼前晃,这总会让她想起以前,这一对比,她心里哪能舒服呢。

    安大湖看江氏哭个不停,想了想说道:“娘,你倒现在还没意识到你的问题…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,我有什么问题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大湖这么说,江氏的情绪很是激动,他安老头纳妾,怎么就成了她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同你说说,当初爹对你好吧,凡是都顺着你,可为什么后来,他就不这样了呢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也不喜欢他爹纳妾,可这已经纳了,而且他爹固执得很,根本不可能听他们的。他爹纳妾不对,他娘自然也有不对的地方,弄成今天这样,可不是一个人的责任呢。

    “不这样,那不就是他的心变了吗。”江氏擦着泪,看着安大湖说道。

    安大湖闻言,皱了皱眉说道:“是,他的心是变了。他知道有些事错了,所以不能在继续下去了,他有开口劝你吧,可你听了吗。你根本没听进去,还一天天的找事,闹腾,你想想你做的那些事,是一个长辈该做的事吗…。”

    安大湖是江氏的小儿子,在她心里无疑是最疼的一个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江氏只觉得委屈:“你也这样说娘呢,这事情过后我也后悔啊,可安大丫那贱丫头,咬着不放,根本就不给我变好的机会…。”

    “娘,你到现在还这样说,安好也是你的后代呢,你怎么就能这样骂她呢。你说你想变好,那你之前还去他们家闹事,还把爹也叫了去,你说你这一天天的都在想什么呢。这机会不是别人给的,而是你自己…。”

    安大湖觉得自己在这跟她说这么久,完全她就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这些事,要不是听安大海说起,他还真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也是,听人说他们收了个干儿子来养着吗,这养别人的孩子是养,养家里的还不能养了啊…。”

    在这点上,江氏觉得自己一点错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娘,要换做是你,别人把孩子给你养,你愿意吗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安大湖的话,江氏抬眸看着他说道:“我自然是不愿意的,可我也没收什么干儿子来养啊。他们这分明就是有钱找不到消耗的地方,还不允许我让他们多养几个啊…。”

    看安大湖不说话,江氏想了想又问道:“那个孩子,叫唐什么来着,到底是什么人呢,怎么就被你三哥收养了呢,这事你有问吗…。”

    江氏觉得安大湖跟安大海走得这么近,肯定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,我就不是很清楚了,反正那孩子无父无母,就被他们带回来养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大湖是知道的,不过想了想,还是没有告诉江氏。

    要让她知道,唐天麒一家都被杀了,她指不定什么反应呢,还是不告诉的好。

    听完,江氏想了想,看着安大湖说道:“你说,你三哥他们又不是没儿子,收什么干儿子呢,这以后要是抢家产怎么办…。”

    安大湖听着江氏这话哭笑不得:“我的娘诶,你想得还挺远,这事啊你就别操心了。有大丫在,她自然不可能让自己弟弟受其他人欺负的。不管怎么说,安逸晨才是大丫的亲弟弟不是…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那丫头这么凶…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,江氏觉得安好有点用了。

    至少,她对他们一直都是那么维护,也就对他们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行了,娘你就在我们这屋休息吧,若是不想睡就去院子里走走。吃的,我们都放在这柜子里的…。”安大湖想了想,看着江氏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啊,一个个都帮她去,都不用管我了…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听就是气话呢。

    闻言,安大湖原本迈出的脚步,都收了回来,他转过身看着江氏道:“娘,这次满月酒,可不止王笑的孩子。还有大哥的,二郎的,你啊别想那么多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大湖这么说,江氏没有言语了,只是冲着他摆了摆手,示意他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安大湖刚院子,方容带着孩子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打量了下安大湖后,方容看着他说道:“刚刚你们在那边说话,我看到了,你把她带回屋子,她有没有骂你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我娘最疼的儿子,她就算再骂,也不会真的生我气的,说几句就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爹,娘,大丫姐姐他们怎么没来呢。”安乐仰着头看着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我也想大丫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,他们都在越寒城,他们只觉得许久都没见到安好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,她不会来的,明天应该会来,你们要是想她,晚点我们去他们家坐坐…。”安大湖一手一个抱起后,对着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爹你最好了…。”安乐说着吧唧一口亲在了她爹的脸上。

    安平看着,也亲了安大湖一口。

    方容看着不由得笑了笑,现在这样的日子平淡,不用担心什么,她还是挺喜欢这样的日子。

    抱了会儿孩子,安大湖就朝着安大海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俩负责的是将猪肉走油锅,走后放着,明天蒸烧白。

    安大湖过来的时候,安大海已经都弄了一盆了。

    “娘,她没打你吧…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上次,他可没怎么说话,脑袋上就挨了她丢过来的石头。

    听着安大海问起,安大湖一边忙活,一边说道:“她怎么可能打我呢,再说她要是打我,我也不可能站在那让她打。也就是你从小到大,她打你,你都不躲的,三哥你倒说说你以前怎么想的呢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大湖的话,安大海就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些事。

    “娘那时候的脾气,有多暴躁,你可是知道的。我不也不是没跑过,可结局是什么呢,是没有晚饭吃,不光没晚饭,早饭都没得吃…。”

    再后来,被打的时候,他就没跑了。

    这打了后,倒是有饭吃了。

    “娘的脾气是不好,可那时候也是做错了事,她才打的,可现在…。”安大海想了想又说道,说着说着,他就没有再往下说了,这些事不用他说明白,安大湖也该懂了。

    随着人一天天长大,这亲情非但没有更好,反倒凉薄了人心。

    他何尝想这么冷漠对他们呢。

    “得了,我也不说了,你们啊过好你们的日子就行。”安大湖看着安大海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安大河在一边看着,只觉得心里有些说不出的落寞。

    他是大哥,可现在他们谁还把他当大哥看呢,不过是空有这个称呼罢了。

    安大江,自从上次跟他闹了后就没有回家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明天会不会来呢。

    安月华这件事,他虽然觉得不对,可她当时已经委身给秦云生了,不嫁给他又能嫁给谁呢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